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54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既然是邪神,那么我就代表月亮消灭你们吧!”李毅朗声一笑,再一次举盾冲了上去。

    李毅瞬间便来到了卫队长的身前,速度不减,想要撞对方一个踉跄,却没想到自己再一次在速度上吃了大亏。

    卫队长的双目圆睁,测步躲开了李毅这一撞,随即身形展开,如同鬼魅一般闪到了李毅的身后,并指向着李毅的后心插了下去。

    “不!”谷蕾的惊呼从身后传来,紧接着便是一股强大的能量波动迅速靠近,卫队长脸色一变,迅速旋身一拍,竟然产生了一股强大的气流,直接便将那股能量给吹散了!

    “用肉体的力量与速度来使用自然间的能量!”转过身来的李毅更为好奇。

    卫队长成功的被谷蕾释放的法术给吸引了,脸色狰狞的走了过去,一路上想要上前阻拦的精灵均被他一掌扇飞。

    谷蕾愣住了,原本她看到这个穴居人想要伤害李毅,心神便已经乱了起来,准备中的法术也开始显得不稳定,不得已之下便使用了超快速施法能力,将这个法术提前结束丢了出去,法术的威力自然也小了许多。

    而这个时候的谷蕾心神还在一个不稳定的状态,根本就不能够再行施法,面对步步逼近的卫队长,她毫无反手之力。

    卫队长加快了速度,想要冲上前将谷蕾一举杀死,却再一次被那个胖胖的拥有契约装备的人类挡住了去路。

    “小子,想要对我的女人下手,你丫找死是吧?!”李毅这回火了,看到谷蕾因为担心而差点因为法术失控而出事,李毅便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的那团怒火了。

    “肆大,带上你的兄弟将那四个倒在地上的穴居人宰了!这个降临了神力的家伙,交给我来虐吧!”

    遥远大山中的战斗并不能够影响到许文的睡眠质量,毕竟他战斗的消耗量实在是太多了,以至于老三离开之后便直接倒在了地上呼呼大睡起来。

    这一觉睡得昏昏沉沉,直到第二天天色大亮,许文才缓缓的醒了过来。

    揉着眼睛,许文打着哈欠打量着四周,一团浆糊的脑子终于将昨晚发生的事情回忆了过来,看着不远处横七竖八倒在地上的战友们,许文的心中一片悲凉。

    天阙营的精英们,都死了……许文不知道山回营长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会不会发疯。

    叹息了一声,许文爬了起来,缓缓的走向了这些跟自己只做了几天战友的家伙的尸体,虽然只有几天,但也是自己的战友,好歹也得让他们有一个安葬的地方吧!

    许文睡了一整晚,虽然精神力已经恢复,但不知怎么的,他的精神却有些萎靡,并且身上的伤并不是一晚上的休息就能够恢复得了的,所以刚刚醒来的时候他还没觉得什么,一站起来走动便觉得全身酸胀无比,同时那几个尚未愈合的伤口也传来阵阵剧痛。

    还没走出十步,许文的头上便已是大汗淋漓,脚步一软便坐到在了地上,他随手抹去额头上细密的汗珠,支撑着爬了起来,继续向着自己战友的尸体走去。

    “在战场上,战友是你唯一可以将后背放心交予的人,所以,不管你的战友在平时的表现怎样,他们都是你的战友,在战斗的时候,他们甚至会为你用身体挡住致命的一击!”

    许文默念着《论军旅组织》这本教科书上的内容,坚持走到了战友们身前。

    “安息吧,新秦不会埋没你们的功劳的!”许文呐呐的说道,随即拔出了腰间的佩剑,在地上用剑一下下的挖起了洞。

    人死,入土为安,虽然战友们的尸体最后还是会运回自己的故乡埋葬,但许文现在不可能带着这么多战友的尸体走回连羽城,只能暂时先让战友们的尸体先委屈一下,待自己回城求援的人来之后,就可以将他们带走,带回他们自己的故乡去……

