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42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辛苦了半个月,就为了来参军。这对于李毅来说真是傻到家了。可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军部的命令已下,自己又有愧,只得乖乖的接受这个命令,接受这个现实。

    这跃马原可真是大啊!虽说能够远远的看见连羽城,可望山跑死马的道理李毅还是懂的,更何况,连羽城在他的眼中还只是一个小小的黑点,想要到达城里,没有个一两天是不可能的了。

    车马劳顿,人和马总是要休息的。

    李毅看向自己的伙伴,一个个都疲惫不堪的样子,就算是沿途的风景都不能让他们生起一丝一毫的兴趣,这半个月来,一直就是风餐露宿,为了在军令要求的时间内到达连羽城外弑天军的驻地,他们没有进过任何城镇,累了,睡在官道旁,渴了饿了,就吃干粮,沿途的驿站只不过是他们换马的地方,将劳累的马匹换下,便立时启程。

    如此紧赶慢赶,还是在路上花了半个月之久。

    军令规定的时间为十七日内到达弑天军的驻地报道,现在时间还剩下两天,应该能够赶上时间。李毅也很累,但是没有办法,就算累又能怎样呢?自己既然答应下来,就不没有什么反悔的余地了,军令如山,他可不想触什么霉头。

    好歹自己现在也是个正式的十夫长了不是?

    尽管李毅对于自己现在的官职非常的不满意,但是多日来,这个小小的十夫长官职还是给了他许多自我安慰的理由。十夫长,也就是手底下有十个人,拥有这十个人的指挥权,自己归更上一级的百夫长管理。

    一个百夫长有权管理十个十夫长,也就是十个十人小队,连同十夫长本人,共计一百一十人。而千夫长与百夫长的管理模式差不多,能够管理十个百夫长,共计一千一百人。再上一级的将军,能够管理十个千夫长,共计一万一千人。

    而李毅这次前往的弑天军,在新秦是一个了不得的存在,由于祈天这个新秦最为著名的将军存在,弑天军在多年的发展后已经有了二十一个千夫长编制的队伍,也就是说,弑天军光是人数就比一般的军队多出一倍的人员!

    为何要派如此规模的军队驻守在西南边境,这里面是有原因的。

    中央山脉将亚蒂兰提斯广袤的土地整齐的分割成了东西两半,山脉南北延绵,两头均直达亚蒂兰提斯的海岸线上,并且,中央山脉连绵不断,鲜有通往山脉西方的缺口。

    秦王好战,曾在西南边境部位的山脉上打通出了一个通道,继而侵入了精灵的土地,掠来了无数精灵奴隶,人类与精灵的战争也随之打响。

    精灵战败,秦王乘胜追击,不久,精灵族的几个部族长老联手施放出了一种封印术,将大陆整个的抛进了异次元空间,意图苟延残喘,直到现在。

    可秦王却在封印解除后放弃了攻向西方的打算,带兵撤回,这虽然让精灵们很是不解,但至少给了他们修生养息的时间。与此同时,复仇的怒火也在精灵中的年轻一辈之间产生,新秦西南边境的门户大开,正好给了他们渗透过来的机会。

    据说,让祈天一战成名的西南暴.动便是精灵们教唆民众们搞出来的。

    现在西南又开始不太平了,不用猜就知道,一定又是民间的暴.动,凭精灵现在的人口,想要用大军攻进新秦,除非连族中的老幼都披挂上阵,否则绝无可能。

    想到这里,李毅不由的想到了炎林与兰二人,他们现在所做的便是与当年精灵挑唆西南民众暴.动相同的事情。

    一行人渐渐行入平原深处,头顶上高挂着的太阳也开始逐渐下沉,李毅估摸着时间,招呼着众人停了下来。

    “我们扎营吧,今天早点休息,吃饱喝足之后就睡觉,明天全速赶到连羽城报道!”李毅下马说道。

    一伙人便开始忙碌了起来。许文负责搭帐篷,刘畅负责生火,谷蕾负责做饭,而李毅,则负责出去转悠,看看能不能带点野味回来。

    李毅骑着马渐渐走远,刘畅很快的点燃了篝火,便将活计交给了谷蕾,跑去一旁帮许文将帐篷搭起。

    “许文,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刘畅费力的将帐篷内的支柱竖了起来,向身旁的许文问道,“你认宗过没有?”

