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47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祈天在心中悄悄的下了个决定。

    祈天正思考着自己的决定,却听得耳边“咻”的一声似乎飞过去一个东西,定睛一看,却是一个蓝色的人影从自己的身边迅速穿过,落在了暴民们中间。

    只见这个人影振臂清喝一声,手中变戏法似的多了一杆小小的旗帜,高举着在空中挥舞了几下,暴民们顿时安静有序了起来,有板有眼的退缩到蓝色人影的身后,列队站好,动也不动。

    许文在暴民们纷纷退去的同时停止了厮杀,仅存的理智告诉他,现在的暴民已经不好对付了——有了这个蓝色人影的指挥,暴民们的集体作战能力急剧上升,虽然个体能力不强,但是蚁多咬死象的道理许文还是知道的。

    那人影渐渐抬起了头,绝色的脸庞在灯火的照耀下现了出来,躲在暗处的李毅不由得一愣——这不是自己俘虏的那个水族精灵,水荇么?

    水荇伴着脸,轻咬贝齿,将手中的旗帜向前一挥,她身后的暴民们便齐齐的向前踏去一步,同时嘴中爆发出了齐齐的一声大喝,竟然将许文吓得后退了几步,眼中的狂态尽失,瞬间从狂暴的状态中恢复了过来。

    李毅立刻赶到了许文的身边,现出身形,一把拉住许文的胳膊,脚下一踏,飞了起来:“你小子不要命了,现在还待在原地不动,不知道跑啊!”

    说着,便将许文远远的丢上了城墙,冲着城墙上的祈天大吼道:“祈叔叔!接好他!”

    李毅将许文丢上城墙之后便迅速的落在了地上,笑眯眯的看着水荇,剑盾在手,浑身散发着一股强烈的战意:“精灵小妞,上次没干掉你是你的运气,本想把你们囚禁几天便放了你们算了……可惜你为什么还要会连羽城来啊!”

    李毅在面前划出一朵剑花,随即用剑锋在面前的土地上划出一个半弧,笑着说道:“一人挑战一支军队……虽然我知道这样子并不是英勇,反倒是有些鲁莽,可是我的内心深处还是想试试我的极限啊……”

    “那么,你们上吧!”李毅哈哈一笑,手指迅速的在空中划着符咒,同时做着各种法术手势,嘴中不停的念诵着咒文,一道道法术被他激活加持在了身上,一时间整个北部城墙都被李毅身上的法术光亮给照亮!

    李毅身上的契约装备纷纷闪耀起耀眼的能量光芒,手中的火剑熊熊燃烧起来,握在李毅的手中,使得他就像是以为从天而降的天兵天将,英姿飒爽。

    水荇轻哼了一声,不屑的看了眼李毅,理都没有理他,直接抬头对着站在城墙上沉思的祈天喊道:“祈将军,是否能够与您一谈?”

    “诶?!”李毅一下子愣住了,看着眼前严阵以待的暴民军队,再看向身后城墙上微微点头的祈天,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是打不过想要投降?

    事实上,李毅已经猜对了大半,水荇的确是来投降的。

    看着祈天带着懵懵懂懂的许文跳下城墙,来到暴民的军队之前,水荇这才对着祈天行礼道:“祈将军,这次我们的行为的确会影响到您与我们宛渠之间的友谊,但是,这只是我们几个宛渠组织策划做出的错事,与其他的宛渠同胞无关,希望祈将军不要怪罪到我们的同族头上……”

    “而这次事件造成的后果,我们这些主脑将接受您的审判,愿意接受您降下的任何惩罚!”水荇大义凛然的挥动起了手中的旗帜。

    李毅与许文不由得警惕的守在了祈天的身边,而祈天却微微的将两人推开,任由自己的身体暴露在大军之前,面无表情的看着水荇挥动的旗帜。

    暴民们在看到水荇的旗语之后不由得呆滞了一小会,在水荇再次挥动旗帜,重复了刚才的旗语之后,他们这才确定了指挥官想要表达出来的意思。

    “天理军解散!”这就是水荇要告诉暴民们的话。

    暴民们面面相觑,心中不免有些慌乱,被指挥官抛弃之后,他们便再也没有领导人了,更不用谈什么抵抗秦王的暴.政之类的事情,甚至,从此以后自己只能在此回到以前的生活之中,重新活在苛捐杂税的阴影之下!

