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40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他半途折返,硬生生的停住了自己的脚部,终于在将要撞进来者怀里之前将自己前冲的趋势停了下来。

    “凌姐姐……”他低下头,脑海中恐惧的臆想渐渐消失,对身边人的不信任感也在刹那间烟消云散,凌满脸惊讶的样子现在是他脑海里唯一剩下的景象,“对不起……”

    “许文,你怎么了?”凌双手再次搭在了许文的肩膀上,弯下腰看着他的眼睛,这一次,许文没再出现什么过激的行为,“你的战友们都在埋伏着,你这么蹦出来会很容易打草惊蛇的!”

    “对不起,凌姐姐,我……”他挠了挠头,不知道该怎样与凌解释他刚刚满脑子的恐惧,“我好想看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我以前每晚都会做到这种可怕的梦,现在这时候我竟然也有了同样梦醒后才有的害怕!”

    “姐姐,我怕……”许文低声抽泣着,凌叹了口气,抱住了他。

    “凌小姐!有情况!”路旁一处长得很是茂盛的草丛中传来了一声呼喊,凌猛地睁大了眼睛,黑暗祝福了她,使得她拥有比常人更加敏锐的夜视能力,她清晰的看到,一阵烟雾从远处向他们这边蔓延了过来,烟雾中一群衣着混乱的骑士骑着高头大马正策马狂奔!

    凌赶紧推开了许文:“赶紧隐蔽好!”说着便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许文年纪虽小,但是并不含糊,哧溜一下就钻进了草丛,一双乌黑闪亮的大眼睛紧紧的盯着即将到来的不速之客。

    骑士们呼啸而过,约有二十几个人的样子,每个人的腰间都配挂着武器,暗淡无光的武器!

    记得十夫长曾经教过自己,凡是武器暗淡无光的,只有三种情况,一种,武器的主人肯定不是军队中人;一种,武器的主人不怎么爱护武器;最后一种,就是民间众多的那些武夫,常年在刀口舔血的日子使得他们的武器变得再无光泽,这最后一种的情况,往往是杀过人的。

    待到骑士们匆匆而过,大家想要跟上的时候,凌突然从黑暗中出声道:“出来一个十夫长,骑马赶去通知其他小组,我们先吊着这帮人!”

    可就在他们派出传令员,准备跟上的时候——

    “快隐蔽!”凌突然说道,指挥着手下众人再次躲进了草丛中。

    又是一片扬起的烟雾,只不过,这一次扬起的烟雾范围更加的大了起来!

    足足有一百多人!

    凌一下子就明白了,刚刚跑去的二十多人只是探路的先头部队,后面的才是真正的生力军!现在派人去追回传令员已经来不及了,只得跟上这支主力部队,以期能够在危急时刻突然杀出,打他们个措手不及,最大限度上的减小己方的损失了!

    想到就做,这是凌这个黑暗精灵的少女的座右铭,于是用暗语通知了各小队后,便一齐远远的跟在了这帮骑士后面。

    说是骑士,其实是有些夸赞这帮人的意思了,看他们骑马谈笑的样子,还有身上参差不齐的装备,说是马匪也有些抬举他们了。

    凌敏锐的眼睛观察到,这后面的一百多人虽然杂乱但却有意无意的护住了中间的一个长着络腮胡子的男人,络腮胡子的脸被他浓厚的体毛所覆盖,只留下一双眼睛露在外面,一双如同鹰眼一般锐利的眼睛!

    而络腮胡子身上的装备也明显要比身边的人要好得多。

    这个应该就是他们的头头了吧……凌暗自想到。

    她突然像是下了决心似的,停下跟手下的精锐们说道:“全速前进!”

    士兵们哪里听到过这么没有军事常识的命令,纷纷奇怪的看着她——要知道,这种情况下的跟踪必须得保持寂静无声,虽然说有可能追不上前方的目标,但是如果不这样的话,一旦弄出什么声响出来,倒霉的肯定会是自己!

    可当他们看见自己的身体渐渐消失在了月色下,无论怎么乱动都不会发出声音之后,才恍然大悟——原来,凌小姐是名高贵的契约师!

    于是不再多想,整个队伍全速跑了起来。

    可是没跑多久,他们就发现失去了前方目标的踪迹。正当他们疑惑的四下张望时,从他们后面突然传来了一阵拍手的声音。

    “不错,不错,群体暗隐术,高级暗系契约师,你们是什么人?大半夜的不乖乖在家睡觉跑过来跟踪本大爷,难道是想死?”一个甚是好听的男声从他们身后传来,可当他们急急的转头看去时,却没有发现任何人!

