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41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庞虎警惕的看着炎林,跟了上去。

    炎林耸耸肩,也想跟上去,兰却在这时候拉住了他,将心里想问已久的问题说了出来:“炎林,照你的眼光看来,刘畅他以后真的能够‘爆发’了?”

    “当然,毕竟虽然他的血管里流动着的不是纯粹的光族血脉,但他的两种血脉都是宛渠的,只要是宛渠,那么只要在他成年后的第一次‘爆发’之后,他就能在任何自己想要的情况下来进行‘爆发’!”炎林低声说道,“不过现在刘畅的情况很奇怪,你也应该感觉到了,他现在‘爆发’的属性只有光能一种,但是他的体内还流淌着另外一种属性的血液,难保不会出现第二种属性的‘爆发’!”

    “这么说来,至少部族内部应该能够接受他了吧……”兰幽幽的说道。

    “这个我也说不准,”炎林似乎想起了什么,眼中流露着悲伤,“宛渠各部族之间是严禁通婚的,这个你也知道,刘畅这个混血宛渠想要被光族接受,实在是很难!除非……”

    “除非他能够像风族那样,将体内两种不同的力量融合,成为一种新的力量,创立一个新的部族!”兰叹了口气说道,“就算是这样,那么他也只能得到所有部族首领的认可,光族还是不会将他当做自己的族人。”

    炎林看着兰悲伤的面庞,张了张嘴,却再也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来——其实,我们俩何尝不是呢……你不愿接受我,难道不也是害怕我们的子嗣出现刘畅这样的情况么?

    炎林摇摇头,将脑中的烦闷甩开,走向了李毅。

    “李毅,你到底是怎么赢的?”炎林再次问道。

    李毅嘿嘿的傻笑道:“你直接叫我李毅吧!我的朋友都是这么叫我的。”

    “回答我!”炎林低声吼道,眼中求知的欲望闪烁着。

    李毅依旧笑呵呵的装傻,不是他不想告诉炎林,实在是说出来太丢人,自己又不是靠自己的真实能力赢下这场比试的,要说出来的话,岂不是丢人丢到中央山脉以西去了?

    虽然他闭口不谈,但是炎林独到的眼光岂是吃素的?察言观色之下,李毅脸上的不自然,凌脸上因为不好意思而浮现的红晕,庞虎茫然的神色,一切尽收眼底,心中暗自分析一下,自然是明白了不少。

    但是问题就出在于,这个在李毅战斗的时候被禁止了施法能力的少女是如何帮助李毅的呢?

    其实李毅已经猜出来一些了,从方才刘畅身上窜出的影子,到凌丢掉的用来追踪炎林与兰的影子,这两个影子一联系起来,答案自然就出来了!

    凌肯定是控制着原本用于跟踪的影子,打破了刘畅的变身状态,这才救下了自己!

    凌被炎林炙热的眼神看的有些不好意思,红着脸说道:“其实……是我啦!”

    炎林装作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忙追问道:“那么,你是怎么……呃,怎么做到的呢?”

    “其实,刘畅那种状态是精灵的‘爆发’吧?但是不知道怎么的,他释放出的力量并不是十分的纯粹,而且他原本就是一个暗系的契约师,但是怎么能够爆发出光系的能量呢?”凌解释道,“所以我觉得,他既是暗系契约师,又能使用光能的‘爆发’,那么他一定就是光暗混血的精灵了!这种混血,使得他只能爆发出原本力量的一半,而光能和暗能天生就是相对立的,爆发出的光能肯定会与他原本的暗能有冲突,只是光能暂时的将暗能给压制住了,以至于他体内的力量失衡,从而导致了他的‘爆发’!”

    “而要解决这种情况,只需要在两种力量的天平上加上一点点暗能,就可以恢复他体内能量的平衡,使他的‘爆发’提前结束!”兰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众人之间,接下话语说道。

    凌点点头:“就是这样。李毅你还记得我们丢掉的那一道影子吗?因为我是暗系的契约师,所以那道影子也是纯粹的暗能,虽然在你战斗的时候我不能够施法,但是原本就已经施放的法术还是能够控制的,我找到了那道影子,控制着它钻进了刘畅的体内,恢复了他体内能量的平衡,所以,他的状态就提前结束了……”

    李毅虽然已经猜到了七七八八,但一直不说出来,现在经凌这么一解释,李毅的胖脸便埋在了胸前,不好意思再将头抬起来。

    脸皮厚归脸皮厚,可是就算脸皮再厚,一个大男人在关键时刻还需要女人救,这,这算个什么事嘛!

