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40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接着,他醒了。

    他浑身颤抖,喘息不已——他是被凌推醒的,他惊恐的不断梦呓,却又对血淋淋的现实感到无助和痛苦!

    是他杀死了自己的母亲!而自己竟然一直以为是那个有着锐利眼神的强盗下的手!

    他痛苦的将双手插进自己的头发中,将原本就杂乱不堪的头发搅得跟团鸟窝似的。他低嚎着,内疚不断的刺痛他的心脏。凌担忧的看着他,将手搭在了许文的肩膀上。

    许文终于哭了出来,凌抱着他,轻轻的拍着他的后背。

    “凌姐姐,我是不是很该死啊!”许文带着哭腔将他过去犯下的罪行告诉给了凌,“都是我的错,竟然做出了那种事情!凌姐姐,我求求你,杀了我吧!杀了我这个弑母的罪人啊!”

    这一切,到底是谁的对,还是谁的错,恐怕就连最为圣贤之人也无从回答。人性,本就是这个世界上最难以捉摸的东西。

    另一边,李毅终于醒了过来,与其说是睡到了自然醒,还不如说是因为马屁股不停地摇晃颠簸导致了他的醒转。

    胖子揉着眼睛迷惑的看着四周,脑袋就像是宿醉了一般沉重,昏昏沉沉,他使劲摇了摇头,但眼前的东西依旧模糊不清。

    李毅有些恼怒的哼了两声,颠簸的马屁股终于停止了左右晃动,一个人从马背上跳下,抓住李毅的头发往上一提,将他的脸凑近了说道:“小胖子,你终于醒了。”

    这是一个满脸刀疤的男人,脸上的刀疤已经使他趋于毁容的边缘,可看样子他并不以为意,唏嘘的胡渣似乎只是随便的刮了两刀,下巴上还被划破了,留下一道细细的疤痕,他咧着嘴对李毅笑着,露出一嘴的黄牙,显然这个强盗对于自己个人的口腔卫生并没有进行很好的打理。他清洁口腔的方式一定是灌口酒,随便漱漱口就咽下去!李毅腹诽道。刀疤脸满嘴的酒气,熏得李毅精神一震,但又差点被这浓郁的酒臭味给熏得再次晕过去。

    被刀疤脸这么一抓头发,那种头皮上难忍的刺痛令李毅真正的清醒了过来,他眨了眨还是有些迷蒙的眼睛,对强盗问道:“我这是在哪儿?”

    “在哪儿?”刀疤脸哈哈笑了一声,满嘴的酒气熏得李毅差点呕了出来,“你现在可是我的俘虏!俘虏是没有权利知道他现在在哪儿,他以后会去哪儿的!”

    他再次抓着李毅的头发把他的头拎了起来,弯下腰,鼻尖对鼻尖的冲李毅吼道:“小胖子,你明白了吗?”

    这次李毅没有因为对方叫他“胖子”而发飙,眯着眼睛讨好的笑了起来:“哎呀!我这不是刚醒来,有些犯迷糊嘛——您看,我这不是被您绑着的嘛,这都半天了,您还是让我喝口水,吃点东西,我这两百来斤的,有些顶不住呀……”

    刀疤脸乐呵呵的听着李毅将要求说完,然后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没了?就这点要求?”看着李毅希冀的点点头,他龇了龇牙,“可惜大爷连这点要求也满足不了你!”说着便拽着李毅的头发将他狠狠的往马屁股上一摔,疼的李毅直哼哼,“别忘了你是个俘虏,要有俘虏的觉悟!”

    说完便上了马,马屁股又开始左右摇摆了起来。

    刚刚昏迷着的时候没有察觉,现在清醒了才发现,这被人绑在马屁股上的滋味真是不好受啊!这左摇右晃的,整个人刚刚清醒过来的脑子又被晃晃悠悠的给搞迷糊了。

    李毅忍住想要呕吐的感觉,定下了心来,细细的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原来五十多人的强盗现在只剩下了二十来人,显然大部分是被李毅晕倒前发威给干掉了,剩下的二十来个强盗个个露着疲态,估计是连夜赶路和方才的战斗所致,天上的月亮已经慢慢西沉,东方的天空中也已开始透露出蒙蒙的光芒来。

    天快要亮了。

    从马尾城赶到篱奔镇只需要一天的时间,而这些强盗已经在这条道上行到了一半的路程,这也就是说,在晌午之前,他们就能到达篱奔镇的附近!如果让这群人加入到那个大型的强盗集团的话,那么他们路上被阻截的消息肯定会被这个强盗集结行动的幕后主使所知道,只要那些个幕后主使不是猪头三的话,就一定能猜到新秦已经对周边的强盗活动采取了措施!

