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40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刘团长迅速的将身体前扑,躲开了这次偷袭,继而默诵咒文,一道黑色的屏障出现在他身后,挡住了来者的进攻。刘团长转头看去,却是一惊:“怎么是你!你怎么逃出来的?”

    身后之人不是别人,正是许文。

    只见许文面无表情的看着刘团长,似乎世间万物能够让他注意的只有这个人,眼睛随着刘团长的一举一动而转动着,他头发散乱,身上的盔甲不知道丢在了哪里,紧握的双拳上劲风猎猎,正不断轰击着刘团长设下的屏障,一双血红的眼睛充满了滔天的恨意,而目标,则是正狼狈转身的刘团长。

    他嘴里呜咽着,颤抖的声线反复重复着一句话:“放开我的凌姐!”

    刘团长吓得再次出了一身冷汗,抬头看向先前俘获许文的那一堆影子触手,只见触手忠实的缠着另一个“许文”,看上去并没有什么不对。

    那么这个许文是从哪里蹦出来的?

    刘团长呆呆的看着被触手缠绕着的“许文”,一时间想不通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情况。

    “咚”的一声,被触手缠绕住的“许文”突然变成了一套盔甲从空中掉了下来,触手们失去了目标,纷纷缩回到了刘团长的脚下。

    刘团长这下想明白了,惊道:“你竟然会‘暗影分身’?!”

    许文没有回答,当然,基本上丧失了理智的许文自然回答不了,他只知道本能的使用自己能够使用的力量,并不知道他方才使用了暗系契约术中的高级法术——暗影分身。

    暗影分身,即在阴影处才能使用的法术,和其他系别的分身类法术不同的是,这个法术必须要在有影子的地方才能使用,并且需要一个与施法者体重相同的物品,这个物品将在法术的作用下变幻为施法者的摸样,由于使用的是与施法者体重相同的物品,并且这个法术本身就是高级契约术,所以这个法术制造出的分身与施法者无论质量还是感官上几乎一模一样,但由于施法的条件比较苛刻,没有一个施法者会在任何情况下准备一个和自身体重相同的东西,以至于这个法术一直以来被人誉为鸡肋。

    而许文身上的铠甲和他瘦弱的身体恰巧一样重,这也就是他能释放这个法术的原因了。

    凌不解的看着许文,很是不明白,这个小男孩怎么会使用高级的暗系契约术?而且,他身上的罡风又是从哪里来的?难道是跟李毅一样,身上有着那么一两件契约装备?

    不解归不解,许文毕竟是自己人,既然他有保命乃至强大的攻击性技能,也不用自己过于担心了,虽然他现在的状态依旧令人担忧。

    刘团长布下的黑色屏障终于在许文不断的拳击之下轰然破裂,许文脚下生风,整个人在冲过来的时候竟然双腿离地,飞一般的向着刘团长滑来。

    “放开我的凌姐!否则,死!”

    刘畅团长这回是真的吓蒙了——这个小孩子竟然能够将自己设下的“暗影晶壁”用拳头轰破,而且看起来还很有余力的样子!

    经验丰富的刘团长一下子就从许文身上的情况看出了些许端倪,又是风,又是“暗影分身”,难道说他同样也是一个高级暗风双系契约师?可是这又不对呀!看许文的样子,这种年龄,根本没可能达到这么高的程度!

    可是,如果不是这么解释的话,那么只有一种可能了!

    天赋契约师!

    天赋契约师是被大自然眷顾的一群人,跟普通的契约师一样,他们都会在周岁认宗时确定下自己的属性,但是却往往没有来得及进行系统的契约术学习就已经可以释放出相应属性的契约术来,而他们能够使用的契约术,是不需要学习的。

    这样一来,天赋契约师的起点自然要比普通的契约师要高出很多,但大自然是公平的,天赋契约师的数量少的可怜,仅新秦来说,被发现并培养的天赋契约师不到五人,而且这五人个个都是契约宗师级别的人物,这种稀少数量和强大实力的鲜明对比,使得天赋契约师的重要性和地位在新秦节节攀升,以至于有了以下一条规定:

    凡发现天赋契约师者,赏黄金百两,天赋契约师封世袭侯爵,赏黄金万两,封地千亩。

    而宗师级别的契约师,则远远凌驾于普通契约师之上,拥有开办契约学校的权力,在此之下,分别为大师级契约师,高、中、低三级契约师,以及最初级的契约学徒。可以说,宗师级的契约师就是契约师们最终的目标。

    而天赋契约师一般都是单一属性的,新秦网罗到的几名天赋契约师就是如此,虽然说这并不是说明“天赋契约师必定是单属性”这句话的依据,但就天赋契约师稀少这一点来看,出现多重属性的天赋契约师比徒手爬上中央山脉一样难。

    所以刘团长现在很是迷惑,到底,这个疯疯癫癫的小家伙是不是天赋契约师呢?如果是的话,自己将这个消息上报给朝廷,岂不是能够洗刷过去的罪名,顺带的还能有一大笔意想不到的财富?要知道,一百两黄金可是很多人一辈子都赚不到的财富,一旦自己换取到了这笔赏钱,若妥善经营的话,后半生就不用过这种打打杀杀,整日提心吊胆的日子了,更何况自己还是个高级巅峰的契约师,想必今后的日子会更加好过。

    就在刘团长心里打着小算盘的时候,许文却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在他分神东想西想时,一记勾拳打在了刘团长的肚子上,拳面上罡风阵阵,先一步将他的护甲撕开,又一头狠狠的砸进了肚子。

    刘团长两眼凸了起来,一直保持着的笑容刹的不见了,满脸的痛苦,这一拳将他的五脏六腑搅成一团,拳上的罡风撕裂了他的肚皮,鲜血长流!

    扑!刘团长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暗骂自己大意走神,赶忙集中精神,再次消失在了众人面前。

    他从虚空中突然显现,扑倒在地,大口的吐着血,刘团长知道这回自己算是着了道了,竟然栽在了这个小男孩的手上。幸好这回传送的比较远,不然真的就要小命难保了!

    算了,三十六计走为上,赶紧跑路先!

    他回头深深的瞟了一眼对他穷追不舍的许文,心中继续盘算着怎么把他换钱,又看了看凌,随即念动咒文,真正的消失了。

    许文来到刘团长最后现身的地方,愤怒的嘶吼着,疯狂的用拳头砸着地面,又狠狠的揪着地上的草皮,良久……

    他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冥冥之中,仿佛有人在召唤他一般,不断的呼喊着他的名字。

    他勉强的挣开眼睛,感觉自己好像是被十夫长恶狠狠的虐待了一整天,浑身上下说不出来的酸麻,但是却又十分的舒坦。

    伴随着这种奇怪的感觉,他在黑暗中站起身,步履蹒跚的摸索着前进。

    “许文,许文!”那呼唤声仿佛就在耳边,忽左忽右,忽上忽下,让人捉摸不透,许文几次转头看去,都只看到黑蒙蒙的一片。

    恐惧,开始在他心底蔓延。

    许文开始奔跑,想要逃离这个可怕的宛若永劫黑暗的地方,他就这么往前奔跑,不知道跑了多久,他的前方出现了一个亮白色的小点。

    这个小点像是一个顽皮的精灵,在许文看见它的那一刻,便欢快的向他飘了过来,围绕着他不停的打转,许文也被这个白点带动了起来,愉快的追逐着这个小点,想要抓住它。

    小点在前面飞,许文在后面追。

    突然小点停止了飞行,而许文却在淬不及防下撞上了这个白点,瞬间,许文被一道白光吞噬,小白点在一刹那间变得巨大,许文来不及停止前冲之势,一头栽进了白光之中。

    白光迅速收拢,还原成了一个小白点,颜色也越发的深沉起来,直到被黑暗同化为止,黑暗的空间暂时安静了下来。

    许文冲进了白光,宛如走进了一道白色的走廊,四周都是单调的白色,走廊的尽头是一扇青铜铸造的大门,门上用古朴的手法雕刻着中央山脉的群山,青铜大门的门缝内隐隐散发着红光。许文就这么沿着走廊,向着青铜大门缓步前进。

    不知道走了多久,许文终于走到了大门前,他想推开大门,却发现被什么东西死死的锁着,推上去纹丝不动。许文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便坐在地上静静的等着。

    青铜大门的门缝透着的血红色光芒,渐渐变得更为粗亮。

    就在一瞬间,许文还以为自己产生了什么错觉,却发现这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大门豁然洞开,他的意识一下子被吸进了大门,从黑暗,到光明,从混沌,到清朗,这一切宛若就在一瞬间,却又好像过了万年之久。

    终于,当他满脑的混沌逐渐清醒后,他发现,自己变得更小了。

    他回到了过去,回到了更小的时候,回到了那时尚且健在的父母身边!