    许文一下一下的用剑挖着坚硬的土地,虽然气温很低,但他身上已经完全被汗水浸透。

    这一刻,少年的眼神从未有过的清澈与坚毅。

    许文整整挖了两天两夜,期间他的伤口裂开了机会,鲜血直流,疼痛不已,但坚毅的少年还是咬牙坚持住,硬是挖出了一个三丈见方,约有半人深的坑洞出来,将战友们的尸体并排在坑洞中放好,许文又花了一整天的时间用手一捧一捧的填平这个坑洞。

    昨晚这一切之后,许文才停了下来,整整三天连续不断的劳作让他的身体再一次处在了极度疲劳的状态中,可许文依旧坚持着,默默的对着这个巨大的墓穴行了个军礼,便转身拖着步子缓缓的向着连羽城的方向走去。

    新月城么,我会来的,直到干掉你为止!

    许文攒紧了了拳头,机械的迈开了步子。

    冬日的午后的阳光依旧显得那么的清冷,虽然阳光中蕴含的热量让人不禁精神一震,但时不时吹过的寒风还是会让人浑身颤抖不止。

    该死的冬天,似乎今年变得特别的冷啊!站岗的士兵心中感慨万千,不过相比那些上阵杀敌的战友们,自己的日子过得也算是很悠哉的,虽然没有建功立业的机会,但生活水平还是要比一般的士兵要好上许多。

    在新秦,并不是每一个军人都是铁血的男儿,或者说,几乎在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中,都不可能有哪支军队完全由铁血男儿组成的。

    这是一个普遍的现象,就算是弑天军,也有很多好逸恶劳浑水摸鱼的战士存在,安逸的生活磨灭了他们的血性,使他们喜欢上这种生活之余怡然自得,以此为荣。

    站在祈天将军室门前的两个士兵就是这种心态,虽然站的笔直,脸上保持着肃穆的表情,可内心还是对那些冲杀在前线的战友很不以为然的。

    祈天也知道自己这么多年没在弑天军中,这种风气自然会有,但现在的他已经没有任何精力去管这些事情了,因为现在的他,再一次被那个神秘人给控制住了身体。

    一道道令他诧异的命令被神秘人签署了下去,借助祈天的身体,神秘人在西南想做什么就能够做什么,而且丝毫不用顾忌——因为最后有祈天这个替罪羊。

    祈天开始后悔当初答应了这个神秘人的要求,可现在后悔已经没用了,木已成舟,西南的动乱已经成了定局。

    现在的祈天就像是一个旁观者一般,看着神秘人利用自己的身体作出这样那样的事,时时刻刻让他的良知遭受到冲击。

    不是自己想这样的……祈天痛苦的想到,神秘人这一通命令下去,依照弑天军的兵力,很快西南将会变成一个真正的不毛之地,人迹罕至,甚至,西南很有可能一个平民都不会剩下!这实在是太疯狂了!

    祈天不知道为什么神秘人会下达这样的命令,但他可以肯定,神秘人这么做,绝对不是因为什么仇恨之类的缘故,甚至,有的时候在神秘人借助他的身体下令的时候,祈天还能够感受到从对方那里传来的一种雄心壮志的感觉!

    对于这个神秘人,在祈天第一次见到对方的真实面目之后,便再也生不起反抗的念头,就算自己的实力再强,面对这个神秘人的时候,自己还是没有任何反抗的念头,即使自己有这个实力反抗……

    毕竟,他是自己的……

    这时门外的敲门声打断了祈天的思路,门口的卫兵隔着门说道:“将军大人,有一个十夫长说是要见您,但被我们拦下了,请您示下……”

    祈天眼前一晃,神秘人已经将身体的控制权交给了自己,当下咳嗽了一声,皱眉道:“他叫什么名字?见我所为何事?”

