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45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李毅觉得自己快要暴走了——被人质疑身份也就算了,现在还被着可恶的家伙怀疑成了贼?

    好歹自己也是一个堂堂正正的皇孙,怎么能够容忍一个小小的百夫长如此这般的肆意诋毁?!

    于是李毅便再一次掏出了自己的皇孙腰牌,说道:“我是皇族,别给脸不要脸!”

    却没想到,对方一点都没有买他的帐,指着李毅手中的牌子哈哈大笑了起来!

    “哎哟喂!皇孙?啊哈哈哈……”山羊胡捂着肚子笑个不停,指着李毅皇孙腰牌的手随着他的笑声不断的颤抖着,“你还真以为随便找块牌子刻个‘皇孙’两字你就是皇族了?这暴民就是暴民,这个智力水平……难怪年年被我们打退……”

    李毅收起腰牌,皱着眉头看着山羊胡,冷不丁的问道:“我说,你笑完了吧?笑完了就赶紧闪开,连羽城正在被人攻击,你们都不知道么?”

    “我们当然知道,你们这群暴民不是喜欢每年来找一次虐么?”山羊胡停止了笑声,直起腰来拔出了腰间的佩剑,“看你这身奇装异服,应该是从精灵那里得到的好处吧?还想冒充我新秦的军官与皇族?”

    “束手就擒吧!”山羊胡大喝一声,随着他将手中的佩剑举起,手下那上百个将士齐齐向前迈了一步,锋利的武器距离李毅也更近了一分。

    李毅的眉头紧锁,指着山羊胡的鼻子尖说道:“主次不分,你这个百夫长是怎么当上的?!现在连羽城被围,你们就这么围着我这个无关紧要的人?”

    山羊胡笑了起来,手中佩剑晃了个剑花,剑锋所指,便是李毅的咽喉:“不要跟我讲什么大道理,老子可是弑天军第三千队的百夫长白石白!我现在怀疑你就是暴民们派来的奸细,有权将你扣回军部受审!弟兄们!把他给我抓起来!”

    山羊胡的手下再次向前一步,剑尖顶着李毅身上的铠甲,同时异口同声的喝道:“请束手就擒!”

    上百人齐声一喝,的确有些震慑的效果。

    不过这在李毅看来,却不是什么好事——兵都是好兵,无奈却摊上了这么个傻叉的长官!真不知道弑天军里还有多少这种的军官!

    仗着自己的军功,仗着自己的军职,就可以耀武扬威?随便抓个人就可以把他当做奸细了?更何况,现在连羽城被围,正是需要他们上阵杀敌的时候,他们却在这里抓着李毅胡搅蛮缠!弑天军的职责就是守卫西南边境,而连羽城就是他们军部所在呀!

    不过也不怪李毅会这么想,弑天军这么多年来驻守西南边境,暴民们每年都会被渗透进新秦的精灵给煽动起来,前来攻打连羽城,或者攻击其他的地方,弑天军的将士们对这种现象已经司空见惯——凭着那只有几千人,由只经受过少许军事训练的暴民组成的军队,如何能够跟上万人的弑天军对抗?

    仅仅只靠驻扎在连羽城的那少许人就可以稳稳地将连羽城守下,甚至,己方都不会有任何伤亡,那些暴民久攻不下,自然会灰溜溜的退走。

    以至于每年连羽城被围的时候,弑天军驻守西南其他地方的队伍都会偷偷溜出一些人来,跑到连羽城边上“看戏”。

    而山羊胡便是偷偷带着兄弟们溜出来的。

    恰巧弑天军凡是没有待在连羽城的队伍被上级命令开到大裂口边上进行军事演习,而山羊胡所领的百人队正好又是外围警戒的队伍,又刚好遇到了一年一次的暴民军攻城,自然要来见识一下了。

    很不巧的是,他们遇上了李毅。

    这个山羊胡白石白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兵痞,凡是与他认识的人都知道,这个人为人个性直爽,什么事情都摆在脸上,讨厌就是讨厌,喜欢就是喜欢。他喜欢的,自然会要去与对方结交,而他讨厌的,便会拐弯抹角的去捉弄对方。

    李毅在他的眼中看来,就是讨厌的代名词……

    他一眼看见这个飞在天上的胖子便讨厌上了,那个胖子全身穿着五颜六色的铠甲,对于白石白这个军旅出身,有着军队独特审美观的人来说,实在是难看至极!再加上对方还是一个能够使用法术的家伙,就更让他讨厌了。

    白石白小的时候便因为自己家穷,学不了契约术,从而选择了武士这条道路,为此,他也从小便开始厌恶起了那些能够使用法术的家伙!

