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40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凌现在很担心许文的状况——自从许文将自己的事情告诉给她之后,她就变成了现在这样。再加上昨晚的战斗,精神力消耗巨大的她不免有些魂不守舍,反应迟钝的样子。

    天色逐渐明亮了起来,朝阳从地平线上一跃而起,秋日的阳光再次照耀着大地。

    李毅也不再追问,带着队伍往回走。

    众人顶着朝阳,缓缓的向东前进。

    “大人,下一步我们应该怎么做?”庞虎先前一直在马上默不作声,现在却突然问道。

    李毅耸耸肩,摇了摇头:“我们还是先回篱奔镇再做打算。”说着一抖缰绳,加快了速度。

    庞虎点点头,吆喝两声,跟了上去。

    篱奔镇上的小木桥酒楼,是这个镇子最大的旅店,相对于其他装饰华丽,酒菜和住宿环境却弄得华而不实的酒楼来说,在小木桥内消费经济实惠,深受镇上人的喜爱,而对于走南闯北的商人来说,这里也是进入新城的最后一个歇脚的地方。

    而小木桥酒楼正因为起物美价廉的特点,在这些年来慢慢做大,并一举成为了篱奔镇这个新秦西方通往新城的必经之地上最大的酒楼,没有之一。

    所以,这个酒楼在新秦西部的名声还是很响亮的。

    整个酒楼分为三层,底层是厨房和大厅,还有个供客人住宿的后院,大厅内整齐的摆着一张张八仙桌,专门为本镇人准备;二层为包间,有钱的商人们也都喜欢去新城之前在这些包间里坐一坐;而三层则是一个整层都被打通了的大厅,不同于一楼,这个大厅是为一些需要摆酒宴的人专门准备的。

    而时下尚未到中午吃饭的点上,所以店里只有几个小二在忙碌着,为中午的生意做准备。

    酒楼前的大道上,来了几骑人马,个个面无表情,并且腰间均挂着兵器。他们在酒楼前将马儿拴在了一边的马槽上,便进了酒楼,径直上了二楼的包间。

    小二们想要上前,却被领头的一个络腮胡子用锐利的眼神给吓退了,他用沙哑的声音对小二说道:“我们去二楼昙花间,里面的人约了我们。”

    小二慌忙点头,再也不敢多问,抹了抹一头的冷汗,继续干起了活来。

    络腮胡子轻车熟路的领着身后几人来到了一道挂着“昙花间”字样牌子的门前,也不敲门,直接推门进了房间,顺手又关上了门。他身后的几个人在他关上房门的同时纷纷在门边背手站好,显然是这个络腮胡子的保镖。

    房间内一男一女正坐在一张圆桌边慢条斯理的品着茶,见络腮胡子进了房间,女人立刻笑了起来:“哟,这不是大名鼎鼎的刘畅刘团长么?怎么被人搞成了这幅摸样?”

    那络腮胡子不好意思的眨眨眼:“你们怎么知道……我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呀!”他的嗓音不再沙哑,反而变得悦耳好听了起来,显然方才跟小二说话时他用的是假声。

    男人嗤笑了一声:“不对劲?你浑身上下到处都是不对劲的地方——你的眼睛,你的心跳,还有你时不时将手往腹部按的动作……”

    “你被人打伤了,而且,伤的很重!”男人放下杯子,抬起头,“我很好奇,你来的路上到底撞上了谁,能够把你这个高级巅峰的契约师打成这种摸样?”

    “别提了,是个大麻烦!”络腮胡子再次不好意思的眨了眨眼,显然不想再提这件事,“新秦的人有动作了,我在赶来的路上被袭了!”

    “哦?多少人?”女人眼中满是好奇的色彩。

    “三十,啊,不是,应该是五十!额,不对不对,差不多,三百多人吧……”络腮胡子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支支吾吾的答道,“反正人很多,新秦应该会对我们有所防备的!”

    “哼!老实交代,到底多少人!”男人不耐的站了起来,双手摸向了桌上的两把弯刀。

    “我说!我说!三十人!”络腮胡子不满的大叫,哀怨的眼神不断的瞄向一旁的女人,“姐!你就不能管管他吗?知道我打不过他,还尽欺负我!我可是受伤了呀!”

