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47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喂喂!你这家伙怎么抢人家徒弟啊……”刘畅不满的抗议道。

    李毅瞟了刘畅眼,眉开眼笑的问道:“那行,你现在来施展个毫无破绽的‘暗隐术’来给我看看,如果行的话我就将这个徒弟还给你,让你蹂躏。”

    刘畅立刻住了嘴,气哼哼的埋头躺在床上,不再出声。

    见刘畅不再唧唧歪歪,李毅便拉着许文说道:“契约术呢,说实话,我也是半路出家,所以,没有人比我们两个人更相像的了!只不过,我必须得靠外物来释放法术,而你则可以通过练习,从而自我释放法术。”

    “不过,我想天下万物尽有相通之处,你我之间的不同也只是施展法术的方式而已,来源却是一样的!”李毅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就是这里!刚刚刘畅那小子说的简直就是狗屁不通!施展法术,第一个要求就是你的精神力!”

    “你刚才是不是在释放那个暗法球的时候感觉到头疼欲裂,同时整个人也感觉到非常的累?”李毅挥手造出了两根香喷喷的鸡腿,给了许文一根,自己先吃了起来。

    许文看着手上这根烤的鲜香酥脆的鸡腿,满脸不可思议的表情,试着小心的咬了一口,这才说道:“对呀,我还以为施展法术就会这样,所以我也没有在意……”

    “你个笨蛋……要是刘畅再教你用更强大的法术,你就该死翘翘了!”李毅大口的吃掉了鸡腿上的肉,含着鸡骨头说道,“你小子长这么大,又是武士出身,估计你连精神力是什么都不知道……这么说吧,如果一个人出生的时候精神力为十,那么,你现在的精神力最多也就是十五的样子……”

    “而精神力就是施展法术必备的玩意,施展法术就会消耗你的精神力,就这么简单……”李毅将嘴里的鸡骨头吐出,又搞出两杯果汁,递给许文一杯,自己呼噜呼噜的喝了起来,“可你现在的精神力……哼哼,不是我笑你,你最多施展出一个初级的契约术,然后你就可以躺在床上乖乖的睡上一天了……”

    许文依旧慢慢的撕着鸡腿上的肉,看着杯中的果汁,小心翼翼的抿了一口,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往嘴里包了一大口,很享受的咽了下去,这才问道:“李毅哥哥你说的不错,而且我一个法术都没有释放完就变得很累,而且很饿……”

    “那是当然的了……所以呢,修炼什么法术之类的,首先第一点就是要将你的精神力的量给锻炼上来,至少,你总得给法术提供点‘燃料’吧?”李毅嘿嘿的笑着,拍拍许文的头,拿开时,许文面前的桌面上多了一块炸得香脆的鸡排,“那么,把早饭吃完,哥哥教你怎么锻炼自己的精神力!”

    许文猛的点头应道,同时双手开始发力,动作迅速的将桌上的吃食塞进嘴巴,用杯中的果汁灌到肚子里,抹了抹嘴站起身道:“李毅哥哥!我好了,现在开始吧!”

    李毅傻愣愣的看着许文,呐呐的说道:“我靠!小爷我终于找到吃饭速度比我还快的了……”

    许文嘿嘿笑着,在李毅面前站好,问道:“李毅哥哥,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啊?”

    “哦哦……开始,现在就开始!”李毅挠挠脑袋,想了想道,“其实呢,锻炼精神力的办法就是我们现在所谓的念术,而念术也是分等级的,不过这些对于现在的你来说不是很重要,所以我们暂且不提……”

    “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锻炼提高你的精神力量,那么学习念术就是一个很好的途径。所谓念术,就是不断的消耗自己的精神力,从而在恢复精神力的同时来提高精神力的量……”李毅讲解到,“可是,释放法术同样也可以消耗并恢复自己的精神力,为什么还要再使用念术呢?”

    “其中的原因就在于,念术,是依靠自己的意志力来消耗掉自己的精神力的,而依靠释放法术来消耗自己的精神力,则是利用外界的力量强行抽掉自己的精神力,一个是靠自身的力量,而另一个则是靠外界的力量,这就是最为根本的区别。”

    “依靠自身的力量锻炼出来的东西,向来要比利用外界力量来锻炼要好得多,这个道理想必你在练习武技的时候就应该发现了吧?举个例子,每天你要举起百斤重的东西一百次,你觉得自己要求自己做来的有效还是天天有人逼着你做来的有效呢?”