    炎林脸上露出了满意的微笑,心中的强烈的好奇终于被满足了,便不再追问什么,兰却皱着眉头说道:“好了,该闹的也闹完了,现在我们就坦诚布公些,我们是强盗的头领,而你们,是新秦派来剿匪的人……于公,我们是在对立面,于私,我们好歹还算是认识,现在这种情况……”

    “你们散了不就行了?”李毅笑着说道,“说实话,这些强盗也太可恶了些,你们还是尽早解散掉吧,不然如果新秦派出大军来围剿你们,这可就麻烦大了!”

    却不想李毅此话一出,炎林和兰的脸色马上变了,用冰冷的眼神盯着他们,炎林沉声道:“不行!这次的行动我们已经策划了很久,不能半途而废!更何况你们是新秦人,自然会为自己的国家说话,但是你们有想过我们宛渠们的感受吗?秦王暴.政,多次入侵我们!多少宛渠儿女被他掳去为奴!要不是看在我们相识一场的份上,我早就劈了你们这些圈养宛渠奴隶的人类!……”

    “不!你错了!”李毅打断了炎林激动的话语,淡淡的说道,“不要以为我是新秦的皇孙就认为我会为了新秦着想!我根本就不是亚蒂兰提斯上的人!要不是因为我老爹是秦王的儿子,我也不可能成为皇孙,我对这个狗屁国家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归属感!而且,我从不圈养精灵奴隶!

    “我向来就只按照自己的喜好做事!”李毅正色道,“更不会出卖自己认识的人,就算我们站在对立面上,我也不会!我只是奉劝你们,召集盗匪团这种事情是讨不了好的,我可以不管,但是新秦呢?秦王呢?更何况,这些恶贯满盈的强盗们都做过些什么事情,难道你们不知道吗?难道秦王犯下的罪就应该百姓们偿还吗?我带人出来剿匪,不是奉了什么劳什子命令,而是实在是不想看见百姓们遭罪,才想要将这些荒野里的狼崽子们一一剿灭!

    “召集这些强盗,我不管你们想要干什么,只要不骚扰到百姓们的生活,我就什么都不管,但要是我发现你们手下的强盗出来烧杀抢掠的话——

    “我绝不放过你们!”李毅一字一句的从嘴里蹦出了最后一句话。

    炎林摇摇头,双手抱胸:“我凭什么相信你?凭什么相信你不圈养宛渠奴隶,凭什么相信你不会袖手旁观?”

    “就凭我,我也是宛渠,李毅的为人我最为清楚,我可以证明!”就在李毅将要说话的时候,凌站了出来,道破了自己的身份。

    李毅急的直打眼色——你不要命了!你可是黑暗精灵!黑暗精灵可是其他种族精灵的宿敌!

    炎林笑出了声,嗤笑道:“你也是宛渠?那么这些个黑发黄肤的强盗们也都是宛渠了……”

    不对!除非对方是——“你,你是黑暗精灵!”兰睁大了眼睛,惊讶的看着凌。

    凌点点头,想要说话,但是兰却没有给她任何的机会,各种恶毒的词句从她的小嘴里一个接一个的蹦了出来:“肮脏丑陋的爬虫!邪恶的种族!宛渠的耻辱!不敢在光明之下现形的黑暗……你竟敢……

    “出现在伟大的光族面前!”兰尖声叫道,浑身上下开始散发出耀眼的光芒!

    炎林心中暗道不好,兰竟然在这种情况下情绪失控,不知不觉间就进入到了“爆发”的状态!

    凌不知道自己一暴露身份就引起了对方如此之大的反应,这让她有些惊慌失措的看向了李毅。

    胖子扁了扁嘴,一脸苦相的说道:“我靠!都跟你说了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现在好了,谈判基本破裂,要么战,要么逃,只有这两条路了……回去再让你谷姐姐收拾你!”

    说着便示意庞虎一起,跟他摆出了防御的姿势。

    就跟刘畅刚才身上出现的情况一样,兰现在身上闪耀着耀眼的光芒,整个人仿佛就是一个光芒组成的人一般。不过兰的“爆发”显然要比刘畅的更为纯粹一些,不单单是身上放光,身体似乎也完完全全的被光所替代,在众人眼中,她已经变身成为了一个耀眼的光团!

