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45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言罢哈哈笑着,落在了地上,在祈天的肩上用力的拍了一下:“都三天了!快把我吓死了!”

    祈天笑了笑,认真的看着李远,问道:“我现在得赶快回新城,能帮忙么?”

    李远一愣,随即轻笑道:“帮忙?当然可以,不过,你要多快?”

    “你能多快就多快!”祈天似乎有比较着急的事情,所以表现的十分焦急。

    李远耸耸肩,双手一挥,二人如同腾云驾雾一般拔地而起,他们的身体变得比鹅毛还轻,身后还有一股强有力的风在不断的推着他们向着东方飞去。

    “有多快?新秦从东到西,以我的速度只要一天时间,再快的话,你就得去做波音了……”李远哈哈大笑道,带着祈天一路飞驰,空中呼啸而来的气流被他用法术挡在了身前,使得他跟祈天之间的交流没有任何干扰的存在。

    “波音是什么?”祈天不解的问道。

    “呃……”李远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想了想道,“就是一种能够在天上飞的铁鸟……”

    祈天奇道:“这世间竟然还有如此巨大的鸟类?还能够载人?”

    “当然……最大的还能载几百人呢……”李远擦了擦自己额上的冷汗,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这个“波音”到底是种什么样的鸟。

    一路上,祈天将自己后来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给了李远,当然,自己因为如此之多的**失了神,从而被俘的事情没有说出,用了一个蹩脚的“失手被擒”来搪塞了过去。

    不过李远怎么可能看不出这里面的问题?更何况祈天在说自己失败的时候明显的脸红,心跳加速——这一切看在身为人父的李远眼中,一下子便明白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祈天这家伙,一定是被什么少儿不宜的东西给搅乱了心神,否则,以他的能力不可能就这么简单的被精灵抓住!

    虽然猜到了,但李远并没有说出来,只是一副我了解的模样笑了笑。毕竟,老友的面子还是要关照一下的。

    他们往新城赶去的时候天上的那轮月亮还未落下,待到他们远远能看见新城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秋末的太阳高高的悬挂在天际,温暖着人们的心灵。

    他们落在了皇宫的大门前,在门卫通报之后,便走了进去。

    在接引宦官的带领之下,他们在秦王的书房前停了下来。

    “皇上就在书房内批阅奏折,三皇子与祈将军请稍等片刻。”守门的两个卫士之一行礼道,随即便大声的禀报,“三皇子李远与弑天军祈天将军求见!”

    不多时,书房内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皇上说了,传祈将军入室面圣,三皇子自在门外等候。”

    二人对视一眼,李远无所谓的耸耸肩,说道:“进去吧,反正我没什么事,主要的还是你。”

    祈天点点头,推开了书房门,走了进去。

    秦王的书房装饰的很简单,进门左拐便是秦王日常办公用的书桌,上面笔墨纸砚一应俱全,右侧的墙壁上交叉着挂着两把刀剑,一套全身漆成黑色的盔甲被挂置在刀剑之下,看不出好坏。

    须发皆白却精神矍铄的秦王正坐在书桌后的椅子上批阅着桌上的一些奏本,一个女人在给他磨墨,手上戴着的十个银色戒指闪烁着别样的光彩。

    看到这个女人手上的那十个戒指,祈天不由的一愣,神色顿时有些迷离起来。

    秦王在祈天进到房间之后便将手中的笔扔到了一边,抬起了头:“祈将军,想必,朕交代给你的事情你已经完成了吧?”

    秦王的声音苍老,却显得圆润,这种古怪的感觉让祈天心中很不舒服。

    “禀告皇上,臣下幸不辱命……”祈天双膝跪地,抱拳回道。

    “好了好了,墨竹,你出去吧!”秦王挥挥手,打断了祈天的报告,同时示意这个长着一头翠绿色头发的女子出去。

    那女子点头行了个礼,便走出了房门,临了,深深的看了祈天一眼。

    门一关上,秦王便急切的站了起来,同时挥了下手,嘴中说了一句极为绕口的古怪语言,便向祈天问道:“那个东西,你真的拿到了?!”

