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41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铁拳团长恶狠狠的一拳轻而易举的穿过了络腮胡子的胸口,拳面上竟然没有遇到任何阻力!他一个踉跄,整个人竟然也穿过了络腮胡子的身体,重心不稳之下,竟然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怎么可能!这个络腮胡子的身体竟然能够在一瞬间变得跟幻影一样!强盗头子们心中同时冒出了这个疑问。

    铁拳团长趴在地上,好半天才缓过神来,刚刚那势大力沉的一拳等于落在了空处,有力无处使的感觉令他很不好受,刚想爬起来,却发现身后一个悦耳的男声不紧不慢的问道:“还未请教爷爷您的大名呢,您就这样子打过来,我就算败了也不知道是谁将我给击败了的呀!”

    铁拳团长猛的回头,却发现络腮胡子正好整以暇的站在他的身后,一副很是悠闲的样子,双眼中隐隐透着自信的光芒!

    他不服气的发出一声怒吼,迅速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改拳为抱,想要用自己双臂的环抱之力将这个讨人厌的家伙给死死勒住,直到他求饶为止。

    却没想到他的环抱擒技再次落了空,当他双臂收紧时才发现,被自己抱在怀里的只有空气而已。他愤怒的大吼,像只愤怒的大猩猩一般,赤裸的上身迅速泛红,肌肉也渐渐的隆起,他双手不断敲击着自己的胸肌,不断的发出野兽般的怒嚎!

    原本就在悠闲看戏的双刀男顿时睁大了眼睛,心中一阵骇然:“这个人,竟然学会了宛渠族的‘爆发’?!不过看样子他并没有自己的属性,所以即使使用了爆发也只是增强了自己的肉体力量而已,但是‘爆发’可是要损失寿命的啊,这个家伙跟刘畅有什么仇啊……”

    就在双刀男惊讶于铁拳团长瞬间爆发出的力量时,铁拳团长发出一声狂吼,一道肉眼可见的声波波纹以他为中心向四周扩散,在这个声波范围内的人均捂着耳朵倒在了地上,痛苦的大骂着。

    “石头!你他妈发的什么神经!”

    “就算这个大胡子冒充刘团长,你也不至于用上头领教给我们保命的招式吧!”

    “你姥姥的!还不快停下!”

    铁拳团长却不管不顾,再次大吼一声,众人中体质较弱的顿时七窍流血,在地上痛苦的翻滚不已。在他不断的狂吼攻击之下,络腮胡子再也不能悠闲的陪他玩了,胸口一闷,吐出了一口鲜血。

    络腮胡子嘴角露出一抹不屑的笑容,清了清喉咙,朗声道:“原来你叫石头,真是名如其人,整个就一粪坑里的烂石头!”

    顿了顿,又继续说道:“你就这点能耐了吗?”

    络腮胡子的不屑激得石头愤怒不已,浑身的肌肉如同充了气一般涨大了起来,上身赤裸的肌肉上青筋直露,皮肤下的毛细血管纷纷爆裂,使得整个人的外表宛若涂上了一层红色的颜料,一滴滴鲜红的血液不断的从他的皮肤下面渗了出来。

    他疯狂的大吼,不断敲击着自己的胸肌,右脚发力,在地上猛的一踏,整个人就像是一颗炮弹一般冲向了络腮胡子,地面上被他踏过的地方纷纷龟裂开来。

    络腮胡子淡然一笑,旁若无人的擦了擦自己嘴角残留的血迹,随即双手抬起,手掌向外呈交叉状,嘴里念念有词的念诵着晦涩难懂的咒文,一道蓝黑色的光墙在咒语的作用下突的出现在石头冲来的路上。

    在一瞬间完成这个法术之后,络腮胡子又快速的变幻了手势,一个又一个的法术在他念诵的咒文下成形,顿时,影子形成的爪子,暗黑色的黑洞,一滩滩黑漆漆的液体出现在石头身前,等待着他自投罗网。

    石头保持着前冲的姿势撞在了光墙上,随即,影子触手紧紧的抓住了他;黑洞围绕着他上下漂浮,将他的力量一丝丝的吸了进来;那一滩滩黑漆漆的液体也在一瞬间合成为一大滩恶心的液体,钻到了他的脚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蚀着石头的脚掌。

    络腮胡子嘿嘿一笑,戏谑的用影子触手将他抬起半分,看着不断挣扎怒吼的石头,用嘲弄的语气问道:“现在谁是谁爷爷?”

