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45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从天上往下看去,一个宽约两步,由一根根土刺与挂在上面的尸体组成的圆环出现在了地面上,弑天军的战士毫发无损的站在圆环内,而圆环外,剩余的暴民也陷入了呆滞的状态。

    那百来号弑天军战士呆呆的看着眼前突然出现并杀死了自己敌人的土刺,这些暴民被生生的刺穿在上面,有些没死的还犹自挣扎着,从嘴里不断的吐出血沫,呻吟声不断。

    而在这片区域外围的暴民也在呆滞过后瞬间反应了过来,看出了眼前这个大范围的杀伤性法术是由那个飞在天上的胖子所为,顿时,呼喝声不断,一支支利箭向着李毅射去!

    李毅轻笑一声,任由这些箭矢射来,往往箭矢即将射到他的时候,便会出现一道不是很强的微风将箭矢轻轻的吹开,使它偏离了自己的方向,划过李毅向着远处射去。

    见自己的弓箭对这个胖子没用,这些暴民顿时慌了阵脚——他们除了弓箭这种远程的攻击手段之外,就没有其他的能力能够伤害到李毅,而契约师,对于他们来说还是过于遥远,唯一的几个,还不在这儿。

    面对一个自己完全无能为力的契约师,他们没有任何机会!

    李毅很配合的再次摆起手势,嘴中装模作样的念叨起来,那些暴民一见到这情境便再一次慌了起来,纷纷转身,向着连羽城的方向逃去。

    李毅嘿嘿笑着,挥了挥手,那个土刺与尸体组成的圆环顿时消失,土刺上的尸体也失去了支撑,一一瘫倒在地。

    李毅缓缓的降落在了将士们中间,而将士们也围了上来。

    “我说……现在至少可以证明我不是暴民了吧……”李毅咽了口口水,看着围上来的将士,心里有些后悔自己没有直接乘风溜走。

    白石白走到了李毅的面前,仔仔细细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李毅,嘴里嘀咕着什么“皇族”“不像”“嗯嗯……”之类的词语。

    李毅歪着头看着这个性格奇怪的家伙,满脑子问号。

    “你小子真是皇族?”白石白突然凑上来问道,吓得李毅往后猛的一退,“还是个十夫长?不会是靠关系搞来的吧?”

    “我的确是皇族,而且,我是靠军功当上这十夫长的……”李毅双手抱胸,对于对方怀疑的态度依旧很是不爽,“我说,不要以貌取人嘛!我虽然胖了点……”

    “不不不……”白石白摆摆手道,“不是你外貌的问题,而是……来我们弑天军的皇族,除了三皇子李远殿下外,没有一个能够称得上汉子的,都是一帮酒囊饭袋,来弑天军,也就是镀金而已……难道你不是我们弑天军,而是其他军团的?”

    “我就是弑天军的呀……有军部命令的……”李毅感觉到还是有些不爽——无缘无故被对方怀疑,自己心里能好受么?“而且,我的的确确是皇孙,李远是我父亲……”

    “什么?!”白石白惊得山羊胡子直翘,这个三十来岁的男人惊讶的时候还真是容易引人发笑,李毅现在强忍着大笑的冲动,将面孔板的死死的,显得很是僵硬,“你说三皇子殿下是你的父亲?那么你就是他的儿子……这么说!你就是李毅?”

    “盗匪团的噩梦,李毅?!”山羊胡睁大了眼睛再次打量起李毅,嘴里再次嘀咕了起来。

    我靠……我什么时候有了这么个恶心的外号了?还“盗匪团的噩梦”?李毅举得浑身起了一生的鸡皮疙瘩——这个外号也太难听了吧?

    “传说皇孙殿下身高两丈有余,威武壮实,虎背熊腰,双臂有千斤之力,一巴掌下去能够活活拍死一个人……”白石白手舞足蹈的比划着,跟李毅描绘着自己想象中的那个皇孙殿下的样子。

    “停停停!”李毅听得鸡皮疙瘩掉了一地,感到一阵恶寒,忙打断道,“你这都是从哪里听来的?”

