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57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恒深并没有反骨,相对的,他对权力也并不是那么的热衷,不冷不热的态度,但很明显的,他在有意的丢开手中的权力。

    因为他是太子,整个国家都将会是他的,更因为,长大以后的恒深明白,自己的父亲并不是什么好惹的对象,如果一味的夺权,这个老疯子一定会做出一些疯狂的事情!

    比如说,他的五弟,那个年轻气盛的孩子,最后还不是……

    每当想到这些,恒深就从心底里窜出一丝寒意,虎毒不食子,可自己的父亲却不是这样的人——他的种种行为都异于常人,甚至,还拥有强大得如同神一般的力量!

    对于秦王,他甚至连一丁点反抗的想法都没有,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有了的话,第二天他都将成为一个历史,一具死尸!

    可是,这并没有影响到他在暗地里做的一些小动作,针对自己手足的动作。

    身边的四皇子嬴恒智,打小的时候就一直跟自己关系很好,而且这个弟弟并没有任何野心,一心扑在了军队建设上面,对于这样的兄弟,他是非常乐于与之绑在一起的。

    更重要的是,四皇子与他同出一脉,都是皇后刘氏生下来的,这也让血肉之间的亲情成分更加浓重,毫不夸张的说,就算他让恒智为自己挡刀子,他都会很乐意的!

    至于二皇子嬴恒谋与三皇子李远,都属于秦王别的妃子所生,并且恒谋更有野心。

    而三皇子李远,相比起恒谋来,就要弱上许多了,这个三弟,根本就没有任何对于权力的欲望,在外漂泊了许久才回来,根本就没有人心,要不是他的那个做了将军的好兄弟,恒深根本就不会将他放入对手的一栏。

    恒深很害怕,非常的害怕,也十分的着急,这个他觊觎已久的皇位,硬是不敢上去抢到自己的屁股底下,他还怕自己的父亲突然变卦,将皇位传给其他的兄弟。

    而他现在已经快五十岁了,虽然这个年龄没有除外漂泊回来的李远那么的夸张,但他真的有些等不及了。

    他并没有得到秦王的祝福,甚至除了李远,其余的皇子都没有得到秦王的祝福,不能长生,他担心自己的父亲还没死,自己就因为寿命的缘故死在了父亲的前面。

    而这一次秦王病危,则是他唯一的机会。

    生病,对于秦王来说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但一旦这个病能够用“危”字来形容的话,那么就一定非常的严重,严重到快死的地步了!

    这个时候,一直隐忍不发的恒深便开始了行动。

    将身在赤火军中的恒智召回,两兄弟开始了密谋。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灰头土脸的身影来到了秦王的寝宫门前,他的身上沾满了鲜血,但很显然,从他充满活力的眼睛中可以看出,他身上的血迹有一大半不是自己的。

    恒深看过去一眼,眼神中闪过一丝惊疑,随即恢复如常,急匆匆的赶了上去。

    “三弟!到底是谁!将你搞成了这个样子!”恒深惊讶的叫了起来,“御医!御医死哪里去了!赶紧给我滚过来!”

    来的人,正是昨晚赶来的时候被拦截刺杀的李远。

    灰头土脸的他摆了摆手,理了理自己有些散乱的头发,对着恒深说道:“先不管这个,父皇怎么样了?”

    “父皇的病情暂时得到了控制,御医们正在想办法,我已经将整个新城的木系暗系契约师都抓了过来,只不过……”恒深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道,虽然心中惊疑不定,但良好的素养使他没有露出一丝破绽。

    “只不过什么!?”李远有些发急了,大声的说道。

    “只不过……你知道的,父皇的本事通天,如果他真的得了病而且自己也治不好的话……估计御医与契约师们都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李远失魂落魄的跌坐在地。

    昨天还好好的,说是要传位于自己,今天就……李远狠狠的锤了两下脑袋,让自己战斗了一切的思维变得活跃起来,可是这样也于事无补,他对于救人这种事情,根本就无能为力。

    “三弟,你能告诉我,你昨晚到底是遇到了什么?怎么到现在才赶到?”恒深对着恒智使了个眼色,面无表情的恒智点了点头,闪身离去。

    “没什么,可能遇到了仇家追杀吧……”李远苦笑着摇了摇头,细细的看了恒深一眼道,“怎么没看到二哥?”