    许文被刘畅突然冒出来的问题问得一愣,下意识的回答道:“有过啊,我还是暗风两种属性的呢!”

    “那你有没有经过契约术的训练呀?”刘畅装作不经意的问道,将帐篷的角绳用地钉牢牢的钉在了地上。

    “没有,我小时候家里不是很富有,学契约术要花很多钱呢!我父亲说,就算学了契约术还不能保证我能够达到中级契约师的标准,还不如学些打铁的手艺,以后好养活自己。”许文将篷布扯平,擦了下额上的汗水,笑了起来,“这帐篷还真是重啊,要不是刘大哥你,我自己还要搭好久呢!”

    刘畅笑了笑,突然问出了句让许文始料未及的话来:“那么,你想不想学呢?想学的话,刘大哥可以教你。”

    许文先是一愣,接着便是狂喜:“真的?那太好了!听说在军队里要是有中级契约师的水平的话,就可以直接升为十夫长了呢!”

    刘畅笑笑,不作回答,摸了摸许文的头,走回了篝火。

    “如果你真的想学的话,那么每天晚上到我这里来,我教你。”

    谷蕾搅着锅里的汤水,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两个男性,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

    夜幕很快就降临了,众人吃过之后便纷纷睡去,留下李毅一个人守夜。这也是他自己要求的,一个人站一个时辰,而自己身为队伍的领导人,自然要辛苦些,连站两岗,接着便是换谷蕾站岗。

    两个时辰过后,李毅揉着眼睛叫醒了谷蕾,待谷蕾起身出了帐篷之后,便一头倒在了谷蕾的铺上,沉沉的睡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可能一小会,也可能是很久,李毅被摇醒了。

    “什么!……”他猛的从谷蕾的铺上坐了起来,嘴里刚发出点声音便被一只小手给捂上了嘴。李毅沿着捂着嘴巴的小手向上看去,看到了谷蕾那张精巧的脸蛋。

    只见她将食指竖在唇上,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轻声对李毅说道:“外面有一伙人围过来了,我们把大家都叫醒,声音小一点!”

    李毅顿时清醒了过来,他圆滚滚的身体敏捷的翻身而起,悄悄的叫醒了其余的两个人。

    许文最为镇静,被叫醒后一言不发,只是默默的从枕头底下抽出剑,对着李毅点头表示自己已经准备好了。

    而刘畅则有些不耐烦,李毅用力的摇晃着他,他却只是嘟囔着翻过身继续睡去。

    “我靠!还什么盗匪团的团长呢,这么一点战备意识都没有……”李毅低声骂了两句,直接甩了一团水球在他头上,将他浇了个通透。

    “谁他妈……”刘畅还没能将话说出口,便被李毅一拳头砸在了肚子上,顿时只能发出声声闷哼。

    “现在有情况,你丫竟然还能睡!”李毅恶狠狠的说道,“给我清醒点!”

    正当李毅想要拖刘畅起来时,帐篷外传来了阵阵马蹄在草地上踩过的“沙沙”声,以及弓弦被拉开的声音!

    李毅瞳孔猛的一收缩——不好!他们要放箭!

    这群人,到底是谁?他们想要做什么?

    远在千里之外的李远自然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在快要到弑天军驻地的时候遇袭了,他正与祈天带着袁江高高兴兴的吃着晚饭。

    下午的时候,袁江将他们带回了自己家中,展示了自己近段时间在山中的成果。

    这一看不要紧,差点没把李远与祈天的心脏给跳出来!

    那个小小的木盒子内,竟然全都是制造各种不同属性契约装备的石材!不光光是水属性的隐雾岩,还有火属性的日晶,风属性的呼啸石,木属性的石木,土属性的重核,应有尽有,甚至还有一块暗属性的深渊星空!

    “这……这些都是你在山里采到的?”祈天有些愣巴巴的问道,他的手心因为激动而满是汗水,心脏在胸膛之中快速的搏动,眼前这个小盒子里的东西,如果让对契约装备有所了解的人看到,开出的价钱足以买下整个新城!