    这样的结果,与当时精灵煽动他们许下的承诺完全相悖,这下子,一些胆大的暴民们顿时喧哗了起来,吵着闹着想要上前猛揍水荇这个背信弃义的精灵。

    但是,祈天的铁血手腕硬生生的将暴民内部的暴.乱给压制了下去。

    他甚至没有要求李毅与许文动手,只见他的身影闪动,消失在了原地,待到他重新出现的时候,刚刚叫嚣的最凶的那几个暴民的头颅已经被他提在了手中,看了一眼,便厌恶的掼在地上,狠狠的几脚踩爆!

    祈天的这招杀鸡儆猴使得剩余的暴民们再也不敢造次,只得乖乖的向后退去,渐渐的,人群开始分散,绕过连羽城,向着自己的老家走去,有几个比较机灵的,则伙同着认识的人,向着北方而去,远远的离开了西南这片动乱之地,连头都没回。

    李毅眯着眼看着站在众人面前,面无表情的水荇,不知道对方到底在打着什么样的主意,而许文则大气不敢出的站在李毅的身后,显然,祈天的手段吓到这个孩子了——虽然许文敢于杀敌,却依旧是小孩子心性,不免会被祈天身上流露出的杀意给吓到。

    祈天则在暴民们散去之后看向了水荇,抿着嘴不说话,等着对方的解释。

    “祈将军,实不相瞒,这次的行动,是以折木长老为首发起的,合同了水族的我,风族的凌风,还有土族的石忠,火族的阿姆达、火进与灼月,以及光族的冷羽跟他的造物天启,共计九个宛渠来到贵国西南边境,散播谣言,煽动叛乱……”

    “其中,除了我与火族的阿姆达与灼月,其余前来煽动叛乱的宛渠均已战死,相应的,对连羽城造成的破坏也是比较大的……”水荇低下头,声音越来越低,“现在您已经回来了,我们就更没有理由再将这次行动进行下去……”

    “我,水族水荇,愿意接受大将军您的审判!”水荇单膝跪地,将身体深深的弯了下去。

    祈天良久没有出声,只是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个跪倒在地的精灵。

    倒是李毅忍不住插起了嘴:“我说,你们精灵到底是什么心态啊!我祈叔叔……”

    “闭嘴……”祈天轻轻的在李毅脑袋上拍了一下,同时做出了让李毅震惊的动作——他竟然同样对着水荇单膝跪地,也同样深深的弯下了身体,呐呐的说道,“祈某人知道自己的行为一定让贵族误解了些什么……但是,现在我再说明也不晚……”

    “谢谢你们一直将仁义厚德之类的词语加在我的身上,但是祈某根本就不适合这些赞美的词句,因为祈某曾经与现在的身份,实在不合适被贵族称赞……”祈天的声音虽低,但却一字一句的清晰的听在众人的耳中。

    水荇疑惑的抬起头来,不解的看着祈天,惊慌的想要扶起祈天。

    “始皇德兼三皇,功高五帝,是为天子,是为皇帝!我大秦国奉行三纲五常,君为臣纲乃是其中重点,秦王有令,祈某莫敢不从!”祈天甩开了水荇伸来的手,继续俯着身子说道,“纵使始皇做出任何对贵族不敬的举动,祈某亦会肝脑涂地,鞠躬尽瘁!”

    祈天猛的抬起头来,血红的双眼直视着水荇的眼睛:“因为祈某心中挚爱,做出了一些让贵族误会的举动,让贵族对祈某如此厚爱,实在让祈某担当不起!在此,祈某想要澄清自己,并不是祈某仁义厚德,而是祈某亏欠心中挚爱太多,实在是对贵族下不了手!”

    水荇呆呆的看着祈天,颤抖的嘴唇出卖了她故作镇静的神态,她实在不敢相信,传说中宽容仁厚的祈将军竟然只是为了这个原因而放过了圣战中精灵俘虏们的生命!而且,听祈天现在所说的意思,似乎……他不会再这样了?

