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62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那个神秘的人影并没有任何显示他性别的特征,只有那一股强大的能量让身为风系高阶契约师的李远明白,对方的实力比自己强悍太多太多了,用天差地别来表示都有些让人觉得欠妥。

    为了大陆……李远握着拳头狠狠的在地上猛锤了几下,直至拳面上已经渗出了鲜血,这才停了下来。

    看着拳头上的鲜血,他有些茫然的用另一只手沾了点血液,便开始在地面上勾画起来。

    一个小巧但却精细的法阵渐渐出现在了地面之上,布满了玄奥的符文的法阵完全都是由李远的鲜血构成,并随着李远那貌似喃喃低语的声音开始闪烁起了淡淡的光芒。

    随着李远口中的声音愈发的响亮,那法阵上的光芒也愈发的明亮起来,就在李远的咒文念叨了最后的时候,那法阵上的光芒陡然一闪,随即完全熄灭了下去。

    看着那一半鲜红一般漆黑的法阵,李远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疑惑,随即无助的靠在了身后的墙壁上,两行泪水再度流了下来。

    这是一种唤灵阵法,阵法的沟通对象就是中央山脉之上的云海,亚蒂兰提斯上所有人死后的意识都会被云海吸走,并在其中进行轮回转世的分配,而这个唤灵阵法,就是能够沟通云海,以查出自己所要搜索的那个人到底是死是活。

    活着,法阵便呈鲜红,若死了,便呈漆黑。

    可这样半黑半红的法阵,李远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最好的解释,就是李毅现在正处于半死不活的状态。

    “该死的小混蛋……”李远的嘴里喃喃的骂道,随即抹了抹泪,站了起来。

    “我得……做些什么才是……是的,我得做些什么……现在李毅的死活还不能确认,我可不能在这么蛰伏下去了!”李远的眼中露出一丝野心的光芒,“至少……我不希望以后你的生活会陷入地狱之中!”

    “是该……动手了!”

    黎明已经到来,可今日的朝霞,却鲜红若血。

    戴拿黑心中五味陈杂的看着前方翻腾的云海,自从李毅死后这片云海便翻滚不定,说不定,也是因为李毅的死才这样子的吧!

    对此,戴拿黑不由得苦笑了起来——自己这个老师,似乎一直都是不合格的代言词,不但没有在李毅的半神道路上做出正确的指引,就连最后,也没能够将他救回来。

    现在的他,已经身魂俱灭,已经没有任何活过来的指望了。

    “我已经将那小子的意识毁灭掉了,这样一来,我们就不会被一个可悲的人类爬虫骑在脖子上了!”耳边似乎还回荡着法拉这个贱人猖狂的声音,戴拿黑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杀意,但很快,便松懈了下来。

    毕竟,大地女神现在的状态,比杀死她更令人解气。

    云海翻滚的动作愈发的剧烈起来,也引起了戴拿黑的注意,就在她惊愕的同时,一道暗金色的流光继续的窜进了云海之中,引发了云海更剧烈的颤动。

    “这是……”戴拿黑略显无神的双目顿时灵动了起来,就在那金光窜入云海的一刹那,她也跟了上去。

    “喂!戴拿黑,你怎么还没有处理完谷蕾的事情?”身边突然传来旋舞的声音,但此时的戴拿黑并没有功夫去理会这个疯子,心急如焚的闯进了云海之中。

    本来中央之龙给她们二人分配的任务就是去解决李毅的身后事,戴拿黑理应去新秦将事情告知李远,而旋舞则应该去寻找谷蕾。

    可旋舞却认为戴拿黑与谷蕾算作旧事,由戴拿黑出面的话,效果应该会比自己好上一点,所以便自作主张的去了新秦。

    可就在回来的时候,就见到戴拿黑如同疯了一般冲向了翻滚的云海。

    “诶!你说话呀,怎么不声不响的!”闯入了云海之中,周围都是拿一层层厚厚的云彩,呼吸之间也洋溢着一股压抑的味道。

    这里是逝者的天地,也是他们轮回的起点。

    “我刚刚……好像看到了李毅的影子……进入了云海!”戴拿黑迟疑的回道,一刻不停的在云海中走动着,寻找着自己想要寻找的那个人影。

    旋舞担忧的看了眼戴拿黑,小心翼翼的说道:“你不是得了什么妄想症吧?李毅死后,你可是查过留在他意识上的精神印记,整片大陆,都没有找到!”

