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60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也就是说,人类在这片大陆上占有主导地位以后,便开始遵循那位秦王的命令,肆意的开始捕猎宛渠一族,从这个历史上我们可以看出,人类的本性中还是带有极其强烈的侵略性质的……”

    奥玛古长老侃侃而谈,凭借着半神长久的寿命,他知道的东西要比一般的穴居人要来的多得多,所以,偶尔客串一把历史老师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底下坐着的,是上百**居人幼儿,说是幼儿,其实他们的身材已经跟成年的穴居人没什么两样了,穴居人的身体发育较早,一般三四岁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发育,虽然身体长大了,可他们的智力却还保持着三四岁孩童的水平,所以,这种教育还是要抓起来的。

    “那么,今天关于人类与精灵的战争,就讲到这里了……”

    奥玛古呼了口气,刚想回去歇息一下,却看到洞穴外跑来一个气喘吁吁的穴居人,边跑边大声的喊道:“奥玛古长老!快!快!半山一族,打进来了!”

    “半山一族?打进来?”奥玛古捏了捏自己的耳朵,发现自己的耳朵依旧保存在自己的脑袋上,并没有因为掉下来而造成什么幻听,这才着急的一把抓住那个跑来报信的穴居人,大声的问道,“你说半山一族打进来了?那么卫队呢?他们进行抵挡了没有?!”

    “下……下层卫队已经全体阵亡了!半山一族的来的太多了!他们……他们还似乎有着真神的祝福!我们的攻击没有效果!”

    “真神的祝福?这不可能!光明与黑暗之主不会祝福这些混蛋的!图洛特神一直下落不明,怎么可能祝福他们……”奥玛古突然想到一个非常可怕的可能,“该死的,这群家伙,竟然抛弃了世代的信仰,去祀奉那些不知名的神明?!”

    “情况看起来是这样子的!现在中层与上层的卫队已经赶去支援了,下层伤亡惨重,不但卫队已经全体阵亡,就连普通的民众也有所死伤!”报信的穴居人睚眦欲裂,不停的留着泪说道。

    “通知高层卫队,连同有战斗能力的民众!将这群狼心狗肺的杂种赶出我们的国度!”奥玛古咬牙切齿的低吼道,随即指了指身后洞**的幼儿,“像这些孩子,阻止人手将他们带入地底深渊,具体的位置会有专人带领,所以……”

    “为了家园,将这些侵略者,赶出去吧!”

    有人曾经说过,战火就像是传染病一样,一处发生,另一处发生,那么,变回席卷整片大地,战火,将无处不在,百姓,也将不得安宁。

    不管说这些话的是智者还是白痴,至少有一点他说中了,在此时的亚蒂兰提斯上,战火似乎已经燃烧到了天际,不管是东方还是西方,亦或是茫茫大山之中,战争已经不可避免的开始了。

    就像是越好了的一般,人类之间的内战,穴居人中的内战,以及精灵境中应对爬行者浪潮的战斗,接二连三的开始了。

    似乎有一个幕后黑手,在掌控者亚蒂兰提斯上每一个人的生命,让他们去战斗,让他们去受伤,让他们去死亡……亦或是品尝失去的痛苦。

    新秦,这个人类的国度,不但要接受内战的痛苦,同样的,在某些精灵组织的动乱下,新秦的皇都也开始摇摇欲坠,皇权的主导者不在,整个新秦已经开始显现出垂暮的样式。

    各地盗匪团横行,而西南这片最早动荡的区域,在祈天一个又一个诡异莫名的命令下,变得更为混乱,与之相应的弑天军将士们,也被逐渐磨练出了冷血的品质。

    这种品质,无论怎么看,都很让人心寒。

    他们可以挥刀砍向手无寸铁的平民,他们可以将平民乱刀分尸以后面不改色的坐在一旁饮酒吃肉,他们更可以残忍的杀死长官命令所指的那些敌人,不管他们到底有没有敌意。

    他们,被彻底的打造成了一个个杀人的机器。

    而祈天,这个时常躲在自己房间内下令的弑天军统帅,新秦的大将军,则时不时的透过墙壁看向新城的方向,脸上露出捉摸不透的笑容。

    “我真正的铁血大军,很快便要成形了!”

