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53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群狼环伺,一眼望去,一片绿幽幽的,让人不寒而栗。

    也不知道这个老三到底是怎么搞得,学狼叫招来这么一大批狼,看上去竟然也有上百头之多,还没有一头瞎叫唤的,有一种纪律森严的味道在内。

    许文睁开眼,缓缓的落在地面上,冷漠的双眼死死的盯着老三,一句话也不说。

    两个人就这么静静的站在狼群之中,一言不发的盯着对方,二人的双眼皆是充血通红,但一个是疯狂中的冷静,而另一个,则是冷静中的疯狂!

    许文叹息一声,说道:“能不能,放我的战友一条生路?他们对于你来说,杀了,实在是有些杀鸡用牛刀的感觉了……”

    老三挑起了眉毛,冷笑道:“放走他们?难道你不知道自己已经没有跟我讲条件的资本了么?再说,我的狼崽子们都饿了好久了,也该让他们开开荤了不是?”

    他装模作样的四处看了看,忽然像是惊醒一般说道:“哦,不好意思,刚刚狼崽子们吃了一顿,不过看样子没吃饱……嗯,这里这些人正好可以喂他们呢……”

    “喂!你不要欺人太甚!”许文眼中怒火腾地一下子就起来了,脸上却依旧保持着波澜不惊的样子,让人看了感觉很不协调,“难道你想公然挑衅弑天军在西南的地位吗?”

    “我不叫喂……”老三挖了挖耳朵,嘲笑般看着许文,“我承认弑天军是很恐怖,你们的统帅大人也是一个绝世高手,不过呢,天高皇帝,只要你们被杀的消息不被传回去,哪怕祈天再怎么神通广大,也不可能知道的……”

    “所以,你们还是都死在这里吧!”老三张开双臂哈哈大笑了起来,“都成为我的狼崽子们的晚餐,多么美妙啊!”

    在许文的眼中看来,此时此刻的老三已经变成了一个疯子,而疯子,向来都是不可理喻的,用语言也无法沟通,唯一有效的,也就只剩下将对方打残这个办法了。

    可是,自己现在根本就没有这个能力啊!如果自己在全盛时期还说不定能够凭狂暴状态一举将老三击杀,可是自己现在的精神力已近干涸,虽然刚刚在空中恢复了一小会,精神力也恢复到了平时小半的水平,可是凭这点精神力就想干掉老三,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许文良久没有开口,只不过将眼神扫向了自己的战友们。

    难道今天就要死在这里了么?所有瘫倒在地的天阙营将士们心中均是想道,却没有一个人开口求饶,能够留下来的,无一不是悍不畏死之辈,他们不怕死亡,唯一害怕的,则是死的无名无份。

    现在倒好,能够死在敌人的手下,也不是太冤,毕竟自己技不如人,死了也不丢人!

    当下,在老兵的带领下,所有的将士们齐声吼出了弑天军的口号:“弑天之军,宁死不退!”在老三诧异的眼光下,他们缓缓的站了起来,再一次拧成一股,向老三发起了冲锋!

    老兵强忍着胸腹的剧痛,将嘴里淌出的血一口咽下,咬牙切齿的拖着步子缓缓的向着背对着自己的老三靠近,手中的佩剑在月光下闪过一丝寒光,宣示着主人的不屈。

    这时,其余人的冲锋已经来到了老三的近前!

    战意再一次燃烧,这一次的战意竟要比先前的来的凝实许多,所有的战士们都将自己的性命灌注进了自己的战意之中,每一个人的战意合成一股,如同一团无形无色的乌云一般笼罩在他们的头顶,每一个人均是发出了生命中最后的怒吼!

    许文握紧拳头,指节被握得发白,强迫着自己静下心来全神贯注的恢复起精神力,可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想要恢复大量的精神力几乎也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心中万分焦急的许文立刻便想起了自己试用过的“水球鸡血大.法”,虽然李毅告诉过他这个法子不到万不得已才能使用,并且还只能使用一次,否则很有可能会对他今后的成长造成不可预计的后果。

    不可预计的后果么?许文疯狂的内心根本就不会去考虑这一些,他咧嘴一笑,手上再一次凝结出了一个冰凉的水球,啪的一声拍在了自己的头上。

    剧烈得如同万千根尖针在大脑里死命扎下般的疼痛传来,许文不由得抱头蹲了下去,强忍住头脑内的疼痛,他的眼睛越发的鲜红起来!

