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45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他知道,如果祈天一直没有从现在这种穴居人的意识中脱离出来,那么他将成为一个很大很大的麻烦!

    穴居人嗜血嗜杀,好吃生肉,好饮鲜血,战斗起来不死不休!

    更何况,祈天还是穴居人的王者,身为王者的荣耀不容践踏,会变得更加的好战与不畏生死!也就是说,如果祈天依旧保持着现在这种状态不能醒来的话,那么李远只能一举将他格杀,以免危害到新城的百姓!

    “求求你了!赶快醒来吧!”李远无奈的制造出一个个小型的旋风阻挡着祈天的脚步,心中暗暗叫苦——这可是他平生最重要的挚友,如果他不是现在这样的话,李远这辈子都不会与祈天交手,可现在祈天已经深深的陷进了穴居人的意识之中……

    李远不得不面临一个艰难的选择——如果唤醒不了祈天的话,是杀,还是不杀?

    因此,他现在根本就不敢用出全力来进攻祈天,只得选择一些伤害较少的控制干扰型法术来阻止祈天的靠近。

    包厢内,狂风肆虐,一个干瘦的身躯正不断的走向一个漂浮在半空中的身影。

    李远一咬牙,决定了下来!

    随着他双手的挥舞,一个两人大小的龙卷风出现在了祈天的身侧,呼啸着向着他卷去。

    却不想这个时候,包厢的门却被人打开了。

    “客官,如果方才那位服务员……”一个圆滚滚的脑袋探进了屋内,却被屋内一片狼藉的样子给下了一跳。

    门外的动静使得祈天的注意力被完全的转移了过去,他将头转向了门外,看着那个圆滚滚的脑袋笑了起来。

    “肉……血……!”他嘴里呐呐的说着,突然消失在了祈天的眼中。

    再次出现时,他的手里已经提着一个脖子断裂开来的中年男人,男人胖胖的身子在祈天的手中似乎轻若无物,他那圆滚滚的脑袋也耷拉在了身后,脖间露出了一道巨大的伤口,正不断的向外喷洒着血液。

    “血!!”祈天欢呼着将嘴巴堵在了伤口上,畅饮起来。

    这个被祈天当成食物的中年男人便是这家酒楼的老板,李远虽然没来过这家酒楼,但却还是认得这个人的。

    眼看一个活生生的人在自己面前被杀,而且还是祈天所为,这让李远有些接受不了。

    毕竟,杀人者就是祈天,身为新秦大将军的挚友祈天呐!

    按照新秦律法,杀人偿命,不管你是谁,只要无缘无故的杀了人,都要送上断头台来偿命!这让李远一下子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李远知道,如果自己不阻止祈天的话,那么他将会冲出酒楼,甚至在酒楼内就会大开杀戒!可就算自己阻止了祈天,这么大的动静也会将新城禁卫军引来,到时候,祈天也就难逃一死。

    就在李远两难的时候,祈天已经喝干了酒楼老板体内的鲜血,欢畅的仰头吼叫了一声,右手提着他的衣领,左手立掌化刀,猛地插入了酒楼老板的胸口,再拔出时,手上已经多了一个模糊的肉.团。

    肉.团静静的待在了祈天的手掌上,偶尔痉挛般的勃动一下,将其内剩余的那一点血液喷洒出来。

    祈天用一种看艺术品的眼神观察着这个肉.团,李远却一眼就看出了这个肉.团到底是个什么东西——那个便是这家酒楼老板的心脏!

    祈天用“咕噜”声发出一声欢呼,张嘴狠狠的咬了下去!

    鲜血四溅!祈天开心的将这颗心脏一口口的生吞了下去,同时全身如同抽筋般不停的抖动着,他的表情告诉李远,他现在很爽!

    十分爽!非常爽!超级爽!

    记忆中似乎很久没有尝到过如此新鲜的内脏了,祈天模糊的记得,自己自从出现在中央山脉的半山之间的时候就开始没有吃过新鲜的食物,之前的记忆已经模糊不清,只记得,似乎自己的名字应该叫做“祈天”?

    管他祈天还是八天的,自己现在可是穴居人王!无上的王者!中央山脉的半山之王!

    那些愚蠢的宛渠精灵,那些不自量力的人类,都将跪拜在我的脚下,臣服于我!高声的呼喊出我的真名!

    阿玛卡林!