    学法术还要那么多钱?真是一群贪财的契约师!

    而可怜的念术师李毅,就被白石白认定为贪财的契约师中的一员。

    眼看劝说不行,对方直接就想对自己动粗,李毅便决定不再跟他们讲什么道理——既然你们这么想要动手,那么我就奉陪便是!

    李毅自从从神明顶上下来就没有跟人动过手来看看自己的实力到底增长了多少,现在既然这山羊胡没事找事,自然求之不得。

    他嘿嘿一笑,垂在身旁的双手暗暗比了个手势,顿时,李毅的身边狂风大作,将地上的沙石吹得四处飞扬,碎石小道上铺设的石子被吹得四下乱飞,打在将士们的铠甲之上“咚咚”作响。

    将士们被这股狂风吹得重心不稳,东倒西歪,围住李毅的阵型也逐渐变得松散起来。

    山羊胡一惊,视线被阻,眼前的李毅竟然凭空消失了!

    待到沙石不再飞舞,白石白定睛看时,李毅却依旧站在了他的面前,自己的佩剑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他的手上,正歪着头看着自己直笑。

    白石白气愤的吼道:“该死的暴民!弟兄们!格杀他!”

    说着便当先扑向了李毅!

    李毅却轻笑着在白石白眼前消失了,失去了目标,白石白奇怪的挠了挠脑袋,却突然发现一只手在自己的肩膀上拍了拍。

    他猛地回头,看到一张微笑着的胖脸正越过肩膀看着他。

    “哇!”白石白一惊,下巴上的山羊胡一翘一翘的,后退了几步说道,“你……你这个暴民……”

    “他妈的!小爷我都说了我不是暴民了!你个混蛋!”李毅的笑脸瞬间变为红脸,一脚揣在了白石白的肚子上,却发现对方纹丝不动。

    看来这个家伙的百夫长军衔并不是白来的。

    白石白被李毅的一脚给弄出了些火气,他咬牙切齿的命令道:“所有人,给我后退十步!看我怎么收拾这个暴民!”

    李毅一脸的无所谓——现在已经有个练手的目标了,连羽城什么的,还是缓缓,反正,就暴民军队里的那几千人,几乎没可能攻下这座城池。

    将士们听令后退了十步,将李毅与白石白团团围在了中央。

    拔出腰间的火剑,将手中的佩剑扔还给了白石白,李毅连身后的盾牌都没取下,就持剑遥指道:“来吧,让我看看你这个百夫长到底有何等能耐!”

    白石白咬牙切齿的看着李毅,脚下猛的发力,挥剑向着李毅直砍而来!

    李毅一个闪身,同时左手手势一变,白石白的脚边便冒出了一团缠绕着的植物,在白石白的脚上缠成一团,使得他的前冲之势瞬间停止,被绊倒在地。

    他恼怒的用佩剑在脚下的植物根茎处猛砍了几剑,终于脱身出来,再起身寻找李毅的身影时,却发现对方再一次不见了。

    “你敢不敢不用契约术跟我打!”白石白仰天叫道,觉得自己在对方的法术上吃了大亏。

    李毅的声音却从他身后传来:“不用契约术?可以啊,你别用武技我就不用契约术,怎么样?”

    白石白只觉得耳边一阵劲风袭来,忙向前扑去,继而一个翻滚站了起来,发现李毅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前,笑着迎面给了他一拳。

    以白石白能够成为百夫长的武技,自然能够将李毅这随意的一拳给躲开,可李毅本就没指望着自己这一拳能够击中白石白的鼻梁,真正的后手,就在对方侧身躲过李毅这一拳的时候。

    白石白果然如同李毅预料的那样,侧身躲开了李毅的攻击,可是当他想要在躲开的同时挥臂砸上李毅的鼻子时,却发现自己已经被一道道从天而降的金色光柱给层层包围了起来!

    他挥出去的手臂狠狠的撞在了光柱上,顿时捂着小臂痛呼了起来。

    李毅笑眯眯的隔着“光之牢笼”看着白石白,说道:“手下败将,还想打么?”

