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52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很快,他们便来到了一个小村落前,这个村落,也是被将军大人标记的“暴民余党聚集地”之一。

    村子里面,只有妇女与儿童!

    距离前一次屠杀才过去了一个时辰,学员们还没有从方才的战斗中恢复过来,特别是心理上的压抑,一直盘桓在学员们的心头。

    大家都无精打采的看着值班军官,现在命令权在他身上,到底打不打,还是他说了算。

    值班军官名叫左恒,原本是第六千队底下的一个小小的十夫长,平时有些优柔寡断的他在“天阙营”的选拔中脱颖而出,让很多人大跌眼镜,要不是“天阙营”的考核选拔严格无比,有些人甚至都以为这个家伙是靠作弊托关系之类的手段进去的。

    然而,天阙营的兄弟们都知道,这个叫做左恒的家伙,发起狠来绝对是个手段狠辣的人,就连山回也对他赞叹有加。

    现在天阙营的学员们就等着这个平时不温不火,却在关键时候有着雷霆手段的家伙如何决定——不过,看左恒现在的表情也是很不自然的样子,似乎选择休整的可能性比较大一点。

    左恒的脸上阴晴不定,一会似乎有些发狠的意思,却又很快的变成了无奈。

    他叹了口气,挥了挥手道:“原地,休整!一个时辰之后,我们继续向前走!”

    学员们松了口气,看着不远处的村庄,暗暗庆幸道:“幸好左恒没有发疯,我们也不用对这些妇女儿童下手了……”

    许文一路过来都是浑浑噩噩的,双手竟然有些微微的颤抖,挂在他腰间的那些人头就像是一张张嘲弄的脸,嘲笑着他的懦弱。

    他随着队伍原地坐下,木然的从身后的行囊中翻出干粮,放在嘴里猛嚼,仿佛这样子才能够让自己的心里不再那么的愧疚。

    许文的眼神不由得飘到了前方不远处的村庄上,现在已经是夜晚了,战火虽然已经燃起,但这个村子里的人应该还没有得到什么消息吧……

    情报上说,这个村子里的成年人都进山狩猎了,这里面有很多都是曾经参加过连羽城之战的前暴民,如果留着这个村子,无异将是西南边境的一个毒瘤,所以,必须除掉!

    许文摇了摇头,除掉?哪有这么简单的事情?只要新秦还存在不公平,这种反抗的情绪就永远去除不掉……算了,我考虑这个干什么,我只不过是一个小人物罢了,听天由命吧!

    接着,他将吃了一半的干粮收了起来,眼神虽然依旧暗哑无光,但那一丝明显的庆幸还是在不经意间流露了出来,不过许文的眉宇间很快便挂上了担忧的神色。

    就算他们不去屠杀这个小村庄,其他出征的队伍也会这么做的……

    许文心里没来由的一痛,闭上了眼睛,努力不让自己去想这些东西——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将自己完完全全变成一部战斗机器,不需要思想,只需要按照上头下达的命令,前进,前进,在前进!

    杀光一切任务目标,为了完成任务,杀!

    当许文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这个少年的眼神中透露着一股凶悍的肃杀气息,在他身旁正在休息的战友们顿时如临大敌的看向四周,再发现惊人的杀气来源竟然是他们之中的这个小个子,便放松了下来,继续闭目养神。

    学员们脸上虽然一个个都波澜不惊,心中却骇然无比。

    许文这个人,真是厉害啊,这么快就能够让自己不被负面情绪影响到,这么快就能够适应下来这样的情况,这个家伙,不是天生的军人就是天生的屠夫!