    恒深摇了摇头:“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昨晚一出事我就让人来通知你们了,可是他到现在还没来……该不会……”

    “让人去再去看看就是了!”李远摆了摆手,起身说道,“我得赶紧去重新梳洗一番,这个样子,实在有够挫的……”

    说着,脚步沉重的走开了。

    这时,先前离开的恒智走了过来,看着李远离开的背影,凝重的问道:“他竟然活了下来……我派出去截杀他的人,全部死了!”

    “看不出来,老三还真有本事呢!”恒深抚掌笑道,“老二怎么样?”

    恒智一直板着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他?死了。”

    李远一脸凝重的走在路上,似乎有些魂不守舍的样子。

    拐过一个弯,他走进了一间盥洗室,里面有成套可供皇室成员换洗的衣物,还有可供洗澡的地方。

    将全身上下洗了个干净,看着身上横七竖八交错纵横的新晋伤口,李远不由得陷入了沉思之中。

    昨晚遇袭的事情,难道真的就像李远口中所说的那样,遭遇仇家追杀么?

    当然不可能,作为新秦皇室的成员,最起码的一点就是,整个新秦都没有人胆敢动他一根毫毛!

    那会是谁?李远晃了晃脑袋,那还能是谁?除了自己的兄弟,还会有谁?

    在外经历过无数王朝变迁,李远面对这样的事情已经不足为奇,因为他知道,利欲熏心之下,手足相残算得上什么?

    而且他相信,整个新城都会被他那些愚蠢的兄弟搞得一片乌烟瘴气!

    王朝更替,伴随的必将是一片血海,无数无辜的生命也会因此而死!

    李远觉得,自己必须做一些什么。

    就算父皇不讲皇位留给自己,他也应该做些什么组织这场悲剧的发生,他不想看到刚刚稳定下来的新秦又将变成一团乱麻!

    李远换好衣服走出盥洗室的时候,遥遥的看着天上被遮住了一半的太阳,这天,已经开始变了!

    而这个冬天,注定要比以往的来得更加寒冷!

    摇了摇头,李毅抖擞精神,捏着下巴上梳理整齐的胡须,走向了自己的兄弟。

    新秦现在真的很稳定么?是的,很稳定,至少李远是这么认为的。

    虽说西南边境动乱,但李远相信这一切祈天一定能够处理好的,对于其中的一些内情,身处新秦皇都的李远知之甚少。

    至少整个新秦从表面上看来还是比较平静的,纵然新城周边有着数不尽的大小盗匪团在肆虐,可鲜有人员伤亡,在很多上位者看来,他们只不过是求财罢了,对于社会的稳定起不到多大的震撼作用。

    李远认为,真正要维持这个国家的稳定,首要的一点就是,上位者之间不能出现分歧,自然也不能够出现互相攻击的情况。

    这一点,在秦王身体尚安的时候并没有多大的偏差,只是现在秦王病危,整个国家陷入了即将无主的险境,而第一个开始互相攻击的,就是秦王膝下的那几个皇子!

    二皇子恒谋背刺身死!

    这个消息如烽火燎原之势席卷了整个新城,几乎所有与皇宫中有联系的人都知道了这一件事,而一些深谋远虑之辈,自然也嗅到了其中的危险味道。

    秦王病危,而且,随时都有可能驾鹤西去!

    这也就能够证明为什么二皇子会不明不白的被刺杀身死!

    皇宫外风起云涌,而皇宫内则是一片愁云惨淡。

    御医们回天乏术,传统医术在秦王的身上已经起不到任何作用,御医们的作用,一般都是用来为皇宫内其他人治病用的。

    而恒深请来的这些契约师,同样起不到到任何作用。

    木系的契约师认为秦王的生命力依旧强劲,虽然不明白到底为什么会一直昏迷不醒,但秦王绝对不会因为这个而死去。

    可是,这种说法让恒深非常的不满意——秦王不死,他怎么继承皇位?

