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62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不过,我总逃得过吧?”黛回头对着炎月露出一个挑衅的笑容,随即单手连番,一条条神语被她用手语的形式表现了出来,顿时天地之间一阵颤抖,谷蕾与李毅便消失了踪影。

    炎月面无表情的脸上露出一分释然,那漫天的炙热感觉也顿时消散无影,她擦了一把眼泪,无助的坐在了地上。

    “给他们……跑了吗?”炎阳走到炎月的身边,望着天空轻声说道。

    炎月将自己的头埋在双腿之间,闷声应道:“嗯……”

    “月儿,这个家伙,跟你到底什么关系?我记得当年,族里似乎将你派出去执行一项什么秘密任务来着……”炎阳挠了挠脑袋,问道。

    炎月依旧没有抬头,肩膀微微耸动着,微不可闻的“嗯”了一声。

    “难道是……长老们派你去杀了秦王在外的子嗣么?”炎阳坐在了炎月的身边,左手轻轻的拍了拍炎月的肩膀,“看来那帮老家伙,似乎还在耿耿于怀呢!”

    “哥你不要再说了!”小脸依旧埋在腿间的炎月闷声喝道,随即再度没了声响。

    炎阳叹了口气,看着天上已经高挂起来的太阳,似是自语,有像是在对炎月说话一般呐呐道:“为什么你的命就要与全族挂钩呢……我希望的,是你能够快快乐乐的生活在这片土地上啊!不要又任何忧虑,也不要什么使命……这也是我们那死去的爹娘最想看到的事情呐!”

    天空晴朗,和煦的阳光绕过云彩照耀在兄妹二人的身上,炎阳看着天上无忧无虑飘荡着的云彩,不禁有些痴了。

    “哥……你说,他不会怪我吧……”炎月突然闷声问道。

    炎阳愣了一愣,随即笑了起来:“肯定会的啦,不过呢……将他们赶出火境的话,长老团的那些老家伙们也不会过来找他们的麻烦了……”

    炎月抬起头来,眼中依旧含着泪水,而脸颊上也因为刚刚的举动引起了两团娇艳的腮红浮了上来,让人看上一眼就像上去咬一口的感觉。

    看着一脸柔和的看着自己的炎阳,炎月浅浅的笑了笑,但眉宇间依旧藏着那一丝阴郁:“没想到……他现在竟然变成了这个样子……而他身边的那个女人,竟然也是……”

    “精神体是吧……”炎阳懒洋洋的躺了下来,“也就是说,他已经死了,只不过不知因为什么原因留在了这片大地上,这么说来……你的使命,也已经结束了!”

    “可是还会有最后一个使命,不是么……”炎月的眼中流露出一丝悲伤,“成神……”

    清风吹过,将炎月的发梢带起,露出了她深藏着的迷惘。

    我为什么……要成神呢……为什么,不能跟普通人一样呢……炎月带着这样的思绪,看向了李毅与黛消失的地方,轻轻的呢喃道:“保重啊……”

    谷蕾面若寒霜的看着面前的这两位女性,说是女性,其实在她的眼里,不过就是两团会动弹的能量罢了。

    这么看待神明,谷蕾可以说是千古第一人了。

    不过在李毅身亡的前提下,谷蕾这样的想法,倒也合情合理,毕竟,李毅是被她们邀请上神明顶的,而李毅,也是在这神明顶逝去的。

    看着戴拿黑与旋舞身后的那座神殿,谷蕾突然之间有了一种想要将之毁灭的冲动,可她明白,自己的实力,连面前这两位神明其中任何一位的手指头都不如,至少,她们任何一位都可以用一根手指头捏死自己。

    就像自己用手指头捏死一只蚂蚁那般,轻松,快捷。

    为了上这神明顶寻找李毅,谷蕾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拼死打伤了两名前来阻止的风族精灵,这才来到了中央山脉的山脚。

    接下来,她便开始了徒步攀登这山峰的壮举——这样的举动,对于她这么一位柔弱的女性而言,可谓是异常的艰难,甚至将她的契约师等级算上,难度也丝毫没有减少。

    可很快,前来阻止的精灵们便到了,为首的是风紫,好言劝说之下谷蕾依旧我行我素,风紫也只能以强硬的手段将谷蕾带回去。

    谁知道这时候,从神明顶上降下了两道光影,将谷蕾带了上去,留下了让精灵们回去的命令。

    这两道光影,自然就是戴拿黑跟旋舞两位神明。

    面对这两位跟李毅的死亡有着莫大关系的神明,谷蕾表现得格外的冷静,没有怨言,也没有喝骂,仅仅只是要求对方将事情的经过告诉她,并将李毅的尸体还给她。

    谁料到,二位面色略带着些许古怪的神明却一口回绝了谷蕾,理由是——李毅尚未真正的死去!

