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51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比如说,穿过大裂口去剿灭一个精灵小部族的聚居地之类的,虽然目标看上去不大,但需要的却是所有人的配合以及指挥官的战术才能。

    往往执行任务,就是学员们伤亡最多的时候。

    “天阙营”的第一批学员,进去的时候是满编三十人,而当他们从这个组织之中受训结束出来时,已经只剩下了十个人了。

    高伤亡高回报,每个人都想进去赌一把的“天阙营”,许文其实一点都不喜欢这里。

    他更想做的,就是跟在李毅的身后,练习自己的法术,在李毅需要他的时候就挺身而出,痛快的战斗,而不是在这里学习一些指挥的技巧。

    他知道,这样子的话自己将会与李毅越来越远,因为李毅本就是一个战斗型的军官,而不是自己这种指挥型的将才,两者的地位相当,却分属不同的领域——不说这些,光是自己这种指挥型的将才,弑天军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自己走的。

    而自己想跟着李毅的愿望也就完全的被扼杀了。

    还是喜欢跟在李毅哥的身后啊!跟着他,,似乎每一刻都会很快乐的样子……此刻的许文双手枕着脑袋躺在一堆粮草上面,今天的课程已经结束,就等着开饭了。无所事事的许文每天都会在这段空闲的时间里来到这垛马圈旁的粮草堆上,躺在上面看着中央山脉上的夕阳,今天,也不例外。

    被祈天送到这个地方才过去没两天,许文就已经开始厌倦了这边的生活——他实在不是很擅长跟别人交往,特别是一帮壮男腆着脸贴上来的时候,许文总觉得非常的不自在。

    好想像天上这些苍鹰一样啊,能够自由自在的,就算在军营里面,也总得有些乐子吧?可是这里……许文看了看依旧自觉地在操练的学员们,不由得的叹了口气。

    肉体的力量锻炼到极致也就那么大的力量,武士真正的力量,来自于你所学到的武技,以及必胜的信念!这是祈天教导许文的话,许文记得很清楚,但是……似乎自己并不需要武技?

    许文被自己的这个念头吓了一跳,自己怎么可能不需要武技呢?没有武技的自己……等等!李毅哥跟刘畅哥不是都说我是一个很有天赋的契约师么?我还可以用法术的!

    然而许文很快便悻悻的摇了摇头——没用的,刘畅哥交给自己的法术到现在都释放不完全,根本就不能产生什么杀伤力,倒是李毅哥教给自己的念术天天都有修炼。

    想到这里,许文的心里便开始痒痒起来——要不,我试试看刘畅哥教我的法术?李毅哥说只要我勤于练习念术,精神力就会持续不读的增长!

    许文跃跃欲试,照着刘畅教他的咒文念诵了起来,手指在空中循着一个特定的轨迹挥舞着,渐渐的,他平摊在身前的左手上开始缓缓的出现了一个黑色的球体。

    “黑雾球”是一个简单的暗系契约术,也是初学者最能够接受的法术,它的咒文不长,也不拗口,就连施法的手势也是非常的简单。

    许文看着自己手中的这个黑色球体,开心的笑了,他知道自己的精神力已经得到了成长,接下来,就是需要练习刘畅哥教的法术了。

    当然,念术还是不能放下的!许文点点头,开心的从草堆上跳了下来,伸了个懒腰便准备走向食堂。

    他的时间掐的很准,每天食堂的开饭号也就是这个时候响起的。

    可今天却显得格外的安静,食堂的开饭号没有吹响,倒是远远的传来一阵悠长却又急促的鼓声,让人心中惴惴不安。

    这是……许文疑惑的看向鼓声传来的方向。

    “出征令!”当值的学员大声的吼道,“所有人员!列队集合!准备出发战斗!”

    战乱要开始了!学员们在队列里窃窃私语,值班的学员也不呵斥,默默的将他们带到了演武场上,对着面前的长官行礼后,便回到了队伍中。

    “天阙营”的长官是一个浓眉大眼的中年人,名叫山回,原本是弑天军第一千队的千夫长,被祈天调到“天阙营”任营长一职。

    山回性格果断,很少做错什么事情,再加上性格稳重,深受第一千队的将士们拥护,而祈天也就是看中了他性格稳重的一面,将他任命为“天阙营”的营长。

    山回本来就很少说话,战前动员之类的事情更是很少做,不是他不喜欢,而是他只要在这里,他就会像一支旗帜一般牢牢的将手底下人的积极性动员起来。

    “小伙子们,你们应该都猜到了,这是要做什么……”山回一脸严肃的说道,“看你们脸上那跃跃欲试的表情我就知道了,你们一定很想上阵杀敌以彰显自己的杰出才能吧?”