    女人笑了起来,整个房间顷刻间仿佛明亮了几分:“那你就好好的汇报情况嘛,你死要面子的事我是知道的,可是如果我们听信因为你爱面子所弄出来的假情报,从而误了大事,你让我这个做姐姐的以后可怎么做人呀?”

    虽然女人的言语中没有丝毫严厉的成分,但是从络腮胡子的表情上看还是很接受这个女人的批评的。

    毕竟,这个女人可是跟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姐啊!

    络腮胡子清了清喉咙,严肃道:“他们只有三十多人,其中竟然也有一个高级契约师,但是实力还是比我差一点,他们队伍里有一个小男孩,大概十四五岁的样子,这个男孩非常奇怪,我觉得,他是天赋契约师!”

    男人和女人同时惊叫出声:“什么!”

    “能确定吗?”又同时问道。

    络腮胡子点点头:“凭我的眼光,八九不离十,但是他奇怪的地方不止这一点——”他顿了顿,眼睛看向那个男人,“他是双系的!”

    男人“咚”的一声坐回椅子,有些失神的问道:“你真的那么确定?我是说,他是双系的天赋契约师?”

    “我可以肯定!他的能力一种是风,一种是暗,而且,他可以使用暗系高级的契约术!”络腮胡子揉了揉肚子,“我就是被他打伤的。不过从我跟他战斗的情况来看,他对力量的掌控还不是很稳定,目前对于风的力量基本还在增加速度和护体的程度上。”

    女人点点头,抓着边上男人的手道:“尽量查清楚这个男孩的底细,尽可能把他抓过来,还有,有其他人知道他是天赋契约师吗?”

    络腮胡子摇摇头:“暂时应该还没有,如果他是天赋契约师的话,那么他现在也不会只是个小兵了。”

    “很好,见机行事,我们太需要人手了,趁着他还年纪小,送到组织里好好培养,将来也不是不可能成为我们的助力!阿里哈多!”

    “阿里哈多!”

    说完络腮胡子就想起身离开,那男人却又叫住了他:“刘畅,你的人都带来了吗?”

    络腮胡子的嘴角抽动了几下,在胡子的遮掩下并不明显:“都,带来了,不过被新秦的人偷袭的时候,伤亡有些惨重。”

    “区区三十人就能将你上百人的团队打得伤亡惨重!”男人似乎火气很大,再次站起了身,“你这个团长是干什么吃的!?”

    女人赶忙拉住男人,怕他一上火又想动刀子:“好了好了,刘畅,你先坐下好好的将事情说清楚!你看把你姐夫急的!”

    男人脸色瞬时变得更为光火,似乎就在爆发的边缘,突然却又莫名其妙的消失了,委顿的坐了下去。

    络腮胡子无奈的坐回到椅子上,继续说道:“我们分出二十余人的人马先行探路,其余一百人的大部队在后面跟着,但是没想到他们中途杀了出来,我就带着五十人留下阻截,但是没想到那个孩子一见到我就跟疯了似的,把我给缠住了,而那个契约师则趁着我被男孩缠住的时候,带着其他人将我的手下统统都给放倒了!最后那个男孩一手‘暗影分身’让我分了心,所以我被打成重伤,逃了出来……”

    “也就是说,你现在还剩下将近七十余人咯?”男人瞟了眼络腮胡子,问道。

    “其实,现在还剩下,十多人了……”

    “那其他人呢?!”男人又火了,“别告诉我那三十多个人就这么轻易的将你的人追上然后干掉了?你手下可是足足有一百二十多人啊!加上你这个高级契约师,还有你那个二当家的,就这么轻易的将手下全部喂给他们了?!”

    络腮胡子低下头,一句话也不说。

    “其他的人,到底去哪儿了?”

    “我不知道,当时我就一个人逃了出来,后来……后来……”

    “后来你就成了光杆将军!”女人插话道,脸上满是失望的神色,“弟弟啊弟弟,你让我怎么说你好呢?这要是让父亲知道了,你一顿板子肯定是逃不了的了!”

    房间内渐渐陷入了沉默之中……

    络腮胡子气冲冲的带人走出了小木桥酒楼,他前脚上马刚走,后脚一个胖子便带着一大群人来到了酒楼门口。

    “嗯,小木桥酒楼,看样子这个镇子上店面最大的就是这家了!”胖子背着手从马上跳下,来到酒楼前对着门上的匾额品头论足道,“好吧,就这家了!庞虎!”

