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45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李远根本就听不懂自己的父亲到底在说些什么,只觉得秦王才说了几句话而已,便已经结束了。

    地上的祈天随着秦王停止那奇怪的语言,身体开始剧烈的颤抖了起来,浑身仿佛触电般快速的抽动着,他的眼睛猛然睁开,眼睛上翻,露出了惨白色的眼白。

    祈天不断的颤抖着,嘴边开始泛出白色的泡沫,他紧咬牙关,似乎正在经受巨大的痛苦,额角的汗珠不断的滴下,身下的土地上已经湿了一片。

    李远与秦王都静静的看着他,对于祈天现在的样子,李远无能为力。

    祈天的眼睛已经只剩下了眼白,泛着死鱼肚般的白色,李远担心的看向秦王,却看到对方给他投来了个放心的眼神。

    突然间,祈天身体的抖动越发的厉害,他的双眼再一次转为血红,从地上腾地跃起,喘着粗气看着秦王,面具之下传来嘿嘿的轻笑声。

    “人王……咕噜瓦鲁……阿玛卡林想……布鲁卡鲁……一战……”祈天说着让人匪夷所思的“咕噜语”,看着秦王嘿嘿直笑。

    秦王似乎被吓了一跳,不禁后退了一步,他眯着眼睛,看着依旧未恢复神智祈天,嘴里不断的说着什么。

    祈天的身体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提了起来,在空中飘飘荡荡的。

    秦王眯着眼笑道:“穴居人王,阿玛卡林,朕知道你现在不是祈天,所以等会朕下手也不会有任何顾忌!如果你不想死的话,就给朕乖乖的滚回他的意识深处!否则……你就等着下一次的轮回吧!”

    秦王的这番话说得有些莫名其妙,李远不是很理解,不过看祈天现在的样子,秦王的警告根本就没有听到心里去。

    祈天在空中大声吼叫着,全身上下开始透露着一丝淡淡的血红色光芒,一股若有似无的圣歌声开始慢慢响起,使得现在的祈天看上去既诡异又圣洁。

    接着他便好像是一颗炮弹一般直射向秦王,秦王发现,自己的能力第一次在对方身上失效了!

    秦王一边后退,一边大声叫道:“老三!还不帮忙!”

    “父皇!我在努力!”李远早已经接过了手,指挥着两股强风吹向了祈天,却起不到多大的作用。

    祈天仿佛无视风的阻力一般,快速的掠到了秦王的身前,伸爪一拍,将他远远的拍飞了出去!紧接着,他又赶上了在飞在半途的秦王,挥手向下就是一拳,将他狠狠的砸向了地面!

    “父皇!”李远眦框欲裂,脚下猛的一踩,冲向了祈天,双手挥动间,两道旋转得如同两柄快刀般的旋风飞了过去。

    祈天的身子一闪,躲过了这两道旋风,他转头看向李远,嘿嘿一笑,右手成爪狠狠的向着地上的秦王抓下!

    “碰”!祈天再一次被弹了开来。

    秦王缓缓的从地上飘起,用蔑视的眼神看着在半空中硬生生的停住身体的祈天,淡淡的说道:“想要朕的命?阿玛卡林,你的脑子果然如同精灵们说的那样,白长了……”

    说着,他的嘴中念出了一个词汇,祈天的身体在半空中硬生生的定住了,被慢慢的拉到了秦王的身前。

    他的双手渐渐抬起,搭在了祈天的头上,低语道:“沉睡吧,阿玛卡林!现在醒来对于你来说还为时过早!”

    说罢,便再一次说起了那种奇怪的语言。

    祈天的眼皮慢慢的合上,那本该若有似无的圣歌声却变得越发的嘹亮起来,祈天周身的红光终于消失不见,圣歌声越发嘹亮,却又突然的停了下来。

    截然而止的圣歌声使得李远有些不适,不过当他看到自己的父亲并无大碍后便松了口气,可在看到被秦王抓在手上的祈天时,他的心里不免一紧。

    “父皇……祈天他……没事吧?”李远小心翼翼的问道。

    秦王瞄了他一眼,甩手将祈天交给了李远,转身而去,边走边道:“把他送回将军府吧,他现在已经没事了……还有,今晚的事情,给朕将尾巴收好,朕可不想明儿一早醒来就看见各种关于这件事情的报告!”