    “说白了,这就是一个自觉不自觉的问题,自觉做的事情,你会觉得完全没有压力,得到的效果自然会好得多,而被人逼在上面做,那么你就会觉得压力好大,效果自然会差!”李毅挑起眉毛,“当然,某些烂泥扶不上墙的货必须被逼才行……”

    许文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说道:“那么念术也就是自己累自己,把自己从精神方面搞得筋疲力尽就行了?”

    “可以这么说,你只要不断的在脑子里想象自己能够想象到的画面,随便什么都可以,也可以在脑子里给自己讲故事,为自己描绘未来,都可以,前提是,你不能睡着……”李毅站起身,伸了个懒腰道,“你只要坚持一个月,你就会发现自己的精神力会得到不小的增长!”

    许文狠狠的点点头,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闭上眼睛开始了念术的练习。

    不多时,许文便朦胧着睁开了眼睛,对着李毅说道:“我明白了……果然好累……”说着,便“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呼呼睡去。

    李毅笑着将许文抱起,丢在了刘畅身边,抬起腿来狠狠的踹了刘畅一脚。

    “死人妖,给我起来!”李毅恶狠狠的说道。

    “喂喂!你老是人妖人妖的叫,我都不明白什么是人妖啊!”刘畅腾地坐起身,不满的看着李毅,“还有,我刚刚听到你们吃东西的声音了,快,早饭呢!我现在可是伤员!”

    “我靠……死人妖就是死人妖,你不比知道是什么东西,反正你就是死人妖就对了!”李毅说着用念术造出两个白面馒头,塞在了刘畅的手里,“吃吧,新鲜的白面馒头,还热乎的呢!”

    刘畅苦着脸咬了下去,却发现这个馒头竟然是肉馅的,顿时眉开眼笑的吃了起来。

    “我说,你到底是怎么发现许文的契约术天赋的?”李毅突然问道。

    “噗……”刘畅一下子将嘴里面的肉馅馒头吐了出来,瞪着眼睛问李毅,“你竟然一直都没有看出来?他在那种狂暴状态的时候,身上法术能量波动这么厉害你竟然没看出来?!”

    李毅白了刘畅一眼说道:“法术能量的波动?说实话,我还真没有注意到——他有几次进入狂暴状态的时候我在场的?也就你与狂暴中的许文交过手吧?不过说到这样的状态,好像跟祈叔叔的状态有些像呢……”

    “祈叔叔?你那个祈叔叔?”刘畅疑惑的将馒头整个的塞进嘴里,含糊的问道,“从乃没有踢说故你有吓么呼呼(从来没有听说过你有什么叔叔)……”

    “就是弑天军的统帅,大将军祈天啊……”李毅又用念术造出了一颗大鸭梨,起劲的吃了起来,“你不会连他都不认识吧?”

    “你说的是……祈天?!真的是祈天!”刘畅一下子将手里面的馒头扔到了一旁,起身抓着李毅的袖子叫道,“快!带我去见他!他可是我偶像啊!”

    “偶你大爷的像!”李毅狠狠的将吃了一半的鸭梨砸在了刘畅的脸上,一把抽出了被他拽着的袖子,“你个精灵崇拜他什么?真搞不懂你们……”

    “他可是你们人类中仅存的仁者啊!想当年……”

    “给我闭嘴!别跟我讲什么陈年往事!现在的祈天已经不是以前的祈天了!”李毅随即气哼哼的将祈天方才让他做的事情说了一遍。

    “不可能啊!仁者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的!”刘畅满脸不信的看着李毅,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些说谎的嫌疑,“你不是在诓我吧……”

    “我靠!我需要吗?祈天现在就在军部自己的房间里,你想见自己的偶像就快点去吧!祝你早死早超生!”李毅转身走到了谷蕾的床边,坐了下来。

    “喂喂,不会这么严重吧?”刘畅小心翼翼的凑到李毅的身边,问道。

    “他现在一见到精灵就会发飙,要不你去试试?跟了自己那么多年的副将被你们精灵杀死了,现在的祈天正在火头上,你想触霉头就自己去吧!别把哥哥扯进去!”李毅说着为熟睡的谷蕾轻轻的擦了擦脸上的污垢,转身开始在房间里踱起了步子。