    “军部关于皇孙殿下战绩的通报呀……”白石白很疑惑的冲李毅眨了眨眼睛,随即说道,“可问题是,你跟军部描述的皇孙殿下一点都不一样……”

    李毅眉头一挑,没有理会白石白狐疑的眼神,直接说道:“你还是带着自己人赶紧报信去吧!这次暴民攻城的情况有些不一样了……”

    越过人群,连羽城周边一片暗黄色,攻城的暴民数量已经增长到了两万之数!并且,还源源不断的从其他地方赶来更多同样穿着暗黄色连体锁甲的人!

    “快去!找到大部队报信!我现在得去城里帮忙!”李毅的喝声惊醒了满脸疑惑的白石白,随即双腿一曲,再一次跃向了天空,乘风飞向了连羽城。

    白石白依旧处于呆傻的状态,愣愣的看着李毅飞上了天空,半天没有丝毫动作。

    良久,他才回过神来,对着周围的将士们说道:“管他是不是真的皇孙殿下,我们现在必须将这个消息传到大部队哪里!连羽城现在被围得水泄不通,估计一封求援信都发不出去……走!急行军,赶往大裂口!”

    白石白指挥着将士列队,便齐齐的向着大裂口的方向奔去。

    李毅在空中急速的飞行,契约术让他的身体比羽毛还轻,源源不断的风急速的吹在李毅背后,使他的速度达到了一个恐怖的境地。

    李毅现在的心情也开始变得焦急。

    连羽城陷入了多年来最大的危机中!随时都有可能城破人亡!而李毅最在乎的人,就在那城里!

    快点!再快点!

    李毅知道如果连羽城被攻破,那么单凭谷蕾几人在这乱军之中是没有机会逃出生天的,就算自己赶去,赶得及的话还能够有些把握将他们齐齐带出连羽城,可是如果自己来不及赶去的话……

    一想到这样的后果,李毅不由得打了个冷颤,速度不由得更快了。

    李毅掠过暴民军队的上空,引来一支支不断射向他的箭矢,却没有一支能够阻挠到李毅——李毅身上的防护性法术依旧在起着作用,使得那些尽力飞向高空的利箭很快便失去了动力,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向下掉去。

    有几个暴民便是被这些从空中掉下的流矢给钉死在了地上。

    他很快便来到了连羽城中,新秦的将士们仰着脸惊恐的看着他,以为他是暴民军队的契约师,纷纷对着李毅射出了手中的箭矢。

    “我靠!”李毅迅速的落地,激起了一阵烟雾,他迅速的掏出能够证明自己身份的两块牌子,一手一个举在手上道:“大家别误伤!我是自己人!”

    将士们看着李毅手中的牌子,显得有些犹豫不决。

    “他是暴民的奸细!……”一个声音从人群中传来,引起一片哗然。

    “都他妈给我闭嘴!”连续被人当成奸细的李毅顿时怒了,他愤愤的一跺脚,周边地面顿时一阵震动,借此机会,他大吼道,“老子是弑天军的十夫长,跟你们一样是新秦的军人!老子还是新秦的皇孙!都给我打起精神来!暴民军队中现在还没有契约师的存在,你们不要疑神疑鬼的!给我守好城!”

    说着,李毅便分开了人群,跳跃着向城主府而去。

    看着靠在一起的城主府与弑天军军部,李毅犹豫再三,敲响了城主府紧闭的大门。

    大门开了一道缝,从里面露出了一张苍老的脸,疑惑的看着李毅身上五颜六色的装备,奇怪的问道:“你是谁?”

    “我是新秦皇孙,弑天军的十夫长李毅!”李毅将手中的两块牌子举起让这个老人看的清楚些,说道,“请问城主在哪儿?”

    “城主上城墙上去杀敌了……”老人说着想要关上大门,“你还是快走吧!”

    “连羽城都快被攻破了,城主他还在杀敌?城里的男女老幼的疏散问题怎么办!”李毅用脚卡住了大门,不让老人关上,“他现在在城墙上的哪个地方?”

    “就在正门上!”老人一脚踩在了李毅的靴子上,李毅立即心疼的缩回了脚,在鞋面上狠狠的擦了擦,却发现这个老人已经借机把门死死的锁上,无论李毅说什么也不开门了。

    李毅无奈的转身看了看厮杀声震天的正门,想了想,拐弯走进了弑天军军部。

    军部中已经忙成了一团。

    “信鸽送不出去!暴民的弓箭手已经将城外封锁了起来!”

