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48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娘的,小爷的只不过是肚子饿了出来找吃的,还被人污蔑投毒……李毅越想越气,想想自己原先在新城的时候,哪个当兵的敢对自己这么不敬?就算到了西南弑天军的地盘,自己也好歹是一个十夫长,还要受这两个小兵的鸟气?

    那士兵的剑刃在李毅的脖子上轻轻一用力,便划拉出了一道长长的血线:“死胖子,不要跟弑天军军部的人嚣张,明白不?你这个驻外部队的渣滓……”

    是可忍孰不可忍!

    李毅一咬牙,一发狠,便不顾一切的让“护体光甲”蓬然张开,那士兵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剑刃被猛的弹开,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李毅便已经猛的一脚提出,正中对方的小腿,在对方的痛呼声中,李毅一个后跃,躲过了从暗处射来的箭矢。

    “妈妈的,敢跟小爷嚣张!”李毅心中一股子怒火烧上脑门,想都不想的便用念术造出了一把木柄手榴弹,拉开引信丢向了食堂门口的黑暗处。

    “轰!”

    一声不大的爆炸声随即从暗处传来,接着便是一片安静,李毅皱紧了眉头,发现了一丝不对的地方。

    按理说,躲在暗处射冷箭的家伙应该被手榴弹给炸死了,可现在却一点声音都没有,实在是太不正常了——至少,被炸中了至少会倒下吧?但是李毅却听不到任何重物倒地的声音!

    紧接着,一个人影便从黑暗中冲了出来,李毅被吓了一跳,想都不想便甩出一团旋风轰向了对方。

    对方的身上闪耀着墨绿色的光芒,挡开了李毅的法术,同时,先前上来用剑架住李毅脖子的士兵也浑身闪着紫色的光芒,扬起手中的佩剑向着李毅攻了过来!

    契约能量……看他们的架势,难道也是跟我一样,将契约术跟武技融合在一起的战斗方式么?李毅心中一惊,便立刻凝神戒备起来,身上的“护体光甲”还未失去作用,应该可以挡下他们联手的这一击!

    这么想着,李毅随即便在手上用光系能量凝聚成了一把单手剑,跳起身向着这两个哨兵冲去。

    “都给我住手!”一个男音从李毅身后传来,李毅一时间收不住去势,立马在身前造出一股强风,将自己吹了回去。

    回头看去,祈天正背手站在自己身后,一脸严肃的看着李毅。

    “在军中无故斗殴,可是要杖责的!”祈天保持着严肃的表情说道,同时又对李毅身后的那两个哨兵说道,“你们两个,如果不想做了就赶紧回大陆西方自己的老家去吧!”

    此言一出,那两个哨兵顿时惶恐了起来,单膝跪地不断的求饶。

    李毅见状心中疑惑不已,试探的向祈天问道:“祈……叔叔?这两个,难道是,精灵?!”

    祈天点点头,看向李毅:“还记得我们之间的那个交易么?”

    “我帮你收容即将转移的……精灵,你负责教我府上的那几个精灵侍女舞术这件事?”李毅挠挠头说道,手上的光剑也随之化作点点金光消散了开来。

    “嗯……就是这个。这两个哨兵,也就是那些转移出来的精灵中的一员……”祈天看着在李毅身后单膝跪着的那两个哨兵,无奈的摇了摇头,“当初我将他们从新城中救了出来,让他们回到自己的故乡,却没有想到……”

    “其中一些精灵竟然想留下来,追随我……”祈天仰头望着天上的星星,无声的叹息着。

    “然后,你就将他们收留在了弑天军的军部所处的连羽城中?”李毅皱眉问道。

    “是啊,你随我来……”祈天点点头,继而对着那两个哨兵说道,“你们两个,好好站岗,明早通知近卫队所有人,来我房间集合!”