    “你们……你们说的可是当真?!”谷蕾的脸上带着不信的神色,“我明明已经感觉到李毅的精神印记突然消散掉了,为什么……不……你们在骗我!”

    看着警惕的谷蕾,戴拿黑无奈的叹息道:“我们没有任何欺骗你的必要,谷蕾,你也与我相处过一段时间,你也应该知道我不会在这样的事情上欺骗你……”

    “李毅的肉体的确已经死了……可是,他的意识,依旧存活着!”戴拿黑娓娓道来,“他的精神体,也就是他的意识,被云海收了回来,可我们却发现,被云海收回来的精神体并不完全,这也导致了云海不能够将他的意识抹去,让他重新进入轮回之中!”

    “至于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估计就是他体内的印记缘故,半个亚蒂兰提斯的印记,半个外面世界的印记,这也导致了他现在精神体被一分为二,而带着外面世界印记的精神体,依旧在这片大陆之上!”

    谷蕾呆呆的看着戴拿黑,然后狠命的揪着自己的头发说道:“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的意思是,李毅的另一半精神体,正在这片大陆上游荡!说不定,很快就会来找你,到时候,我们想办法将云海中李毅另一半的精神体收回的话,就能够让李毅的精神体以完整的形态进入到他的肉体之中——也就是,复活!”

    戴拿黑一口气说完这么多,不光谷蕾没有听懂,连她自己都有些懵了。

    旋舞翻了个白眼——这个戴拿黑,一到关键时刻就会有些词不达意,于是咳嗽了一声,对谷类解释道:“这个,戴拿黑的意思其实很简单,只要你找到李毅的精神体,我们就有办法让他活过来,就是这样,很简单吧?”

    谷蕾懵懵懂懂的点着头,随即摇了摇头。

    “你们说李毅的意识被撕成了两半?这样的话,他会不会有事?我经常听他说一些什么精神分裂的病,他会不会得这种病呀!”

    旋舞翻了个白眼,摊开手说道:“其实呢,以李毅的念术境界而言,他想要精神分裂,也很难!嗯,也不是不可能,但他另一半被云海吸进去的精神体并没有任何的自我意识存在,也就是说,他几乎没有可能得病。”

    “那样的话……我能不能去看看他?”谷蕾这时候仿佛找到了主心骨一般,带着希冀问道。

    “这个……”旋舞迟疑的看了戴拿黑一眼,却发现戴拿黑已经上前一步,牵起了谷蕾的手。

    “跟我来吧!”戴拿黑还没说完,脸色却是一变,眼神瞄向了西方。

    “旋舞……你感觉到了吗?”戴拿黑缓缓的松开了谷蕾的手,死死的盯着西方说道。

    旋舞点了点头,眯起了眼睛:“好强大的火系能量啊……难道火族有半神突破了神明的界限?”

    “不好说!”戴拿黑面色凝重,旋即对谷蕾说道,“你先在这里等我们一下,我们处理完这件事马上回来!”

    说着,戴拿黑的身形一闪,一道金光便向着西方急射而去。

    旋舞对谷蕾笑了一笑,随即一股狂风卷起,将她的身体吹向了戴拿黑的方向:“跑这么快干什么?等等我啊!该死的,要不是火系的神明一个都没有救出来,我们俩怎么还用做这种事情……”

    谷蕾呆呆的看着那两位急匆匆闪人的神明,眼神也渐渐的平静下来。

    李毅……你真的,还活着吗?你会来找我吗?

