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53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老三痛苦的哼了一声,忍住了身上的疼痛,用力抬腿一顶,将许文踢开,挥刀便劈!

    许文虚弱的笑了声,身形闪动,消失不见。

    老三如同一头发了疯的野兽一般嘶吼着,纵使他的血液沸腾,精神上的兴奋使得他对疼痛的感觉降到了最低,但是全身上下被罡风割裂的大大小小的伤口一齐向着他的大脑哀嚎,让他感受到了剧烈的疼痛。

    混蛋……混蛋!竟敢让我再一次受伤!不可原谅……不可原谅!!!

    老三怒吼着想要寻找许文的踪迹,可是四周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他不由得懊恼的用力一跺脚,地上顿时出现了一个不小的坑!

    看着老三那瘦小的身体竟然能够在地上踩出如此之大的坑来,所有的天阙营将士们心中不由得一寒,要是那一脚是踩在自己身上的话……

    所有人都不寒而栗,没有人会认为自己的肉体有脚下的硬土来得坚硬。

    老三寻找许文无果,眼睛咕噜一转,带着愤恨的眼神看向了边上的天阙营,他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惨白的牙齿,鲜血从他脸上的伤口留下,那红与白,显得那么的血腥可怖。

    天阙营的将士一看,心中不由得打起颤来,眼前这个家伙,可不是他们现在能够抵挡的了的!

    不只是谁带的头,随着一声惊恐的叫声,天阙营的将士们纷纷后退,他们心中只有一个念头,离这个魔头越远越好,很少有人在想,许文到底去哪儿了。

    许文在哪儿?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由于这个孩子跟着李毅不学好,呃,其实是李毅带坏了这个孩子,让他学会了一招对付武士百试不爽的招数。

    我飞!我飞!!我飞飞飞!!!

    由于许文能够使用暗系跟风系这两种契约术,虽然教他的大多都是刘畅,而刘畅也只会暗系契约术,所以李毅除了教会许文如何修炼念术之外,还教会了他几个保命的招式。

    风系法术,向来以快速与能够飞行而闻名,也被人戏称为逃命必修法术,可拥有学些这类契约术天赋的人却没有多少。

    而往往学习风系法术的人很难有所成就,因为风系的攻击力不强,又没有任何恢复性能力,除了给人加持一些加速之类的辅助状态,也就只有一个飞行能够让人眼红的了。

    所以很多拥有风系天赋的孩子放弃了契约师这个职业,转而成为一名武士,利用风系法术的加持使得自己的速度更快,渐渐的便形成了武士中一种新的分类。

    风行者,使用风系法术与武技战斗的武士,他们拥有无与伦比的速度以及可以任意翱翔的天空优势,打不过就跑这个道理在这类武士身上完美的展示了出来。

    而李毅交给许文的,就是风行者必学的几个风系法术之一,而其中的一个,就是能够让人飞行的“飞行术”。

    这时的许文正虚立在空中,神色淡漠的看着下面乱哄哄的场面,他知道老三想要利用自己在天阙营里面的这些战友将自己引出来,可他先前爆发出如此强烈的罡风几乎要将他的精神力榨干,要不是再开打前在身上加持了这个风系法术,估计现在的许文已经死在了老三的手下。

    地面上乱糟糟的,一个个弑天军的精锐疯狂的向后逃窜,而追着他们的,就只有一个人——状若疯癫的老三。

    老三舔着嘴角自己的血液,兴奋的怪叫,心中那一阵阵快感传来,让他再一次感受到了捕猎者的愉悦,他追上一个跑得最慢的,手起刀落,一颗人头带着凝滞在脸上的惊恐表情落在了地上,掀起一小团尘埃。

    舔了舔刀刃上的鲜血,老三更为兴奋,怪叫一声,天空中竟然飞下来一头苍鹰,落在了他的肩膀上,他随手一指,那只苍鹰便飞了起来,追上其中一个人,两口一啄便把对方的眼珠子叼在了嘴里,回到老三身边讨好的请功。

    许文的脸扭曲了起来,身上不断传来的虚弱感让他险些跌下来,可他依旧死撑着,他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任何动手的力量了,可那个老三却依旧生龙活虎,就好像从来没有受过伤一般,不由咋舌。

    看来人跟野兽,也是有差距的啊……许文叹了口气,生平第一次有了当逃兵的念头。

    可是一想到祈天对自己的训话,以及身为军人的荣誉感,许文又打消了这个念头——自己就真的没有一战之力了么?

