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54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无奈的许文只得坐在了地上,看着周围一望无际的白色头痛起来。

    现在自己到底该往哪里走呢?这个问题很让人困扰啊!

    神明顶上,戴拿黑睁开了眼睛,眼神中满是喜悦。

    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啊,一下子撞到两件好事!戴拿黑喜滋滋的看向那些封印,发现其中一个紫色的已经消失了,原本封印的位置上一个散发着柔和紫光的光影静静的盘坐在地上。

    “旋舞,该起来了吧,你都已经第一个跑回来了!”戴拿黑撅起嘴巴,跑到了那个光影身边,身体一下子变成了同样的光体,只不过散发着奇怪的金色光芒。

    虽然猛的看上去,戴拿黑的身体完全是由金光组成,但如果仔细看去的话,她的身体上不时的泛出一丝丝黑色的线条,黑色线条时隐时现,让人有些捉摸不透。

    但如果联想到戴拿黑的神位——光明与黑暗之神的话,也就应该很容易明白过来了。

    “戴拿黑,你怎么还是这个样子?你的精神体实在是太丑了,看姐姐的精神体,多么漂亮的纯紫色啊~”紫色光影笑着说道,站了起来,张开了双臂。

    一股莫名的流动从四周涌向了她,空气中风的力量逐渐增多,达到了一个令人叹而观止的程度。

    “这一刻,风的力量再一次驰骋在亚蒂兰提斯的天空之上!”旋舞淡淡的说道。

    与此同时,大陆西方的风族精灵们心中猛的一震,一股莫言的激动涌现了出来,部族中的长老更是激动——这一刻,他们得到了神谕!

    消失了千年的神谕啊!

    戴拿黑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旋舞,不满的说道:“我说你也真是的,一回来也不跟我叙叙旧,光顾着照顾自己的信徒了……”

    旋舞轻轻的笑了一下,拉起了戴拿黑的手刚想说什么,却猛的停了下来。

    “快!中央之龙在哪儿?我要见他!有非常重要的事情!”旋舞的声音变得很急,边说边往神殿的深处走去。

    “等等!”戴拿黑赶紧拉住了旋舞,“中央之龙不在这里!”

    旋舞的精神体一阵波动,显然比较震惊:“你说什么?中央之龙离开神殿了?!”

    “你听我说……”戴拿黑赶紧将中央之龙为了破开封印救出众神而导致生命力受损,再到李毅带来神晶救出中央之龙的精神体的事说了一遍。

    “这么说……中央之龙在神晶里?”

    “呃……现在应该叫龙晶……是神龙这么叫的……”戴拿黑拿出了龙晶,“我们现在进去吧!”

    旋舞点点头,与戴拿黑一道将意识投入了龙晶之中。

    “哎呀,戴拿黑你今天怎么来得这么早啊,快来看看我的最新发现……”一进入龙晶之中,中央之龙的声音便从那茫茫大山中传了出来。

    “神龙,你先出来看看,谁回来了!”戴拿黑直接喊道,拉着旋舞的手,没有一丝挪动的意思。

    “嗯?”中央之龙好奇的从群山中窜了出来,呆呆的看着戴拿黑身边那紫色的光影,“旋舞?你破开封印了?”

    “神龙,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我带来一个大消息!”旋舞语气急促的说道。

    “怎么了?”中央之龙盘起了身子,硕大的眼睛直直的盯着旋舞。

    “入侵者们……进化了,正在吞噬封印的力量!”

    “什么?!”

    中央之龙与戴拿黑大惊失色,失声说道。

    在穴居人的岩洞中住了数日,李毅终于等来了奥玛古的消息。

    一切都准备好了,只要将谷蕾带过去就可以进行唤醒仪式——看过来报信的奥玛古一脸肉疼的样子,李毅心中不由得一阵暗爽。

    小样,这只是刚开始,小爷连堂堂中央之龙都能坑到,你一个小小的穴居人半神,自然得乖乖的将脖子伸过来给我宰咯!

    事情还得从前几日李毅一行在穴居人的国度中住下开始说起。

    在品尝过李毅制造出来的美食之后,这位穴居人的半神立马拍着胸脯保证一定会将谷蕾救醒,虽然说穴居人的样子看上去不是那么的赏心悦目,但在立誓的时候还是蛮有气势的。

    奥玛古也没有矫情,反正知道王的消息没那么容易从李毅的嘴里套出,那么还不如干脆光棍的将谷蕾救醒,这样李毅还说不定承他的情,主动的将王的下落说出来。

    可是奥玛古根本就不知道李毅跟神明顶的关系,就算他不帮忙救醒谷蕾,李毅也可以在出去之后跑到神明顶让戴拿黑出手援助——中央之龙是指望不上了,这条无良龙自己都没办法救自己,还指望他救别人?