    “许文狂暴与祈天的狂暴……这两者里面有没有些相似之处呢?”李毅踱着步子来回的在房间里走着,不时地呐呐自语。

    “你是说,祈天他也有跟许文类似的狂暴状态?”刘畅正色的问道。

    “是的,不过祈天的狂暴状态要比许文的更为凶残,对了,跟你那不完全的爆发一样,整个人给人的感觉疯疯癫癫的……”李毅停下脚步,皱着眉头说道,“不过也有不一样的地方……”

    “你的爆发跟许文狂暴状态时的相似度最为相似,都是失去了理智,而且都不喜欢过多的使用语言沟通……但许文的情况现在已经好转,而你……”李毅开始捏起了自己的下巴,“你自己还是控制不了自己……”

    “而祈天的那种狂暴的状态,真的有些恐怖……喜欢将人玩弄于股掌之间,并且拥有条理清晰的思路……话也特别的多……”李毅的眉头皱的更紧了,捏着下巴的手也开始不由自主的拔起了刚刚蓄起的胡子,“跟你们的完全不一样!”

    “换而言之,你们两个与祈天根本就没有共同点!比如说,你跟许文都是双重属性,而祈天,我在精神世界中看到他身上弥漫着一股子血色,不属于任何一种契约能量的颜色,姑且算他属于一种未知的属性……”

    “由此,我可以推断出两点——其一,就是许文的那种狂暴状态很有可能与你们精灵的爆发状态有共通点,甚至,就是不完全的爆发状态!其二,祈天的那种状态,有可能是人为或者是某种器具的作用……”

    “因为,我曾经看到他的脸上戴着一副奇怪的面具,并且在与他战斗的时候还看到那副面具重新出现在了他的脸上!”李毅肯定的说道,“而这个面具,一定与祈天的狂暴状态有关!”

    “喂喂……说了这么多,就为了探讨这个?”刘畅打着哈欠说道,“就算你推断出了些什么,可这些与我们有什么关系?我们这些小人物还是乖乖的吃好喝好,混混日子得了……”

    “你刚刚不是还说祈天是你的偶像吗?怎么会这么说?”李毅奇怪的看着刘畅,疑惑的问道。

    “偶像归偶像,但是这种事情一听就不是我们这种小人物能够做的……李毅,我劝你也不要太过于纠缠在这件事上,好好的做好本分就行了!”刘畅正色道,“虽然我是个精灵,但你平时对我也不赖,算是给你一个忠告!”

    “话说的也是……”李毅点点头,“不过,这种揭开谜底的事情不是很有成就感么?不跟你在屋子里乱扯了!我想出去散散心……来不来?”

    刘畅点点头,站起身想要跟着李毅出门,却在开门的时候发现,两个卫兵正准备敲门。

    “这是……?”李毅挠着脑袋,疑惑的问着。

    “传祈天将军令,命十夫长刘畅、十夫长许文、十夫长谷蕾三人前去将军处报到!不得有误!”其中一个卫兵对着李毅喝道。

    李毅心道来了,不动声色的对着屋内叫道:“许文,别睡了,起床干活了……”

    熟睡中的许文腾的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从枕边抓起了自己的剑拔出,紧张的看向李毅的方向,随即放松了下来,揉着眼睛问道:“李毅哥哥,什么事情啊……又打仗了?”

    “不是打仗……”李毅对着刘畅使了个眼色,“是干活,明白不?”

    李毅三人在卫兵的带领下来到了军部的二楼,祈天的将军室中。

    三人齐齐在祈天的桌前笔直的站成一排,神情各异的看向祈天——刘畅的脸上甚至还有些兴奋,而李毅与许文的神情就显得严肃了许多。

    “嘶……不是让刘畅、许文跟谷蕾三人过来的么?十夫长李毅,你来做什么?”祈天血红的眼睛已经微微有些暗淡,但却依旧给人一种摄魂夺魄的压迫感。

    “报告,谷蕾她昏迷不醒,所以我代替她来参加这次……见面会!”李毅实在想不出现在的情况到底算是什么,只得用“见面会”来称呼这次的会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