    在这天下大乱之际,似乎只有一块地方,且保留了一丝平静。

    这块地方,被人们称之为地底深渊,位于中央山脉地底不知多少深的地方,对于大陆上很多人而言,地底深渊就是一片生命禁区,几乎每一个妄图闯荡这片区域的生命都会被地底那些不知名的东西吞噬,失去生命。

    被无数诗人所赞美的日月光辉永远无法照射进这片阴暗的土地,或者说,这里根本就称不上是一片土地,这里的地面与天空都是由厚厚的岩石组成,唯有一些能够在黑暗中绽放出光彩的宝石在这里的居民头顶散射着它们微弱的光芒。

    曾有一位活着从地底深渊逃出来的精灵这么描述刀:“如果你想要在地底深渊看清楚周围的一切,那么你就得放弃自己的眼睛,用你的耳朵、鼻子以及心灵去观察!”

    是的,地底深渊就是这么的令人生畏,在这里并不需要你的眼睛,只需要小心翼翼,可就算是这样,依旧有无数地表上的冒险者被吞进了深渊的巨口之中,再也没有回到地面上去看太阳。

    地底深渊著名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它的黑,有两样东西造成了它的家喻户晓。

    一个,就是地底深渊特产的“深渊星空”,这种神奇的矿石能够增强个人的精神力,众所周知,一般人在精神力的增长上很容易到达瓶颈,就算怎么修炼念术也无法得到进一步的提升空间,而这个时候,深渊星空便可以起到很大的作用。

    不管它能够提升多少精神力,也不管它是否有不良的反应,反正这种矿石在亚蒂兰提斯上的价格被疯炒了起来,每一颗绿豆大小的深渊星空就能够兑换整整十两的黄金!

    至于赚取的利润,自然与采取深渊星空的危险成正比。

    这样,就不得不提及另一个使得地底深渊闻名起来的东西——嗯,或者说是,种族。

    黑暗精灵,这种被迫逃到地底深渊的精灵种群有着对地表居民极大的恨意,他们常年见不得阳光,整个人的皮肤显得苍白无比,有着强大的黑暗系法术,更有着令人畏惧的战斗能力。

    去采集深渊星空,就得路过黑暗精灵的国度,其中的危险指数可不是一般的高——只不过,一旦进入了地底深渊,就算不到黑暗精灵的国度,人们的安全性也无法得到保障。

    几乎每向下深入一里,就会有十多个人死于地底深渊的生物嘴下,可就算再强大的武士与契约师保卫在周边,都无法看清凶手的真实面目。

    深渊星空,就此与黑暗精灵联系了上来,所有人在听到“深渊星空”这四个字的时候第一时间就能想到这个精灵族群,而由此而产生的高额利润,也没有再有人对此抱怨过些什么。

    毕竟,这是别人用命换来的。

    至于黑暗精灵……很少有人能够仔细的观察这种精灵,他们没有机会,也没有这个胆量,就连居住在地表,曾经将这个族群赶入地底深渊的精灵们也很少见到过他们,除了这些有着雪白皮肤的精灵从地底深渊爬上来“报仇”的时候。

    黑暗精灵的复仇,展现在屠杀中央山脉边缘的精灵村庄上,他们为此并没有任何的愧疚,反而相当的自豪——这些同胞,当年为了一些莫须有的罪名将他们赶到了满眼黑暗的地底,尝受着千百年来暗无天日的感觉,这种仇恨,没有经历过的自然很难想象。

    针对地表精灵的杀戮行动,几乎每十年会出现三次,而今年,则是十年中的最后一年,但是黑暗精灵的杀戮行为却在这十年当中只进行过两次。

    还有一次,必定会在今年!

