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42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李毅不由得一愣,抱住了谷蕾,看着怀里的人儿,一时间手不知道往哪里放,话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就这么直愣愣的看着谷蕾,眼睛一眨不眨。

    傻瓜……良久,李毅还是没有任何的动作,傻愣愣的抱着谷蕾一动不动,谷蕾早已恢复了清醒,看着李毅依旧不敢主动做出些动作,不由得心中一叹,挣扎着从李毅的怀里爬了起来。

    两个人均红着脸别过头去。

    这时,一旁的许文也已经醒转了过来,奇怪的看着自己的身体,奇怪的自言自语道:“咦?我身上的伤口……怎么都消失了?”

    李毅终于找到了逃开的机会,赶忙起身跑到了许文的身边,依旧红扑扑的胖脸摆出一副担心的表情,问道:“许文,还有没有事?没事的话,我们一起把那个精灵给结果了吧!”

    许文还没有来得及答话,远处又传来了马蹄在地上敲击的声音。

    又是……骑兵么?李毅四人顿时警觉了起来,纷纷转头看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身旁的官道上,远远的可以看见从连羽城方向跑来一队骑士,队伍最前方的那个骑士高举着一面旗帜,在月色下飘舞着。

    待队伍近了,旗帜上的内容便已可以清晰可见。

    一个血红色的“连”字写在了旗帜之上,字体苍劲有力,笔锋凌厉。

    李毅四人松了一口气,他们知道,这支举着“连”字旗的队伍,便是连羽城中的巡逻队了。

    而这支巡逻队,在新秦军方享有“震军连营”的称号!

    连羽城的巡逻队,也就是“连字营”,是一支完全可以与弑天军拼战功的百人队伍,队伍中每一个士兵的手上,都有着数以百计的敌寇鲜血!也就是说,这支仅仅只有百人的队伍,总共的杀敌数量至少上万!

    百余人杀敌过万,是为震军!

    连字营,是连羽城首任城主连羽亲手组建,在当年的西南战场上立下了汗马功劳。

    由于连羽城地处西南通往新城内腹的重要位置,所以连家在上任连羽城城主一职时便立下誓言,西南边境一日未平,连家子孙便世代驻守此城!

    自从当年的暴.乱平息之后,西南边境的小冲突便一直不断,连家后人也无法荣归故里,一直守卫着这个掐住新秦西南咽喉的重地,如果不是老城主连羽建立起来的“连字营”和驻守在连羽城周边的弑天军,恐怕连羽城早已沦陷在了暴民的手中。

    现任连羽城城主是老城主连羽的五儿子,单名一个鹏字,连鹏前四个哥哥都在与暴民们的冲突中丢掉了性命,作为老城主连羽的第五个儿子,更是最后一个儿子,在连羽因为年老走进幕后之后,连鹏只得用自己的肩膀挑起家族的誓言。

    而这支百人连字营,也在他的手中发扬光大。

    不知道是上天保佑还是连鹏真的是一个军事奇才,这个不足百人的连字营硬生生的在他的管理下迈上了一个令人只能仰望的高度。千人斩万人杀的战绩,也是从他掌权的时候出现的,赫赫战功,使得这个原本只是为了侦查连羽城周边暴民动静的巡逻队,一下子成为了新秦军队中的神话!

    连字旗很快就飘到了李毅四人面前,为首的骑士呼喝一声,这支二十余人的队伍便迅速的将李毅他们包围了起来,长枪前指,稳稳的锁定了他们。

    “你们是谁?为何半夜在此,报上身份,否则,按西南战时条令,当场格杀!”为首的骑士在马上大喝道。

    李毅在来之前便已经对西南的情况进行过些研究,眼前这些骑兵的名号他也是知道的,更何况,对方也是按照战时条令行事,所以李毅对于他们用武器指着自己的事情也不是很在意。

    他清了清嗓子,打着官腔道:“我是新秦皇孙李毅,西南弑天军新任十夫长,这三位是我的随从,跟随我前来连羽城报道。”

    说着便亮出了皇孙腰牌与十夫长的十字铁牌。

    骑士们一见到李毅的皇孙腰牌便慌忙的齐齐下马,单膝跪地,为首的骑士道:“不知皇孙殿下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在下竟然还……”

    “行了行了,我们也就是在野外宿个营,好明天全速赶去城里报道。”李毅打断了骑士,笑呵呵的说道,“都起来吧,你们应该是在巡逻吧?我们没事,你们还是赶紧上路吧!”