    更何况,李毅手下的士兵们都穿着新秦制式的铠甲,而且个个的武器都擦得锃亮,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他们就是新秦的士兵。

    不行,得想个办法阻止他们!李毅想着,他看到所有被强盗骑着的马上都绑着一个自己手下的士兵,均是昏迷不醒,可算来算去还是少了几个,难道……

    “二虎,你看我身上这件铠甲怎么样?”一个扎着头巾的强盗对着身边的同伴问道。

    “可以啊!”同伴用羡慕的眼光看着他,“是这帮俘虏身上的吧?可是怎么看起来很眼熟的样子。”

    “那当然,二虎你别看哥哥干这行的时间没你长,但是哥哥尝过的盐可比你吃过的米多,”扎着头巾的强盗吹嘘道,“这些俘虏可都是响当当的皇城禁卫军!我数过,里面竟然还有三个十夫长!哎哟我的娘亲嘞!这些当兵的可真是肥的流油哦!光是从一个十夫长身上我就搜刮出了三两黄金啊!”

    “三两黄金!”同伴睁大了眼睛,“这么多!”

    “那是,你知道新秦那些军官老爷的军饷可不是你随随便便就能够拿到的,那可是要累积不少的军功才能从一个小兵爬到军官的位置!”强盗用手整了整头巾继续说道,“说实话我还是很佩服那些能够当上军官的人的,可惜这三个十夫长都是硬骨头,都说了只是抓他们做俘虏,好吃好喝的供着,以后好换赎金,他们就是不听,所以二团长就狠了狠心,让我跟几个弟兄把他们给……”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其中的含义自然就是——

    “把他们给杀了?!”那个同伴惊声说道,察觉到自己的声音有些大了,赶紧捂住嘴巴小声问道,“那么哥你身上穿的这件就是从他们身上扒下来的?”

    扎着头巾的强盗得意的笑了笑,不作回答。

    李毅在马屁股上听的一清二楚,心中一片凉意——自己带出来的兵,死掉了三个军官!这还不包括其他生死未卜的弟兄!

    说好了要带他们安全的回去的,说好的要把这次行动指挥好的!可是现在这样子,以后怎么来面对其他的弟兄们!

    就在李毅懊恼的时候,那个扎着头巾的强盗又关不住话匣子跟身边的人聊开了:“听说了吗,据说这次我们还抓到了一个百夫长呢!”

    “百夫长!在哪里?我要看看!”

    “就在二团长的马上,你看,就是那个胖子!”咂了咂嘴,“听说他一个人就干翻了我们二十三个弟兄!据当时远远看见的弟兄们讲,他还是个契约师呢!”

    “契约师!这可是城里的大老爷们才能接见到的大人物啊!”

    “瞧你少见多怪的样子,学着点,二团长这是准备把他抓起来去城里换赎金呢!”

    “哦,哥你真是见多识广啊……”

    李毅又好气又好笑,自己堂堂一个皇孙,被人抓了当俘虏,还被人认为是百夫长,用他的皇孙之躯换百夫长的赎金——怎么感觉自己是那么的掉价啊……

    现在整个强盗团剩下二十五个人,每个人都有一匹马,也就是说,算上自己还有二十五个弟兄活着,而且,都是老兵。除去战死的三名十夫长,三十个人的小组里已经阵亡六个人了!

    想想都心疼啊!这都是活生生的生命,都是一起战斗一起欢笑的兄弟呀!

    当过兵的李毅自然知道这浓浓的战友情谊是多么的深,虽然只跟他们相处了不到一天的时间,他就已经把这些士兵当成了自己的兄弟!

    就在李毅苦思冥想着逃生大计时,后方的强盗们传来了一阵骚乱。

    几名被绑的士兵已经醒了过来,不断的叫骂,带着他们的强盗心中甚烦,骚乱也随之产生。一名脾气暴躁的强盗二话不说便下马拔刀,直直向着他马上的俘虏砍去,却被另一个强盗挡住了,于是,关于一场杀与不杀的争吵便开始了。

    争吵逐渐有了向械斗升级的趋势,带着李毅的刀疤脸不得不下马去平息这场争端。

    刀疤脸行过之处,众强盗纷纷叫道:“二团长好!”

