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47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整个马车足足有两人多高,车夫被安置在车顶之上,被一个铁皮罐子稳稳的保护着,只留下一双眼睛露在外面看路,而车内的每一条走廊上至少都会安排两至三个人。

    这种战车,简直就是一个十足的装甲车!

    “属下弑天军十夫长李毅,奉大将军祈天之命,前来为各位带路,大将军在西部城墙等着大家的增援!”李毅对着那千夫长行了军礼,同时拽了拽许文,这才让呆滞了的许文恢复过来,慌不择的的行着军礼。

    “你是我们弑天军的十夫长?可是我怎么没见过你?”那千夫长在听到祈天回归之后并没有任何表示,反倒是对李毅的身份怀疑起来,这使得李毅又气又急——这都什么时候了,难道我一个人还能将你们这么多的大老爷们骗去送死吗?

    李毅无奈的从自己的腰间取出自己的十夫长铁牌,同时又将自己的皇孙腰牌拿出,说道:“算了,就知道你们会不信的,所以,你们还是自己看吧……”

    说着,就要将自己的牌子递上交予那千夫长观看。

    “千夫长大人,这个人,我认识……”千夫长身后突然窜出一个人,行着军礼对千夫长说道,“他就是‘盗匪团的噩梦’,李毅,三皇子的儿子!”

    那千夫长顿时来了兴趣,结果了李毅手中的牌子,在身后的火把照耀下细细的观看,这才微笑的对着身边的那个人说道:“白石白,你小子可以,要是能将他挖来,我就记你一个大功!”

    那人笑而不语,转头看向李毅,微卷的山羊胡一翘一翘的,看着李毅直笑。

    一阵寒意从李毅的背后升腾而起,李毅觉得自己已经被狼盯上了——当然,不是普通的狼,是一只能够让李毅过不上好日子的狼……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赶紧的,跟我去西部城墙帮助大将军!”李毅想都不想便转身带着许文向着连羽城走去,边走边说道,“你们也不想大将军一回来就给他留下一个不好的映像吧……”

    千夫长与白石白均是一愣,很快的便反应了过来,迅速的转身上马,那千夫长呼喝一声,便带领着大部队浩浩荡荡的跟着李毅冲向了连羽城。

    李毅转头往后一看,笑了起来,拉起身边的许文便冲天而起,挥手又向着空中甩出一个火球,不过这一次的火球并没有炸开消散掉,而是越变越大,也越来越亮,照亮了弑天军将士们前进的道路。

    在李毅释放出的火球照明下,将士们手中的火把便显得比较多余的了,他们干脆扔掉火把,少了火把,他们行军的速度也开始变快了许多。

    连羽城就在眼前,李毅却拐了个弯,直接向着西部城墙而去!

    连羽城的西门情况并不容乐观,由于先前很多力量集中在了东部城墙与正门之上,疏忽了西部与北部的防御,使得暴民们组织的天理军很容易便将守城的队伍打得落花流水,只有少许几个人在城墙上,城门也有了些许将要破坏的迹象。

    一个白衣人影正在城墙上大肆砍杀,每一记手刀下去便会有一个暴民丧生在他的手下,李毅在空中疾飞而至,高声喊道:“祈叔叔!大部队,来了!”

    李毅此言一出,跟在他身后的弑天军将士们顿时放声大吼,以冲锋的姿态杀进了正围在西部城墙下的暴民军队中间!

    弓箭手们纷纷停下脚步,远远的弯弓射箭,每一箭都会有一个暴民丧生在箭下。

    骑兵们发起了首轮冲锋,披着装甲的战马横行无阻的冲进暴民群中,硬生生的杀出了一条血路,骑马与砍杀,对于骑兵来说是家常便饭,现在面对这些缺乏训练的暴民,更是轻轻松松的占尽上风。

    步兵们就很简单了,跟在了骑兵的身后,由骑兵们冲出的道路为基点开始扩散,向着暴民军队的更深处杀去。

    而压轴好戏,也快速的杀进了战团!

    新秦的楔形战车!如同一头头钢铁怪兽,肆无忌惮的在人群中收割生命,制造死亡!