    “殿下……不知这是怎么回事?”骑士站起身,指了指四周那几十具暴民的尸体,以及正在控制阿姆达将尸体堆在一起的刘畅。

    李毅打了个哈哈,挠了挠头道:“这些应该就是所谓的暴民了吧……刚刚他们想攻击我们来着,不过他们技不如人……然后就是你们现在看到的样子了……”

    骑士点点头,关切的问道:“不知皇孙殿下需不需要我们护卫,这大晚上的,在这跃马原上也不是很安全……”

    “不用了,我们自己能够处理的……”谷蕾直接回道。

    李毅摊摊手:“多谢你的美意了,这种事情我们能够处理,你们还是赶紧巡逻去吧,不要误了交班的时间!”

    骑士便不再多言,双手交叉在胸前行了个军礼,便带队上马离去。

    李毅看着天边即将升起的太阳,揉了揉发酸的眼睛,看向了正在搬运尸体的阿姆达。

    “谷蕾,我们该怎么处置这个精灵呢?”李毅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手上却已经多出了一副镣铐,“我觉得,还是将他的手脚锁住比较好——杀了,太可惜了点。”

    李远与祈天二人走进了中央山脉的茫茫大山之间。

    没有告别,也没有欢送,在忙了一夜之后他们便悄悄的走出了镇子,一路西行,终于来到了中央山脉那连绵的山脚下。

    他们在日出的时候登上了这座被人称之为“朝霞峰”的小山峰,脚下是通往山顶的盘山小道,身后那初升的太阳将一丝丝暖意传到他们的体内,清晨山间的清风吹拂在他们脸上,令人不由得为之一振。

    翻过这座山峰,便是中央山脉的内腹,被宛渠精灵们称之为“废弃地”的大峡谷。

    “祈天,你不会是想要带我去山顶吧?”李远潇洒的单脚点地,随着风向在山峰上那一小块落脚地上左摇右摆,似乎随时都有掉下山崖的危险,但身为风系契约师的他,又怎么会被风吹落山间呢?李远只是很享受这种在高空之中随风飘荡的感觉。

    “你认为我们能够到山顶么?”祈天吸了口清晨微凉且清新的空气,抬头看去,中央山脉中最高的“神明顶”隐匿在了山间浓郁的云雾之中,在云间若隐若现,“自古以来,只有精灵们才能在山顶神明的庇佑之下上山朝圣,而且沿途依旧会遇到很多危险——没有一个人类能够上山的,千百年来这么多人消失在了这茫茫大山之间,这还不能说明什么么?”

    “我们新秦人,始终得不到这片大地的祝福!”他看着李远的眼睛说道。

    李远笑出了声来,借着风向飘在了祈天的身前:“我说你怎么信起了神明之类的东西了?我们活了这么久,见到过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了么?再说,就算有这种东西,那也只是精灵的,我们新秦人,自从来到了亚蒂兰提斯,就再也没有信仰过任何神明……”

    “不信归不信,但是,我们还是有必要对那些高高在上的生命致意崇高的敬意!”祈天说道,“虽说是不信,可这些神明的事迹还是在民间传开了!”

    “好了好了,”李远打了个哈欠,捏了捏下巴道,“现在不是谈论信仰之类的东西的时候,你还是告诉我,到底要去哪里,到底要找什么东西?”

    祈天笑了笑,看向了李远的眼睛:“奉秦王之命,进中央山脉的群山之间取一件器具,一件精灵的神器!”