    而李远却觉得这种结果也好,至少,不用那么快就让他与自己的兄弟们兵戎相见,至少,他不会向自己的手足递出手中的刀剑,可是……他们会不会这么做,从二皇子恒谋身上就能够瞧出一二。

    可是在这种关键时刻,李远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将这个秘密戳破,反正最有犯罪嫌疑的人都在他的眼前,一切还是等父皇醒来再说。

    直到暗系契约师们传来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

    恒深请来的暗系契约师中有几个在念术上造诣很深,已经达到了第三级境界的程度,对于精神方面的研究,也是有点心得的。

    结果这帮契约师在用法术位秦王检查的时候意外的发现,秦王的生命力的确没有任何损伤,甚至要比常人还要强悍许多,猛的一看的确像是没病一般,但精通念术的那几位契约师还是瞧出了问题所在。

    秦王的精神意识,已经消失了大半!

    精神意识,无论在什么时候什么年代,都是比较抽象的东西,而念术则是让人更好更深刻的认识这种东西,研究它,利用它,并且,精神意识,是属于万物生灵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环节。

    精神意识的缺少,轻微的会产生一些身体上的不适,比如失眠多梦什么的,总得来说并无大碍,毕竟人体有着最为强悍的自我修复能力,这种情况只要静养一段时间就可以康复。

    可精神意识一旦缺少得多了,就会变成严重的精神疾病,再有甚者,不是变成白痴,就是变成植物人,甚至立刻死亡!

    而秦王,就是这样的情况,精神意识的缺少,已经严重到让他变成植物人的程度了。

    恒深阴沉着脸,他没有料到,所谓的病危,只不过是躺在床上没有任何直觉。

    秦王没死!该死的!他竟然没死!恒深听到这个消息后心神大乱,甚至产生了一种冲进去一刀将父亲捅死的冲动。

    不过他还是很快的冷静了下来,毕竟现在父皇还没死,自己这么做的话,岂不是正中某些人的下怀?

    想到这里,他偷偷的瞄了眼正在皱眉沉思的李远。

    恒深不动神色的拉着恒智走了开来,来到一个僻静的无人角落,悄声说道:“四弟,老三这个家伙,我们必须得除掉啊!”

    “大哥放心,他逃得了一晚,难道还能够逃得了一世不成?”恒智闻言点头答道,眼神中闪过一丝凶戾。

    “今晚,只要将他除掉,那么再也不用担心皇位继承的问题了!整个新秦也就是我们俩兄弟的天下了!”恒深想要大笑,却发现现在的确不是一个适合发笑的时候,赶紧停了下来。

    没想到恒智却摇了摇头:“大哥,我的理想你还不知道么?我只想建立一支新秦的无敌军团,对于皇位啊权力啊什么的,根本就没有什么兴趣,新秦是你的,我只要一支军队就行了!”

    “好了好了!我们还是将父皇现在的情况公布出去吧!”恒深不耐烦的打断了恒智的豪言壮语,“国不可一日无君,父皇既然躺在床上起不来,那么我们应该给他分担一点了……”

    李远冷眼瞄到自己的两个兄弟鬼鬼祟祟的离开了自己身边,心中了然,必定是去谈论一些上不得台面的事情。

    对于想要自己死的那个兄弟,虽然不能确定是他们其中的哪一位,但恒深与恒智无论哪一个都无法与此事脱开干系——可李远却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对这两个兄弟无法产生任何仇恨的想法。

    李远不断的告诫自己,这两个自己名义上的哥哥只不过与自己有着一半相同的血脉,争权夺利骨肉相残的事情历史上多了去了,自己绝对不能够掉以轻心。

    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对比昨晚发生的事情,李远今晚可不敢掉以轻心,早早的便往自己的皇子府上走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