    祈天点点头,从怀里小心翼翼的将“七魔珠”取了出来,双手捧着呈了上去。

    “七魔珠”一出,整个书房便被这闪耀着七彩光芒的宝珠给照亮了。秦王圆睁着眼睛,颤抖着手将“七魔珠”一把抓起,爱恋的放在自己的鼻子底下仔细的看着。

    “果然,果然是‘七魔珠’!就是它……就是它!”秦王激动的将这颗宝珠塞进了自己的怀里,又呐呐自语道,“现在,有了这个……朕就可以……放心大胆的……做了……”

    祈天并没有听清楚秦王所说的是什么,因为秦王的话中还带着方才那种饶舌难懂的奇怪语言,根本就很难分辨出秦王的意思。

    以至于祈天只得老老实实的跪在地下,等待秦王的回应。

    “祈天呐!你做的不错!”秦王终于赞赏道,“快起来吧!”

    祈天如释重负的站起身,面向秦王低着头。

    “这一次,你可以不用一直低着头,抬起头来,看向朕!”秦王命令道,语气中带着毫不掩饰的兴奋。可就在祈天把头抬起的时候,秦王却似乎发现了些异状,问道“咦……祈天,你从山上带回来的那个面具……你还带着么?”

    祈天一愣,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秦王的问题。

    犹豫再三,祈天这才决定将真实的情况说出:“回禀皇上,臣下的那个面具……莫名其妙的消失掉了!”

    说罢,便战战兢兢的等待秦王的大发雷霆。

    却不想,秦王却笑呵呵的笑了起来,无所谓的挥挥手道:“没关系,真的没关系的,那个面具是不会无缘无故的消失掉……既然它已经选择了你为它的主人,那么,无论你怎么想要将它丢掉,它最终都会回到你的身边……”

    “不过既然它已经莫名其妙的消失了的话……祈将军,你和它的融合也就已经开始了……”秦王的声音越发的圆润,仿佛祈天先前听到的沙哑声音并不是从他的嘴中发出一般,祈天好奇的看向秦王的那张老脸,却发现镶嵌在这张脸上的那两颗眼睛竟是如此的好看……

    就像是……黑色的玛瑙一般……如此的……迷人……

    秦王的眼珠子已经没有了眼白,变得纯黑一片,他轻声对着祈天说道:“别担心……这里我已经不允许声音向外面传播……也不允许任何光线向外传播……你的事情,将不会有人知道……既然你与阿玛卡林之面的融合已经开始……那么,那件事情也就可以开始了……”

    祈天猛的一惊,发现自己竟然在面圣的时候打起了瞌睡,赶忙晃了晃脑袋,让自己的神智清醒一些。

    秦王端坐在书桌的后面,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祈天,满是笑意的说道:“好了,你可以出去了,此次行动,你功不可没,朕会论功行赏的……你还是赶紧回弑天军吧!没有你,朕怎么也放心不下西南那一片呐!”

    祈天走出书房,李远便急切的凑了上来:“你怎么这么久?都晚上了!说吧,去哪里喝酒?”

    祈天奇怪的看着李远,不禁问道:“我才在皇上那待了一小会而已,喝酒?喝什么酒?”

    李远扬了扬眉毛,指了指天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高悬的那轮弯月:“你说呢?”

    李远与祈天晃晃悠悠的来到了一家酒楼门口,李远看了眼这个酒楼装饰精美的店门,嗤笑道:“这种酒楼,也就外表华贵,里面的东西……”

    他摇摇头,不置可否。

    祈天却低头跟在他的身后,一句话也不说。

    李远奇怪的看着祈天,问道:“你怎么了?自从你从父皇的书房出来之后就变得沉默寡言起来,到底父皇跟你说些什么了?”

    一路过来,都是李远一直不断的跟祈天说着话,祈天却一直不发表任何意见,李远觉得祈天像是变了个人一般,平日里无话不谈的老友竟然开始不说话了?

    祈天仿佛刚缓过神来一般,抬起头来看向李远:“啊?你刚才说什么?”

    李远一下子没了兴致,垂头丧气道:“没什么,喏,就这家店了,我们进去随便吃点吧!饿了一天,都快饿死我了!”

    说着,便当先走进了酒楼,门口的侍者连忙迎上,领着李远上了二楼,一个包厢内。

    祈天在“哦”的应了一声之后也随即跟上,跟着李远进了包厢。

    “说吧,想吃点什么?”李远大大咧咧的往桌旁一坐,向着祈天问道。

    祈天猛的一惊,抬起头来,神经质的问道:“什……什么?”