    “越少人知道,越好!”秦王的身影逐渐消失在了皇宫大门之中,李远抱着祈天,看着他熟睡的脸庞,终于放下了心来。

    “幸好你没事了……”李远抱着祈天乘风而起,在夜空下飞速的向着将军府飞去。

    月色下的皇宫前,恢复了平静,谁都不会想到,新秦的王者刚才就在这里与人发生了战斗,一切都显得那么的安静。

    李远将祈天送到了府上,在叮嘱过下人之后便离去了。

    可当第二天一早他来到将军府找祈天的时候,却发现祈天已经悄然离开。

    府上的仆人告诉李远,祈天一大早便受到命令,赶回弑天军军部去了。

    李毅从山上下来,赶着马车沿着小道往回走,已经过去了一天了。

    沿途的情况让他感到了些许的不安。

    经过的五个军营中均是空无一人,一副人去营空的景象。可是现在似乎并不是军队练兵的时候,怎么会一个人都没有呢?

    顾不上琢磨这种事情了,李毅现在可谓是归心似箭,都已经一个礼拜没回去了,谷蕾他们是不是等急了呢?

    稍稍往前行了少许路程,连羽城便已经能够远远看见了。

    不对……城池前好像有些奇怪……李毅站在马车上遥遥看去,却发现连羽城面向自己的南门前黑压压一片,显得那么的古怪。

    “这是怎么了……”李毅自言自语,同时更加卖力的挥扬起马鞭,驱赶着马儿快速的拉着车向着连羽城而去。

    待到走得更近的时候他才发现,原来连羽城前黑压压的那一片竟然就是一整个军队!但却不是弑天军,看他们身上的装束,与新秦的制式的铠甲有着明显的区别。

    新秦的铠甲但从外型上来看,应该属于轻型板甲的范畴,而新秦的所有军队都是这个样子的,除了一些特别的小队穿的是便于行动的皮衣,其余的都是一样的装束。

    而眼前的这一支黑压压的队伍身上的装束显然是显得比较特别,一身暗黄色的连体衣,从李毅的距离上看不出材质,但可以肯定的是,这绝对不是新秦制式的板甲。

    李毅心道不好,隐约的猜到了对方的身份。

    不会是……西南边境的暴民吧……李毅知道西南这儿的形势不容乐观,可却没有想到竟然来得如此之快!不由得停止了挥动马鞭,前进的马儿在没有身后不断传来的鞭子鞭策下,渐渐的停了下来,使得李毅依旧能够在危险距离外远远的看着军队的动向。

    不行……太远了,看不清楚!李毅站在了马车顶上,手搭凉棚极目远眺,却由于距离实在过远,导致他看不清楚前方的状况。

    李毅想了想,考虑到等会自己回去的时候可能遇到的战斗,便跳下了马车,将身后背着的契约装备换在了自己的身上。

    他驱动着风将自己的身体吹向了天空,右手一翻,一架双筒望远镜出现在了他的手上。

    自从通过了力量与耐力的试炼之后,李毅的精神力急剧上涨,就连他用念术造物的能力也变得飞快,一些不是很精密的小玩意眨眼间就能被他制造出来。

    透过望远镜,李毅终于可以清晰的看见连羽城前的情形,看着那一片黑压压的人群,李毅估摸着大概有着上千人的样子,而队伍的前方,三个穿着同样暗黄色衣服的人正骑着高头大马站在阵前,看着前方的连羽城,一动不动。

    李毅终于看清了他们身上的衣服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了。

    他们身上的暗黄色衣服是由一个个小小的圆环制成的护甲,在阳光的照耀下泛着着金属的寒光,李毅的认识中并不知道还有什么黄色的金属能够制成装甲穿在身上的,当然,如果这些人真的有钱能够用黄金作为装甲材料的话……

    小小的圆环圆润的链接在了一起,形成了圆环套圆环的样子,整套装甲如同一件衣服一般,轻柔的将主人的身体包裹了起来,从头到脚,除了脸上露出必要的洞孔,便毫无缝隙。

    这些人到底怎么穿上这身装甲的?李毅制造出来的望远镜并不是多么尖端的军用望远镜,能做到的也仅仅只能帮助他看清楚远方的景物。

    李毅倒是认出了他们身上装甲的类型,这是最为典型的锁甲,以前李毅玩电脑游戏的时候知道的……

    现在的太阳并没有下山,可是连羽城的大门却紧闭着,门上留着的那上百个凹槽已经被插上了一根根长长的木质尖刺,尖刺长约一丈,尖锐的头部上似乎被涂上了些什么,在阳光的反射下闪耀着黑蓝色的光芒。

    按照李毅的理解,这些尖刺应该就是用来防止敌人攻城时使用攻城锤用的,一丈长的尖刺范围,而且上面还涂满了奇怪的东西,应该没有人能够将这个大门给撞破吧?