    他的精神力已经恢复了七七八八,已经有三成的把握干掉老三这个混蛋了!

    将士们已经冲到了老三的面前,向着老三齐齐挥下了手中的佩剑,而老三现在也被他们这震慑人心的滔天战意给震住了,无法动弹,就连先前咬破舌头用疼痛挣开的法子也失去了作用!

    老三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厌恶,喉咙里用力的哼了一声,身旁的狼群顿时鬼哭狼嚎起来。

    战意合在了一起,形成了一把半透明的巨型长戟,由上而下的向着老三劈来,可眼看老三就要被这战意形成的长戟给劈成两半时,从侧边猛的扑过来三头狼,两头冲向了长戟,而另一头则冲向了老三。

    长戟势如破竹,狠狠的砸在了地上,一个深坑出现在众人面前,而戟下,却只有三条被劈成两半的狼尸而已。

    老三被一头狼在千钧一发之际扑了开来,借由另外两头狼用生命的救援,长戟终究还是缓了一缓,使得老三成功的被救了出来,而救出老三的那头狼却也“英勇就义”了。

    老三挣扎着爬了起来,惊魂未定的看着这个被长戟劈出的深坑,再看向这个坑的始作俑者们,却发现他们已经东倒西歪的坐了下去,双眼无神的看着前方,显是已经死了。

    “他们……”老三刚想说什么,便听到身后传来呼呼的风声,让他寒毛直竖,迅速的转身想要躲开,却没想到自己刚刚从鬼门关走了一遭,脚下竟然有些发软,不由得向着侧边退了几步。

    而这几步,却让偷袭者有了一个更好的进攻机会,当即手中佩剑侧划,老三的右手臂上顿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破口,汩汩的向着外边流着血。

    “啊……该死的!”老三的眼睛顿时变得更红,神色也变得疯狂无比,先前能够保持的冷静此时此刻早已经荡然无存,只想着将胆敢伤害自己的凶手一举击毙!

    在慌乱中找回了平衡感,老三重新站稳,并在对方的攻势下渐渐地变得游刃有余起来——对方的武技不过尔尔,刚才只是自己不小心而已。

    在看到对方的脸之后,老三似乎有些记起了这个天阙营战士,这个战士,好像就是刚刚被自己一脚踹飞的那个老兵,但自己并没有回头多看,不过现在在场上还能够爬起来再战的,也就这个漏网之鱼了吧?

    这么想着,老三开心了起来——似乎,一个个的将他们杀了泄愤也是件不错的事情呢!

    从老兵的佩剑下一闪而过,下一秒,老三便出现在了老三的身后,一手握着他的脖子笑道:“老小子,你也不看看你在像谁挥剑,该回你娘亲的肚皮里好好的回炉重造咯!”

    老兵挣扎着,双眼望向许文的方向,发现原来的这个位置上竟然空无一人,不由得露出了释怀的笑容。

    小许啊,我们的仇,只有由你来为我们报了……

    老三狞笑着,手上猛一使劲,便捏碎了老兵的脖子,看着老兵的头颅诡异的歪向了一边,老三得意的笑着,拍了拍手,群狼顿时凑了上来,准备饱餐一顿。

    “你这个……混蛋……竟敢,竟敢如此对待我的……我的战友!”断断续续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老三诧异的望向四周,一股恶寒从后背悄然升起,头脑也清醒了许多。

    该死的,自己怎么将那个小孩子给忘了!老三一皱眉,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招呼着狼群靠向自己吃掉这些士兵的尸体,同时借由狼群的掩护打探下许文的虚实。

    料想许文已经没有了战斗力,却没想到这时候对方竟然还有什么后招,这么深的心机,让老三胆寒不已。

    不过如果要是老三知道许文靠的并不是什么心机,估计他也会感到胆寒。

    一个人的疯狂能够达到这种程度,也就不是什么好惹的了!