    奇怪的是,许文好像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的,安安静静的过着过去的每一天,在父母的呵护下成长,直到那一天的到来——

    强盗们杀进了村子,打破了这个犹如世外桃源般的村庄的宁静。

    烧!杀!抢!掠!他们无恶不作!

    邻居的寡妇张大妈为了抢回自己丈夫生前的遗物,被强盗一刀砍死;村东的蔡大婶在回去的路上被乱马踩死;村头铁匠铺的李哥哥因为奋起反击,被强盗们乱箭射死,死后还被割下了头颅,高高的悬挂在了村头;对门的王姐姐,被强盗们***过后,羞愤的上吊自杀……

    多么令人发指的一切啊!

    多么凶残的手段啊!

    好像所有丧失人性的一切都在这一天发生,所有令人胆寒的手段也都在这一天被用上,人们都说强盗只是求财而已,那么当年的这伙强盗求的到底是什么?

    人性沦丧后的放纵,以及快意吗?

    许文自然想不到那么多,尚且年幼的他只知道躲在父亲的身后,仿佛这个男人高大的后背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母亲紧紧的抱着他,低喃着“上天保佑”。

    可母亲的祈祷根本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强盗们还是来到了他们的家门口,前院的大门轰然间倒下,父亲拿起锄头冲出了家门,外头传来杂乱的打斗声和几声闷哼,便重归寂静。

    母亲低声抽泣着,牙齿死死的咬着下嘴唇,始终没有把泪流下来。

    强盗们走进家门。

    其中一个有着锐利眼神的男人提着屠刀一步步的向着他们走来,母亲哭号着,扑了上去,想尽最大的力量来挽救自己孩子的生命!

    许文的记忆本该到这里就截然而止。

    但是这次并没有,许文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母亲跑向歹徒,平凡的脸上挂着泪花,嘴唇上下颌动对他说着:“小文,快跑啊!”

    “小文,快跑啊!”

    许文的眼睛一下子红了起来,整个世界在他的眼中一片血红,他感到一股压抑已久的力量在自己的身体里翻腾,却总是释放不出来。

    以前与小伙伴打架时发生的事情再一次出现在他的身上,那种思想与肉体分离,极度不协调的感觉再一次降临!这一刻,他的心念急转,身体却来不及跟上大脑所发出的指令。

    时间万物渐渐的慢了下来,直到定格的那一刻,他可以清楚的看见母亲的泪花在空中飘散;强盗狞笑着,手上的屠刀正在缓缓的滴下无辜者的鲜血;父亲的尸体在前院里静静的躺着,身上满是刀痕;村子里满是火光,强盗们抢完了东西顺手便将受害者的房子点燃,一片大火……

    也就是这一刻,他的身体突然跟上了思想的速度,一种奇怪的感觉蔓延了上来,愤怒,如同一团火焰在他的胸口熊熊燃烧,一种嗜血的冲动从他的心底猛然窜了出来!

    他动了。

    速度是那么的快,在强盗们还没有来得及反应的时候,他就已经来到了他们身边,他的手上旋转着凌厉的罡风,身体如同灵猫般灵动,他的力量是如此之大,一拳就能够将强盗的肚子打穿!

    在母亲惊恐的哭声中,他杀光了所有的强盗!均是一击毙命!

    他的拳头上一片血红,浑身上下都是强盗的鲜血!母亲哭泣着,害怕的看着自己的亲生儿子,仿佛不认识他一样。

    “啊!”许文吼叫了起来,身体内嗜杀的感觉一再被释放,他年幼的心灵根本控制不住这种强烈的欲望,眼前这个女人的哭泣声吸引了他的注意,他一步步的走向了自己的母亲。

    举起了拳头。

    血红色的光芒染红了许文所看到的一切,残忍的现实对他露出了狰狞的微笑。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