    所以李毅很淡定,再加上谷蕾虽然是因为不知名的缘故在昏睡,但在李毅看来并无大碍,所以也索性多待几日,狠狠的敲诈一笔再说。

    至于那个导致谷蕾昏睡的罪魁祸首嘛……早就因为身体上的规则改变过了时效,从空中摔了下来,现在正在自己的洞穴里躺着呢——根据李毅的眼光来看,这个家伙复原的可能性无限接近于零。

    而关于这个所谓的唤醒仪式,李毅也曾旁敲侧击的想从奥玛古嘴里面掏出点什么出来,却发现这个老头跟前些日子的自己一样嘴硬,硬是不说——李毅也没有办法,不过,你迟早要进行这个什么仪式的不是?小爷到时候不就知道了?

    于是李毅也就索性每天舒舒服服的吃了睡睡了吃,好不容易刚刚减下去的一点体重再一次长了回来,这让李毅很是无语。

    “我总算明白为什么别人说胖子就算是喝水也会长胖的了……”李毅再一次跟精灵扯淡的时候,如是的说道。

    在这几天的无所事事之后,李毅终于等来了奥玛古这张满是耷拉着的皱皮的脸。

    “仪式准备好了,还请各位将这位小姐带过去……”

    是的,你们没有听错,在跟李毅一行待了几天之后,这个穴居人半神竟然也会说些“先生”“小姐”之类的尊称了,这不得不说奥玛古这个穴居人还是很有语言天赋的——要知道,穴居人学习他族的语言并不是什么难事,但要他们学会使用他族的敬语,那么可就是要了他们的老命了。

    主要是因为,他们总觉得他族的敬语对于他们而言就像是骂人的脏话一样难听——这是一个很难改变的固执习惯,但穴居人的固执程度似乎与小说中精灵的固执程度很是相似,反倒是亚蒂兰提斯上的精灵没有了小说中的固执,相对变通了许多。

    唤醒仪式啊!李毅所听说过带有仪式的词语相当的少,而亲眼目睹的几乎没有,现在有一场仪式等着他去观摩,怎能够不摩拳擦掌,兴奋不已呢?

    李毅一把抱起了谷蕾,招呼了一下,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走下了顶层。

    “这就是你所说的唤醒仪式?”李毅嘴角抽搐着看着眼前那一大滩跟鬼画符一般的图案,惊愕的看向奥玛古。

    “正是!”奥玛古文绉绉的说道,“这就是我们穴居人最为自傲的仪式之一!”

    “好吧……”李毅放弃抵抗了,看了看四周,出了七个精灵与奥玛古半神以外,空无一人。

    李毅一直以为,仪式应该是有很多人组成的一个特殊的聚会,比如说穴居人的仪式,在他看来应该跟夏威夷岛上的草裙舞差不多,当然,如果穴居人们都穿上草裙跳舞的话,李毅宁可从顶层跳下来也不会前来观摩的。

    呃……反正一群穿着草裙跳舞的穴居人跟一群围着篝火活蹦乱跳的穴居人没什么两样,都是一个意思……

    不过李毅显然注定会失望了,眼前除了这一大滩令人难以忍受的图案之外,四周竟然一个穴居人都没有!而且地面上的这幅图案根本就没有任何观赏性可言,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学龄前的孩童在地面上随手的涂鸦——哦不,其实学龄前的孩童都能够涂鸦出比着图案好看百倍的图案出来。

    瞥了眼奥玛古,一脸得意的样子,似乎正在告诉所有人,眼前这“赏心悦目”的图案正是他所为,不引以为耻,反引以为荣!

    李毅再一次对穴居人的审美观产生了极大的怀疑——不过在联想到这帮子猥琐的穴居人生物的样子,李毅便释然了。

    人类与穴居人,甚至与精灵的审美观都不相同,没有丝毫的可比性。

    不过这地上的图案李毅真的看不懂啊!不但看不懂,看了竟然还想吐啊!

