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44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本来到了这一步,我就可以宣告,你的试炼失败了……可问题就很快的出现了,你竟然为了自己的子民留下了眼泪……”巨龙晃着脑袋看着李毅,眼中满是不解,“为自己的造物哀悼,为自己的造物落泪……你竟然已经有了初步的‘创神之心’!”

    “我不知道你的‘创神之心’是从哪里来的,不过现在的情况却是,这次试炼你通过与否变得难以判断了!”巨龙的眉毛皱在了一起,身后的尾巴随着身体的摆动不时地上下拍动,扫起的风显得他现在的心情十分的纠结。

    “龙,我想问你一件事情……”李毅抬起头来,看着巨龙问道,“你说这一切,都是真的么?那种将生命从双手间创造出来的感觉……真是太美妙了!就像是我用念术创造出那些小东西一般……只不过,刚才的我可以无限量的造出生命,只要我想,就可以!那些活生生的人,都是出自我的手下?”

    李毅从地上站了起来,那逐渐变回清澈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巨龙,等待着他的回答。

    巨龙眯起了眼睛,点了点头,说道:“如果你认为是真实的,那便是真,如果你认为是虚幻的,那便是假……这个空间里的东西,连我都无法知晓清楚,我只能按部就班的为你安排试炼,并作出一些小小的修改,却并不能完全掌握……”

    “你……明白么?”巨龙卷起了身体,看着李毅问道。

    李毅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却不再纠缠于这件事,反倒是直接说道:“龙,我估计我的这项试炼应该算是失败了……如果按你所说,每项试炼通过后都会得到一些能力上的提升的话,那么的现在的确失败了,因为我直到现在都没能感觉到这样的提升……”

    “我想,我并不是你们想要的那个人,我不是‘神兆之子’!”李毅坚定的看向巨龙,眼中闪耀着自由的光芒!

    一时间,李毅与巨龙、戴拿黑都默默不语起来,气氛显得越发的沉闷。

    “年轻人,我原本很看好你的……可没想到……哎!千百年等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难道,就没有人能够阻止这片大陆的平衡被破坏么!”巨龙长叹一声,承认了李毅的失败,沮丧的说道。

    “你们就不能插手么?”虽然这些神明想要对付的是自己的那个“爷爷”,可是李毅却没有丝毫抵触的情绪——帝王之家本就无情可言,自己唯一的亲情所在,只有自己的老爹一人而已。

    巨龙摇了摇头,叹息道:“如果能够的话,我们还会等待‘神兆之子’的降临?由于某些不能明说的原因,众神自我封印了数千年,直到现在才苏醒了戴拿黑一个,人间的事情我们不能插手,最多,只能为‘神兆之子’聚拢人心而已……”

    “你不是那个人,我真的很遗憾,可是我却在你身上看到了些许能够成为神祗的潜质……‘创神之心’可是成为神明最有力的助臂!”巨龙满是好奇的看着李毅,“‘创神之心’在你这种年纪的人身上显现出来,这样的事情,我还真没有见过……不过,纵使你成为不了‘神兆之子’,将来的你依旧有可能成为一位新的神祗!”

    李毅听着巨龙的话,心中无喜无悲。

    仿佛经过了方才试炼中的事情,他的心境便竟变得更加沉稳起来,没有丝毫的波澜。

    他只是简单的点点头,直接说道:“好了,在这里耽搁这么久了,我也该走了……”说着,便拿起了身边不知何时被人装在箱子内的契约装备,背在了身后,扭了扭手上的储王戒,大步的向着宫殿外走去。

    “对了,”李毅突然停下脚步,转头笑道,“龙,原来不通过试炼是不会死的……你又骗我了……”

    巨龙咧着嘴,扭了扭身体,尴尬的笑了笑。

    李毅耸耸肩,说道:“走之前,我想告诉你一件事,以前应该没人告诉过你吧……”

    巨龙好奇的探头问道:“什么?”