    将士们紧张的拔出武器戒备,虽然说自己隐身了跟踪别人感觉是很好,但是如果被人反过来用这种方式跟踪自己,他们还是感觉很难受的。

    “你们是什么人?”凌出声问道,顺便解除了己方身上的法术,既然被发现了,那么继续保持隐身就是一个傻瓜才做的事情了,“大半夜不在家乖乖睡觉,还骑马在外面乱跑?”

    “关你屁事啊?哟,还是个漂亮的小娘皮,”那个好听的男声继续说道,但是仍然不现身,看样子他还没玩够,“怎么,大半夜的内心悸动跑出来想找男人玩玩?没事,本大爷今天有空,可以陪你好好玩玩。”

    一阵清朗的笑声。

    “不许你侮辱她!”许文满眼的怒火,一双大眼睛四处搜寻着,想要找出一些对方存在的蛛丝马迹,“有本事你出来,大丈夫躲躲藏藏的算是什么本事!”

    “就是就是!”身边的战友也跟着附和道。

    “哼,我躲躲藏藏不算本事,可是你们一大群人躲躲藏藏的算是怎么一回事呢?还大丈夫,你们这就算是大丈夫了吗?”

    士兵们一阵语塞,他们的文化水平本就不高,跟人扯嘴皮子当然吃亏。

    “出来吧!既然我们已经解除隐身状态了,你也应该拿出点诚意出来。”凌皱着眉看了这么久还是没能发现对方所在,只得出声示弱,她知道,遇到这种情况,对方的实力肯定比自己要强大,此时示弱必定不是什么坏事。

    “既然美人邀请,那我还真是不能不答应。”约有五十多人渐渐的出现在将士们面前,他们都骑着马,一股子桀骜不羁的气质,当先一人便是凌刚刚所看到的那个络腮胡子,他大笑着,眼睛里锐利的光芒不减,如同实质般指向凌,“我说,美人你让我们出来是不是想让我们陪你呀?”

    “哈哈”他身后的骑士们一窝蜂的笑了起来。

    却没想,凌这边的一个人突然疯了一般冲了上来。

    许文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眼前的那个现出身形的络腮胡子。

    记忆的潮水如同涨潮一般汹涌而出,将他整个的淹没!

    淡去的记忆再次清晰了起来,那血色的月,那燃烧的火,村里大叔大妈们的哭喊,一声声的闷哼声——这一切的一切都再次明朗了起来。他记得有一双锐利的眼睛看到了他,握着屠刀向他步步走来,但是母亲挡在了他的面前——

    然后,视野里的一切竟然全部变成了血红!然后……然后他竟然什么也记不清了!

    许文呆呆的站着,眼睛呆滞的看着空处,无论他怎么回想都想不起来任何片段了。他浑身颤抖着,又感觉到了这种思维与反应不协调的状态,那双锐利的眼睛竟然一直跟随着他,死死的盯着他,这种针芒在背的感觉使他的思维越转越快,反应越来越慢,他想要摆脱掉这种讨厌的状态,但却徒劳无功!

    他痛苦的小声呻吟着,祈求的眼光看向了锐利眼神的主人,但对方不理不睬,继续盯着他,似乎想要看看他的承受能力到底有多强。在那锐利的眼神注视下,许文的不安和痛苦渐渐的转化成了恐惧,一种对能够威胁到他生命的东西的恐惧,最初的恐惧。

    许文终于忍不住了,体内的什么东西似乎在一瞬间被紧紧的融合在了一起,他的反应能力瞬间提了上来,赶上了思维的速度,在这个一瞬间,他再次看到了曾经的记忆片段,一双锐利的眼睛与眼前的人眼交叠在了一起,不分彼此!

    “就是你!”恐惧迅速的转为怒火,在许文的胸膛中熊熊的燃烧了起来!他丢下手中的剑,卸掉了身上的辎重,举起双拳冲出了队伍。

    目标,络腮胡子!

    李毅现在很慌张,从没有过的慌张!

    五十余名同样装备的人突然的杀进战团,虽然装备并不是很精锐,但毕竟人数上占有了优势,凭他现在这三十号人根本就搞不定他们!

