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60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李毅的圆脸发绿,有些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要选择加入这支空中部队了——无他,风紫操控翔兽的技术太好了时不时的来一个空中三百六十度大转弯,或者上下俯冲式移动,这样高超的水平导致的最终结果就是……

    李毅在空中就吐了出来。

    很不害臊的说,李毅就是有些晕机,平稳的飞行还没什么大碍,可一旦过头了的话,李毅就非常的吃不消了。

    不过没有办法,李毅还是被风紫“友好”的请到了翔兽的背上,一拍坐骑的屁股,便又腾空飞了出去。

    爬行者浪潮依旧不断前进着,消耗着自己那源源不断的数量,可这样的情况,到底能够持续多久,没有人知道。

    只求空中部队早点将爬行者王揪出来,让爬行者退散吧!

    战斗依旧在持续着,卫队成员已经牺牲大半,可依旧没有阻挡的了半山一族的进攻。

    底层失陷的消息传来,深岩一族的守卫力量又已经消耗掉了大半,似乎所有深岩一族的穴居人都难逃一死的险境。

    奥玛古长老皱着眉头不断的摆弄着自己的那根拐杖,这根拐杖既是他支撑自己这一把老骨头的支柱,又是他年轻时期用来战斗的棍棒。

    “老朋友,我们多少年没有在一起并肩战斗了呢?”半神长老迷瞪着眼睛,就在刚才,他还将自己藏了多年从人类国度那里搞来的美酒喝了个干净,在这个即将国破家亡的时刻,他对于自己的一些私藏也没有任何保留的意思了。

    “看来,我们是该去战斗了呢!”奥玛古自言自语,他本身就是一个不同寻常的穴居人,一般的穴居人善于使用自己的身体来作为武器使用,可他却一贯主张使用其他事物作为武器,无论是棍棒还是刀剑,亦或是使他成功晋级半神的念术,都要比自己的身体来得更为强大。

    毕竟,整个穴居人种群中,真正在肉体力量上强大的只有穴居人王一个,可这个不称职的王者到现在都没有找到,虽然有了下落,可那个地方却已经陷入了战乱,这让奥玛古在前段时间愁昏了头脑。

    不过现在,奥玛古觉得寻找穴居人王什么的已经没有现在的事情重要了,国破家亡在即,还是得挺身而上才对啊!

    奥玛古一顿拐杖,起身走出了洞穴,看着正等候在洞外的那些深岩一族的好手们,点了点头。

    “我们……下去应战罢!”

    作为整个深岩穴居人社会的交通枢纽的底层失陷,使得所有的穴居人只得选择背水一战,除此以外,别无他法。

    奥玛古到现在都不明白这些同胞为何要侵略他们,在底层的战斗中,除了杀人就是杀人,别的半山穴居人一个都没有做。

    可当他们往上进攻的时候,他们却改变了方式,没有再度杀人,只是选择了将敌人俘虏,虽说没有人死亡,可兵力上的损失还是实打实的。

    根据情报来看,半山一族这一次来了将近一万名拥有战斗力的战士,虽说这点数量在大陆任何一个地方来看都不算什么,可对于穴居人的社会来说,能够挑出来战斗的,基本上有着能够单挑十七八个人类一般武士的水平。

    这种高质量的队伍也给深岩一族带来了很大的麻烦,基本上没有一个平民拥有自保能力的,而卫队成员则在他们压倒性的数量压制下,难以有任何作为,不是被杀,就是被俘。

    “这些家伙……哪来的这么多好手!”奥玛古边走边想,在他下到战斗的前线时,很快便明白了过来。

    为什么说这些半山一族的家伙得到了真神的祝福了,他们,一个个都不想穴居人了!

    放眼望去,满目都是肌肉男,而且,他们的身高体宽也成倍的增加了许多!

    “万能的戴拿黑神呐,请告诉我……他们到底信仰了什么样的神明啊!”

    奥玛古喃喃的说道,随即挥动了手中的拐杖:“所有人,将这些异端赶出我们的家园!”