    “我说你想吃什么!”李远不禁有些火大,声音也有高了起来。

    “哦……吃什么……”祈天想了想,转头问向侍者,“你们这儿有生牛肉吗?我突然间很想吃些生牛肉……”

    李远不可置信的看着祈天,惊讶道:“你吃那个干什么?”

    祈天摇了摇头,看着李远一字一句的说道:“我就是突然间想吃这个了!非常!非常的想吃!”

    “不是……你总得吃点熟的东西吧?”李远看着祈天坚定的眼神,知道这家伙的倔脾气又犯了,便摇头叹道,“好吧好吧……你就吃生的吧……”

    完了也不再理祈天,叫了两壶酒,又叫了一大盘烤肉,几盘冷菜,便坐在椅子上等着上菜。

    菜肴很快便被抬上桌来,正当李远倒满两杯酒想要先跟祈天喝一口时,他面前坐着的祈天却已经直接抓起了盘子里的生牛肉,张口咬了下去。

    他用力的撕扯着手中的牛肉,仿佛是一个茹毛舔血的原始人一般,生生的用牙齿撕开了带血的牛肉,大嚼后咽进肚中,带着畅快淋漓的感觉再次抓着手中的牛肉咬了下去。

    祈天的嘴角不断流淌着滴下的唾沫,混合着牛肉上残留的血液,滴在了桌上,渐渐的汇聚成一滩。

    在一旁伺候的侍者在看到祈天如此的吃相后便惊叫着跑了出去,李远呆愣了一会,便起身将房门给关上,坐在位置上喝着杯中的酒液看着祈天,等待他吃完他的生肉大餐。

    祈天狼吞虎咽之下,没过多久便将盘中六大块生牛肉吃的一干二净,意犹未尽的舔着盘中剩余的血迹,打了个饱嗝,这才心满意足的捂着肚皮坐在了椅子上。

    而李远才将半壶酒喝光。

    李远皱着眉头,再也没有吃饭的兴趣了,他将身子探向祈天,眯着眼睛问道:“祈天,你究竟是怎么了?”

    可是祈天的嘴里却发出呼噜噜的声音,并不理会李远。

    李远一着急,将杯中剩余的酒液“啪”的一下全泼在了祈天的脸上,怒喝道:“你给我清醒点!你这到底是真么回事?从父皇的书房内一出来就变得非常古怪,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了?”

    “还是说……是父皇他做了些什么?”李远喘着粗气低沉的自语道。

    祈天伸手擦了擦脸上滴下的酒水,看似很好奇的舔了舔,却马上“呸”的一声吐了出来,赶忙用袖子将脸上擦干,两眼泛红的看着李远。

    “你竟敢……咕噜……伟大的……阿库斯……王……巴拉度……波拉萨鲁瓦……”祈天嘴中吐露出的话中夹杂着大量的奇怪语言,他慢慢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已经变得血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李远。

    李远却听出来了,这种带着浓重喉音的语言便是穴居人们所使用的“咕噜语”!现在的祈天竟然已经失去了身为人类的意识,从而变成了一个真正的穴居人王者?!

    祈天仿佛再也不认识李远了一般,用着那种看向仇敌的眼神死死的盯着李远,一步步的向着李远走来,随着他的不断靠近,他整个人开始变得消瘦起来,一种奇怪的感觉向着李远扑面而来!

    仿佛眼前站着的不是祈天,而是一头饥饿难耐的野兽!

    在李远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祈天便已经猛扑了过来,没有动作优美的身法,没有构思巧妙的武技,唯有的只是这简单的一扑。

    祈天的双手握成了爪形,指尖的指甲不断的变长变尖,伴随着一阵尖锐的呼啸声,他狠狠的将李远扑倒在地,利爪抬起,就要抓下。

    一道强风却将祈天吹了开来,将他狠狠的吹在了墙壁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

    李远如同一片薄纸一般轻飘飘的从地上飘起身,漂浮在餐桌之上,全身上下被一股不断猛烈旋转的旋风给保护着,皱着眉头看着慢慢爬起的祈天。

    “祈天,如果你还保留着一丝人类的理智的话……就给我赶紧醒过来啊!不管你这是怎么一回事……我真的希望你快点醒来,不然,我不能保证自己会不会失手……杀了你!”李远的目光变得坚定起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