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58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河面剧烈的翻腾了起来,无数生活在这片水域中的鱼虾均是浮上了水面,显是已经死了。

    巨蛇的尾巴在水底疯狂的搅动着,连河底的泥沙也被掀了上来,紧接着,巨蛇大嘴一张,一团混合着死鱼死虾的河底淤泥被它的尾巴挑了起来,一用力,便向着李毅掷了过来。

    而就在这时,李毅的火箭筒也喷出了火焰。

    火箭弹就像是跟巨蛇挑起的那团淤泥约好了一般在空中撞在一块,爆炸时产生的气流将淤泥炸得四分五裂,洒落在了河面上。

    李毅眯缝起了眼睛,就在刚才爆炸的那一刻,他的视野中失去了巨蛇的踪影。

    关于这条巨蛇,李毅知之甚少,最多只知道这家伙跟一般的蛇类有些类似,但总的来说,这条巨蛇应该算是一头披着蛇类外表的怪兽。

    你见过哪条蛇对雄黄的反应那么轻微的?你见过哪条蛇能够长得这么大的?你见过哪条蛇还能够使用类似于契约术一类的能量攻击的?

    别的蛇不可以,可这条蛇却行!而且,在李毅的星魂全方位的搜索下竟然还能够隐藏住自己的蛇,绝对不是一般的货色!

    这种隐匿的功夫,就连经常与黑暗打交道的黑暗精灵也望尘莫及!至少,使用了隐身类法术的黑暗精灵还能够被李毅的星魂搜索到,可这条蛇,就跟人间蒸发了一般,无论星魂上天入地都没法找到一块蛇鳞!

    李毅心里打起了退堂鼓,他并不知道巨蛇是否已经离开,离开的话还好一点,他就不用担心什么,可以施施然的离开,可如果没有离开的话……

    这条睚眦必报的巨蛇,绝对会选择后者,并且一定会在李毅转身离开的时候发动最猛烈的一击,势必会给李毅造成不可预计的伤害。

    李毅不敢轻举妄动,他知道,只要自己一动,那条躲藏在暗处的巨蛇一定会进攻自己,而且,还不知道是从哪个方向来的,这让李毅做好防御的打算落了空。

    战斗进入了僵局,李毅不知道巨蛇会如何发动进攻,一直僵持的不敢乱动,而巨蛇,却又不知道打着什么样的心思,让人捉摸不透。

    不过话说回来,谁知道蛇类的思想呢?说不定真的跑了呢?

    李毅心里天人交战着,想要转身离开,却又担心这担心那的,毕竟他的对手的攻击能够无视精神与能量的防御,除非以极强的身法躲开,否则就只能中招。

    “管他三七二十一呢!”李毅保持着蹲姿良久,随即真的受不了了,弯下的那条腿已经逐渐麻木,便小心翼翼的站起了身。

    “别动!”

    李毅吓了一跳,刚刚站直的双腿顿时一软,差点跪在地下,转头看去,却发现已经离开的谷蕾这时候却已经来到了他身后不远的地方。

    “你怎么回来了?!为什么不走!”李毅有些恼火的吼道,随即重新站直了身体,想要向谷蕾走去。

    “别动!跟你说了不要动!”谷蕾着急的对着李毅大声的喊道,同时双手摆动着。

    李毅被谷蕾奇怪的动作给搞迷糊了,刚刚涌上来的怒意也消散无影,只得照着谷蕾的意思不再动作。

    “怎么回事?”李毅捏着下巴,双眼向着左右看去,星魂也在他的控制下在四周游荡着,探查这所有异样的情况。

    “你千万不要乱动啊,那个……它正在看着你!”谷蕾又神在在的说道。

    “我靠,不要说得跟拍鬼片异样诡异好不好……”李毅也有些犯怵,对于那种说不清道不明又解释不通的灵异片李毅还是非常无爱的,而谷蕾现在说话的语气与表情还有话里面的意思,似乎就是在说……

    “它就在你身边!无处不在!”

    “谷蕾你大爷的,能不能别吓人啊!”李毅真的抓狂了,大吼了一声。

    “不好意思哈,刚刚有点激动了,毕竟看到的是一个传说中的生物……”谷蕾不好意思的说道,接着解释起来,“我在过来的路上想到了,这条巨蛇……不,不应该叫他巨蛇,他的名字,是水韵!”

