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40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上千人!可是,为什么新秦的治安官不管这些事情?难道百姓的安全真的不被他们重视吗!”李毅感觉到怒火在胸中熊熊的燃烧了起来,“等等,上千人的盗匪团,他们单单只靠劫掠来的财物根本不可能维持生计,还是说,有人养着他们?”

    “大人英明,属下想到的正是这点。现下的情况就是从马尾城而来的盗匪团都聚集在了篱奔镇附近,而篱奔镇距离新城不到百里,这点距离,如果盗匪团凝成一股突然发难,新城根本就来不及调动军队进行防御,仅凭禁卫军来进行防御是远远不够的!”庞虎顿了顿,又接着说道,“所以属下觉得大人应该先进行必要的侦查试探,如果属下猜测的情况属实,我们还可以进行一些零星的阻击,这样,可以给新城一个不短的准备时间,甚至,新城来得及派出人马增援我们!大人,你看……”

    李毅却没有马上同意庞虎的计划,皱着没有静静的思索着。胖子喜欢玩,喜欢闹,也喜欢战斗,但是并不代表他就是个没脑子的莽夫,明知不敌也要上前继续送死。他很明白自己现在的情况,区区百人的队伍,想要阻止不断壮大的盗匪团,这几乎就是在拿命在赌,且不论会不会成功,就想一下最差的可能,自己的队伍被敌方发现,所有人都失手被擒,就算是自己有皇孙的头衔,但是这些强盗们如果一心造反的话,必然不可能在乎秦王立下的规矩,不是杀了自己,就是拿自己做筹码跟新秦做条件,当然,期间自己的苦头必然不会少吃。

    就算自己侥幸没死,可底下的人呢?这些将士们,还有凌,还有那个倔强的小子,他们很有可能会被强盗们残忍的杀死——这一切,是李毅不想见到的。

    李毅不知不觉中,有了上位者为手下思考的特质。

    “这样,我们先去查探情况,必要的时候,可以活捉一个小型的盗匪团来询问情况,如果事情真的如你想的一样,我们在做计较。”李毅皱着眉头说道,“我不能拿你们的命开玩笑!”

    庞虎点点头,看向李毅的眼神中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尊敬:“是,大人。那么,我们便从边上设伏——”说着,从怀中掏出一张军用地图,上面详细的标示了新秦的整个版图,“大人请看,马尾城与篱奔镇之间的官道,共计经过三片小树林,还有一个小镇,但是这些盗匪团不大可能大摇大摆的从镇中穿过,而且,也不排除他们从官道外的其他两条小道赶来,所以,我建议,从这几处地方——”他指了指地图上的两条小路和官道穿过的树林中的一个,“设置埋伏,我建议现在将剩下的九个小队分为三组,我和凌小姐还有你各带一组,埋伏在这三处地方,中间我们各派一个十夫长骑马往返保持联络,如果我们其中一组发现赶来的盗匪团,可先行进行追踪,并同时通知其他两组,三组合力将他们拿下……”

    “行行行,就照你说的办……”李毅对这种行军打仗的东西听了就头疼,便随意的挥挥手说道,他实在有些想不通,这个庞虎才在军营里待了几天呀,这个曾经的强盗的思想转变得太快了吧?方才的一番话,简直就是常年行军打仗的将军级别的人才说得出来的……

    李毅没有多想,只是领着自己的三组人去了官道,准备随便找个小树林埋伏下来。

    许文所在的小队则被凌点名要求带走,其实许文知道,这个姐姐只是为了保护好自己,凭自己的实力,在这种规模的冲突中虽然不是很危险,但是仍然有被保护的必要。

    一定不能拖自己小队的后腿呀!男孩暗自下决心。

    天色渐晚,今晚又是个好天气,月亮如同一个大圆盘,高高的悬挂在天上,万里无云的天空中,繁星闪烁,秋天的夜色还是非常迷人的。

    李毅无所事事的爬到一棵树上,嘴上叼着一片小树叶,无聊的靠在树干上翘着二郎腿出神的看着天上圆圆的月亮,心中满是感慨。

    已经一年了,来到这个地方已经快要一年了!天上的月亮这么圆,应该快要中秋了吧,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怎样了……虽然自己的父亲也在这片大路上,但是,自己真正的家还是在那里啊……