    “你知道那个东西的——七魔珠!”祈天说完,便沿着山间小道开始往深山中走去。

    李远挑起了眉毛,咂咂嘴,耸耸肩,跟了上去。

    他们沿着山道一步步的往下,峡谷中浓厚的迷雾也渐渐的将他们二人笼罩在内,任凭李远如何使用法术都无法吹散这几乎有着千万年历史的浓雾。

    二人只得无奈的用腰间的皮带捆在一起,一前一后的拉着皮带缓缓下行。

    在下行了大半个时辰之后,眼前突然一清,他们已经走出了云雾笼罩的区域,山间的云雾已经被他们抛在了身后,展现在他们眼前的,是那几百年都已经没有生命到达的区域。

    一片死地,废弃之地,山脉间的荒芜地带。

    从亚蒂兰提斯的高处看下去可以发现,整个中央山脉的形状就像是一个纺锤体,两头合并,中间分离,两侧的山体如同一堵巨大的墙壁,分开了大陆的东西两方,最高的“神明顶”在山脉靠着大陆西方的位置,而“神明顶”之下,便靠着这片死地——“废弃地”。

    废弃地沿着中央山脉的中央区域连绵数十里,是一块不规则形状的区域。在李远二人看来,这片区域让人的感觉很奇怪,山间的迷雾在他们头顶上不足两尺的地方翻滚着,仿佛随时随地都会压下来一般,给人一种沉闷的压抑感。

    而更为让人难受的是,这里不愧是死地,地面上满是山间落下的碎石,没有生命的迹象,就连秋天漫山遍野的枯草都没有一根,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光秃秃的,一派荒凉死寂。

    李远的心中不免充满了疑问,这个“七魔珠”,真的被藏在了这样的地方?不过用藏宝人的眼光来看,这样荒凉,了无人迹的地方,还真是一个藏宝的好去处。

    他们一下山道,祈天便直直的向着右手边走去。

    李远赶紧跟上,在往右拐过一个弯后,一个洞口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

    “这是……”李远不由得出口问道。

    祈天用手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悄悄的说道:“小声点,不要惊醒了这片山脉中的东西……图洛特!”

    山脉中的东西,图洛特!李远不由得睁大了眼睛,大脑中迅速的将一个庞然大物的形象从记忆的深处提取了出来!

    它长着犹如蜥蜴般的身体,但却有着石头般的肌肤,它的牙齿锋利异常,并且天生就是大自然的宠儿,它能够借助自然的力量翱翔天际,也能够利用同样的力量潜入海底深渊,它的大名曾经被精灵们歌颂,现在却是精灵们的禁忌,亦是无数契约师疯狂崇拜的图腾。

    图哈特,精灵们曾经这样称呼它,可是自从它发狂毁灭了上百个精灵村落之后,精灵们便称呼它为“图洛特”。

    图洛特,在精灵语中是“堕落之龙”的意思,而图哈特,则是“神佑之龙”的意思。

    图洛特啊……李远不禁打了个冷颤,难道这废弃地内竟然藏着这种传说中的生物?!

    图洛特的传说李远在很小的时候就听别人讲过,虽然只是一些小小的睡前故事,但是这种狂暴无常的生物形象还是深深的刻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祈天没有再解释什么,只是说了句“小心行事”之后便一头走进了洞中。

    李远深吸了一口气,随手在祈天与自己身上释放了几个防护性的法术,也跟了上去。

    这是一个自然形成的隧道,上下左右均是岩石构成,隧道的宽度刚好供一个成年人通过,但是在前进了几步之后,隧道变得越来越窄,眼前也变得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之下,李远二人只能弯腰慢慢的在隧道内摸索着前进。

    就这样保持着这个令人难受的姿势前进了大约一盏茶的时间,当李远感觉自己的腰酸的快要断掉的时候,眼前的突然光芒万丈,使得他不由得用手挡住了眼睛。

    过了一会,李远拿开了挡在眼前的手掌,感觉到眼前的光芒不再刺眼之后,便慢慢的挣开了双眼。

    一个发着光的庞然大物出现在二人的面前,如同一尊远古的石雕,静静的卧躺着。

    他们走出了隧道,来到了一个同样是天然形成的巨大洞穴之内,四周的岩壁上布满了各色的宝石,在中间卧躺着的庞然大物散发着的光芒之下闪闪发光。

    这个卧躺着的东西足足有五个人高,它有着蜥蜴般的体型,宛若岩石的肌肤很自然的放出七彩光芒,它背生双翼,耷拉在身旁,一眼看上去,很容易让人误解为是一座雕像。

    但是,李远却在光芒中清楚的看见,这个庞然大物的鼻孔中正缓缓的喷出一股青烟,又缓缓的被吸进了鼻孔。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