    所有人都被许文的变化感染,纷纷做起了自己的心理疏导工作——这种心理疏导的工作,无外乎就是在潜意识里面欺骗自己,将对手想象成自己的死敌之类的。

    这时,东方传来一阵阵急促的马蹄声,将士们纷纷睁开眼睛,警觉的看向了马蹄声传来的方向。

    一行九骑,绝尘而来!学员们瞬间变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老四,你的情报准么?”马背上,一个头发乱糟糟的汉子说道。

    这个人是“毒牙”小队中的老六,武力不凡且悍不畏死,每一次战斗都冲杀在最前面,是“毒牙”小队中的一把利刃。

    平时九个人的关系都若即若离,若要说关系最好的,也就莫过于老六跟老四了。

    两个人出身与同一支部队,并且在新兵的时候就厮混在一起,关系自然不用多说,更重要的是,他们都是大人捡来的孤儿,这种难言的孤独感也紧紧将这九个人联系在了一起。

    “你看我老四什么时候提供给大家错误的情报过?”老四嘿然一笑,从怀里掏出一张西南边境的草图,仔细的在月光下辨认了一会,手中的马鞭便指向了西方,“我们直走,他们现在应该刚从落实镇出发一天,我们全速奔行,应该能够追上他们!”

    “不错呀老四,你还有暗哨埋伏么?”老三饶有兴致的说道。

    这伙人均是武技高强之辈,即使策马狂奔,对方说的话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老四摇了摇头:“只是普通的线人罢了……老八,等会追踪的事情就要靠你的鼻子了!”

    身后一个没有任何特征的男子沉默的点点头,摸了摸躲在蒙面布后的鼻尖,阴阴的笑了起来。

    “前面有人!”队伍中的老七突然说道,他是个瘦小的男子,最为突出的是他的那双锐利的眼睛,如同黑夜中的鬼火一般忽闪不停。

    老七天赋异禀,天生就有一双鹰眼,能够看清千米之外的事物,并且在武技上的天赋也很不错,是“毒牙”小队的眼睛。

    “嘿嘿,这回有的玩了!老大,要不要杀过去?”老六很兴奋的说道,伸手摸向了腰间的佩刀。

    “前面应该是弑天军的人吧……”老四略微一想便明白过来,“最好不要跟他们有什么冲突,我们要尽快赶去截杀目标!绕开吧!”

    老六很是无趣的咂咂嘴,摸向腰间的手也回到了缰绳上:“没意思,出来也没有一个能打的玩玩……”

    “要不哥哥陪你打?”老三突然凑了上来,两条眉毛展翅欲飞。

    老六的冷汗顿时流了下来,连忙挥手道:“三哥你别挤兑我了,谁不知道你是我们兄弟中最强的人啊!我可打不过你,上次被你踢的屁股到现在还没好呢!”

    “切,真没意思,又不会要你的命……”老三学着老六的口气说着,同时猛的一抽马鞭,“怕个卵蛋,爷爷我就是要去干翻他们!”

    “老三你疯了!他们是弑天军!”老大赶紧想要阻止老三的这种疯子行为,他实在想不通,为什么平时很没干劲的老三这个时候会发了疯般的策马冲上去。

    虽然对方只有三十人,对于“毒牙”小队来说并不算什么,可是,对方可是新秦官方的军队啊!这一来,无疑是捅了马蜂窝!

    难道他发现了?老大随即摇了摇头,不可能!老三这个人是跟自己一块儿长大的,他什么德行自己能不清楚?

    可是,他为什么要这般想要引起弑天军的注意呢?难道老三这个家伙隐藏得很好,自己竟然没有发现?

    老大很快便被自己的推论给逗乐了,谁都能发现,就是老三不能!

    自己的计划天衣无缝,怎么可能被这个粗人给发现呢……老三啊,你就慢慢享受你生命中最后几天的快乐吧!

    老大嘴角露出一抹冷笑,很快便换了神色,一脸紧张的样子道:“我们追上去,老三这家伙又发疯了!”

    “看样子,还不是一般人呐……瞧瞧他们那身装备!瞧瞧他们骑马的姿势,出色的身手!”队伍里一个“天阙营”的老兵说道。

    “老哥,这些人……”左恒迟疑的问道。

    “作风紧张,虽然人数不多,但给人的感觉却像是一把尖刀一般……”老兵皱着眉头,突然眼光一滞,向着他们奔袭而来的骑兵队伍中竟然冲出了一个人来!

    老兵不由得笑了起来:“怎么,算是知道我们是弑天军的,准备过来交涉了?真不知道是哪家培养出来的战队,气势是有了,行事上面却失了分寸!”

    学员们一扫先前屠杀平民带来的不快,全部都打起了精神——这个时候,就得让外人看看我们弑天军的风采!