    许文眯起了眼睛,随即一个绝妙的点子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或许这样的话,我们还有些胜算……许文的眼中闪过一丝寒光,缓缓的开口喊道:“天阙营众将士听令!所有人呈防御队形!”

    李毅看到戴拿黑惊疑的拿走手中的这块蓝色水晶,心中忐忑不安起来。

    万一这个不是那所谓的“神晶”的话,天下之大,到哪里才能找到这个传说中的东西呢?能够寄居精神体的地方,似乎也只有人的大脑有这个能力,可是每个人的大脑貌似只能存在一个精神体的吧?不然时间一长肯定会有精神问题的。

    想到这里,李毅不由得打了个冷战,他想到了自己识海中的黛。

    黛也是精神体,而识海也就是李毅的意念的产物,也就是说,现在的李毅脑袋里有两个精神体,一个是自己,而另一个,则是上古神族,黑暗之神黛。

    李毅抽搐着嘴角,捏着下巴开始担心起自己的精神状况起来。

    “天呐!这果然是神晶!你看这规则的十二面体!每一个面里面都有一个神秘的符号……我竟然都不认得!天呐,这简直就是大自然最美丽的造物啊!”戴拿黑惊讶的赞叹着,李毅听了不由得想道,如果让戴拿黑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更为精致的手工品,不知道这位光明与黑暗女神会怎么想?

    中央之龙刚刚还显迷离的眼神顿时精光大作,把李毅吓了一大跳,他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一爪子从戴拿黑手上夺过那块水晶,痴迷的看了又看,这才点头肯定的说道:“不错,这就是神晶!这就是神晶!哈哈哈!”

    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生灵喜欢死的,更没有生灵喜欢意识被销毁的感觉,神晶的存在无疑给了中央之龙一个希望,一个能够保存自我意识的希望!

    “小子,这块神晶你是从哪里搞到的?噬灵鱼的肚子里不产这玩意儿啊……”有了保命的终极大杀器,中央之龙一改先前的萎靡之色,兴致勃勃的追问起李毅起来。

    一旁的戴拿黑也饶有兴致的看着李毅,看的他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那个……那个……这个是我刚刚捡到的……”李毅捂着脸说道。

    中央之龙与戴拿黑同时做出一副“谁信你”的表情,紧接着继续逼问,可是,这块神晶的确是李毅捡到的,无论神明与神龙如何追问,李毅的答案就是这样。

    最终李毅还是说出了黛的存在,而这个消息更是让中央之龙为之震惊,小心翼翼的让李毅将那位女神“请”出来,可李毅却发现黛到现在都没有醒转的迹象,中央之龙也只好作罢。

    同样精通读心术的中央之龙与戴拿黑看得出来李毅并没有说谎,也不再追问,开始着手准备将中央之龙的意识转移到神晶中的工作。

    李毅索然无味,突然想起来自己来之前发下的誓,便开始琢磨了起来。

    你说这中央之龙,算是有事呢还是没事呢?的确是快挂了,可是被小爷救了回来……但是这条无良龙并没有骗我啊,他的确是要挂了的说……

    李毅很纠结,戴拿黑同样也很无语。

    这个死胖子,从进来开始就没有好好的看人家一眼,亏得我醒来的时候好好的打扮了一番,真是的……

    戴拿黑不知道,她的心里有一颗种子已经开始慢慢的发芽。

    将中央之龙的意识转移进神晶之中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这一点戴拿黑早就告诉给了李毅,李毅也知道,如果这个过程中出了什么差错,那么这条无良龙就真的嗝屁了。

    戴拿黑拿来一堆奇形怪状五颜六色的小石头,就着地面摆了起来。

    李毅细细一看,发现戴拿黑摆石头的手法不是很好,看样子像是要摆出一个圆,可却被戴拿黑摆得歪歪扭扭,怎么看都没有圆圈的样子。

    李毅好心的想要上前帮戴拿黑将那些石头摆摆好,可戴拿黑并不领情,反倒是恶狠狠的瞪了李毅一眼:“你懂个屁啊,你以为我摆不出正规的原型吗?”