    “想吐就对了!”李毅识海中一个淡定的声音响起,让李毅狠狠的在心中怒骂起来。

    “该死的,难道你也跟穴居人的审美观一个模样?!”

    黛耸了耸肩,一脸鄙夷的表情:“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肉多见识少啊?仔细看看,这可不是什么随手涂鸦的连环画,这幅图案可是蕴含着天地间的集中规则在内,严格的来说,这还是你们现在所谓的法阵呢!”

    “带有规则的法阵?”李毅的精神一下子变得饱满起来,“嘿嘿,我可得好好观摩一把……”

    “别看了,你现在看了也参悟不透的!”黛翻了个白眼,“你对于规则的理解太低了,所以你就算看了也会头晕目眩,这也是你为什么老是进不了那个什么规则视觉的缘故!”

    “……”

    李毅无言以对,只得将视线转移到别的地方,刚巧看到了倒在地上的几个精灵。

    “我靠,不是吧?这也能趴下?!”李毅不由得惊叫了起来。

    奥玛古摆出一副很了不得的样子:“那还用说,这帮精灵的精神力还真够差的,光是看看就晕过去了,真是弱啊!”

    李毅不由得翻了个白眼,直接问道:“奥玛古,是不是将她放在那图案上就行了?”

    “图案?!你说放在我珍贵的法阵之上?!”奥玛古脸上的褶皱顿时涨红了起来,显是火了起来,不过在李毅看来确实那么的富有喜感,“我族珍贵的法阵绝对不容许任何玷污!任何东西都不能够放置在法阵之上!”

    “不放在法阵上,难道还让我的女人飞起来?”李毅挑了挑眉毛,对于奥玛古的愤怒完全无视掉。

    “那是当然!你以为我们伟大的穴居人搞出来的法阵是那么的没用吗?自然能够让你的女人漂浮起来!”奥玛古再度恢复得意洋洋的表情,让李毅一阵无语。

    “现在,开始吧!”半神说着,便扭动了身体在原地跳了起来。

    李毅吓了一跳,闪到了一边:“喂,老头你丫在做什么呢!”

    扭动着的穴居人让李毅感到一阵的恶心,那一层层耷拉下来的皱皮随着奥玛古的跳动一上一下的抖动着,还发出“啪啪”的声响。

    李毅觉得如果可以的话自己说不定早就一脚上去踹翻这个老头了,实在是太让人受不了了!

    奥玛古扭动着身体,不断在地上腾跃而起,可悲的是,这个穴居人当中的老者身体方面显然没有年轻人那么身强力壮,跳起来的高度也没有几公分便落在了地上。

    随着奥玛古的跃动,他手上的拐杖也开始在空中不定时的戳戳点点,同时嘴巴里也蹦出了纯正的穴居人专用祭祀用语。

    “法拉古,菲杜如萨!帕鲁噶如,珀荣达鼓如,撒加多尔,啪啦啪啦古……”

    好吧,李毅根本听不懂这些到底是什么意思,但好歹对方已经开始了仪式,李毅也不好打断他,只得抱着谷蕾在一旁默默的看着。

    “该死的,谷蕾这个丫头怎么变胖了?越来越沉!”半个小时过去了,李毅的两脚发软,横抱着的谷蕾就像是一块大石头一般压着自己,手臂也开始发酸,失去了直觉。

    “还有多久啊死老头!”李毅开始佩服起了奥玛古来,这个老穴居人竟然能够不停顿的活蹦乱跳半个多小时,实在是让人钦佩——不过,能不能照顾一下我的感受啊,快点好不好!

    也许是听到了李毅在心中的哀嚎,奥玛古终于停了下来,拐杖在地上一顿,整个人匍匐了下来,在地上扭动着身躯爬到了法阵前。

    奥玛古深情的亲吻了一下法阵,接着抬起了头,用尽全身的力气怒吼了起来。

    “图洛特萨姆!艾欧,萨姆!”

    接着,他整个人就像是失去了力气一般,瘫倒在地,只有双眼直勾勾的看着李毅,不断的做着眼色。

    李毅知道该怎么做,不就是将谷蕾放在法阵的上空嘛!

    几步走上前,小心翼翼的将谷蕾放在了法阵的上空,还未松手,就看到沉睡中的谷蕾整个人竟然飘了起来,缓缓的,越飞越高。

    “我靠,这要是摔下来我一定要宰了你这个死老头……”李毅抬起了头,嘴中喃喃的说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