    李毅没能等到白石白的回答。

    一阵震耳欲聋的喊杀声从四周响起,李毅起先以为周围这些弑天军的兄弟们准备群起攻击自己,顿时全身一紧,一个风系法术瞬间完成,随时都可以准备逃走。

    开玩笑!一个百人队足足有一百一十个人,李毅再怎么厉害都会被他们淹死的!

    可是仔细一听,这喊杀声却有所不同,虽然声势浩大,却令人感觉到一种怪异的中气不足,这是怎么回事?

    李毅看向四周,却发现周围弑天军的将士们已经全部面向了包围圈外,正抵挡着什么。

    透过人群的间隙看去,可以看见一个个穿着暗黄色的连体锁甲的身影在不断的闪过。

    而这喊杀声正是这些身着暗黄色连体锁甲的人喊出的,由于人数众多,所以声势浩大,却由于缺乏训练,以至于杀气不够,显得有些中气不足。

    是暴民的军队?!他们什么时候来到这里了?难道说他们攻击连羽城失败,反而选择了退走,正好自己这些人挡在了他们回去的路上?

    李毅不得不从地上腾地跃起,高高的飞在了空中,连羽城的门口,依旧黑压压的一片,李毅拿出望远镜看去,却发现攻城的一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搭起了云梯,城墙上防守的部队伤亡惨重,不断有人尖叫着从城墙上摔下。

    连羽城的四周出现了八支军队,齐齐的向着城池冲去,暗黄色的连体锁甲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着别样的光芒!

    这八支军队,每一支都有上千人的样子,一起加起来的话,几乎快要达到了两万的数量!

    他们哪来这么多人的?!李毅的心里一急,知道谷蕾他们现在一定就在城内,要是城破的话,面对如此多的敌人,他们必将遭遇到危险!

    李毅刚想不顾一切的飞向连羽城,可底下白石白的叫喊声却把他喊住了。

    “那个……契约师先生!请你将我放出去!我的弟兄在战斗,我不能就这么待在这里面什么都不做!”白石白这么叫道,仰头看着在空中起伏飘荡的李毅。

    李毅向地面看去,之间底下那一百来号弑天军的将士正苦苦抵挡着暴民军队的进攻,穿着暗黄色锁甲的暴民足足有三百多人!

    不过幸好弑天军的战士们训练有素,都是真正上过战场见过血的老兵,以至于对上这些训练不足的暴民还是有些游刃有余的,暴民们只不过仗着自己人数众多,暂且占了上风而已。

    李毅思索片刻,挥了挥手,白石白周围困着他的金色光柱顿时消失。

    一获得自由,这位长着山羊胡的百夫长立刻捡起了掉在地上的佩剑,冲着天空中的李毅抱拳道谢,便加入了抵抗暴民军队的将士们中。

    这个家伙……李毅撇了撇嘴,决定帮助他们一把。

    他就这么高高的漂浮在了空中,身体开始被一道道闪烁着各种光芒的法术保护了起来,使得他免于敌人弓箭的骚扰,随即,他双手大张,大声念诵起了咒文。

    一道道肉眼可见的波动从四面大方向着李毅涌来,一齐汇聚在了李毅身上的“土之凯”上,使得土之凯绽放出了夺目的黄光!

    李毅满头大汗的保持着双手大张的姿势,嘴中的咒文一直没有断过,冗长的咒文显示出李毅现在即将施展出一个强大的法术,以至于这些自然力量的波动能够被人用肉眼察觉。

    这个名叫“千土刺”的法术由于施法时间过长的缘故,在战斗中容易被人打断,李毅这还是第一次使用,掌握的有些不好,以至于施法的时间变得更长了,不过这并没有关系——只要有效果就好!

    随着李毅的咒文渐渐进入尾声,暴民军队脚下的土地开始变得不稳定起来,不停的抖动着,他们惊慌的看着自己脚下,一些不留神的人还被弑天军的战士割下了脑袋。

    李毅的咒文终于念完了,他长出口气,双手猛的在胸前合起一拍,十指紧扣,大喝了一声!

    “起!”随着李毅的这声大喝,暴民们脚下的土地顿时抖动的更为剧烈起来,一根根粗大的土刺从地面突然伸出,将站立在这片土地上的暴民一一从脚底戳到了头顶,死的不能再死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