    “水韵?什么乌七八糟的怪名字……”李毅很无爱的白了谷蕾一眼,便要走过来。

    “别动!跟你说了别动!”谷蕾着急的接连摆手,“先听我给你解释!”

    “好吧好吧……”李毅摊开双手说道,“可是我要是什么都不做的话,那条巨蛇……哦,水韵是吧?会不会偷袭我呢?”

    谷蕾白了李毅一眼:“也许会,也许不会,但这都不是你我能够控制的,因为水韵现在已经化作了自然间的液体,只要有水分的地方就有他的存在!”

    “听我说完,你就知道了!”谷蕾坐了下来,看样子一点都不为李毅的处境着急,“记得我们曾经遇到过的那头巨大的老鼠吗?”

    李毅点点头:“当然记得了,那么大的老鼠,还真让人印象深刻啊……不知道小费珍最近怎么样了,还有凌……”

    “别打岔!”谷蕾继续送给李毅一个漂亮的白眼,“我记得,我也跟你说过,那叫土灵,是契约兽中的一种,代表的是自然间土系的力量,而契约兽在这个世界上有按照各自的属性分为七种,既光、暗、风、火、水、土、木这七种契约兽,而水土风三系的契约兽又被称为‘物质的支配者’,光暗火木四系的契约兽则被称为‘能量的掌控者’……”

    李毅打了个哈欠,很是无聊的摆了摆手:“跟我复习这个干嘛……”

    “你当时到底有没有仔细听我说啊!土系的叫做土灵,而水系的呢?”

    “水系的?叫水桶?”李毅打了个哈哈,随即尖声说道,“你不会是说,水系的契约兽就叫作水韵?!”

    谷蕾面无表情的点点头。

    “我靠!”李毅激动起来,“真的吗?那岂不是活捉了能够买很大的价钱?!”

    “你就不能别想钱不钱的?身为新秦的皇孙,你还会缺钱吗?!”谷蕾恨铁不成钢的说了一句,便继续解释道,“不错,那条巨蛇,应该就是传说中水系的契约兽,水韵!”

    “可是,这跟我不能动有什么关系啊?”李毅再次摊开了双手。

    “记得我刚刚跟你说的吗?水土风三系契约兽被称为‘物质的支配者’,每一系都能够控制一种形态的物体,而水系,则能够掌控液体!”

    “那又怎么样?难不成他还将整条河的水全部翻出来淹死我?”李毅这时候却犯浑了,反问道。

    谷蕾倒是耐下心来:“我问你,你的身体里,什么最多?”

    “好像……可能……大概……是……肥肉吧……”李毅扭捏着,不好意思的说道。

    谷蕾扶额:“问你是什么最多,你竟然回答这个……我记得你跟我说过,在你们那里,人体的结构被研究得非常的透彻,那么按照你所说的科学来讲,人体中什么成分最多?”

    李毅还没接茬,谷蕾便已经替他回答了。

    “是水!你的身体里,水分是最多的不是吗?!”谷蕾一脸严肃的说道。

    “好像是这样的吧……可是你到底要说明什么啊……”李毅睁大了眼睛,忽闪着眼睛调戏着谷蕾。

    “都这时候了,你还不能够正经一点吗?!”

    眼看谷蕾即将发飙,李毅赶紧放低姿态承认错误。

    “我知道,我知道……”李毅摆着手道,“因为的体内的水分含量很高,所以我要是身体脱水的话就必死无疑对吧?而水韵身为‘物质的掌控者’,自然能够控制我体内的水……”

    “是‘物质的支配者’!”谷蕾插嘴纠正道。

    “好吧,不管他什么什么者的,反正他能够控制我体内的水分,所以让我整个人脱水并不是什么难事……”李毅说着说着便停了下来。

    “继续啊,怎么不说了?”谷蕾奇怪的问道。

    “还用再说嘛?我是必死无疑啊,就连你说不定也在他的关注下了……”李毅哭丧着脸道,“这什么狗屁地方嘛!什么精灵境,什么都乱七八糟的,随便遇到的玩意就是传说中的,还让不让人混啊!”

    “只能说我们太幸运了……或者,是太不幸了吧……”谷蕾无所谓的说道,“反正遇上这样的生物,我们是没有什么生还的可能了,既然你必死无疑,那么我一个人逃走还有什么意思?还不如……跟你一起去死!”

