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42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二人均对那四人怒目而视,祈天更是直接的怒喝道:“你们……竟敢做出此事!”

    其中一名男子笑呵呵的说道:“来而不往非礼也,这位大人应该快把我忘了吧……不过没事,我这几位朋友可都是出了大价钱请来的,白日一辱,我必当回报!”

    祈天仔细看去,原来,这个男子就是白天殴打袁江的那位!没想到自己救下了袁江,竟让这名男子如此记恨,祈天懊恼不已,一股子杀意顿时在胸膛中翻滚了起来!

    这时李远已经从地上站起了身,默默不语,只是简单的比划了一个手势,一阵微风吹来,将袁江卷起,送进了身后的饭馆。

    “店家,帮我们照顾下这位小哥,”李远用淡漠的语气喊道,“我们,可能会有些事情要办……”

    “不错,是有些事情要办!”祈天的眼睛中透出点点红茫,“按新秦律法,当街杀人者,可当街问斩!”

    战斗的帷幕,被渐渐的拉起……

    祈天首先发难,脚下发力,一个健步冲向了当先持剑的那个男人。

    午间在饭馆内遇到的那个客商见他们动起了手,慌不择路的开始往后退,边退边指示其余两人:“快,快上,干掉他们!”

    祈天冲进了商客雇佣的打手之间,没有多看他们一眼,只是直直的向商客冲去。那三个打手见他直冲向自己的雇主,纷纷拔出武器,不要命似的扑了上来。

    祈天脚步猛的一顿,用力在地面上一踏,整个人竟向空中直跃而起!三人见失去了目标,纷纷抬头看去,却不想祈天这时候竟在空中硬生生的停住,以千钧之势落在了三人中间!

    打手们被祈天落地时产生的气流给狠狠的冲开,跌坐在地。

    “李远,别让白天的那个混蛋跑了!”祈天变得有些沙哑的声音传来。

    李远点头,比划了一个手势,一阵清风吹来,他整个人轻飘飘的随风而起,向着逃开的商客而去!

    “弟兄们,亮绝活!”打手们当先的那个沉声喝道,其他两人点头应允,以祈天为中心,围成了一个品字形的阵势,刀剑齐出,向祈天铺头压下!

    祈天淡然一笑,整个人左突右闪,从这刀光剑影的空隙间冲了出来!

    “变招!”当先的打手再次喝道,品字形的阵型马上散开,没有给祈天任何突破得手的机会。

    祈天瞄向了当先的那个打手,知道他是这个小队伍中的头目,任何变阵出招的命令都是由他传达下来的,于是便毫不犹豫的冲向了他。

    其他两个打手想要追上阻拦,却不料祈天轻挥衣袖,磅礴的力道勃然而发,竟将他们再度吹飞,一屁股跌倒在地!

    看见祈天如离弦之箭般向自己激射而至,打手的头目暗道不妙,紧握住了手中的利剑,等待着祈天的到来——我手上有兵器,而你没有,武技高超又怎样?不过还是肉体凡胎而已!

    没有了其他人的阻挠,祈天转眼间便冲到了打手头目的面前,面无表情的举手立掌向他拍来。打手头目心中嗤笑一声肉体凡胎,举剑挥向祈天。

    祈天冷笑一声,手掌不停,直直的拍在了剑刃之上!

    看来这家伙虽然武技高超,但也是个白痴,难道还以为自己已经将武技练就至化境,身体已经刀枪不入了么?打手头目冷笑一声,加大了挥剑的力度。

    “铿”!——“当啷”!

    打手手中的利剑应声而断,反观祈天的手掌,依旧圆润如玉,在与剑刃最为直接的碰撞中,竟然连一道小口子都没有留下!

    打手头目看着自己手中只剩下半截剑刃的兵器,不由得有些愣神——这小子,竟然真将武技连至化境,刀枪不入了?!

    而对于高手来说,这一愣神,足以将他杀够百次了!

    祈天立掌化刀,狠狠的切在了打手头目的喉咙上,又连续几下手刀切在了他脖子上的几个不同的部位,这才收手,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个打手。

    这时候,被祈天甩袖扫开的另外两个打手才刚刚从地上爬起。而他们一爬起来,就看到了令他们最为惊恐的一幕!