    更何况,这回赶上的人每个人都骑着马,骑兵和步兵只见的差距就不用多说了,骑兵光是一次冲锋就可以带走一大部分步兵的生命,虽然这些骑士没有骑兵作战的武器,但毕竟个个都是在刀口舔血,脑袋挂在裤腰带上的主,凭借自己这半吊子的念术与完全不成形的法术、武技,己方的三十个人根本就不够对方塞牙缝的!

    骑士们就是这么闯进他们的埋伏圈的。不过这次的埋伏圈里不再有绊马索,他们也不再拥有人数上的优势,而且,对方冲过来时嘴里喊着的口号好像就是盗匪团常用的那一句——

    “给老子杀!杀光了给我把他们身上所有的东西都扒下来!”

    将士们也开始慌乱了起来,虽然做好了准备,但是在这种淬不及防的情况下,他们根本不可能听过盗匪团的第一次冲锋!

    李毅试着再次召唤植物的帮助,可是骑马而来的盗匪团速度实在太快,植物们刚刚伸出枝干便被他们带的连根拔起,丝毫没有起到任何阻挡的作用。

    “弟兄们,往路边上撤啊!”李毅见势不妙,赶紧风紧扯呼,禁卫军的精锐门也不是草包,赶紧闪到一边,那些被李毅法术绑住的强盗也不管了,先保命再说。

    骑士们一个冲锋下来一无所获,冷笑的看着李毅他们,分出了两拨人,分别开始追赶被道路分割成两块的剿匪小组。

    李毅身上有契约装备,随时都可以加持增加速度的法术,但是剩下的新秦将士们呢?他们怎么办?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被强盗们虐杀么?

    李毅开始有些后悔兵分三路的决定了。

    不管怎样,我活着带他们出来,就要活着待他们回去!李毅下定决心,不再逃跑,迎面冲向了追赶而来的盗匪团。

    对于能不能战胜这帮强盗,李毅是一点把握都没有,他只知道自己有着储王戒的保护,还有契约装备上加持的防护性法术,但是他对自己一个人挑战那么多人实在是没有任何把握!

    经过他的士兵拉着他想要带着他一起逃,但是被他挣开了,他眯着眼睛说道:“你们快逃,我来阻挡一会……”

    “大人……!”

    “给我快滚!”李毅都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火气,转身狠狠一推那个士兵,便冲向了追来的盗匪团。“狗日的强盗们!快来给爷爷受死!”

    他拔出了火剑,紧握住水盾,身上的契约装备在那一瞬间闪了一下,所有能够给自己加持的法术全部用在了身上,李毅就不信了,自己还真砍不过对方追来的这二十来个人!

    李毅大喝一声为自己壮胆,继而挺身迎上了第一个追来的强盗。

    李毅双腿用力一蹬,看似沉重,但是在法术作用下变得轻盈异常的身体轻飘飘的飞到了强盗的面前,稳稳的站在了死命狂奔的马头上,在强盗愕然的眼神下,李毅轻松的把剑一挥,割断了这个强盗的喉咙。

    火剑像是被强盗的鲜血点燃了一般,轰的一声燃起了火焰,整个剑身宛如由火焰直接铸就而成的一般,在夜晚的月光下熊熊燃烧!

    强盗无助的捂住自己的喉咙,鲜血不断的从他的伤口留下,又不断被伤口处诡异的烧起的火苗所蒸发,他突然从喉咙里发出几声不明的吼叫,继而便被伤口上燃起的火苗所吞噬——火苗逐渐变成大火,强盗身下的马儿惊恐的嘶鸣着,加快了奔跑的速度,可怎么也甩不掉背上的这个火人。

    李毅不知道他第一个杀死的这个强盗到底是怎么死的,他轻飘飘的从马头上飘下,呆呆的站着,火剑上的火焰失去了鲜血的支持,渐渐熄灭了,冷冽的月光照在他的身上,让见到他如何杀死第一个强盗的人一阵胆寒。

    “怕什么,他就一个人,上,杀了他!看他身上的武器装备应该就是个有钱的主,等会扒光他,弟兄们分了换酒喝去!”追兵中有一个胆大的人怂恿道。

    “妈了个巴子的,上!”

    李毅颤抖着,感觉自己快要握不住手中的剑了——他杀人了!这可是要枪毙的呀!不不不,现在不是在原来那个的法治社会了,杀这些土匪,自己不犯法的,嗯,不犯法!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