    祈天带着李毅跳上屋顶,穿梭来回间,又来到了那晚他们交谈的塔楼之上,在塔楼中站岗的士兵看到祈天到来,也不敢多问,只是腰板挺得笔直。

    “坐!”祈天舒坦的坐在塔楼顶上,对着身后的李毅说道,同时从怀里神奇的摸出两罐子酒来,甩给了李毅一瓶,“你知道么……我跟精灵之间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李毅点点头,坐在了祈天的身边,看着天上的星星出神道:“看出来了……你既想尽可能的帮助他们,却又不得不做好自己的职责……这两种选择,让你夹在了中间,左右为难……”

    “是啊……当初她死后,我就立下誓言,不再伤害任何一个精灵……”祈天痛苦的灌下一大口酒,“可是,这几天我依旧打破了自己的誓言……不管是因为什么,我现在的双手上终究还是沾上了精灵的血啊!”

    “是那个精灵女子么?”李毅突然插嘴问道,“落霞崖上的那个……”

    祈天点点头,没有过多的告诉李毅关于那个精灵女子的事情,转而说起了自己收留的那些精灵:“其实,像刚才那两个精灵,还有二十一个,我将他们编成了近卫队,只负责军部的安全,平日里也不让他们出去乱走,站岗也只负责夜岗……”

    “他们……很嚣张呢……”李毅说道,撕开蒙住酒罐的封纸,喝了一口,“很看不起驻扎在西南各地的部队……”

    “精灵……向来就是一个高傲的种族啊……”祈天叹道,拍了拍李毅的肩膀,“但我担心的并不是这些……这一次我杀了不少的精灵,可是……这些追随我的精灵,竟然连一点悲哀都没有流露出来!我担心,他们已经将自己当成了真正的人类……”

    “这有什么不好的么?不过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一条精灵长老们颁布的法令……不允许精灵擅自前往新秦。”李毅说道。

    “你怎么知道的?难道是刘畅告诉你的?”祈天扬起眉头问道。

    “额……是的,他……也是一个精灵……”李毅有些不好意思的回道。

    祈天耸耸肩,不以为意:“回来就没有看到他,还以为他战死了呢……原来也是精灵啊……呵呵,怎么,看你的样子,心里很不舒服?”

    “刚开始对他有些好感,没想到……他竟然……”李毅想起刘畅那张写满歉意的脸,心中便一股火气直冒。

    “你早就知道他是精灵吧?”祈天见李毅点头,便了然道,“也许,他也是有说不出的苦衷吧!”

    “嗯……他不是纯血统的精灵,而是黑暗精灵与光族精灵的混血,而且,他几乎在新秦待了很多年,对人类的感情比对精灵的感情要重得多……”李毅狠狠的灌了口酒道,“对了,你交代的任务,我们算是失败了……那几个精灵我们都没来得及杀死……”

    祈天点点头道:“没事,按照你说的那条精灵长老们的法令,他们纵使现在不死,回到大陆西方也会被处死的吧……”

    “现在让我们谈谈关于这次大裂口之战的军功问题吧!”祈天对着李毅笑道,“百夫长李毅……”

    李毅回到屋中,表情呆滞,心里面却已经乐开了花。

    “百夫长……百夫长!百夫长李毅!多么响亮的称号啊……”李毅口中呐呐的说着,脸上笑得跟朵花似的。

    要知道,新秦的军衔晋升制度非常的严格,平常的小兵想要晋升为军官,也就是最初级的十夫长,都需要真刀真枪的累积下不少的战功,才能得以成为一个统领十人小队的十夫长,而百夫长的晋升则几乎到了令人叹而观止的程度。

    打个比方,如果一个小兵想要晋升十夫长的话需要亲手杀掉一百个敌人,那么一个十夫长想要晋升百夫长则需要亲自杀死一千个敌人,这样的条件,就算是在战争年代,都很难有人能够活着完成这么苛刻的条件。

    而实际上,十夫长想要晋升百夫长的条件,要比我们打得比方艰难得多。

    自己是由于皇族身份的原因,再加上带队歼灭了百来号人的盗匪团,为新城周边的和平稳定做了很大的贡献,打出了名气,这才让军部破格提升李毅为十夫长的,可是现在,自己只不过借着附着在祈天身上的神秘意识大发神威,就让自己被祈天晋升为了百夫长!

    要知道,在西南边境,祈天这个弑天军的统帅将军不仅仅有绝对的生杀大权,更有越过军部直接任命和提升底下将士军职的能力!

    甚至,连晋升李毅为百夫长这么大的事都不用通知军部!