    冰冷且没有任何情感的话语从光团内传出:“肮脏卑鄙的黑暗精灵啊!出现在光的面前,将是你这辈子犯下的最大错误!”

    光芒万丈,似乎一切的黑暗在这光芒之下无处遁形!虽然兰所变成的光团所散发出的白光十分明亮,但是却不像刘畅那样刺眼,在场众人在这光芒之中并没有任何的不适,唯一受到影响的,就只有凌一个人了。

    兰有意无意的将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凌身上,光芒之下,身为暗系契约师的黑暗精灵会因为两种互为死敌的能量而全身刺痛,光与暗的交锋已然开始!

    凌颤抖着,咬牙保持着站立的姿势,但是她体内本身就存在着的暗系能量却不时骚动着与扑面而来的光能对抗,不断有光能想要渗透进她的身体,但却总是被她本身的能量驱赶了出来,在这对抗的过程中,凌浑身上下无处不痛,这种酸麻刺痛的感觉折磨着凌,无时不刻想要让她屈服。

    凌很快就被逼迫到了极限,这场光与暗的交锋显然是自己输了,但如果自己认输,那么对方肯定会乘胜追击,不给自己任何的机会!李毅现在精神力匮乏,肯定没法来帮自己解围,庞虎就不用说了,一个武士怎么也掺和不进契约师的战斗,只能,靠自己了!

    正当凌想要使用自己的一个秘密手段时,李毅却动了。

    只见他将自己的头盔取下,套在了凌的头上。

    顿时,场上的情况立马倒转了过来!

    戴上了李毅头盔的凌宛若一个人形的黑洞,所有侵向凌的光能都被无声无息的给吞噬了,兰越是努力的将光芒洒向凌,凌就越是吸收的欢快!

    所有被凌吸收的光能在李毅的头盔处转折一番,神奇的转换成了纯粹的暗系能量,在吸收转换的同时与袭来的光能对抗着。

    凌的危机瞬间得到缓解。

    虽然一般的契约师不能够将纯粹的能量储存在身体之内,但是凌不一样,一来她本身就是黑暗精灵,天生就对暗系能量有着完美的契合度。

    而二来她也是一个高级的契约师,契约法术跟她本身的种族相吻合,多年使用暗系契约术,日积月累之下,体内自然留下了不少的契约能量。

    而这些留在凌体内的能量能在她平常施放法术的时候起到不小的作用,使她能够更加轻松的施放出暗系契约术,并且所需要的时间大为的减少。

    兰对上凌,极大的消耗掉了凌体内的暗能,使得凌在将来一长段时间内的施法能力大不如前,但是在李毅给凌戴上头盔后,情况就不一样了。

    李毅的头盔也是契约装备之一,本身就是暗属性的,李毅不知道的是,这个契约装备的好处并不只限于能够让念术师施展契约术,对于相应属性的契约师,契约装备的好处也是很大的。而在李毅急病乱投医之下,误打误撞给凌戴上了与她相同属性的“暗之盔”后,凌本身的劣势很快的就被扳了回来。

    化身成为光团的兰顿时感觉到了压力,要是说原本她是死命向凌输送光能的话,那么现在的情况就是凌在源源不断的吸取她的光能。

    甚至不用自己刻意的输出,自己“爆发”后所聚集的庞大能量就这么被凌给肆意吸取着,想停都停不下来!

    兰开始有些慌乱了。

    她的声音有些颤抖:“大胆的黑暗之民!你竟敢……肆意妄为的吸取伟大之光!”

    炎林从兰的语气中听出了些许端倪,场上的情况他也清楚,在两个契约师纯粹的斗法过程中,武士是没有插足的余地的,没有任何施法能力的武士如果不明不白的卷进契约师斗法过程中产生的能量漩涡,纵使他武艺高强,亦会被搅成碎末渣滓!

    他现在实在是有心无力!

    炎林的心中不时的闪过些许无奈,虽然他对于黑暗精灵也有些成见,但是并没有光族精灵那么大——从他们各族的名称上就可以看出,光与暗这两个相对立属性的部族,其间的恨意与成见自然是非常深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