    “谷蕾……”李毅一脸动情的样子,“可这跟我不能乱动有什么关系啊?”

    “李毅你是不是找打?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吗?你不能动,是因为水韵已经锁定了你,而水韵的视觉按照传说中的描述来看,是只要你不动他就看不见你的,虽然锁定了你,但只要你不动的话,他就没有办法伤害到你!”

    “我发现我越听越糊涂了……”李毅挠着脑袋说道,“怎么感觉你把蛇当成了青蛙来讲了……”

    “不过,你认为我真的会被一条蛇搞死?那真是太掉价了吧……”李毅咧着嘴嘿嘿的笑了起来,“能够控制液体……这么说来的话,也就是改变规则的能力咯?这么说来,这条蛇的实力至少应该在半神到神明级别之间,既然这样的话,我还真不用怕……”

    “改变规则什么的,虽然我不是太熟练,可也不是不会……”李毅对着谷蕾眨了眨眼睛,“谢谢你谷蕾,你让我走出了误区呢!”

    “啊?什么?”谷蕾奇怪的看向李毅。

    “我说,你就乖乖的坐下,看你的男人怎么宰了这条传说中的契约兽吧!”李毅转过身来,向着四周挥舞起了手臂。

    “小蛇哟,快快来,哥哥等你来暖床……”

    恒深在静室内悠闲的品着茶,看上去自在怡然。

    可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位太子爷如果表现得越悠闲,那么他的心里就越不平静。

    是的,恒深现在心里已经翻江倒海,脑子里一直在回想着自己刚刚派来的那个下属所汇报的事情。

    “主上,在西南的刺杀失败,前往刺杀的队伍在半途便被人截杀,全队除一人外,全部战死!”

    恒深在听到属下汇报的事情后,当即打翻了身前的案几,大声的喝骂了起来:“你们这群废物!什么毒牙小队!什么刺杀中的王者!什么都是狗屁……”

    那个报信的属下跪在地下,动也不敢动。

    良久,气的浑身颤抖的恒深一屁股做了下来,淡淡的问道:“他……也战死了?”

    “回主上,少爷他……”

    “也死了?”恒深冷笑了起来,“杂种就是杂种啊,没办法在这个世界上生存的……”

    “主上……”

    “说!”恒深不耐的挥了挥手。

    “我们检查过那片区域,阵亡的毒牙小队中,没有少爷的尸体,而侦查人员发现,有移动的痕迹向着战场的东方行去,从脚步上来看……的确是少爷的!”

    恒深的双眼中终于露出一丝欣慰的光芒,但很快便被失望所掩盖:“这个杂种,竟然还没死,还真是命大啊……”

    “主上……”

    “如果还是这件事的话,就不用说了,要是有其他的事情,继续!”

    “是,主上!在此次刺杀行动失败后,我们又在大裂口的驻军中做了些手脚,想必能够给目标造成很大的困扰……”

    “说说,你们的计划是怎么样的?”

    “主上,此次计划是这样的……”那属下站了起来,凑到了恒深的耳边低声的说了起来。

    恒深的眼中终于露出了满意的表情,赞扬道:“这一次你们做的不错,传令下去,所有暗营参与这项计划的人,赏黄金百两!”

    “谢主上!”

    “行了!退下吧……等等!”恒深像是想到了什么,不经意的问道,“那个……小杂种去了哪里?”

    “回主上,看足迹的样子,应该是去了东南方的港口城,新月城!”

    恒深点头,摆了摆手,那属下便退了下去。

    新月城……恒深看了眼东南方向,便将这件事抛到了脑后——骨肉亲情?没有权利重要!那个计划,行的果然妙啊!

    谋杀罪,在新秦的判刑可是不轻的,就算是皇族也会用命来偿,更何况,死的那个还是新秦的百夫长呢……

    看来,这回老三想要翻身可是非常难了!

    想到这,恒深的心情这才好了起来,一口喝干了杯中的茶水,一脸欢欣的走出了静室。

    祈天伸了个懒腰,感受着这个身体所带来的活力,不由得心中喜悦。

    获得这个身体已经过去了好几日,他也逐渐的适应了这个新的身体。

    是的,你们没有看错,现在的祈天已经不是那个祈天了,现在披着祈天这个外表的,正是那个神秘人。

    就在这几天时间内,他便已经下达了好几条令人动容的命令,每一道命令无疑让整个西南混乱的形式变得更加的混乱不堪。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