    “你就是一个大混蛋!”李毅大笑着冲出了大门,不给巨龙翻脸的机会。

    宫殿内,巨龙与戴拿黑对视一眼,笑了起来。

    走出宫殿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分。

    李毅最终还是没能自己走下山,只得回到宫殿让戴拿黑把他带下去。

    神明顶的宫殿正对着大陆的西方,如果从这里下去的话,李毅就会来到精灵的领地,同时也会遇上很多的麻烦。

    戴拿黑再次制造出了那条金色大道,带着李毅坐上了那辆自己行走的金色马车。

    一路无话,李毅再一次来到了他被戴拿黑带走的路旁,发现自己的那辆运送肉食的马车已经消失不见了。

    李毅疑惑的看着戴拿黑,却见她笑了起来,右手轻轻一挥,一辆有着六节车厢的十二匹马拉的马车出现在了李毅的面前的碎石小道上,等待着李毅。

    李毅背着他的契约装备,回到马车中将新秦制式的盔甲穿上,随即向着戴拿黑挥手告别,一扬马鞭,驱赶着马车沿着小道绝尘而去。

    戴拿黑轻轻的摆了摆手,目光闪烁,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直到眼中再也看不见李毅的身影,这才化为一道金光直上云霄。

    李毅赶着马车,心中算了算时间——这一去,竟然花了他整整六天的时间!一想到谷蕾他们可能正焦急的等待着他,李毅便更加心急的用马鞭催促着马匹,希望能够早点赶回连羽城,与自己的同伴们回合。

    什么“神兆之子”,什么“创神之心”,都被他抛在了脑后,现在唯一重要的事,就是赶回去,再美美的吃上一顿,睡个好觉……

    夕阳西下,秋夜的寒意越发的重了。

    林间的小屋内,祈天与迅疾一站一坐,前者正专心的靠在门边听着后者的故事。

    “我想,祈将军应该很好奇我们宛渠跟穴居人之间的事情吧……”迅疾慢悠悠的说道,双眼直愣愣的看着祈天,“可能你在担任穴居人王的时候就应该知道一些,那便是穴居人与我们宛渠之间的百年之战!”

    “略有耳闻,但是穴居人的思想都比较混乱,我只能依稀的知道每过一百年穴居人便会有什么比较大的行动。”祈天点头说道。

    “其实,本来穴居人与我们之间并无任何冲突,而他们,原本也不住在那半山腰间……”迅疾叹道,“这里面的原因,还是因为我们宛渠内部的分裂而至!”

    “相信祈将军也知道中央山脉地底下的黑暗精灵的存在吧?他们曾经也是我们宛渠各族中的一员,只不过由于某些不能明说的原因,跟我们分裂了开来,转移到了中央山脉的地底下,而那个时候,穴居人们便居住在那……”

    迅疾的眼睛瞄向了中央山脉的方向,似乎她可以隔着小屋的墙壁看到中央山脉那连绵的群山,眼中竟渐渐的流露出了少许的哀伤。

    “穴居人与那部分分裂出去的宛渠发生了战斗,惨烈的战斗,要不是先祖迅雷就是这些宛渠的统帅,领兵有方,现在的那些所谓的黑暗精灵也就不复存在了……”

    “穴居人被迅雷赶出了地底,从而变得无家可归,他们于是便将目光投向了中央山脉的崇山峻岭之中,那半山腰中有着很多天然形成的洞穴,正好能够供他们生存下去……后来的情况你也知道了,他们住在了半山腰间的洞****穴居人’这个名字也更加贴切了……”

    迅疾顿了顿,抬手阻止了想要说话的祈天,继续说道:“被迅雷以少胜多之后,穴居人自然不敢回去再找迅雷的麻烦,从而将仇恨洒在了我们这些留在地表的宛渠身上……每次下山,都是一场腥风血雨,宛渠平民们苦不堪言!”

    “可是我们宛渠的人数本就比穴居人多,从而每次都是穴居人大败,伤亡惨重!一旦伤亡达到了一定的程度,他们便会撤回到山上,经过百年的修养,再来下山与我们决一死战……”

    “虽然他们屡战屡败,但是他们对付我们的手段实在是过于残忍,几乎每个宛渠的亲友都有丧生在穴居人手上的……而穴居人经过百年时间的修养便可恢复元气,人数也会恢复到百年前的水平,可是我们宛渠却不同……”

    “长寿使得我们的成长缓慢,百年的时间只能够供幼儿长成少年,而如此年轻的宛渠,是没有能力阻止穴居人的!此消彼长之下,再加上你们新秦的秦王恩将仇报,不时发动对我宛渠的侵略,掳走了很多年轻的宛渠,导致我们变得越发衰败!”