    “将军大人,他说他叫许文,是来……”

    “让他进来!”对于这个算得上是自己半个弟子的许文,祈天还真是发自内心的喜欢,这个平时很少说话的少年身上所展现出来的天赋,让祈天看到弑天军的希望,有时候祈天甚至还想过将弑天军的位置交给许文,当然,那也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

    “哼,弑天军的统帅是由军部任命的,你还想直接让他做统帅么?”神秘人在得知祈天的想法之后冷哼一声,出言嘲笑道。

    祈天咬了咬牙,这个神秘人靠着一丝精神力寄居在了自己身体之中,自己所想的事情对方也能够知道,所以祈天这段时间一来都在竭力屏蔽着自己的想法,不让对方发现,可没想到自己还是失败了。

    作为武士,祈天的精神力量实在是有些过于弱小了。

    将军室的门打开了,一身血污的许文出现在了祈天的面前,见到祈天的那一刻,许文只说出了一句话,便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将军……我们失败了……”

    祈天身形一闪,从座位后猛的来到了许文的身边,细细探查了起来。

    这一看不要紧,当即便把祈天吓了一跳——许文现在的情况非常糟糕,特别是身体与精神上竟然受到了双重的伤害,非常的严重!

    这三天的不眠不休,加上本身在与老三战斗时产生的伤,以及刚刚恢复的精神力再一次在这三天内耗光,许文根本就没有恢复便靠着坚强的意志回到了连羽城,就为了见到祈天,将消息告诉给他。

    光这份毅力,就超出了常人许多了!

    看着受伤如此之重的许文,祈天暗叹一声,招呼过一个卫兵,让他抱着许文去休息,同时也走出了房间,下了楼。

    看来,自己得去天阙营问下情况了,看许文这种情况,一定是天阙营出了什么大事。

    “那小子不错……”神秘人评论道,但祈天很自然的无视这个人的言语,因为现在是他在掌控着身体,就算这个神秘人是新城的那位,也不能管他弟子的事情。

    整个天阙营空荡荡的,只有中帐之中还有人影走来走去,祈天径直走了进去,由于天阙营的全部学员均派出去参加这次行动,所以天阙营现在几乎没有人守卫,也就没有人来通报。

    祈天进了中帐,一眼就看到山回正在焦急的走来走去。

    “山回,出了什么事?”对于天阙营,祈天还是很上心的,所以一上来就开门见山的问出了自己的问题。

    这时焦急的山回这才发现祈天的出现,不敢怠慢,上前敬礼后说道:“将军大人,我派出去的学员自从三天前就没有了消息传回,派出去的侦查兵也没有发现他们的踪迹,似乎……”

    听到这里,再加上许文一身伤的回到自己那儿,祈天怎么还猜不到出了什么事情。

    祈天的眉间顿时凝聚起了一股戾气,沉声道:“看来,你的学员全灭了!”

    山回大惊失色,忙问道:“将军大人可有什么情报?”

    祈天将许文的事情说了一遍,山回听完便坐倒在地,一手扶着额头,半天没有出声。

    “他们遇到了强敌,许文的战斗能力我是知道的,只有遇到很强的对手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可是……能够将他们三十人打得只剩下许文一个逃了出来,这里面真的很不简单呐!”祈天缓缓的说道。

    随即摇了摇头:“山回,事情的真相我会在许文醒来之后详细询问的,你也不用太伤心了,事情已经发生,要怪,就怪这帮臭小子学艺不精,又遇上了强大的对手吧!”

    说着,祈天叹息一声,将山回扶了起来,便转身离去。

    良久,身后的中帐中才传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怒吼声:“是谁!到底是谁杀了我的学生们!我要将你们千刀万剐!”

    祈天摇了摇头,闭上了眼睛。

    睁开时,已是血海滔天!

    神力,说白了就是高等级的精神力,在穴居人这个不擅长使用精神力的种族看来,这种高等级的精神力就是神灵赐予他们的力量。

    所以李毅很明白,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什么。

    一个神明分出来的一丝精神力,达到念术第五级境界的精神力!这与自己念术第四级巅峰的精神力有着很大的区别,因为李毅现在的精神力仅仅只能够作用在自身与周边一定范围的地方,而念术达到第五级的神明则可以将精神力扩散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从而掌握随意改变与创造规则的能力。

    正如戴拿黑曾经跟李毅说过的那样,念术每一个等级之间的差距,靠精神力的量是不能够持平的,这里面是质的差距。

    “就算等级比我高,我也要跟你拼一拼!”李毅怒火中烧,谷蕾差一点受伤彻底的引爆了这个平常嘻嘻哈哈的胖子,他眯起了眼睛,身后星魂羽翼轻轻扇动间,整个人便疾电般冲向了穴居人的卫队长。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