    神明顶上,一派祥和的气息,大陆上的纠纷什么的都没能够影响这座神明居住着的宫殿。

    宫殿的大门敞开着,似乎是为了换换新鲜的空气,但从中不断向外涌出的金色光芒显示,敞开的大门并不仅仅只有“换气”这一种作用。

    戴拿黑站在门扉的边上,脚下就是那延绵不知道多少高的台阶,她的身旁则站着疾风之神旋舞,两位神明就这么静静的站在大门前,遥望着大陆各处扬起的战火。

    “天下大乱呐!”戴拿黑有感而发,语气中也没有了平常嬉笑打闹的温和,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股肃杀之气。

    “入侵者已经出现了,大陆上很多人都被影响了吧?”旋舞关注着大陆的西方,那被爬行者浪潮困扰着的地方。

    “不仅仅是这个呢,人类王国的国王似乎有些变化,新城那里都已经感受不到他的气息了!”戴拿黑指着东方说道,“倒是他们的西南边境,越来越胡闹了!”

    “人类嘛……就让他们闹去吧,最好自相残杀,最后一个不留!”旋舞看也没看,直接回道。

    “你太偏激了!”

    “是啊,我承认我很排外的,怎么样?”旋舞挑衅的看了戴拿黑一眼,“还不顾顾好你的子民,你看看,穴居人那里发生的事情吧,明显有入侵者影响的痕迹嘛!”

    “我知道啊……可是神明不能直接对凡人出手,而深岩一族的穴居人也不一定败呢!”戴拿黑露出一个轻松的笑容。

    “穴居人不一定,可你的人类小朋友却指不定哟!”旋舞难得的笑了起来,指着西方说道,“他跟我的子民相处得还很融洽嘛,我在想怎样将他拉入风族中去……不过,也要建立在他能够在这一次的爬行者浪潮里面活下来才行!”

    戴拿黑摇了摇头:“你就别做白日梦了!不过这一次的爬行者浪潮,实在很不一般呢!”

    “你认为入侵者影响过后的产物,会是一般的物种吗?就连我们,都无法将这些怪异的东西斩杀殆尽……”旋舞咬着下唇说道,“说起来,封印的力量又减弱了……”

    “大家都很快会回来,可是……入侵者也会愈发的猖獗!”旋舞继续说道,“我们能够保住亚蒂兰提斯么?”

    “只能靠我们两个努力了!不然的话……就要有越来越多类似于爬行者王的东西出现了!”戴拿黑叹了口气,往宫殿的深处走去,“李毅一定能够战胜这个几乎有着神明边缘实力的家伙的!旋舞,我们继续吧!”

    旋舞点了点头,从身上扣下一小块不断流转着紫色光华的碎片,向着西方抛去:“小胖子,姐姐很期待你的表现哦!”

    随即转身走进了宫殿的大门。

    冬日的下午,在精灵境中经常都会是一个晴朗的好天气,白日万里无云,晚上也是月朗星稀,这就是精灵境!

    可是今天,一切都显得那么的异样,就连往日非常爱出来显摆的太阳也多了起来,似乎在为地面上的惨烈战斗而感到心悸。

    精灵与爬行者之间的战斗几乎呈现出了一边倒的情况,在李毅的热武器支援下,精灵们将爬行者们打得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甚至连精灵们设立的战线都无法突破,还没冲到近前,就被密集的弹幕打成了筛子。

    没有呻吟,也没有嘶鸣,爬行者们没有声带,也不会发出什么多余的声音,就连死前的吼叫也是寂静无声的。

    战场上,除了爬行者在地上爬行所发出的“沙沙”声,就只有多管机枪喷吐怒火的声音了。

    就算在远离战线的高空中,李毅都能够听到那宛如打字机一般的“哒哒”声,不用回头观看,就可以想象得出爬行者们的死状一定非常的可怜。

    可是,它们是侵略者,而我们却是防御者,将泛滥的同情心用在这些没有智慧只知道掠夺的生物身上,是一种非常浪费的行为。

    李毅一直都不是一个同情心泛滥的人,同样,也不是一个冷血无情的人,相比而言,李毅更愿意将同情心放在那些流浪狗身上,也不愿意将同情心用在这些面目可憎的爬虫身上。

    有的时候,同情心的标准是看在事物的外表是否可爱上面的,要是这个东西不可爱的话,那么它也就没有必要接受别人的同情了。

    这是李毅的准则,所以,李毅很干脆的点燃了几个炸药包,向着底下层层叠叠的爬行者们扔了下去。

    炸药包一落在爬行者的头上便有几个身体素质不错的家伙跳了起来,一口将已经点燃了引信的炸药包吞下了肚。

    “轰!”连续几声轰鸣传来,向下看时,原本投掷炸药包的位置上已经留下了一个大坑,吞掉炸药包的那几头爬行者已经死的不能再死,身体的碎块非得到处都是,就连它们周围的同胞也被炸药的威力给轰飞了出去,残肢断臂,在地面上随处可见。