    历代穴居人王者继位后都会将自己的名字更改为阿玛卡林,以纪念第一位穴居人王者。而祈天,便是这一任的阿玛卡林!

    在吞下酒楼老板的心脏之后,祈天眼中的红光更重,一个狰狞的面具从他的脸上渐渐浮现了出来,青面獠牙的面具在配上从祈天双眼射出的红光,显得那么的诡异,以及可怖。

    祈天一声长啸,双手张开,猛地向前踏出了一步,李远限制住他的旋风竟然被他硬生生的给挣散了,祈天血红色的双眼带着一种嗜血的情感盯着李远,鲜红的舌头不时地舔舐.着嘴唇,一副饥饿的模样。

    李远不禁有些头晕——天呐!祈天这家伙已经吃了不下十斤的生牛肉,还生生的吸干了一个成年人全身的血液,外带一个新鲜的心脏……

    看着祈天依旧平坦的肚子,李远很奇怪他刚才吃下的东西到底去哪里了。

    时间容不得李远思考这些无关紧要的东西,因为这个时候,祈天已经飞一般的扑了上来!

    李远迅速的指挥着风将身后的窗户打开,随即又让风一个劲的向着祈天猛吹,使得他的速度降下来,为自己逃到室外制造机会。

    李远倒退着从窗口飞出了包厢,刚想转身冲向高空,却发现自己的脚踝一紧,一双长着尖锐指甲的手已经紧紧的抓住了他。

    祈天在他的身下嘿嘿直笑,就这么悬挂在了李远的脚下。

    李远心中一急,现在的祈天可是真的六亲不认,要是自己就这么被他近身的话,一定会被他当成食物吃掉的!

    李远一咬牙,身体在空中缓缓的开始旋转起来,速度越来越快,他的周身开始出现了一道旋转着的风墙,隐隐的发出呼啸声。

    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突然间,李远停了下来,骤停产生了强大的惯性,使得抓着李远脚踝的祈天手上一松,顿时旋转着掉了下去。

    “咚”!祈天四仰八叉的倒在地上,却又跟没事人一般站了起来,双眼中的红光鲜艳欲滴,看着天空中的李远直笑。

    “咕噜哇咋!……阿鲁瓦多萨鲁!……法拉伦萨!库鲁法多……”祈天从喉咙中硬挤出了这些话来,听得李远一阵犯晕。

    这都是些什么呀!难怪穴居人的语言一直以来就被大路上的各种族誉为最为难懂的语言,这里面根本就没有任何逻辑可以推敲嘛!李远心中暗骂,虽然听不懂,但是好歹自己也能从底下祈天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中看出他现在的情绪来。

    反正不是高兴便是了!李远叹了口气,将自己的身体又在空中抬高了少许——谁知到祈天现在的弹跳力如何,如果刚好能够够得上李远的话,那岂不是冤死?反正祈天发狂后与图洛特的战斗李远是全程围观的,他的能力能够发挥到连他自己都想象不到的程度!

    不管怎样,这肯定与父皇有关!必须将祈天引向皇宫,将父皇叫出来帮忙!李远无奈的如此打算——毕竟,这可是自己的好友,他可不想祈天死在自己的手上。

    李远心中想着,身体却已经行动了起来,他生怕祈天不会跟上自己,便再一次制造出了几个两个人大小的龙卷风,从四面八方齐齐围向了祈天!

    不管你往哪里逃,我都可以抓住你!李远左手食指轻轻一动,那几个龙卷风便加快了速度,一下子将祈天给卷进了自己的体内。

    祈天甚至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有反抗?

    事实证明,他的确是没有反抗的心思——在被龙卷风包裹住的同时,祈天一下子看出了这个龙卷的旋转方向,嘿嘿的笑声中,他的身体开始了反方向的旋转。

    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李远并不明白祈天到底是靠什么为着力点开始这空中的旋转的,自己是靠风的推力,而祈天却没有任何可以着力的地方!

    不过事实就是事实,祈天的的确确的在这龙卷风中反方向的旋转了起来,并且速度越来越快,直到自己身体转动的速度与风的速度持平。

    龙卷风突然之间便消散了开来,祈天稳稳的落在了地上,喉咙中发出嘿嘿的笑声。

    李远满头冷汗的再次往天上飘高了几分,心中暗道:“果然……我还是打不过祈天的呀!”