    打手的头目呆立原地,怔怔的看着祈天,想要说话,但被祈天手刀敲碎的喉咙发不出任何有意义的音节,“咕咕噜噜”一会之后,跪在了地上。

    继而,脖颈处的血液狂喷!头颅在身体内部血液的高压喷射下竟冲天而起,远远的落在了地上!

    祈天沐浴在这鲜血之中,惬意的仰面张口,让点点血液滴在面孔之上,滴在口中,直到空中的血雨不再,方才低头闭口,品味着口中鲜血的味道。

    剩余的两名打手可以清楚的看到,祈天的脸上竟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加上今晚月色正浓,而祈天的行为手段又是如此之残忍,不由得让他们从脑海中想到了年幼时听来的关于吸血僵尸的传闻。

    一时间,二人的心灵被惊恐所笼罩,嘴中呼喝不断,战意全无,转身就想逃走。

    可是祈天又怎么会放走这两个当街杀人者呢?

    他可是新秦的大将军啊,自然有处理这种事情的权力!当下,脸上的表情再次消失,脚下发力,追上了他们。

    “你们的命,是我的了!”耳边传来祈天略带沙哑的声音,打手们均惊恐的向身侧看去。

    接着,便眼前一黑,只感觉到脖子处越来越热,继而整个人就像一飞冲天一般,似是摆脱了尘世间所有的烦恼,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当李毅拎着逃走的男子乘风回来时,现场少了三个当街杀人的打手,多了三具无头死尸,他们的头颅散落在尸体边上,祈天正好整以暇的坐在尸体上,惬意的冲着李远眨眼睛。

    “这是……”李远被现场的惨状吓了一跳,在见到祈天满身的鲜血之后,便已经猜出来了大概,担忧的看着祈天,问道,“你干的?”

    祈天很自然的点点头,回道:“对啊。怎么了?有什么不对的么?”

    “有什么不对?不对劲的地方多了去了!”李远大惊失色,将手中的男子如同丢条死狗一般往地上一甩,径自拉着祈天站了起来,“你看看你现在战斗的方式!原本宽厚仁慈的祈天,可不会如此残忍的杀死对手!”

    祈天愣了愣神,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点点血花,只觉得这些血花在自己的眼中是那么的迷人,甚至,可口?!

    祈天被心中突然涌起的欲望吓了一跳,赶紧将眼睛从自己与尸体身上移开,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这些什么。

    良久,他叹了口气,说道:“我们还是去看看袁江的情况吧,有些事情,我们还是上山再谈吧……”

    说着,径自走进了饭馆。

    李远看着他的背影,默默的叹了口气,拎起想要再次逃走的男子,跟了上去。

    “店家,袁江的情况怎么样?”李远一进门就听到了祈天急切的问话声,心中不由的微微松了口气——至少,现在只是你的战斗方式变了而已!父皇啊父皇,这些年,你究竟让祈天去做了些什么?

    李远拎着不断求饶的男子,分开人群,来到了店中央的长桌边,桌子上,袁江静静的躺着。

    一个长须老者正在给袁江把脉,袁江上身的衣服被脱了下来,胸口处的伤口也被人用纱布包了起来,但仍旧在向外淌血。

    “大夫,他的情况怎样?”祈天在那长须老者身边,再次问道。

    长须老者不耐烦的瞪了祈天一眼,怒道:“吵什么吵,没看见老夫正在看嘛!”

    继而又道:“他的脉象时有时无,胸口上被刺了一剑,伤及内府,已经命不久矣!”

    祈天顿时着急了起来,他一把抓住大夫的衣领将他提了起来:“给我尽全力治好他!我是新秦的将军!治不好他,我就拿你军法处置!”

    李远眼见祈天失态,忙上前将他拉开,对着惊魂未定的大夫陪笑道:“先生,实在是对不住,我这个兄弟性子急了些,这个少年有对我们有恩,还望先生略施援手……”

    长须老者拍了拍胸口,有些气喘道:“老夫身为大夫,医者之心自然是有的,更何况,都是本镇人,怎么会不尽全力呢?只不过,此子伤势实是过重,他的脉搏时有时无,应该是被剑刃划破了心脏,这样的伤势,老夫真是无力回天呐!”