    战车的车夫熟练的驾驶着战车,专挑暴民多的地方而去,一冲进人群,战车四周走廊上的将士们便纷纷舞动长戟,如同死神一般毫无怜悯的收割生命,几乎没有一个暴民能够躲过将士们挥动的长戟!

    暴民之间突然传出了几声号声,顿时,暴民们便一次列好了队伍,并开始了反攻!

    一个弑天军士兵不小心被一个暴民抱了个正着,情急之下,便转而拔出后腰上别着的匕首对着暴民的背部一阵猛捅,可却起不到任何效果,暴民依旧紧紧地抱着他,同时嘴里面呜呜啦啦的乱喊着。

    四周的暴民随之涌上,将这个士兵吞噬在了人群的包围之中。

    类似的情况不但发生在步兵身上,就连向来以速度与冲撞力度著称的骑兵也有几个遭到了暴民们的人海攻势,在不计后果的攻击之下,弑天军中也开始有了不小的伤亡。

    这些根本就不是剥了皮的羊,而是一个个不要命的土狼!

    暴民们心中的愤恨被完全的调动了起来,一个个不要命般冲向了离自己最近的弑天军将士,同时,还有人取下了弓箭,瞄向了战车中的战士们。

    战车上的战士们在战场开始混乱的时候便已经拉下了顶棚上的铁板,并且从身后取下了自己的弓箭,从铁板上的孔洞中向着外面射击。

    凡是射向战车的箭矢都被那坚硬的铁板所挡下,同时,战车们同时发威,再一次的冲刺起来,目标便是刚才号角声吹响的地方!

    一阵冲杀,没有一个暴民能够爬上战车,凡是爬上战车的都被车上的战士们一脚给踢了下去,不留任何机会。

    人群中,一个红发精灵分开了人群,来到了战车前,没有多说什么,手上亮起的火焰便已经表明了他的决心!

    “钢铁怪物,来吧!让我将你整个的烧化吧!”那精灵大喝道,双手挥舞间,他面前的这辆战车便整个的燃烧了起来,高温使得战车上的钢铁融化成了炙热的铁水,不断灼烧着车内人与马的身体。

    不行,这样下去的话,战车队会被这个精灵给毁了的!李毅心中大急,刚想飞下去救援,却发现祈天的动作比他还快,之间身边白影一闪,祈天便已经站在了那个精灵的面前。

    “老鼠,报上你的名字,祈某人不拍无名老鼠……”祈天依旧将精灵称之为老鼠,不知道他到底跟这些家伙有着什么样的恩怨——不对啊,看祈天现在说话鄙夷的样子,可为什么他还要我帮忙将新城的精灵们救出来呢?

    李毅想不通这个问题,便索性不想,静静的带着许文漂浮在空中往下看着——现在的战场上一片混乱,自己还是不要乱混浑水算了。

    那红发火族精灵看着祈天,一脸不相信的样子,说道:“祈将军,您怎么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说着,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呐呐的说:“我知道,我不该来的……虽然您不认识我,但是我却知道您的大名,一直都以为是传说,却没想到您真的存在……”

    祈天不耐烦的打断了他:“能不能别说废话,告诉我你的名字,老鼠……”

    “你……不是说祈将军对我宛渠都是和善可亲的嘛!为什么要这么……”精灵不敢相信的看着祈天,一脸不解。

    祈天狞笑起来,舔着嘴唇说道:“对你们和善可亲?不不不,对老鼠和善可亲只会引得老鼠们不知好歹的来咬自己,我绝对不会再做这种傻事了!”

    “既然你不肯说,那么还是让我拍死好了……我正好也饿了……”说着,祈天便挪步上前,单手向着精灵的脸庞抓去。

    “不!我不相信!我不相信祈将军不帮助我们宛渠!我不相信!”精灵大吼着,一道火焰组成的光圈顿时矗立在祈天的面前,“就算我们发动了圣战,祈将军不是还没有杀过哪怕一个宛渠儿女吗?我心目中的祈将军不是这样的人类!”

    火焰圈猛的爆裂开来,四溅的火花在地上形成了一道不断燃烧着的火墙,阻挡了祈天前进的步伐,同时,那精灵又在身上加持了好几个火系防护性法术,大吼着:“祈将军,不要让我伤害你!我们只是想要替天惩罚秦王!”