    李毅呆了呆,发现原来戴拿黑生气的时候也是那么的好看……随即又想到,应该是转移意识的过程需要使用什么偏门的法阵,而这个法阵不一定是正圆形的,所以……

    李毅点点头,决定自己还是乖乖的站在一旁,自己关于这个法阵方面的知识什么都不知道,还是不要瞎掺和的好。

    戴拿黑弯下腰摆放完一块浅绿色的石头,回头偷偷的瞄了李毅一眼,心中恼火,这个家伙,怎么就这么不开窍呢!不想还好,一想就变得更为气愤,也不知道这股恶气到底是从哪里上来的,使戴拿黑变得烦躁不已,身体也有些发晃。

    不过身为一名神明,戴拿黑控制心神的能力还是不差的,以至于这股子气来得快,去得也快,很快她的身体便恢复平稳,再也不看李毅一眼,专心致志的摆放起法阵需要的石头。

    中央之龙看李毅显得有些发闷,挪动着身子来到李毅身边,用爪子挠了一把李毅:“小子,想什么呢?难道你看上我家戴拿黑了?”

    李毅一惊,回头看到中央之龙那张硕大的还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的龙脸,嘴角不由得一抽:“你个老不死的,快挂了还想这些花边新闻?我想也没有用啊,何况我并没有想——我只是在思考,法阵到底算是什么东西……”

    中央之龙虽然神色显得格外轻松,但微微颤抖的龙尾还是出卖了他的心情——没有一个人在这个时候不激动不害怕的,虽然说刚刚跟李毅说的笑话也算是自己的本心所致,但那也只能稍稍的缓和一下自己心里的激动而已。

    中央之龙想了想,便开始告诉李毅关于法阵的由来。

    其实法阵这类东西在原理上非常的简单,就是模拟契约术或者模拟念术,以一个阵势来完成这种模拟,来起到契约术或念术同样的效果。

    “其实啊,法阵的由来有一个传说的呢……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精灵族的天才青年,叫做柏来傲,然后呢,他遇到了一个心意的女子,叫余庆椹,两个人两情相悦……然后如此如此这般这般……”中央之龙心不在焉的一通乱说,整条龙都将心神关注在了戴拿黑的身上,或者确切的来说,是戴拿黑正在布置的这个法阵。

    “喂,你能不能专心点?”李毅一脸郁闷的推了把中央之龙,“那个柏来傲最后跟余庆椹有没有在一起啊?你这样很吊人胃口的诶!”

    中央之龙回过神来,点点了头道:“最后啊,他们两个没有在一起,怎么说呢,余庆椹最后被柏来傲的敌人暗杀,死了,精神体回归到了云海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轮回到凡人的身体之中,所以呢,柏来傲想出了一个疯狂的点子。”

    “法阵?”李毅挑起眉头。

    “嗯,是的,不过那时候还不叫法阵,或者说,柏来傲根本就没有为这个东西命名!”中央之龙摇晃着脑袋,“柏来傲是个天才,而且还是个勤奋的天才,正所谓天才并不可怕,最可怕的是天才与勤奋合二为一……”

    “能不能说重点?”李毅皱起眉头,拍了拍老龙,“比如说法阵的原理什么的,传说其实并不是我感兴趣的内容……呃,话说这个柏来傲创造出的法阵有什么作用?”

    “哦,这个啊,且听我慢慢道来……”中央之龙索性眯起眼睛趴在了地上,舒舒服服的哼哼两声,这才继续说道,“这个柏来傲首先用念术造就出了余庆椹的身体,这个并没有什么稀奇的,但是他造出来的东西与其他任何念术师造出来的并不一样。”

    “其不同在于,柏来傲造出来的余庆椹的身体并没有自我意识,而且,她的身体什么功能都很健康,唯独少了余庆椹的精神体,只要余庆椹的精神体一进入这个身体,那么柏来傲就算是成功的将一个人复活了!”

    李毅眼中露出一种疯狂的崇拜,他可以想象得出,这种疯狂的构思,需要多么强大的实力作为基础!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