    “是这样没错,可是我……”戴拿黑刚想争辩什么,突然之间双手却捂住了自己的小嘴,一声惊呼传了出来。

    “他真的……在这里!”

    顺着戴拿黑的眼神看去,旋舞的眼角也冷不丁的抽动了一下,展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团犹如镀了金一般的云团,而这云团,就是所有逝者的意识形成,每一团都是一位逝者的意识。

    “这个……是李毅?”面对这个与任何一团云彩不一致的云团,旋舞有些呆呆的说道。

    戴拿黑含泪点了点头,快步的向前走了几步:“这感觉……不会错的!你看,他体内的亚蒂兰提斯印记,也只有一半!”

    “而在这片大陆上,拥有一半亚蒂兰提斯印记的,只有他一个人!”

    就在戴拿黑擦着眼泪的时候,旋舞的耳朵却是猛的一颤,拉了拉戴拿黑的衣袖,旋舞小声的说道:“那个……李毅的小女朋友已经来了……”

    戴拿黑一愣,随即满面笑容的回道:“那好……我们去接她!顺便,告诉她事情的经过!”

    李毅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精神力犹如冰雪融化般快速的消散着,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炎月,李毅咬了咬牙,身体化作一团扭曲的雾团向后猛的退去,留下了一团暗金色的光点。

    “呼”的一下子,星魂将炎月身上冒出的火苗吞噬得一干二净,随即再度回到了李毅的身体之中,将他的身体再度构筑回原本的模样。

    黛侧移一步,将李毅挡在了身后,眼神警惕的看着炎月。

    “你这是……为何?”精神力受创的李毅更为虚弱了,强撑着不让自己倒下,他艰难的开口问道。

    “你可知道,当年你遇到我的时候,我准备在做什么?”双眼中的泪水不受任何阻碍的留下,炎月颤抖的声线却意外的带着一点坚毅的意味,“我可是准备去杀你的人啊!”

    李毅傻傻的看着炎月,良久,嘴角这才露出了一丝的苦笑。

    “这就是你的朋友?一个你救下了的想要杀你的人?为了伸张正义,”黛头也不会的说道,“还是说,你被美色冲昏了头脑呢?”

    李毅苦笑,当年的自己,似乎两者皆有那么一点,只不过,似乎是后者占据了优势罢了。

    “你为什么要来到这里?!为什么啊!”炎月突然撕心裂肺的吼了起来,“你不知道,一旦踏上这里的土地,你就是秦王的子孙,这样的话,我就没有不杀你的理由了啊!”

    闻言,黛却冷笑了起来,:“好像,你想杀他,得拿出点本钱出来嘛……”

    “月儿……这是怎么回事啊?!这个人……难道就是传说中会带来毁灭的秦王的子嗣?!”炎阳也有些傻眼了,仔细的看着虚弱的李毅,却发现怎么看都很难看出这个看上去胖胖的家伙哪里有着厉害的地方。

    炎月点了点头,咬紧了牙关说道:“对不起……你是我们火族必须杀死的人,杀死你,是我们的使命!救命之恩……容炎月来世再报吧!”

    话语刚落,一团冲天的火柱拔地而起,于此同时,一股连黛都觉得难以抵抗的压迫感从火柱中穿了过来!

    相比起黛,李毅则更为不堪,那股压迫力甚至连神明都不遑多让,以李毅现在虚弱的精神体很难抵挡得住这样的压迫之力!

    “这就是……最终的结果么?”李毅趴在了地上,看着火柱中那个俏丽的人影,苦笑了起来,缓缓闭上了眼睛。

    似乎,真的要走到了尽头呢!

    “哼,不过是以全族之力强行提升的实力,可境界未到,根本就没有丝毫的作用!”就在李毅闭目等死的时候,黛的声音却清晰的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哼,不过是以全族之力强行提升的实力,可境界未到,根本就没有丝毫的作用!”就在李毅闭目等死的时候,黛的声音却清晰的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以全族之力强行提升的实力?难道是一种精灵专用的法术么?李毅放下心来,艰难的爬起身,疑惑的看着隐藏在火柱中的炎月。

    似是知道了李毅心中所想,黛转过头来笑着对李毅说道:“你这个朋友啊,可是一位了不得的人物呢,能够让全族之力全部汇聚到她的身上,这样的身份……”

    随即黛将视线转向了炎月,继续说道:“你应该就是你们部族培养的下一任神明继承人吧?”