    学员们挺起了胸膛,眼神中燃烧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怒火。

    “有火气对于你们这些小伙子来说是件不错的事情,你们都想要将怒火发泄在敌人的身上……”山回点了点头,“那好,保持住你们的怒火,在我宣布完你们的任务之后,我看看还有谁还能够保持住这样的怒火!”

    所有的学员全都挺胸而立,就连许文也被山回的话给激励了起来——上阵杀敌,是一件多么令人兴奋的事情呐!

    “你们的任务……”山回顿了一顿,双手背在了身后,锐利如鹰一般的眼神审视着学员们,“参加将军大人的这一次的除根行动,要求,每个人斩杀三十个暴民的头颅带回来,就这么多!”

    原本挺胸站立的学员们像是泄了气一般纷纷用不敢相信的眼神看向山回,要他们去与敌人作战,可以;去跟异族厮杀,也可以!可是……

    学员们都知道,祈天这一次阻止起来的行动并不是为了抵御什么暴民,而是将所有与暴民有关的人全部从这个世界上清除出去,也就是说,他们要杀的人里面,有一大部分都是无辜的平民!

    我们的职责,不就是要保护这些平民么?有些学员的心中突然浮出这样的疑惑。

    “看看你们这些孬种!”山回喝道,一个个的指着学员们的鼻子骂道,“你们当兵是为了什么?是不是为了国家?不是?那么是不是为了你们的家人?”

    “想想看吧!留着这帮狗杂种们活在这个世界上,将会有多少人受到这些搞不清楚状况的混蛋的害?”山回两根粗壮的眉毛皱了起来,“看看连羽城被他们搞成了什么样了?他们见人就杀!这些人,已经不在我们保护的范围之内的,新秦要的是子民,而不是叛民!”

    “可是长官,有一些人是跟暴民有染,但他们或许是无辜的呢……”一个微弱的声音从人群中响起。

    山回的粗眉毛顿时挤在了一起:“说话之前难道不要打报告么?是谁?给我出来!”

    一个留着短发的青年男子站了出来,看他腰间的铁牌,显然也是一位十夫长。

    许文倒是认识这个家伙,在他刚进“天阙营”的时候,就是这个家伙挑头来找自己的麻烦,却被自己三脚两拳干翻在地,依稀的记得,这个家伙的名字好像是叫做穆良。

    “十夫长穆良,你想用你的伪善,来换取战友们的痛苦么?!”山回喝道。

    “不是!我只是为这些平民感到不平而已……”既然已经被点了名,穆良索性梗着脖子硬着头皮回道。

    “好,因为你的伪善,所有人,需要带回来的人头增加一倍!谁要是回来的时候没有带足六十个暴民的人头,军法处置!”山回冷哼一声,背着手离去,远远的说道,“值班员,你可以带队领取装备与干粮,出征吧!”

    许文看了眼呆立在原地的穆良,叹了口气。许文自然知道这是一场屠杀平民的行动,可就算良心再不允许,自己也得去做,毕竟,自己加入的是军队,而不是什么闲散的组织。

    再说,想要发泄不满的话,等你能够做到将军的时候也就可以了,现在?就算你是一个百夫长,那也只是个小兵罢了。

    许文很清楚这一点,或者说的明白一些,许文对于自己的地位看的很清楚。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许文默默的念诵着李毅告诉他的这句话,跟在了队伍后面,没有再去看穆良一眼。