    才这一点的炸药就能够清出大约五米半径的空白区域,这还是爬行者数量众多,将炸药的威力压缩在了一个很小的范围内的缘故!一想到着,李毅就兴奋起来——这么说来,广撒网,多捞鱼的形式还是行得通的,就算运气没那么好,炸不到爬行者王,也能够将它的虾兵蟹将们炸个底朝天不是?

    李毅刚想再多点几个炸药包丢下去时,风紫却伸手拍了拍他。

    “先别急着用,我们去试试直立行走的品种怎么样?”略带诱惑的语气,让李毅由兴奋转为了亢奋,当然,不是那个方面的。

    又有谁能够有机会去拿着炸药包去炸敌人呢?生于和平年代的李毅一直没有这种拿着炸药包模仿革命英雄一般去轰炸敌人的愿望,可现在,在尝试过将敌人炸得四分五裂过后的这种血淋淋的快感,李毅有些按捺不住了。

    “看来男孩子都有着热爱鲜血与暴力的潜质呢!”风紫回头瞄了眼正激动的摆弄着随身的那些炸药包的李毅,心中不免想道。

    “那么……我们去找猎物吧!”风紫尖声笑了两声,将李毅吓了一跳之后,这才满意的拍了拍翔兽的脑袋,向着她的预定目标飞了过去。

    那里,有一头能够直立行走的爬行者。

    风紫华丽丽的吹了声口哨,对着身后的李毅说道:“猎物就在前面啦,想好了怎么狩猎没有?”

    “狩猎?”李毅摸了摸自己的脑袋,随即掏出两个装得鼓鼓囊囊的炸药包对着风紫笑道,“我不习惯狩猎这个词语,不过对于经常听人说的炸鱼,我一直很想试试呢……”

    风紫还没来得及追问什么是“炸鱼”,李毅便已经点燃了两个炸药包上的引线,远远的朝着那头直立种扔了过去。

    那头原本看上去很是木讷的直立种这时候很敏锐的感受到了危险的临近,在看到向它飞来的炸药包之后,它没有像自己的同胞一般张嘴就咬,反倒是一手一个,抓起了身旁的两头爬行者,向着迎来的炸药包丢了出去。

    爬行者与炸药包在空中不期而遇,两者瞬间便擦出了猛烈的火花。

    当然,爬行者不会爱上炸药包,炸药包更不会对爬行者情有独钟,只不过,命运的安排似乎使得这两个完全不是同一类事物的玩意紧紧地贴在了一块,然后,便开始了剧烈的膨胀……以及轰鸣!

    那两头与炸药包双宿双飞的爬行者瞬间便被巨大的爆炸力给撕成了碎块,残肢在空中飞舞着砸到了地面上的爬行者的身上,而它们则仅仅转动头顶的眼珠子看了眼,便继续前进了起来。

    李毅目瞪口呆的看着这头智力超群的直立种,捏了捏风紫的后腰,引来对方一阵的尖叫。

    “那个……这应该是披着爬行者外皮的人吧?它怎么可能懂得用这些比自己低等的同胞来抵挡呢?它……怎么可能有这样的智力?!”李毅的话里面并没有看清爬行者智商的意思,而是在这段时间的接触中,他们遇到的爬行者无论是一般种还是飞行种,都属于那种智力开化水平不高的生物,或者说,是野兽也差不多。

    它们没有恐惧,只有对饥饿的屈服,已经对食物的渴望,可是,在这头直立种的身上,李毅发现了一个爬行生物根本就不会有的特性。

    智慧!是的,哪怕仅仅是用同伴的躯体代替自己受死,那也是拥有了一定指挥的表现,在这个广袤无垠的自然间,有哪些生物能够做到这一点?

    让自己的同胞代自己受死……这,根本就是智慧生物才会生出的一种负面的行为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