    不过这已经没有关系了,祈天的注意力已经完完全全的被李远给吸引住了,李远不断的向着皇宫的方向飞去,而祈天就在他的脚下跟着,同时抬头看着他冷笑。

    皇宫越来越近,而皇城禁卫军也被这战斗的声音给吸引了过来,团团的将两人围了起来。不过还没有等指挥官下达什么命令,祈天便已经用行动告诉了他们,自己并不是好惹的。

    两个试图上前制服祈天的士兵被他扭断了脖子,掏出了心脏吃了下去。

    李远想要阻止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只得叹息道:“下面的禁卫军兄弟们,请你们不要插手这件事情!我是三皇子李远,这件事交给我处理就行了,如果弟兄们想要帮忙的话,还请前去皇宫通知父皇,告诉他,三皇子有要事求见!”

    禁卫军们看见空中漂浮着的人影竟是三皇子李远,自知这三皇子与禁卫军蒙将军关系不错,便一哄而散,两个骑着马匹的十夫长已经急急的先去皇宫禀报了。

    皇宫的大门近在眼前,虽然已经到了平常入夜锁门的时候,可现在却是大门洞开,显然禁卫军的兄弟已经将李远这的情况通知给了皇宫守卫。

    门中渐渐走出了一个穿着蟒袍的身影,鹤发童颜,精神矍铄,正是秦王!

    “父皇!”李远急急的落在了地上,指着身后说道,“祈天他……”

    李远的话还没有说完,身后远远跟着的祈天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秦王的身前,低头看着秦王直笑。

    右手抬起,猛地向着秦王的胸膛猛.插而下!

    李远惊叫着想要上前阻止祈天的暴.行,可奈何他的速度明显没有祈天的快,在他还没来得及施法的时候,祈天的右手已经插向了秦王的胸膛!

    李远只觉得眼前一闪,一个身影便飞速的倒飞了出去!

    定睛一看,飞出去的竟是祈天,而秦王安安稳稳的站立在原地,动都没有动,甚至连身上的蟒袍都没有起一丝褶皱。

    秦王对着李远笑了笑,右手成爪凌空一抓,倒飞出去的祈天便迅速的再次飞回,秦王准确的卡住了祈天的脖子,看着他脸上的面具,满脸笑容。

    “看来,面具跟你的融合比朕想象的更快一些……”秦王的声音圆润无比,闭上眼睛的话都听不出他的实际年龄。

    祈天挣扎着,伸出双手想要掰开秦王的手,却一直徒劳无功,秦王稳稳的卡住了他,使得他动弹不得。

    “父皇……祈天他……”李远不由得出声问道。

    秦王看了看李远,露齿一笑道:“老三,祈天他现在的情况很正常,他现在可是穴居人的王!脸上的这个面具便是王者的信物……不过他现在还没能很好的压制住这个面具的威能,所以才会变成现在的这个模样……”

    李远没有想到自己的父亲会将实情告诉给他,虽然告诉他的不过是他已经知道的事情,但他的脸上依旧很配合的露出了惊讶的表情,顺藤摸瓜的问道:“父皇,祈天他怎么会成为穴居人王?而且脸上还有这个面具?”

    秦王沉吟片刻,回道:“其实这里面都有朕的责任,祈天被朕派去中央山脉取得穴居人的信物,好让朕能够借由祈天来控制穴居人来帮助我们……可是没想到祈天虽然带回了这个面具,却已经开始了与面具融合的过程,以至于现在再也压制不住这个面具的心性,变成了现在这个模样……”

    “那么父皇,有没有办法可以让祈天恢复原样?”李远早就知道自己的父亲拥有某些强大的力量,并且曾经见到过他轻而易举的说了几个词汇,便将一个活生生的人给大卸八块,李远知道,自己的父亲一定有什么办法来挽救自己挚友的生命。

    秦王轻轻的笑着,抖了抖手中已经被他掐的半死不活的祈天,将他放在了地上:“朕当然有办法……”

    说着,双手遥指着地上已经陷入昏迷的祈天,嘴中含糊的说起了一些奇怪的语言。

    这种语言不同于李远所知道的任何语言,从秦王口中蹦出的语句带着明显的胸腔震动的鸣音,其中还夹杂着从嗓子里硬挤出来的尖锐嘶鸣,甚至,还有着与穴居人的“咕噜语”相通的喉音。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