    “天?何为天?何谓天?你们只是一群无法无天的小老鼠罢了……”祈天冷笑道,血瞳中像是有什么在流动一般,“以为我心慈手软,你们就可以在西南胡作非为?你们怎么不想想,替天行道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吗?”

    “更何况,这代价往往你们还没能够付出,万物生灵便已经涂炭!浅薄的精灵啊,天意永远都是难以让人捉摸的……我今天心情好,就教教你,什么,才是天意!”

    言毕,祈天的双眼之中竟然透出了两道血红色如同实质般的光芒,那两道光芒猛的一闪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幻做一层朦胧的红色云雾笼罩在了祈天的身边。

    只见祈天视若无物的穿过了火墙,来到了精灵的面前,一把掐住了精灵的脖子,稍一使劲,对方身上的防护性法术便开始层层破裂,化作点点火花消散开来。

    “天意,就是这世间的循环,就是这世间的改变,只要万物有了一丝改变,那便是天意,而生与死,也是天意!”祈天的脸上没有了笑容,一脸的严肃,“所以,今天你遇到我,是生是死,更是天意,天意让你闯入西南胡作非为,那么天意也会让我终结你的生命……”

    “这,便是天意,没有任何情感,没有任何正邪观的,天意!”祈天低下了头,手上发力,精灵的脖子便应声而断!“精灵,天意不是要你来替天行道,而是要你来送死啊!”

    看着精灵在自己的手中渐渐咽气,祈天用怜悯的眼神看了看他的脸,低不可闻的说道:“虽然天意让你死在我的手上,但是我希望能够记住你……”

    他松开了手,任由这个充满着不现实幻想的精灵倒在地上,掀起了一小片尘雾。

    祈天静静的站着,身边围着的暴民惶恐的看着他,不敢上前,祈天也没有去对他们做什么,只是静静的转身,闪身间跳上了战车盯上,一把夺过了车夫身后插着的弑天军军旗,高举军旗大声喊道:

    “弑天军听令!给我,杀!”

    车夫正想跳起抢回军旗,却发现这个夺走军旗的人竟然就是弑天军的大将军,立刻便兴奋了起来,振臂高吼中,策动战车向着暴民群中再次冲去!

    所有鏖战中的弑天军将士们一听到祈天的号令声,纷纷转身看向祈天,顿时,所有的战士们气势大增,高吼着弑天军的威名,杀向了自己的对手。

    祈天随即跳下战车,那个李毅遇到的千夫长已经快步的跑到了祈天的面前,行礼道:“弑天军第三千队千夫长充封前来报到!”

    祈天点点头,看着战场上厮杀着的将士们问道:“就你的第三千队过来了?”

    “消息是我的百夫长传来的,所以我的部队第一个反应,前来增援,并派出了一个十人队通知其他千队,所以别的千队可能会有些晚……”千夫长充封抬头看向祈天,不由得疑惑的说道,“祈大哥,你这是……”

    “你是说,我的红眼病么?”祈天的身体已经恢复成了原状,只有眼睛还是血红血红的,在火光的照耀下显得有些诡异,“没事,只是……眼睛突然有些毛病,不碍事……”

    见祈天有些支吾,充封也知趣的没有再多问什么,告罪之后便丢下祈天,冲杀进了人群之中,祈天看着充封远去的背影,不由得叹息了声。

    “祈叔叔你的样子,似乎有些心事的样子。”李毅的声音从祈天身后传来,祈天猛的转过身来,哑然失笑了起来。

    “你小子,跟你老头子一个德行,你老头子最喜欢突然出现在我的身后吓我,还每次都搞得无声无息的样子!”祈天摸了摸李毅的头,再次叹道,“刚才我的样子把你可吓坏了吧……”

    李毅摇摇头,嘿嘿笑道:“其实没有被吓到,只是有些震惊罢了……”

    祈天尴尬的笑笑:“你不介意我戴着面具要你帮忙么……”

    “哈……这个事啊……对我也有好处不是吗?我当然不会介意了……可是……”李毅疑惑的看着祈天问道,“那个面具,对你有影响的对吧?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祈天摆摆手,示意李毅不要再讨论这个话题,转而说道:“小子,我看的出来,你很有你父亲年轻时候的样子……有没有兴趣跟我学两招?”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