    清朗的天空,无论在什么时候看去都是那么的美妙,空中的云彩不断的变幻着造型,清风扑面,一股懒洋洋的感觉从人们的心底里油然而生。

    本是空无一物的半空之中,两个身影突兀的出现,随即急速的降落在了地面之上,若仔细看便可以看出,其中一人的身影有些模糊不清,被另一人夹在了胳膊下面,而这个模糊不清的人影似乎没有任何动弹的力气一般,犹如尸体一般躺倒在地,没有动弹。

    站着的人影蹲下身子,拍了拍躺在地上的人影的脸,急切的说道:“李毅,李毅!喂!你小子的命没那么轻吧?快给我醒来呀!”

    倒在地上的,自然就是李毅,现在的他,不知怎么的,竟然陷入了昏睡之中,任凭黛如何呼唤都无法叫醒他。

    “他这是怎么了……刚刚就算被火焰烧了一会,也不可能让他陷入这样的昏睡之中啊!”黛满脸的焦急,无力的坐倒在了一旁,刚刚施展的神语对于她而言也是比较高级的,能够让神语的使用者连带着身边的人穿越空间的界限,转移到千里之外的地方。

    她已经筋疲力尽了,自从醒来以后,还是第一次如此的费力。

    “难道说……他不想活了?!”黛突然想起了一种很有可能的情况,脸色骤变。

    这样的情况,被古神族称之为“永恒梦魇”,只有精神体完全丧失了求成的欲望,才会变成这样的状态,犹如沉睡一般,却没有任何办法唤醒。

    基本上,精神体一旦进入了这样的状况,唯一的下场就是随着时间慢慢的消散,化作一片虚无!

    “不会吧……你怎么会……”黛不由得想起了那个乐观的李毅,一直笑嘻嘻的跟一根筋的家伙没什么两样的李毅,“你怎么会……想要死呢?”

    可事实的确如此吗?黛并不清楚,因为她从来就没有遇到过陷入“永恒梦魇”的精神体,更不知道现在如何解救李毅。

    毕竟,这种状态一直就是无解的存在!

    “只有等了……”黛苦笑着轻轻的托起了李毅,缓缓的沉入了底下。

    一切,重归宁静。

    地底深处,对于任何人而言都是致命的存在,这里没有空气,没有阳光,只有那永远不见天日的阴暗,以及逐级递增的炎热。

    这里,是死亡的天堂,却也是新生的希望所在。

    地表上的生物永远不会明白在地面之下的世界是多么的丰富多彩,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在这片大地之下就是一片死寂,生命,在这里不足为惜。

    但,生命这种玄之又玄的东西,怎么可能被常人所理解呢?

    大地之下,约有千米的位置,这里的温度与外界并没有多少差距,只是有些阴凉罢了。

    这是一处天然形成的岩穴,这里面,数种生物在这里生活的多姿多彩,虽然没有任何的光源,但它们经过亿万年的繁衍,也已经产生了黑暗视觉之类的东西。

    地表上的生灵,在这里根本无法立足,就连待上一会,也会因为缺氧致死,可是,万事总有例外的地方。

    活着的生灵无法在这里生存,那么死了的呢?

    肉体已经死亡,不再需要这些维生的必要元素,每一个生灵在死亡的时候,他们的意识都会离开肉体,形成独一无二的精神体在这时间继续生存下来,但由于有着云海的存在,几乎没有一个精神体能够在这世界上待上多久。

    不过,正如前面所说的,万事总有例外,被云海吸走的精神体都是因为他们体内亚蒂兰提斯印记的缘故,而在这片大地之上,似乎也有几个身上没有这种印记的。

    比如说黛,这位古神族的女神根本就不用担心云海,也不会被云海吸走,自然能够在这时间继续游走。

    再比如说,已经陷入“永恒梦魇”的李毅,他的体内有两种印记,带着亚蒂兰提斯印记的那部分精神体已经被云海吸走,剩下带有外面世界印记的精神体,依旧留在了这个世界上。

    而他们,就在这处岩穴之中!

    此时的李毅依旧像是睡着了一般躺在地上,毫无生气,一动不动,黛就坐在他的身边,闭着眼睛,静静的等待着。

    黛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但随即也就释然了——李毅由于星魂的缘故,已经算得上是半个神族的族人了,对于这个世间仅存的族人,黛必须好好的照看他,哪怕等待再多的时间,也要等到李毅醒来的时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