    说着,他叹息一声,竟从眼中滴下两滴泪来:“他的父亲袁世仁是我们镇上第一个靠采石发家的,我们这些原本一个村的村民基本都是他带出来的!却没想到天意弄人,袁世仁英年早逝,留下了袁江这么个苦命的孩子!

    “袁世仁对我们原来村子里的人有恩,使得原来那么小的村子发展为现在的镇子,这里面,他功不可没!就算你们不说,我也会竭尽全力救治他留下来的唯一后代!可惜啊!可惜啊!回天乏术,老夫回天乏术呀!”长须老者越说越伤心,不由得老泪纵横。

    “不,尽管如此,但还有种方法可以治好他!”李远突然说道。

    在场众人的眼睛都纷纷的看向了他。

    “契约术,”李远指了指自己,“暗系契约术!”

    李毅四人屏住呼吸,想制造无人的假象来蒙蔽对方,毕竟现在地处西南,敌我不分,如果遇到的是暴.乱的民众的话,那么一场恶战将在所难免!

    可李毅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对方甚至没有人出来问询,便层层包围起了他们所在的帐篷,弯弓搭箭,竟是不管不顾的先进攻再说!

    “该死的!”李毅心中暗骂一句,一时间竟慌了手脚。

    谷蕾将手搭在李毅的肩膀上,李毅回头看去,却看到了谷蕾那坚定且带着安慰的眼神。

    李毅的心顿时静了下来,他眯起了眼睛,双手迅速摆出了几个契约术用的手势,嘴中默念咒语,顿时,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能量包裹住了在场四人,使得他们全部进入了隐身状态。

    紧接着,李毅再次摆出另一种不同的手势,这才算完。

    与此同时,对方的箭雨已经完全覆盖了整个帐篷!

    一支支箭矢不断刺破帐篷,钉在了帐篷的地面上,还有不少射向了众人,却是径直而过,没有伤及分毫!

    谷蕾一下子就明白了,又是李毅那个经典的暗系契约术保命组合。

    “暗隐术”加“虚化术”!

    只不过,这一次李毅没有将法术用在他自己的身上,而是给所有人全部加持上了法术。

    一波箭雨过去,帐篷已是千疮百孔,透着箭雨射出来的洞孔完全可以看见帐篷外的情况,反之,亦然。

    帐篷外,约莫有着十来人的骑兵,均是蒙面皮衣,座下骑着草原特产的黄毛马,一派草原游侠儿的打扮。

    李毅心里明白,这哪里是什么游侠儿,分明就是西南叛乱的暴民!

    而眼前这些暴民,显然受过些军事上面的训练,从他们握弓的手势与眼中肃杀的气息,手上必定曾沾过血!

    李毅眯着眼睛笑了笑,看向了谷蕾——他现在施展的群体类法术唯一的好处就是,同时接受这些法术的人可以彼此触碰,以及,能够看见彼此。

    他头往右边一偏,谷蕾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

    分头突围,然后——

    李毅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

    这个手势让刘畅与许文均是欢快的笑了起来。

    杀光,一个,都不留!

    李毅四人互望一眼,借着“虚化术”让身体变得可以穿越任何物体的特性,四散开来,闲庭信步般走出了暴民们的包围圈。

    他们在包围圈外两两相望,等待着李毅的信号。

    李毅咧嘴一笑,默念了几句咒文,几个增益性法术被施展在了自己与谷蕾身上,然后拔剑取盾,显出了身形:“孙子们,你们爷爷我在这里呢!”

    说着,还没有等到暴民们调转马头反应过来,便举剑冲了上去!

    其他三人一看李毅有所动作,也纷纷显出身形,展开了进攻!

    谷蕾用“光之牢笼”将一个暴民困住,几个金色的锤子也在同时被她召唤了出来,狠狠的砸在了暴民的头上;

    许文眼睛一下子变得血红,略显瘦弱的身躯在一瞬间爆发出了巨大的力量,如同一阵飓风一般冲进了暴民之间,搞得人仰马翻;

    刘畅的攻势就相对简单多了,借着月光下无边无尽的影子,他身为暗系契约师的能力也变得更为强大,无数的影子相应了他的呼唤,化作一根根影子触手,将暴民们一个个拉下马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