    利用冰冷的清水刺激自己的意识,从而在瞬间产生更多的精神力,这本来就是一种伤害潜力的事情,常人一旦做出了这样的事情,轻则实力受损,中则实力终生难以寸进!平常人用上一次就已经是很疯狂的赌徒行为了,可许文却不一样。

    这个发起疯来不管不顾的孩子,一下子连用了两次!连同先前战斗前已经用过的一次,他今晚已经用过了三次“水球鸡血大.法”了!

    现在的许文感到自己的身体似乎像是要爆开了一般,充斥在自己体内的能量无时不刻的在冲击着自己的身体,而大脑中那种潜力透支的虚弱与精神力爆满的充实感也带给他一种怪异的感觉。

    似乎,自己需要宣泄……而宣泄的理由……

    许文在暗处看了看老三,身形一抖,分出十个如同真人一般的分身悄悄的靠了上去。

    理由是,为战友报仇!

    老三紧握刀柄,看着周围慢慢靠过来的那十个“许文”,眉头紧锁。

    他看似疯狂,但内心深处却还保持着绝对的冷静,这一丝冷静并没有让他束手束脚,反倒让他行事起来更为有条理性。

    现在的他躲在群狼之中,安全性虽然说不上有多好,但也算是聊胜于无,至少,这些狼都可以当做挡刀子用的肉盾,可是,这一下子出现的十个“许文”,让老三心中不由得猛的一跳。

    这架势,只有契约师才能够做得出来,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法术的效果,也就是说,这十个人中肯定有一个是本体,而其余的,不是假的就是战斗力低下,不足为据。

    可如果仅仅是这样子的话那还好办,偏偏疯狂中带着冷静的老三却始终想不通,一个武技这么好的人怎么可能会使用契约术?而且看这些分身的动作并无二致,显然是比较高级的法术所为。

    习武最忌贪多,专攻一项才能有所成就——这是不争的事实,老三也是这么认为的,他本身就是一个例子,除了武技,别的什么一概不问,这驯兽的本事,还是他在无意间发现的,只能说是自己的天赋,并没有强加练习。

    这个小孩,一定有一个契约师做帮手!老三的脸色变得难看无比,想当然的将许文释放的法术当成了其他人所为——瞧瞧吧,一个未成年的孩子,武技水平已经很高了,几乎能够跟自己旗鼓相当,这里面需要付出多少的心血来培养?

    这么点大的孩子,哪里还能有时间学习契约术?打死老三也不会相信!

    “许文”们缓缓的靠近,冷李毅的面孔上看不出一丝端倪,老三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他看不出来这些分身中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许文,并且还要提防着躲在暗处的那位“契约师”出手放冷枪,脸色愈发难看。

    不管了!老三狠意上来,一咬牙便哼了一声,身边的群狼听到命令,纷纷散开向着“许文”们扑了过去!

    就算你有分身,可你的本体应该也会在这十个分身里面的吧?这么多狼崽子扑你一个人,我就不信你不露馅!老三得意洋洋,同时身形一闪,消失在了狼群之中。

    远处匍匐在地上一个凹陷处的许文皱眉看着眼前的情况,当老三消失的时候他心里也不由得焦急起来——难不成,这家伙逃跑了?

    不行,绝对不能让他跑了!许文热血上脑,想到自己战友们惨死的样子,腾地一下子便跳了起来——不能让他跑了!我要亲手宰了他!

    许文猛的向前窜去,直直的冲进了狼群,寻找着老三,却没想到刚刚冲进狼群便被偷袭了个正着!

    一柄平淡无奇的佩刀划过他的左臂,带出一条长长的血痕,剧烈的疼痛让许文很快便清醒了过来,暗骂自己冲动至于,只得全速后退——因为他看到所有的狼都已经向着自己靠拢过来。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许文边退边想,疯狂没有让他的理智完全消失,他现在所剩下的,只有战斗这方面的能力,其他的基本上都被抛之脑后。

    当然,为战友报仇的意愿没有消失,成为许文现在大脑中的首要大事。

    要是自己被狼群真正的包围起来,对方再在狼群中使绊子打冷枪的话,自己估计也会凶多吉少……许文考虑到这一点,便不再向前猛冲,而是用迂回的方式展开战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