    石头似乎失去了神智,不断的在触手中挣扎着,也不回答络腮胡子的问题,只是愤怒的瞪着络腮胡子,喉咙中的吼叫声也喊不出来了——一根触手好死不死的抓紧了他的喉咙,让他窒息的同时难以发出任何声音。

    就在络腮胡子想要发力,将这个伤害了自己的强盗头子一举扼死时,双刀男出现在了他的身边,拍了拍络腮胡子的肩膀:“算了吧,至少他们现在应该能够认可你的实力了——而不是你的身份。”

    “为什么?”络腮胡子愕然道。

    “因为……”双刀男笑吟吟的看着他,“刘畅如果留着胡子的话,那么就不是‘玉面黑虎’了……”

    络腮胡子无奈的笑了笑,撤去了紧抓着石头的触手——这些听话的触手早已将石头缠的昏死了过去,真个人像是一个放了气的气球一般缩小了下去,所以,也就没有任何威胁性了。

    络腮胡子转身对着看得目瞪口呆的强盗头子们,和善了笑了笑:“现在,还有谁认为我不是刘团长的?”

    “相信我的,过来拜山头,不相信的——我就打到你信!”

    李毅看着他的造物分享而来的场面,不时的笑着,嘴里还不时的冒出“扮猪吃老虎”、“真能装”之类的话。

    庞虎与凌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一个个期待地看着坐在地上不断傻笑的胖子。

    李毅这时候睁开了眼睛,捂着肚子想要笑,却又不敢笑得太大声,憋得满脸通红。他抬头说道:“我……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哼哈哈,我说,那个家伙太能装了……噗哈哈!”

    等到他好不容易抑制住了笑意,看着凌跟庞虎一脸木然的看着自己,奇怪的问:“你们怎么不笑啊,真的很好笑的!”

    “好笑吗?”凌学着李毅的样子眯起了眼睛,“我们又没看见,就你一个人在那傻兮兮的乱笑!”

    庞虎点点头表示同意。

    李毅摇摇头,站起说道:“好吧,我在里面真的看到了熟人,你们刚刚吃饭时就见过,并且被我们跟丢了的——”

    “炎林!”李毅的眼睛眯了起来,“真没想到,这个精灵竟然跟这次的强盗事件有关!”

    “炎林跟精灵有什么关系?”凌奇怪的问道。

    “你不知道?”李毅惊讶的瞄了凌一眼,然后恍然大悟道,“难怪,你向来接触的都是我们人类,而且你们黑暗精灵的样子跟我们并没有很大的不同,怪不得!这么说吧,你仔细观察过炎林的话就会发现,他的头发是红色的,而新秦的人类则都是黄皮肤和黑头发,从来就没有拥有其他颜色头发的人出生过,而你跟我们一样,也是黑色的头发——所以我推断,这个炎林,应该是个精灵,而那个一直包着头的兰,一定也是!”

    凌“噢”了声,似乎对李毅的解释不是很感兴趣,她伸了个懒腰,站了起来,往走廊的出口走去,李毅急忙拦住她,低声喝道:“你疯了!进去找死啊!”

    凌白了他一样,解释道:“你不是说他也是精灵吗?既然是我的同族,那么我进去他肯定不会拿我怎样的!”

    李毅扶额叹道:“你真的是对自己种族的情况一无所知啊!你要记住,你是黑暗精灵!根据书上的记载,你们黑暗精灵可是在很久很久以前因为犯了什么事,被其他精灵族群给赶进了中央山脉的地底下!直到现在你们的族群依旧居住在中央山脉的地底深渊,不时的跑上地面来袭击别的精灵族群以泄恨——你现在冲进去,不表明自己的身份,肯定会被他们群起而攻,就算你表明了精灵的身份,那个炎林一样不会放过你的!黑暗精灵与其他精灵之间的仇恨可是延续了数十万年的!”

    凌静静的将李毅的话听完,俏脸上一副不情愿的表情,但仍然乖乖的坐回了地上。

    正当李毅想要继续说教的时候,一把冰冷的匕首贴在了他的脖子后面,一个冰冷的但对于李毅而言却又似曾相识的女声从身后传来:

    “别动!就算我们是熟人,我也不能保证在下一刻会不会将这匕首捅进你的后背!”