    “祈某想要表达的意思,其实已经再清楚不过了……从此以后,如果贵族再有扰乱我新秦民间的举动,那么,休怪我祈某我不顾往日的情面了……”祈天的眼中红芒直射,直直的看着水荇,水荇在祈天这凶悍的目光下被吓得不禁向后退去。

    “所以,你还是带着还活着的同族,会西方去吧!弑天军的祈天,不欢迎你们……”祈天这才站起身,挥了挥手,转身跃上了城墙之上。

    水荇无助的捂着嘴,看着祈天远去的身影,默默的流着泪。

    李毅撇撇嘴,看了看水荇,又看了看远去的祈天,无奈的叹了口气,对着水荇说了一句“走好不送”,便拉着许文飞上了城墙,向着祈天追去。

    等他们找到祈天的时候,却发现祈天正坐在城墙之间的塔楼顶上,手中拿着一瓶不知道从哪里搞到的酒水,正默默的自斟自饮着。

    李毅让许文回军部照顾谷蕾他们,自己飞上了塔楼顶上,坐在了祈天的身边,顺着他的眼光看向了正战得如火如荼的西部城墙。

    “小子,你看出来了?”祈天往嘴中猛的灌了一口酒液,苦笑着看向李毅。

    李毅嘿嘿一笑,从祈天的手中抢过酒杯,往自己的嘴中倒上了慢慢一大口,咕噜咕噜喝下去之后,这才呼口气回道:“看出来,其实也不是看出来的……祈叔叔,我并不知道你平常撒谎的技术怎么样,如果你刚刚撒谎了的话,那么你就是最好的演员!”

    “你刚刚所说的一切,都只是一个借口,一个谎言,一个能够让精灵们不会再来无谓的送死的理由……当然,这只是我猜的,如果猜得不对,还请祈叔叔指点一下。”李毅将手中的酒瓶还给祈天,呼着酒气看着天空中星月。

    祈天朗声大笑起来,拍了拍李毅的肩膀说道:“我知道你小子是从外面世界回来的人,见解就是与一般人不一样……不错,我方才所说的一切都只是一个借口,或者说,我的确撒谎了……”

    “废话……如果你真的铁石心肠的话,怎么还会暗中帮助新城中的精灵们逃出来?这个我要是看不出来的话那我岂不是傻子了……”李毅小声的咕哝着,却不想被耳尖的祈天给听到,又被对方狠狠的拍了几下脑袋。

    “你还真是没大没小的……跟你父亲的性格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祈天仔细的看着李毅,突然间嘿嘿的笑了起来,“这个我们就暂且不谈,刚才我突然有了一个主意,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有好处吗?”李毅突然将右手摊在了祈天的面前,奸笑着问道。

    祈天无奈的看着李毅那一副不要脸的痞子相,笑道:“好处嘛……物质上的你就不要想了,我本就身无长物,连一件合手的武器都没有,更别说还能拿出比你身上的契约装备更好的东西了……不过其他的嘛……”

    “不知道由我亲自教你跟你的那个小朋友武技,这个算不算好处?”祈天笑着看着李毅,一脸祥和。

    “哇哦……哇哦……哇哦……”李毅一连发出三声惊叹,同时机敏的翻身单膝跪在了祈天面前,大声叫道:“师傅在上,请受弟子一拜!”

    祈天来到李毅的身后,一脚踹在了李毅的屁股上,笑骂道:“你个混蛋小子,我要是收你做徒弟了,你家那个为老不尊的家伙还不拆了我!快起来,你可是皇族!皇族的膝盖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跪在地上的!”

    李毅讪笑着站了起来,说道:“皇族又怎么了,话说要认别人做师傅,自然要跪拜什么的,很正常的……”

    “别担心,即使不收你做徒弟,但是我会的那一招半式我都会统统教给你的!这是我答应过你父亲的事……”祈天笑着拍拍李毅的脑袋,随即说道,“不过,你那个小朋友倒是个徒弟的好材料啊……”

    “什么?!你要收许文为徒?!”李毅惊讶的眼睛睁得老大。

    “正有此意!”祈天点头微笑道,一口饮尽了瓶中的酒液,将酒瓶远远的扔了出去,这才站起身来,看着西部城墙下的战斗,回头说道,”走吧,我们可以回去洗洗睡了,底下的战斗应该也快结束了……”

    李毅向着西部城墙方向看去,看到那些暴民们已经一群一群的退出了战场,向着相反的方向跑去,身后弑天军的将士们穷追不舍,似是要将这些暴民杀个赶紧才肯干休。

    “不去让兄弟们收兵么?”李毅疑惑的问向祈天,说着便想赶往战场,将将士们唤回。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