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43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六个?没错,是六个,算上被俘的阿姆达,一行人应该算是有五个,但是在清理战场的时候许文却发现,原来那个一直被人认为已经死掉的精灵水荇,竟然还活着!

    被李毅施法炸开的匕首在水荇的身上扎出了好几个洞,可是却没有对这个精灵造成多大的伤害——她在匕首爆炸的瞬间将自己的身体的一部分再次转换成了水的形态,使得那些匕首的碎片无功而返,只不过由于消耗过大,她一下子就昏了过去。

    水荇跟阿姆达被李毅用念术造出来的镣铐锁住了手脚,丢进了装行李的马车里。

    一路颠簸,连羽城近在眼前!

    李毅终于松了一口气,算了算时间,正好在规定的日子内来到了弑天军的驻地,远远的看着恢宏的连羽城,心中不免有些激荡。

    又要开始军旅生涯了么?真正的,铁血军旅?李毅不由得摇摇头——什么狗屁铁血,大部分选择参军的人还不是冲着新秦军队优厚的待遇才来的?新秦民间有句俗语“参军不愁吃饭”,就很直白的说出了大部分人参军的心理。

    只要进了新秦的军队,那么,至少在自己当兵的时候不用担心会饿肚子了,毕竟,新秦穷苦百姓的数量也是很多的。

    一路的快马加鞭,使得李毅一行的速度变得很快,终于在午后的阳光照耀下来到了连羽城那雄伟的城门之前。

    连羽城的城墙是由一块块一尺高的方砖砌成,整个城墙足足有五十尺之高,而李毅面前的城门,则是由亚蒂兰提斯特产的元木制成,这种元木质地厚重,有着钢铁般的硬度,除了可以制成各种门扉之外,在武器制造方面也有着广泛的应用。

    连羽城的城门高三十尺,宽约二十尺,门面向外的地方留有上百个凹槽,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门口站立着十人的守卫队伍,由一个十夫长带队,在看到李毅一行人的到来,十夫长便伸手示意他们停下。

    “请出示进城许可或新秦身份凭证,待确认后方可进城。”十夫长板着脸,行了个军礼道。

    李毅下马,回过礼后便从腰间拿出自己的十夫长铁牌道:“新秦十夫长李毅,前来弑天军总部报到。”

    在验证过李毅的牌子与任命书之后,那十夫长便让到了一边,再次行礼道:“欢迎您加入弑天军,李毅十夫长。请进城,我军总部在城内的城主府左边,沿着进城的这条大路一直走便可以找到!”

    李毅谢过守门的十夫长之后便上马进了城门。

    一进城,眼前的景象便让李毅一脸惊讶的看向了身旁的谷蕾,而对方也是一脸讶然的看着李毅。

    连羽城从城外看上去气势磅礴,有着一种宏伟大城的气质,但是进了城门之后,李毅才知道,这个地处西南的大城内部竟然是如此的破败不堪!

    城内的房屋鲜有两层以上的,一大排的平房整齐的排布在道路两旁,路上人来人往,却也鲜有衣着体面的人,大部分都穿着粗麻布衣,粗的一看,让人觉得自己来到的不是西南第一大城,而是那什么边缘地域的小镇村庄。

    倒是那些一队队在大街上巡逻而过的城卫队都穿的衣着光鲜,身上的铠甲擦得亮闪闪的,腰间的武器与脚下的靴子在行走的时候不时的与铠甲发出碰撞,整齐的声音在嘈杂的大街上显得是那么的突兀。

    卫队经过李毅一行的时候连看都不看他们一眼,目视前方大踏步而过,胸前铠甲上印着的红色“连”字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道路上来往的人群很多,每个人的粗麻布衣之下都有一个或两个的突起,眼尖的许文一眼就看出了——这个连羽城,竟然人人都佩戴着武器!