    夜幕渐渐的降临,一轮清冷的弯月跃然而出,繁星点缀在这夜幕上,平添了几分萧索的感觉。

    冬日夜晚的野外,并不是那么的好过。

    老三呼出一口寒气,感叹着今年冬天来得是如此飞快,他小心的将篝火堆破乱,让火焰烧的更旺一些。

    篝火堆上架着一只捕来的野鸡,开膛拔毛之后便被老三用一根树枝串了起来,架在了火上烤的香喷喷的,这,也是老三今天的晚餐。

    老三一个人在跃马原上等了好几天了,自从上一次行动失败之后,他们便再也找不到那么好的时机来刺杀那个人了。

    “该死的连字营!”老三狠狠的咒骂着,将架在火堆上的野鸡翻了个身,喷香的烤鸡顿时吸引住了老三的鼻子,肚子里的馋虫叫得更欢了起来。

    一想到从连羽城传来的消息,老三便觉得非常的解气——据说连字营在前段时间的连羽城围攻中全军覆没了,就连城主连鹏都重伤在床,没有了行动能力。

    老三笑了起来,又警惕的看了看四周,向着东北方向眺望了一会,便继续坐了下来。

    “老大他们什么时候回来啊……”老三咕哝这,拨了拨火堆,“就留我一个人在这荒郊野岭的地方,虽然说每天都能打到点野味尝尝,可也没有老四在连羽城里面舒服啊……”

    老三咂了咂嘴,从怀里摸出一个青铜壶晃了晃,听着里面传来液体碰撞的声音眉开眼笑:“还是老四知道心疼人,还给我搞了点好东西来!”

    他拔开壶上的木塞,一股浓郁的酒香顿时传了出来,老三用力的吸着鼻子,一边说着“真香”一边就将酒壶中的酒倒进了嘴里。

    “咕咚咕咚”两大口下去,身子顿时暖了起来。

    老三打了个嗝,再一次替野鸡翻了个声,估摸着这只鸡也应该熟了,便迫不及待的将野鸡从火上取了下来,也不顾上烫嘴,一口咬了下去。

    满嘴溢香!老三就着酒壶又灌了一口猫尿,心中痛快至极,仿佛这冬天的夜晚也没有那么寒冷了一般。

    他刚想在来一口野鸡肉的时候,敏锐的耳朵却捕捉到了远处传来的一阵模糊的响声。

    老三神色一凝,三两脚便将身前的火堆踢咩,随即抽出了腰间的佩刀,将酒壶小心的塞进怀里,整个人都伏在了地上,小心的戒备起来。

    远处,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老三眼睛一亮,他遥遥的看见了那个为首的骑士身上的装着!

    他笑了起来,缓缓的站起身,在手上的野鸡身上狠狠的要下来一大块肉,惬意的咀嚼着。

    佩刀入鞘,他迎了上去。

    “老大!我可总算把你给等回来了……”老三老远的喊了起来,用力的向着前方的队伍挥舞着手中的烤野鸡。

    马队速度极快,为首的骑士身着一套墨色铠甲,漆黑的铠甲与座下同样颜色的骏马将他跟夜晚的跃马原融合在了一起,他的腰间挂着一把直刀,暗哑无光的刀刃看得人心中一阵发寒。

    为首的骑士脸上蒙着一张猩红色的布帛,只露出了一双锐利的眼睛,他的头上没有佩戴任何防具,束成一条马尾的头发在身后随风飞扬。

    他身后的骑士亦是同样的打扮,同样飘扬的马尾随风摆动着。

    老三得意的甩了一把自己脑后的马尾,对于这个发型,他感到由衷的自豪。

    要知道,这个马尾和他们脸上挂着的蒙面布,可是大人手底下的精锐小队“毒牙”才能够有的!而老三,就是“毒牙”排行第三的实权人物!

    实力高深就不说了,凡是能够进“毒牙”的,都是大人手下最为强悍的人物!

    一行七人,飞驰到了老三的身前,为首的骑士翻身下马,看着老三的模样皱眉道:“你的蒙面布呢?”

    老三嘿嘿一笑,变戏法一般用右手在脸上一抹,顿时一张猩红的蒙面布出现在了他的脸上:“老大,你们可算回来了,大人那有什么消息么?”

    老大微微额首:“大人那里的命令,还是等老四过来之后我一起宣布吧!”

    说着他嗅了嗅鼻子,再度皱眉道:“老三,你身上好重的酒气!”

    老三讪讪一笑,不作回道。

    “以后少喝点酒,我们的身份特殊,身上不要弄上什么明显的气味……”老大堵着步子,随即转头对着尚在马上的众人说道,“老二,你带着老五老六在周围布设警戒陷阱,老七老八,你们搭设帐篷营地,老幺,召唤老四快速赶过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