    李毅的眼角湿润了起来——好想念家里的电脑,好想念网上的弟兄们,好想念……

    回想着自己在这片大陆上经历的事情,难以想象自己竟然接触到了平时想都不敢想的东西,什么法术啊,什么宛渠族精灵啊,还有前几天遇到的大老鼠土灵——这难道就是自己新的生活了?虽然这些都很神奇,但是李毅总觉得自己过的日子并不多姿多彩。

    脱离了现代社会的现代人,总会觉得自己的生活像是缺了点什么。

    李毅低头看着正在认真戒备的士兵们,突然低声感叹道:“如果告诉你们外面世界的样子,估计你们也不大可能接受的吧……”

    突然,他的隐约的听到了马蹄声,赶紧跳下了树,风之履闪耀着紫光,在他的脚下形成一块空气垫子,托着他轻飘飘的落在了地上,而三个小队的将士们则在他之前就已经做好了准备,纷纷拔出武器,做好了可能战斗的准备。

    一个穿着新秦军官铠甲的十夫长策马从官道上疾驰而来,嘴中发出一声声奇怪的叫声,据庞虎所讲,这是新秦军队中传递密语的一种方式,那个军官传达的意思李毅根本就听不出是什么意思,但手下的十夫长已经同时将这段密语翻译了出来告诉给了李毅。

    “凌小姐处,敌情,跟踪中,集合!”

    那骑着马的十夫长复述了几遍密语,便匆匆的骑马走了,显然还要通知庞虎那个小组。

    “好嘞!”李毅深吸口气,振臂一呼,“伙计们,该我们上去显显身手了!让那群强盗们知道知道,不只有他们可以抢,咱当兵的也可以抢他们!”

    “哈哈哈哈……”将士们一阵大笑。

    “弟兄们,有马的上马,没马的给我迈开你的步子跟上!回头论功行赏,一个活的强盗赏一两黄金!谁抓的强盗多,谁的赏钱就多!”李毅上马,拽住缰绳猛的一抖,马儿便嘶鸣着飞奔了起来。

    “我们这就是官匪,专抢狗日的强盗!弟兄们,跟我上!抢钱抢粮抢娘们!”

    “抢钱抢粮抢娘们!哈哈……”将士们哄笑着,豪气万丈的跟了上去。

    他们也没有走官道,直接从路上插了过去,直奔凌所在小组的位置。

    新秦的将士们全速急行军起来的速度还是很吓人的,没多久便赶到了预设的埋伏地点,四处看去,却不见一个人。

    难道凌还没有赶到这里?李毅疑惑的挠挠头,也不多想,指挥着士兵们埋伏在了路边,马儿则赶在一起,派了一个人专门将马儿赶得远远的,所有人都趴在了地上,身上用枯草做伪装,静静的在路边上等待着。

    不久,从小道的西侧传来了马蹄声,大约二十余人骑着马向着李毅的埋伏地点奔来,一道道绊马索在路边悄悄的拉了起来。

    渐渐的,他们的距离近了起来,明亮的月光照耀在这伙人身上,腰间佩戴的武器在月光的照射下却没有反射出任何光芒——显然这些人腰间的武器不是什么摆设,只有真正见过血的武器才不会反射光芒,一般动过刀子的人虽然都会擦拭武器,但对于武器真正的保养却没有军队做的那么严格,以至于武器上经常会留下一些难以去除掉的物资,久而久之,便形成了现在的模样,虽然拥有武器的样子,却丝毫没有任何金属反射的寒光。

    这就是普通武夫与军队士兵之间的差距。

    日常精细的保养虽然会保持武器的锐利,但武器却会在任何情况下闪烁着寒光,虽然这在战场上并不是什么,可一旦涉及到伏击之类的偷袭行动时,这便是比较致命的结果了。而不怎么保养的武器虽然锋利的程度不如保养良好的武器,但是在与偷袭之类的行动中还是占有很大的优势的。

    而现下的这群人则是此中典范,几乎每个人的武器都是暗淡且又无光的,在老手们看来,这些人的武器上至少粘着三到四个人的鲜血。

    一支见过血的队伍,一直敢杀人的队伍!