    李远咽了口口水,揉了揉眼睛,确认自己没有老眼昏花之后方才对祈天说道:“祈天,我如果眼睛没出问题的话,这些东西,我们还真是……买不起……”

    袁江很是奇怪的问道:“两位老爷,别开玩笑了,这些东西不值几个钱的,你们莫不是嫌我的货品质差吧?”

    李远摇摇头,叹道:“不是这些玉石质量差,而是这质量……好得没边啊!”

    他从盒子中拿出一块土属性的重核,摊在手上跟袁江解释道:“这个重核算是里面最为便宜的了,就算是这个,我身上所有值钱物件加起来也只够买得起一个重核!”

    “我身上所有东西加起来,可是至少值五个宝石币的呀!”

    祈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向袁江道:“小哥,你要是现在将这一盒宝贝拿到新城去拍卖的话,你所能拥有的财富,将富可敌国!”

    富可敌国!当然,这只是这盒子契约装备材料最为基础的价值,如果有人可以将这些宝贝制作成为契约装备的话,那么,袁江完全可以利用这些换来的资金来组建自己的国家,与新秦对抗了!

    如果袁江有这种心思的话。

    可袁江竟毫不在意的说道:“就算能卖很贵又怎么样?我毕生的愿望就是为父母修建出一间陵墓,多余的钱,够我出门游历就行了,从小苦惯了,想不到怎么过好日子……”

    “这样吧,两位老爷,”他接着说道,“这盒子东西,就按每颗十两黄金的价格卖给你们吧!里面共有三十二颗玉石,全都给你们!”

    没想到祈天却摇头拒绝道:“不行,这样子的话,我们岂不是在行不仁不义之举?不行不行……”

    袁江摆摆手道:“两位老爷,你们有所不知,这些玉石是我在山上的一个小坑洞内挖出来的,本就只是看它们颜色喜人,想卖点小钱来着。以前我给别人出的价钱其实都只有很低的一两黄金,这次要价五十两,对我来说可就是天降之财了!”

    这种相当于白送的买卖谁不想做?李远在犹豫再三之后,才愿意用如此低廉的价格买下这一盒宝贝。

    “一共是三百二十两黄金,我这里没有这么多黄金,这样吧,这四个宝石币你都拿去,剩下的就不用找了!”李远心中愧疚,给袁江额外的加了八十两黄金。

    袁江再三推脱之下,李远仍旧将四个闪闪发亮的宝石币塞进了他的手中,只得无奈收下。当下,袁江开心的跟二人说道:“两位老爷,我今天可真是发了一笔横财,两位刚才午饭一定没有吃好吧?这样,今天就让我做东,请二位大吃一顿!”

    祈天却笑道:“小哥不必多礼,我们还有事在身,就不打搅小哥了!”

    “不急不急!”袁江一下子得到了这辈子都可能挣不到的钱财,很是兴奋,“反正我修建完父母的陵墓就会出去游历,有可能不再回来了!两位老爷愿意买下我的货物,让我能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内完成我毕生的愿望,那么两位老爷就是我袁江的恩公了!既然我有可能不再回来,那么我就想把山上那个坑洞的位置告诉给两位老爷,以报恩情!”

    于是,在袁江的极力劝说下,李远与祈天只得答应,再次进了王凸家的饭馆。

    一顿饭吃到晚上才停,主客尽欢,袁江见天色已晚,还想拉着李远两人去自家住下,却被推脱了。

    “我们真有要事在身,正好要去新秦的采石场,你说的位置我已记下,多谢小哥了!”走出饭馆,祈天拱手道,“还望小哥体谅!”

    袁江无奈的说道:“那好……”

    突然,袁江像是被什么东西塞住了嘴,说了一半的话被堵在了喉咙里,胸前一片冰凉,他呆呆的低头看去,只见自己的胸口处多出了一截暗淡无光的剑尖,鲜血正从伤口处不断的涌出,染红了他原本干净整洁的粗布衣。

    他的喉咙里发出“喀拉拉”的呻吟声,剑尖渐渐的从他的身上抽走,袁江身体一软,倒在了地上。

    祈天惊吼一声,抬头看去,只见四个男人正站在袁江原本的位置后面,正阴阴的笑着,当前的那一个手上,还握着血淋淋的利剑!

    李远忙俯身查看袁江的情况,却已经是进的气少出的气多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