    “快!戴将军在哪儿?东城门即将失守!暴民们已经占领了东城墙!”

    “南边正门已由城主带领连字营的兄弟接手,北城墙上的暴民已被击退!”

    “报!城外来了更多的暴民!其中似乎有精灵的身影!”

    李毅皱着眉头挤进军部的大门,在看到他举起的十夫长铁牌与皇孙腰牌之后,便没有人再上前拦截他。

    他直接上了二楼,来到了戴将军的房间门口。

    门并没有上锁,可李毅却没有马上推开——阵阵争吵声不时地从门内传来。

    “戴将军!你还是快走吧!现在连羽城的状况危机,随时都有破城的可能!为了您的安全,我建议您还是带上一队人马,突围出城……”这个声音李毅听得熟悉,却一时想不起到底是谁,不过看样子,应该是在劝说戴将军逃走无疑。

    门内传来一声拍桌子的声音,戴将军的怒喝声也同时从内传出:“祈大哥不在,我就是弑天军的统帅,哪有统帅临阵脱逃的道理!这种逃兵的行径,我不稀的做!”

    “可是……”

    “祈大哥走前我就拍胸脯向他保证,定与这连羽城共存亡!别说那些没用的了!传令下去,所有守城队伍都给我死死守住!”戴将军的声音越来越低,变得似乎如同耳语般若不可闻,“就是死,我也得死在自己的岗位上……如果有人想要逃命的话……那就去吧……”

    “现在就连求救信号都传不出去……”戴将军叹息道,“你可知道,城墙上所有的烽火台都被人秘密的破坏掉了,传令的信鸽一飞出城便被射落,连羽城……已经成为了一座孤城!”

    “如果说……弑天军其余的部队已经知道了连羽城被围的消息了呢?”李毅推门而入,行礼道。

    副将室内只有戴将军与曾经带李毅他们前去养殖场的书记官二人,看到李毅突然进来,不由得一愣,而从李毅嘴里说出的话则是让他们心中猛的一喜。

    “你……你是说真的?!前往大裂口军演的大部队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正在赶来?”戴将军再也没有了初次见面的傲慢与偏见,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般从书桌后绕了出来,抓住李毅的肩膀问道。

    “不知道连羽城与将军所说的大裂口之间需要有多久的行程?百人急行军需要多久才能到达大裂口?而大部队全速赶来连羽城需要多久?”李毅看着戴将军的眼睛问道。

    “这么说的话……”戴将军思索片刻,随即答道,“最迟明日日出之前,大部队就能赶来!你的意思是……”

    李毅将自己遇到白石白带领的百人队,并与之交手,再到嘱咐他们将消息带给弑天军大部队的这些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给了戴将军。

    戴将军顿时喜极,不符身份的手舞足蹈起来,忙对呆立在一旁的书记官说道:“老魏,赶紧,赶紧通知所有人,给我坚守到明天日出!我们,我们有救了!”

    书记官领命而去,李毅却急忙叫住了他:“等等!那个……跟我一起来的人都在哪里?”

    “他们本来被我派去了正门防守,现在的话,应该去东部城墙上支援了……”戴将军替书记官答道。

    李毅点头就走。

    “且慢!我记得没错的话……你就是前些日子新来的那个十夫长?李毅?我记得你……”戴将军叫住了李毅,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李毅转头笑道:“如果将军想要奖赏我的话,还是等这场战斗结束之后吧!如果没别的事,我也去支援东城墙了……”

    言毕,便突地失去了踪影,只留下戴将军与书记官呆呆的看着李毅刚才待过的地方。

    “看来……这个皇族子弟,果然有些不一样……”戴将军呐呐的对着书记官说道。

    李毅出了军部的大门后便立刻腾身跃起,向着东部城墙的方向急速掠去。

    东部城墙上,弑天军的士兵已经被暴民军的人团团包围了起来,暴民们甚至还将弑天军的队伍分割了开来,准备用人数上的优势将他们淹没。

    相比其他几个方向上喊杀声连天,形式最为危急的东部城墙上却显得有些古怪。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