    李毅越想越兴奋,却又越想越惭愧——毕竟,这个战功是虚假的,自己当时虽然已经尽力战斗,却没有像自己说的那样,靠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将精灵大军挡在了大裂口之外。

    不过想归想,神经大条的胖子还是喜滋滋的哼起了小曲,借着桌子上油灯的光芒,坐在桌前擦拭起自己的装备起来。

    “李毅哥……早啊!”许文的声音从李毅的身后传来,李毅回头应了声,便继续擦起了自己的装备。

    “小许文呐!怎么样,睡了一觉,恢复了差不多了吧?”李毅将自己的头盔摘了下来,仔仔细细的将头盔的每一个角落擦得亮蹭蹭的,吹了吹——还真亮!

    “嗯……就是肚子有些饿……”许文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坐在了李毅的身边,“我们睡了多久了?”

    “肚子饿……”说到肚子,李毅的肚子再一次的咕噜咕噜叫了起来,他嘿嘿一笑道,“肚子饿就去食堂……不对,算了,别去了!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吧!”

    说着李毅挥手用念术造出了两块热气腾腾的烤肉,递给许文一块,自己拿了另一块大嚼了起来,同时含糊不清的说道:“我估计我们睡了整整一天……”

    “一天!”刚咬了一小口烤肉的许文立马跳了起来,“快,我们的事情还没有做完呢!”

    李毅三口两口将烤肉塞进嘴里咽了下去,奇怪的看向许文:“什么事情?这么急?”

    “给驻扎在各地的部队送肉食啊!”许文说着拉起了李毅的手就要往门外走,“现在谷蕾姐姐昏迷着,刘畅哥又……只有我们两个人,快要来不及了!”

    “这是什么跟什么……”李毅给搞晕了,“送粮的事情已经不需要我们做了!现在所有的千队都集中在了连羽城的周围,需要肉食的话他们会自己去拿的!”

    许文缓缓的松开了李毅的手,双肩抖动着,不时的发出声声掩盖不住的抽泣声:“李毅哥,你说……刘畅哥他真的死了么?”

    “死了?谁说的?”李毅更奇怪了。

    “什么?刘畅哥他没死?!”许文立即转过身来,脸上还带着未干的泪花,“可是,可是为什么他没有跟我们回来?没有看到刘畅哥,我还以为,以为他已经……”

    李毅哈哈大笑,拍着许文的肩膀说道:“以为他挂了?当然不是……他,呃,他……他有事回老家了……呃,先是他遇到他老爹,然后就……就是这样!”

    李毅支支吾吾的编了个谎话,相对于欺骗那些毫不相识的千夫长,欺骗许文这个自己的伙伴还是让李毅很难“下嘴”的,胡乱编了个谎言将许文糊弄过去,也好让这个心底柔软的少年好过些。

    说完,李毅刚刚抹了一把额角冒出的冷汗,从屋外传来一个好听的男音,带着笑声说道:“李毅呀李毅,我不在的时候别老是说我坏话嘛!好歹我也算是你的朋友,老是说我坏话的话我也会生气的呢……”

    许文闻言大喜,转身冲向了门口,笑着喊道:“刘畅哥……”

    李毅皱着眉头来到院中,看着眼前这个长得比女人还要女人的男人,嘴角抽搐的说道:“他妈的……小爷我以为已经将你永远的甩开了,没想到你还跟个赖皮虫一样缠着我……”

    刘畅厚着脸皮笑道:“这不是放不下兄弟你么……”

    “兄弟你个屁!”李毅一听“兄弟”这两个字便浑身发毛,狠狠的在地上啐了一口,“我可没有什么断袖之癖,你还是省省吧……!”

    笑闹一番之后,刘畅突然正色道:“李毅,我这次回来……能不能跟你单独谈谈?”

    李毅挑起了眉头:“有什么事情,不能明说么?”

    “隔墙,有耳……”刘畅冲着食堂那边努了努嘴,显然那两个哨兵的真实身份已经被他看了出来,“走吧!”

    李毅点点头,拍拍许文的肩膀,说道:“我跟你刘畅哥谈些事情,好好看家,我很快回来!”说着,便一把揪住刘畅的领子,脚下一蹬,乘风向着城墙外飞去。

    李毅带着刘畅在城外落下,看看四下无人,便双手抱胸看着刘畅道:“有什么事,说吧!”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