    全民皆兵!李毅心中闪过这个词语,不禁对连羽城的现任城主起了一丝兴趣。

    人民生活困苦,可军队却装备精良,应该是集民间之力组建了“连字营”这么个强悍的队伍,而民间竟然没有任何不满的声音传到新秦那些高官的耳朵里,这里面——

    除了民间自愿这么做,就是这个城主强行压下了不满的声音!李毅这么估计道,抬头看去,竟已经不知不觉的来到了城主府的门口。

    城主府也是一栋二层的木质小楼,看上去有些年头了,在整个连羽城中也算不得是最好的建筑,可见现任城主应该不是那种压榨百姓只顾自己享乐的人。

    李毅摇摇头,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先去弑天军报到为好,于是便左拐,来到了位于城主府左边的一栋同样是二层小楼的弑天军总部门前。

    弑天军总部与城主府同样为二层木质小楼,并排立在由城门延伸进来的大道尽头,李毅一行在总部前下了马,在通过了门前的守卫进了门之后,便由一个看上去是书记官的人将他们领上了二层。

    脚下的木质楼板在众人的踩踏下吱吱作响,来到位于二层的副将室外,可以清楚的听见门后的屋子内传来的阵阵肉体碰撞声和女子的呻吟声。

    李毅的眼睛放光,在上高中的时候他就没有少看过某岛国的******虽然自己没有经验,可对于这种声音还是非常熟悉的。

    有人……在做……李毅不禁有些兴奋了起来,可以看见真人大战对于他这个小处男来说还是非常新鲜的。

    书记官一脸尴尬的敲了敲门,房内的声音立刻停了下来,里面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不多时,一个面色红润的女子衣着凌乱的从房内冲了出来,“蹬蹬瞪”的快步走下了楼,一个面目清秀却长得很是结实年轻男子在房内不紧不慢的整理完衣服,优雅的坐在了书桌后,这才冲门外招招手道:“进来吧……”

    书记官擦了擦额角的汗水,带着李毅一行进了门,行礼道:“戴将军,这是新加入我军的嬴十夫长,还有新兵许文……”

    李毅拍了拍书记官,示意自己说,看了眼书桌上那滩可疑的水渍,笑道:“戴将军是吧?我是李毅,奉军部命令加入弑天军服役,这位是许文,原先是皇城禁卫军的新兵,作为我的手下一起加入弑天军,还有这两位,谷蕾与刘畅,同样也是我的手下……”

    戴将军悠哉悠哉的将双脚往桌子上一搭,挡住了那滩水渍,从怀中摸出一个烟斗点上说道:“既然来了,就把命令书拿来……”

    李毅将任命书和自己的十夫长铁牌递上,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个清秀的男人。

    “你姓嬴?!你是皇族?”戴将军猛的吸了口烟,在看到李毅点头承认之后便开始大骂,“我呸!军部那群混蛋以为老大不在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又是一个贵族子弟,还是他娘的皇族!真把我们弑天军当保姆了?送军队镀金可以去中土军那帮废物那里,为什么老是送到我这里来……”

    他猛的拍了下桌子,站了起来,冲着书记官大吼:“这种想来我弑天军镀金堆战功的小羊羔子你还放进来?军部竟然还了给他一个十夫长的军职!这不是要我手底下的兵在他手下送命么?!”他转头细细的看着李毅,眼中满是不屑,“弑天军不要无能的人,不过,既然军部的命令下来了,我也不能违抗,书记官,你自己看着办,随便给他找个闲职,让他爱干什么就去干什么,别惹事就行……”

    说着便走出了房门,临了,回头说道:“我可不想这些贵族宝宝再被我的兵揍了,万一伤残了什么的,我也不好交代。”

    不屑,轻视,以及……赤裸裸的鄙视!当下许文便咬牙切齿的想要扑向戴将军,却被谷蕾抱住了,刘畅忙在一旁劝道:“哎呀,你这是干什么,许文你冷静点!”

    李毅却是笑了起来,转身拍拍许文的头道:“别激动,这个戴将军瞧不起我们就随他吧,生气干什么,老子就是来镀金的,老子就是来堆战功的!‘贵族宝宝’么?到时候真打起来的时候可不要怪我们抢他战功了!”

    李毅眯着眼笑了起来,看向了书记官:“那个啥,是不是该帮我们看看,我们可以分到哪儿?”

    这是一个位处连羽城西北方的一个小营地,几顶军用帐篷整齐的搭在了营地的中央,而周围,则是一个个连成一片的兽栏。

    说是营地还真是有些抬举它了,在李毅的眼中看来,这根本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养殖场!

    兽栏里,什么牛羊猪,什么鸡鸭鹅,该有的家禽应有尽有,这个养殖场的边上甚至还挖出了一个人工湖,里面竟还养着些淡水的鱼虾!