    迅疾的眼睛看向了祈天,眼中旋转着愤怒的风暴:“眼看穴居人的百年之战即将到来,我们也做好了与穴居人死战到底的准备,可祈将军你现在的样子不由得让我起了一些猜测……百年战争可能不会准时到来!”

    “而秦王将会与穴居人一同将战火烧向我们宛渠的土地!”

    祈天被迅疾大胆的言论给吓了一跳,但回想起秦王的所作所为——先是让他莫名其妙的上山,做了穴居人的王,再是去废弃地取走“七魔珠”……一个是兵力,还有个是传说中的强大武器,似乎……迅疾说的不无道理的样子……

    “如果我的猜测没有问题的话,那么这场大战将是我们宛渠最为艰苦的战斗,说不定,会败得更惨!”迅疾看着祈天,站起身来道,“那时候,大陆的西方将会血流成河,无数宛渠子女都会被你的王上抓走,为奴为仆!”

    “到时候,祈将军可是功不可没啊!”迅疾带着嘲讽的眼神看着祈天,语气不屑的说道。

    祈天苦笑了起来,摇头道:“长老明明知道我身不由己,为何还要用这样的话来说我?明知道我不可能改变什么,长老为何还要抱着希望呢?你大可在这里将我碎尸万段,以绝后患,但是,秦王难道就只有我一个将军了么?没有了我,没有了穴居人,他还是会再次踏上这片土地的……”

    祈天还没说完,迅疾便“扑通”一声跪倒在了祈天的面前。

    “祈将军!我只是请求您,在未来将要发生的战争中,请保持您的本心,控制好您手下的穴居人和弑天军,为我们宛渠部族留点种子吧!”迅疾跪在祈天的面前,将头紧紧的贴在了地板上。

    祈天见状赶紧将迅疾扶了起来,并将她扶到床边坐下,看着对方那伤心绝望的眼神,叹道:“我答应你便是……”

    “虽然……我不知道那时候的我还能不能做到这一点,但我会尽力的……”祈天扶着迅疾的肩膀,看着她的眼睛说道,“你知道这个面具的作用,我怕我到时候已经不是自己了,完完全全的变成了嗜杀的怪物……”

    “我只能……尽力而为吧!”祈天叹道,走出了门外,“迅疾长老,我能做的也就这么多了……告辞!”

    祈天那拥有恐怖速度的身法再次展开,几个腾跃之间便消失在了所有围着小屋的风族精灵的眼前,竟然没几个能够看清祈天动作的!

    风紫见祈天一个人出来,心中不免一慌,赶紧走进了小屋,当见到迅疾完好无损的坐在床沿时,方才松了口气。

    “长老,你就这么放他走了?”风紫走上前,不解的问道。

    迅疾苦笑了起来:“那还能怎么样?留着他就能阻止未来战争的发生了么?”

    “可是留着他的话,我们的战争将会有更大的胜算呀!”风紫依旧不解。

    “风紫,你要记住,”迅疾抬起头来看着风紫,用一种长辈教训晚辈的语气说道,“一个人的能力永远不会强过一个集体!现在的重中之重是要团结起我们各个部族的宛渠同胞,而不是想着如何消减对手的实力!”

    “更何况……祈天这个人,你认为我们能拦得住他回去的步伐么?”迅疾看着门外,出神的呐呐自语…

    当祈天来到一个山崖边与李远回合的时候,李远已经在这里等待了整整三天,正靠在一块石头上昏昏欲睡,他的身边立着一个真人大小的雕像,雕像的主角是一个盛装的女子,正面朝着东方含笑而立。

    祈天来到了李远身边,轻轻的拍了他一下。

    李远顿时警觉的翻身,全身上下被一股微风保护着,脚下腾地卷起一股强风,将他吹上了天空。

    “谁!……”在看到祈天那张熟悉的脸蛋之后,李远狠狠地揉了揉眼睛,开心的笑了起来,“谢天谢地!你终于回来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