    刀疤脸微微点头,走到正在推推搡搡的几人面前,一脚就踹翻了叫嚣的最凶的那个强盗,又一把从腰间拔出刀来,架上了对方的脖子:“叫啊,你他妈再叫啊!是不是刘团长不在我就治不了你们了?”

    被踹翻了的那个强盗大气也不敢出,老老实实的趴在地上,丝毫没有刚才叫嚣时嚣张的摸样——那个刀疤脸虽然是二团长,但也是团里的高手之一,平时别看他跟团长一个样,满脸乐呵呵的笑容,但是真正动起手来,那可是比团长还要心黑手辣的主啊!

    四周鸦雀无声,谁都不想在这个时候触了这个煞星的霉头。

    满意的环顾四周,刀疤脸收起了武器,将地上的兄弟扶了起来,拍了拍他身上粘着的泥土,脸上又堆满了笑容:“这样不就对了吗,回去咱们把这些当兵的换了赎金,少不了你的,你要是现在把他们杀了,以后岂不是别人都有钱分,你却没有了吗?……”

    他正想继续教育自己的兄弟,却没想对方眼睛正直勾勾的看着他,微微张开的嘴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仔细看去,他的胸口处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了一个箭尖,正不断的往外流淌着鲜血!

    刀疤脸随即大声喝道:“敌袭!弟兄们戒备!他们有弓箭手!”

    正在皱眉沉思的李毅眼睛一亮,看了过去,顿时喜笑颜开,完全没有了刚才愁眉苦脸的糗样。

    一队人马正高举兵器向着他们冲了过来,身后还有一队人马正举着弓箭瞄向了强盗们,箭矢一根根准确的向着强盗们飞来,强盗们又一个个的被箭矢射穿,失去了生命。而这群突袭过来的人身上,穿着的正是新秦制式的盔甲!

    李毅的脑子终于开窍了,集中精神制造出了一个长着尖牙的小东西,爬到了他被反缚着的双手处,三口两口就将绳索给咬断了。李毅一脱困便一把抓住了包着自己装备的包裹,迅速的穿了起来。

    好在强盗们已经被这突袭部队给搞得手忙脚乱,甚至没有一个人来看管这些俘虏,这也给了李毅足够的时间来穿上自己赖以保命的契约装备。

    就在李毅死命的将铠甲套上自己肥硕的身体时,一只流矢好死不死的射在了李毅那穿了一半盔甲的身上,“当”的一声弹开了,不过箭上的力道还是将他狠狠的撞倒在地,李毅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嘴里大骂道:“谁他奶奶的眼神这么差,连我都射!”

    不过仔细一想,好像自己在换这件铠甲的时候被箭射中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真是倒霉!胖子不再多想,躺在地上将身体塞进了盔甲里,爬了起来,正当他准备高喊口号加入战斗的时候,战斗却已经结束了。

    一个身体壮硕的大汉来到他的面前,行了个军礼:“百夫长大人,让您受惊了!”

    李毅顿时拉下了脸:“庞虎!你怎么现在才来?!”看着庞虎脸上惶恐的表情,胖子随即眉开眼笑了起来,“不过没事,没事,你看,我这不是没事吗——哟!凌也来啦?”

    说着就想跑到凌的身边,揩点油再说。

    “大人,请您清点伤亡数量!”庞虎低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李毅的脚步停了下来,低下了头。

    “伤亡么……”

    “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子,死了六个,我的小组剩下的连我在内还有二十五人……”李毅仰头看着天边的晨光,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不再出声。

    “我们回去吧,现在天也快亮了,该回去想想办法来对付这些强盗团伙。”李毅突然说道,“凌,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

    凌愣愣的看着东方的朝霞,良久才反应过来:“什么?”

    其实凌在解决完刘团长那一拨人之后,便命令整个小组急行军,早就赶上了后来追上李毅小组的那五十个强盗,但是由于人手过少,而且与刘团长那波人战斗的时候手下还伤了几个,许文的情绪又是很不稳定,所以等到与庞虎回合后才一举偷袭成功,不然凭着他们这几个伤病残将,几乎没有可能在这种情况下以零伤亡的战绩拿下这些强盗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