    连羽城高高的城墙上站满了弑天军的将士,各个手握长弓,背上的箭筒内装的满满的,严阵以待。

    连羽城前的军队似乎接受过良好的军事训练,每个人都整齐笔直的站立在阵中,动也不动,等待着自己首领下达的命令。

    终于,队伍前居中的那个人策马奔向了队伍的左翼,再由左翼策马奔向了右翼,期间他的嘴巴一张一合,似乎正在大声的说着些什么。

    李毅终于看清了这个人的脸庞,心中不由得一惊。

    竟然是阿姆达!

    他怎么跑出来了?李毅疑惑的想到,不过这样一来,这支上千人的军队的身份自然跃然而出——暴民!果然是暴民组成的军队!

    阿姆达的“战前动员”显然非常有有效,在他还没有来到队伍右翼的时候,队伍中的战士们便已经举起了手中的刀剑,放声怒吼了起来,随着他取下身后的巨弓策马冲向连羽城,身后的暴民们也疯狂的吼叫着跟着冲了上去。

    连羽城的城墙上等待着的将士们纷纷弯弓搭箭,呈四十五度斜上角将箭矢射了出去,只见阿姆达把手中的弯弓一分为二,变成了两把火焰弯刀,将射来的箭矢一一拨开,继续怒吼着冲向城池。

    而他身后的暴民则就没有他那么好的身手了,接二连三的被高速飞下的箭矢射死在了地上,几乎很少有人能够挡住这阵箭雨的。

    很快,暴民们的队伍人数骤减,一下子少掉了一半。

    李毅不忍的将望远镜从眼睛上拿开,撇撇嘴自语道:“这哪是攻城,简直就是自杀么!”

    话刚说完,下方突然便射来了几支利箭,直直的射向了在高空中漂浮着的李毅。“护体光甲”瞬间被激发了起来,“叮当”声中,射向李毅的利箭被“护体光甲”挡在了身外,李毅依旧漂浮在空中,毫发无伤的看了下去。

    “咦?这不是弑天军的兄弟们么?”李毅奇怪的看着身下,只见一个百人队伍不知何时来到了他的马车边上,警惕的看着远在天空的李毅。

    “天上的,下来!报上你的身份!”一个长着山羊胡的年轻男人仰着头对着李毅说道,同时再一次举起了手中的弓。

    “我靠……”李毅翻了个白眼,从空中缓缓落下,方一落地,那百人队伍便已经将他层层围住,一个个将手中的利剑对准了李毅。

    那个山羊胡悠然的从人群中走出,轻蔑的看着李毅说道:“真没想到,暴民里面竟然也有契约师了!是不是那些该死的精灵教你的?老实交代!不要以为自己是契约师就不用怕我们这些武士了!”

    这是……哪儿跟哪儿啊!李毅觉得自己一阵头大,不过自己的军衔现在只不过是个小小的十夫长,而对方胸前的一个“百”字就已经说明了对方的军衔。

    百夫长……李毅的头更大了,“官大一级压死人”的到底李毅还是知道的,哪怕自己是皇室贵族,在弑天军里面,只要自己有军职,并且低于对方,自己就得乖乖的听从对方的命令。

    否则,军法处置。

    李毅撇着嘴,不想多说话,只是从怀里掏出了十夫长铁牌,说道:“新秦弑天军十夫长李毅,参见百夫长大人。”

    说着,便规规矩矩的行了个军礼。

    而那个山羊胡百夫长却没有理他,瞄了眼李毅手中的铁牌,嗤笑道:“以为你弄个假的十夫长牌子就可以蒙混过关了?小子,我可是见过很多像你这样自作聪明的暴民,不要以为这样子就可以将我蒙蔽过去!”

    我靠!我靠!我靠!

    这个不长眼的家伙!李毅有些不耐烦的说道:“难道我手中的十夫长铁牌是假的么?”

    “哼!谁知道你这个牌子是不是在哪个十夫长身上偷来的?就连那辆马车……”山羊胡冲李毅运送肉食的马车努了努嘴,“说不定也是你偷来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