    “大人有何吩咐?”一个壮硕的男子来到他的身前。

    “就这家了,去问问老板,有没有可以供——呃,一百多人吧,嗯!有没有供一百多人吃饭的地方?”胖子指挥道。

    男子领命而去,很快便又出来了:“大人,店家说三楼就可以。”

    胖子点点头,转身挥了挥手:“弟兄们!喝酒去!我请!”

    在身后的一片欢呼声中,胖子昂首阔步的带头走进了酒楼。

    正当他们一大群人闹哄哄的进了门时,胖子却发现对面楼梯上走下来一男一女,他眼角猛的一跳,那一男一女也是一惊,继而同时说道:

    “这么巧!”

    胖子讶然道:“才分开没几天,我们就又见面了,兰,炎林,这个世界还真是小啊!”

    说完便眯起了眼睛笑了起来。

    这一男一女自然便是兰与炎林,而那个胖子,正是李毅,自从前几天在果林内遇到这一男一女之后,李毅便一直觉得他们有些古怪,但是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这次在这个镇子上再次相遇,李毅自然是留了个心眼。

    在这种时候,这个地方,能够遇到这种类型的熟人,哼哼——一定有什么猫腻在里面!李毅忖道。继而又开心的笑了起来,没等对方说话便又抢先说道:“相见即是有缘,既然我们能在这茫茫人海中再次相遇,不如,上去喝两杯?”

    炎林看了看身边的兰,双手慢慢的按在了腰间的刀柄上。

    兰偷偷的给炎林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巧笑盈盈的说道:“这个,我们还有要事在身,恐怕,不太方便吧?”

    “没事没事,庞虎,凌,将我的朋友们请上去!”李毅胖手一挥,拉着兰的衣袖便走。

    炎林的眼睛中闪过一丝凶光,但又在瞬间消失了。一直在暗暗观察这两人的庞虎自然看在眼中,对于李毅过于热情的表现也稍微知道了一些缘由。

    这两个人,一定有问题!他想到,于是也变得异常热情了起来,上前就想拉住炎林的手:“兄台,走吧!我家大人难得遇到个熟人,你还是上去喝个一杯吧!”

    炎林瞄了庞虎一眼,甩开了他伸来的手,不屑的哼了一声,抬步上了楼梯。

    庞虎怔怔的看着这个男人的背影,从刚刚炎林挥手间展示出的腕力和他腰间所挂的两把弯刀来看,显然是一个用刀的好手,而以庞虎的眼光看来,这个人用刀的手法招式中,最为厉害的一招肯定是下劈!

    如果自己对上他,他使刀下劈的话,自己只能举剑格挡,如果他同时用两把刀下劈还好,要是他只是单刀下劈,而自己格挡的话,那么另外一把弯刀就会……

    庞虎左思右想,如果自己对上他的话,凭借着自己的身法和武技,竟然毫无胜算!不由得吓出了一声冷汗。

    我今天是怎么了,只不过被这个男人看了一眼,竟然胡思乱想起来了?

    庞虎摇了摇头,跟了上去。

    酒楼的三楼是一个全面打通了的大厅,宽敞的厅中摆放着数十张可供十人同时就坐的大圆桌,四周的墙壁上挂着些装饰用的兽首,颇有些彪悍的味道。

    李毅大踏步的走进大厅,待到众人坐下后,便开始点菜。凌与庞虎自然坐在了他的身边,而兰和炎林两人也被李毅热情的拉到了自己的桌子上。

    酒菜很快便被送了上来,忙碌了一晚的将士们尽情的吃喝着,李毅也不例外,此时的他显示出了吃饭上的强大实力,狼吞虎咽,大喝大嚼,吃的那叫一个风生水起。庞虎也不例外,当强盗的时候就是跟李毅一样的吃法,而凌则是小口小口的嚼着细细切下的肉片,慢慢品味着。

    炎林很不自然的坐在位子上,只是慢慢抿着桌前的酒,筷子从头至尾都没有动过,而兰则显得很自然,跟凌一样小口小口的吃着。

    李毅终于想起了自己的这两个朋友,笑嘻嘻的站起举杯,打着酒嗝说道:“这士别一日啊,那个什么如隔三秋,呃!我说,我们几个照这种算法,应该也有好几年没有见了吧?呃!来来,干了这杯,算是我们老友重聚!呃!干!”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