    这个养殖场地处跃马原的西部边缘,一条小道从官道上一直延伸至此,牲口们饿了,尽管往东赶便是——那辽阔的跃马原上,什么都缺,就是不缺草。

    李毅撇撇嘴,对着带他们来的书记官说道:“喂,你不会是想要我们养牲口吧?”

    书记官转身哈哈一笑道:“不不不,怎么能让皇孙殿下做这种下作的事情呢,奉戴将军之命,我自然得给皇孙殿下找一个美差——这不,现在这个绝对是一等一的没差!皇孙殿下平时只要每半月来这里一次就行了,其他时间,皇孙殿下可以自由支配……”

    “皇孙殿下,运送这些牲口,到弑天军的各个营地,您看,怎么样?”

    李毅很快就知道,这并不是一个轻松的活。

    弑天军下属二十一个千夫长,也就是二十一个千人队,同样也是二十一个营盘。这二十一个营盘错落在新秦西南边境的各个角落,每天去这二十一个营盘送牲口的话——这不是要跑死老子了!李毅在反应过来之后立马骂道。

    可是没办法,李毅当时就一口答应下了这门差事,虽然在自己看来是有些大材小用,可毕竟也算是有事情做——现在胖子一闲下来就浑身难受,用谷蕾的话来说就是欠虐。

    就这样,李毅的全身装备被换了下来,换上了新秦制式的军官铠甲,全身上下除了必要的火剑与水盾,只剩下了手上的“木之护手”与挂在脖子上的“光之吊饰”之外,其他的契约装备均被他放在了一个木制的箱子里,无时不刻的背在了背上。

    我靠,怎么有些圣斗士的味道……李毅挑挑眉,勒紧了箱子上的绳子,使得箱子里的那几件天价的装备更为贴近自己的后背。

    他低头看先自己左胸上的弑天军的标志——鲜红色的圆圈套着的一个“弑”字,还有右胸的那个“十”字,摇了摇头,嘴里嘟囔着,继续赶着马车前行。

    “好歹我也是一个十夫长啊……手底下除了我带出来的三个人竟然一个人都不给我配!”李毅不满的自言自语,抖了抖缰绳,催促着马儿走得更快些,“四个人要送二十一个营地……我靠,这不是要人命么?一个人至少得送五个营地!一天的时间,这不是想累死我们么?!”

    在接下了这个送货的工作之后,李毅便大手一挥,让众人从养殖场内各自领了一辆像是火车一样有着多节车厢的马车,载着货物前往各个营地。可是李毅却忽略了一件事——他现在手底下就那么几个人,根本就不是满员的十人队编制,这样子送货的话,岂不是每个人都要跑好几个地方?!

    可是书记官的一句“人手不够”就将李毅给堵了回去,人手不够,难道自己还能从弑天军里硬抢么?

    无奈的李毅只得自告奋勇的承担了六个营地的任务,马车上堆满了刚刚宰杀完毕的各式肉类,由于李毅承担了六个营地,也就是足足有六千人的肉食,每个营地的货物都堆在一间车厢内,六个营地也就是整整六个车厢。

    李毅拉车的马也足足有十二匹!

    虽说赶车什么的不是很累,但是那二十一个营盘可不是堆在一起的,相互之间都隔有一定的距离,李毅四人想要送完这些货物,没个一天两天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了。

    就这样,李毅一行四人便浩浩荡荡的分成了四路,分开前进。

    弑天军的营盘分的比较散,但是却被人很贴心的在各个营盘之间修建了四通八达的碎石小道,很凑巧的分成了四路,其中三条路上各有五个营盘,而靠近跃马原的那条路,则是连着六个营盘。

    李毅自然走在了这条路上。

    跃马原呈南北走向,南部直达新秦的南海岸,北部连接着新秦的腹地,而西部,则紧挨着连羽城和连羽城所属的西南边境领土。

    而暴.乱,就是在这片不足百里方圆的土地上频繁的发生。

    李毅沿着碎石路已经走了两日,在将最后一车货物交给了靠着南海岸的一个营盘之后,已经是第二天的晚上了。沿途营盘内的将士们对他的到来反应很是平淡,显然对于这种送货的军官没有丝毫的兴趣。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