    远处的队伍中一骑当先,策马奔来,这个本来被老兵认为是前来交涉的人却在这时拔出了要上别着的佩刀,怪叫着冲到了学员们近前!

    “不好!他们不是来交涉通行的!”左恒大惊失色,连忙吼着嗓子下达命令,“快!所有人分成三组,呈防御阵型!”

    所有人一见这阵势便明白过来,感情这个家伙来送死来了,当下也不敢怠慢,虽然心中有些轻视的意思,但好歹值班军官下达了命令,便迅速的集合分组,准备起了战阵。

    开玩笑,我们可是堂堂弑天军正规部队中的佼佼者,从成千上万人中挑选出来的精英,怎么可能会惧怕一个人的冲锋?难道他还是绝世高手不成?

    可是,三组防御阵型刚刚组好一个,对方便已经冲到了阵前。

    学员们顿时慌乱起来,对方这一下无异是在他们脸上响亮的抽了个耳光,所有人都收起了轻视之心,这个时候,“天阙营”的强大之处也发挥了出来。

    临阵指挥,是每个学员都必须学会的一门功课,并且,没有一个学员的成绩在优良以下的。学员们在经历过最初的慌乱之后,下一秒,没有组成防御阵型的学员便立刻改变了方案,直接以进攻阵型对上了对方。

    老大跟在老三身后,看的心中心惊肉跳,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能够改变自己的阵型以面对现场的情况,这支只有三十人的队伍展现出来的优秀军事素质让见多识广的老大吓了一跳。

    难道弑天军的士兵都是这么的强悍?还没开打,老大的心里就开始打起了退堂鼓——他们是“毒牙”,是行走于黑暗间的卫士,不是光明正大与对手厮杀的战士!在这种情况下遇到这种队伍,无疑是在自寻死路!

    “这个老三,实在是太鲁莽了……”老二摇了摇头,转头说道,“老六,你不是很想去玩玩的么?去吧,帮帮你三哥去!”

    老六一听,眼睛中便爆发出了强烈的战意,他学着老三的样子哇呀呀的怪叫一番,狠狠的一夹马肚子,便冲了出去。

    “二弟,你这么纵容老六,会让他变得越来越嗜杀的!”老大不满的说道,“我们现在就应该绕过这支队伍,直接去取目标的脑袋!”

    老二点点头,却又摇摇头:“没事的,这点人,还没有强大到能够威胁我们的程度,让他们玩去吧!”

    许文觉得自己快疯了,怎么随随便便跑来一个人就要想他们出手!

    许文所在的队伍是最早组成防御阵型的那支队伍,他们讲自己的背囊取下,从里面掏出一块脸盆大小的盾牌,套在了手臂上,每个人都抬臂举着盾牌,腰间的佩剑也被取了下来平端在盾牌上的一个豁口上。

    本来这个豁口是用来假设长矛的,可是为了快速完成这个令人反感的任务,所有学员都没有将制式的长矛带出来,以至于现在只能用佩剑来充当长矛的作用,抵挡敌人的进攻。

    可这么一来,防御阵型的效果也大大的减少。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大费干戈的摆出战阵,只是每个人在看到老三的第一眼时,心里都产生出了一种恐惧。

    这个状若疯癫的男人,绝对不好对付,甚至,对方足有将他们所有人干翻的能力!

    防御阵型,意味着以不变应万变,许文跟九名战友组成的这个阵型不能移动分毫,否则便失去了阵型的稳固性,很容易被敌人冲垮。

    可许文依旧觉得自己不该进这个战阵之中——他开始羡慕起那些开始与老三交手的人了,当然,这也只是开始的时候羡慕。

    其实这个战阵中的其他学员也是抱着这样的想法——终于可以放开手脚战斗了,况且,对方一看就不是平民,动起手来也没有了先前的那种拘束感。

    可三息过后,没有一个人能够再生出这样的念头。

    短短的三息时间,老三手中的佩刀已经连斩三人,以几乎一息一人的速度快速收割着学员的生命,效率堪比秋收时候的麦农。

    “不!”左恒双眼赤红,死在老三手中的三人跟他平时都比较要好,见到战友惨死在老三的手中,左恒状若疯狂的冲了上去,手中的剑使劲的挥砍而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