    李毅挑了挑眉毛,心里生出了一丝疑惑。

    黛是古神族,按理来说有关于后世的神明还有精灵部族中的事情应该一无所知,就算知道,也应该只是模糊的有个映像而已。

    可现在,黛却一语道破了炎月使用的是什么类型的法术,甚至,还将炎月的身份说了出来!

    果不其然,黛的话音刚落,包裹着炎月的火柱顿时颤抖了一下,随即一声干涩的声音从边上传了过来。

    “月儿……你这是要做什么?”炎阳傻愣愣的看着那冲天的火柱,他感觉到了自己体内的力量正不断的向着火柱涌去,但直到现在,却也搞不懂为什么自己的妹妹会使出这般的绝招。

    这……可是在火族生死关头才能够使用的法术啊!这也是整个火族中只有炎月才能够使用的法术!

    “哥哥……难道你不明白吗?我们遇见的这位,就是秦王的子嗣啊!只要他一死,宛渠的复兴指日可待啊!”炎月颤抖的声音从火柱中传来,夹杂着火焰的爆鸣,显得格外的暴躁。

    “秦王子嗣……”炎阳闻言也将眼神转向了李毅,双目之中,闪过一丝讶然。

    “月儿,如果这个家伙真的是秦王子嗣的话……为什么还会帮助风族解决爬行者的危机呢?”脾气急躁的炎阳这时候却冷静了下来,想炎月问道。

    炎月愣了一愣,却咬牙说道:“可他……真的是……不管怎样,杀了他,是我的使命!我一生下来就被赋予的使命!”

    言毕,炎月的眼神之中露出一丝毅然,那火柱宛若明白了炎月的坚决一般,迅速的收在了她的身体之上,为她构成了一件炙热的战衣!

    “对不起……”炎月低声说道,流出的泪水在高温之下被蒸发成了气雾,随风消散。

    接着,炎月便一步步的走向了李毅,全身上下沸腾起的热浪让李毅似乎闻到了一股头发烧焦的臭味,但随即摇头苦笑——自己都已经是精神体了,哪里来头发给炎月烧啊!

    不过这样也好呢……反正现在自己已经跟死了没什么两样了,这么一来,自己好歹也算死在了一个美女的手下,而且这个美女,也是自己的熟人呢……

    渐渐的,李毅眼中的生机尽去,留下的,只有茫茫无边的死意。

    黛没有觉察出李毅现在的状态,冷眼看着步步走近的炎月,俊美的脸上露出一丝凝重。

    按照刚才她所说的来看,炎月现在的力量只不过是借来的,没有任何根基,但无论怎么说,炎月现在的实力已经达到了神明的境界,而且,这般的境界,已经能够让黛感觉吃力了。

    李毅现在的精神体已经再也不能够承受一丁点的打击,现在的李毅,可以说是一触即溃,只要被炎月身旁的火焰沾上一点……

    自己这仅存于世的半个族人,可就真的烟消云散了!

    “这位前辈,请让开一下……”浑身包裹着火焰的炎月现在的语气非常的平淡,就好像在说一件很轻松的事情一般,“让我将我的,宿命完成!”

    冷哼了一声,黛的嘴角勾起一丝笑容:“如果,我不让呢?”

    “不让的话……”炎月缓缓的抬起了右手,“那么我就代表这世间的火,向您复仇!”

    最后一个字刚从炎月的口中蹦出,黛便感觉到了身体的不适——能够让精神体感觉到不适,除了使用能量类别的攻击之外,就只有规则之力才能够做到!

    “果然,神明么……”黛咬了咬牙,一个转身便将李毅抱住,向着天空高飞而去!

    现在的炎月,实力强劲,就算黛上去死磕,也最多起到两败俱伤的作用,可是不要忘了,边上还有一个炎阳,这个炎月的哥哥,他绝对不会坐视不理的。

    黛可不想刚刚解决了一个敌人,自己又正在虚弱的时候被别人在自己的手中夺走李毅!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