    靠中央山脉最近的就是风境与水境,这两个精灵部族的领地就紧紧地挨着中央山脉,所以,每当黑暗精灵冲出地底的时候,这两境的精灵村庄是最先受到攻击的。

    风族与水族,自然做好了应对的准备,可今年的爬行者浪潮却提前了好几个月,致使这里的兵源不足,两族的武技总堂与契约领都为此非常的担心。

    万幸的是,今年的黑暗精灵似乎打破了惯例,并没有借机出来复仇的想法,知道今年年末,都没有发现他们有任何异动。

    只要挨过了这个冬天,就会平静下来了吧?普通民众普遍都是这么认为的。

    可精灵的高层却不敢放松警惕,他们曾经吃过那些“狡诈”的地底渣滓的苦头,自然不敢就此松懈大意。

    必要的工作自然要做,只不过眼看着西方受到爬行者浪潮侵袭的边境不断的传来不好的消息,让两族的高层感到非常的为难。

    风族这边,虽说爬行者浪潮暂时性的被风紫统帅所带领的游骑军抵挡了下来,可原本边界村中的居民大部分都已战死,并且还引动了长老令上的保护性法术,时间已经过去了一整晚,现在都已经到了第二天的下午时分,竟然还没有传来胜利的消息!

    按照往年驱散爬行者的速度,应该在今天的凌晨时分就已经得到全面性的胜利,可现在的情况却让一切都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派出去联系游骑军的战士现在还没来得及回来,所有的风族精灵都陷入了焦虑之中。

    另一头,风紫并不知道长老会已经派遣战士过来询问情况的消息,现在的她正手忙脚乱的将一连串被李毅用星魂绳索绑住的新品种爬行者拉回战线后,准备现场就来一个活体解剖。

    李毅也被狂热中的风紫带了回来,看了看翔兽身上一个未少的炸药包,李毅只得苦笑。

    难道研究这些飞行种就这么重要么?难道不应该将这些爬行者轰杀至渣,然后揪出那个躲在暗处的爬行者王,千刀万剐之后抛尸荒野吗?

    显然,风紫没有这个意思,她很轻车熟路的将一头捆得紧紧地爬行者开膛破肚,一边研究着它的骨骼,又一边寻找着飞行种与一般种的不同之处。

    很显然,其中一个的不同之处就是它们一个长了翅膀,一个没有翅膀。

    再详细的看,飞行种手臂上的肌肉要比一般种的要来的坚韧得多,还有腰部与背部的肌肉,在翅膀的带动下也变得非常的结实,可有趣的是,它的下肢肌肉却显得有些萎缩,甚至连一般种都不如。

    这也能够很好的解释为什么飞行种在空中的行动是那么的灵活的缘故了。

    飞行种的翅膀是那种类似于蝙蝠一般的肉翅,外侧布满了细密的幽兰色鳞片,而内侧则长者一层不厚但却紧密的绒毛。

    肉翅的长度约为爬行者身体长度的两倍,使得这对翅膀能够更好的支撑爬行者自身的重量,并且能够飞得更高。

    在知道这些以后,被解剖的飞行种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他那张长在头顶上的嘴巴一直张开着,到死都没能合上——当然,并不是它不想合上,只不过风紫在他的上下颚中间塞了一根木棍,将它的嘴巴撑开,顺便拔了几颗牙齿。

    风紫采用的是采集蛇毒的方式,不过相对而言,要残忍得多,她将这头爬行者的牙齿拔掉以后便找了一个陶瓷罐放在他的身下接着滴落的液体,这种混杂着毒液与血液的液体带有一种腐臭的气息,虽然不重,但却能令人作呕。

    做完之后,风紫很开心的拍了拍手,整个解剖动作中,风紫都没有使用自己的双手,而是操纵着风来使用刀具,将爬行者拆的支离破碎,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李毅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周围人的表情跟他没什么两样,毕竟他们看到的这种手段实在太有挑战性了——一般人还真不敢做。

    李毅向来认为自己很辣手,可跟风紫这个疯婆娘比起来,还差得很远。

    别的不敢说,被风紫解剖掉的那头爬行者,就是差点咬了风紫的那头,也就是让风紫吃了个大亏的那头!

    睚眦必报啊……李毅不管风紫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在心里都这么评价着这个女人。

    “……情报呢,就是这些,这些飞行种有着很厉害的空中机动性能,所以我们尽量不要与他们直接接触,根据我的经验看来,他们的速度不快,但腾挪闪躲的本事却是不赖,要注意保持距离就行了!”

    风紫神清气爽的汇报完自己的发现之后便仔细的叮嘱了几句,便一把揪住李毅说道:“我们继续吧?”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