    络腮胡子刘畅似乎先天就有一种能够与人打成一片的天赋,在制服石头时露出的一手震惊了在场的所有强盗头子之后,竟然很快就跟这帮子无法无天的匪徒们称兄道弟起来,两杯猫尿下肚,这群强盗头子都争着“大哥大哥”的瞎叫唤。

    双刀男炎林摇了摇头,也不再管他们,依旧双手抱胸的站在一旁,静静的想着些什么。

    “姐夫,你也来一杯嘛!”刘畅不知道什么时候窜到了他身旁,举着一大杯大麦酒,脸上的胡子被酒液沾湿了一片,胡乱的粘在一起。

    炎林一惊,猛的抬起了头,茫然的看着刘畅:“什么?”

    刘畅嘿嘿一笑,将酒杯塞进了炎林的手里:“姐夫,喝酒!”

    “噢!哦……”炎林呐呐的回道,举起酒杯抿了一口,“你去跟他们喝吧,别闹得太凶,你姐姐回来我可不好交代。”

    络腮胡子却没有走:“姐夫,你有心事?”

    炎林突然间火了起来,冲刘畅吼道:“他妈的你赶紧给我滚!老子现在心情不好!”

    刘畅却不为所动,担心的看着炎林:“姐夫,有什么心事还是说出来好受一些,我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就是姐姐、父亲和你了,你也是我的亲人啊!”

    炎林叹了口气,刚想开口说话,却不想他耳朵突然猛的一抖,将头转向了洞穴连接走廊的那个方向,他摆手示意刘畅跟上,缓步的向着走廊靠了过去。

    炎林悄悄的移动到了走廊的入口,刚想迈步进去,却发现阴暗的走廊拐角内走出来两个人,为首的是一个胖子,正被背后的一个女人拿着什么东西抵着后腰,高举着双手向前走了出来,随即又从他们俩身后走出一男一女。

    待到他们真正的走进了洞穴,炎林这才看清楚,原来这个胖子正是那个将自己打败了的李毅,而他身后的女人,则是拿着一把匕首的兰,此刻的兰正一脸漠然的用匕首顶着李毅,促使他不得不走进了洞穴。

    而他们身后的一男一女,自然就是庞虎与凌了,只不过他们每个人都被一束金光组成的链子将双手锁住,反背在身后,凌的嘴里则被塞了一块布帛,暂时失去了施法的能力。

    李毅三人竟然在毫不知觉的情况下被兰一个人全部俘获!

    炎林笑了起来,自从上次输给了李毅之后他整个人就一直有些闷闷不乐的,现在兰终于帮他给扳回了一局,心里面也好受多了。他身后的刘畅有些茫然的看着眼前的情况,不过在当他看见被缚住双手,嘴巴被堵住的凌时,他的双眼不可抑制的冒出了狼光。

    “美女!我们再一次见面啦!”刘畅呵呵傻笑着,谗着脸凑了上去。

    凌一脸厌恶的看着他,将头转向一边,理都不理,而李毅却对这个刚刚“扮猪吃老虎”的络腮胡子产生了很大的兴趣。

    他也不顾身后兰手上匕首的威胁,宛若就在自家后院一样迈着四方步走到刘畅的近前,四下打量着。

    刘畅被他看的发毛,赶紧跳到一边,嘴里叫道:“你个俘虏怎么还敢乱跑的!姐姐!你就不能把这个死胖子给绑起来嘛!”

    兰摇了摇头,走到了炎林的身边,炎林看看她,笑了笑,轻声说了句:“谢谢。”

    一直绷紧着脸蛋的兰也笑了起来,她看向刘畅,带着笑意说道:“这些可都是我跟你姐夫的朋友,别没大没小的!”

    “朋友?那个美女我还相信,但是就这个死胖子,我看了都恶心!”刘畅有些懊恼的大叫,眼中却是精光闪烁,庞虎甚至被他华丽丽的无视了,“就算是朋友的话,为什么要将这个小美人给绑起来啊,看得我心疼死了!”

    说着,便想上前给凌松绑。

    “你给我回来!”炎林喝道,吓得刘畅一阵哆嗦,赶紧屁颠屁颠的回到了炎林身后,嘴里还不情愿的说着:“我只不过是打不过你而已,不是怕你……”

    兰将刘畅抱怨的话语听在耳里,不由的“扑哧”一笑,解释道:“虽说我们是朋友,但是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我们现在可是站在对立面上的,对吧?”

    李毅嘿嘿一笑,眯着眼睛不说话。

    “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发现暗门的。”炎林接过话语,继续说道,“不过现在我想我们应该重新介绍下自己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