    这支队伍就这样大摇大摆的冲进了李毅的埋伏圈。

    胖子的脸上洋溢着胜利的喜悦,等待着他们落入圈套。

    他们就这么冲进了伏击圈,一道道绊马索绷紧了身子,狠狠踏来的马蹄在瞬间撞上了绊马索,前冲的惯性使得马儿根本来不及反应,脚下一软,带着身上的人向前扑倒。

    扑通声络绎不绝,惊呼声从一个个马上摔下的人嘴中发出,后面队伍中的人即使发现了前方的异常也来不及止步,为了不重蹈先头部队的覆辙,只得纷纷从马上跳下,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后便站起拔出武器戒备着。

    “弟兄们,抢光他们!”李毅跟个土匪似的拔出腰间的火剑,反手从背后取下水盾,呼喝着冲了上去,将士们赶紧从遮掩物的掩护下跳了出来,一窝蜂的冲向了对手。

    不管是不是盗匪团的人,拿下再说!

    他们奋起反击,却发现势单力薄,有三个人从马背上摔了下去,扭断了脖子,当场死去;还有五个人被倒下的马匹压在了身下,动弹不得——所有还有战斗能力的只有区区十几个人,面对李毅带领的三十个训练有素的禁卫军精锐,他们显得是那么的无助。

    李毅用盾牌狠狠的将向他看来的一柄重剑挡开,右手反握住火剑,拿剑柄往对方的额角猛砸——虽然是要捉活的,但是如果对方用全力反抗,那么李毅还是乐于给他一招致命的。

    放倒一个!李毅有些兴奋的扑向下一个,却没想刚刚栽倒的那个人竟然什么事情都没有,从地上爬了起来再次举剑劈下!李毅也没有在意,脚下速度猛增,瞬间窜出去十多米,在对手愕然的同时又冲了回来,一个膝踢踢在了对方的肚子上,在他捂着肚子往下蹲的时候,李毅又转到他的身后,左手盾牌在他背后一推,接着又是一脚踢在了他的屁股上,对方顿时扑倒在地。

    李毅赶紧上前,手上的护手也开始闪耀着绿色的光芒——地上的小草疯长了起来,瞬间将倒地的人绑了起来,随着他的挣扎,这些疯长的植物也逐渐变的坚韧起来,任凭他怎么用力,就是不能摆脱束缚。

    李毅终于可以冲向下一个对手,这次他学聪明了,没有搞什么近战肉搏的招式,在快冲到对手面前时,就已经指挥着地上的小草,路边的小树帮忙,每每被他看上的人都会很无奈的被植物用枝叶给缠上,绑住手脚,塞住嘴巴,接着躺在地上看着这个双手放着绿光的胖子奔向下个目标。

    如此反复反复再反复,很快新秦的士兵们都发现了一个事情,往往自己还没有解决掉一个对手,李毅就已经风卷残云般搞定了一拨人——这就导致将士们还没有真正的开始,李毅就已经解决掉了大半敌人。

    而且,都是活捉!

    剩下的孤零零的几个人还没能施展开自己的武技,就被急红了眼的将士们给淹没了,抢手的抢手,夺武器的夺武器,要是说李毅搞定的人是被植物的枝叶给淹没的话,那么,剩下的几个倒霉蛋就完完全全是被人海淹没的了。

    一些没有抢到任何东西的士兵这时候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怪不得这个皇孙能够这么大方的开出一个强盗一两黄金的赏钱了,感情他自己就能搞定这么多人啊!

    李毅乐呵呵的在一旁看着久违的“哄抢”事件,也不担心这些士兵会不会闹出什么人命,开玩笑!这些禁卫军的精锐可都是经过严格训练的,想要出人命都难!

    哄抢声中,没有人注意到西方传来的马蹄声,一大片铁蹄在地面上践踏的声音!

    许文很是害怕,害怕的全身瑟瑟发抖!

    在一瞬间他以为自己进入到了曾经每晚都会被惊醒的梦魇之中,那双血红色的眼睛,带着死意的双瞳,如同深渊一般将他吞噬!他感觉到自己的思维越来越慢,动作越来越跟不上自己思维的行动,一阵微风吹过他的脸颊,他一个激灵,整个人如同被针扎了一般从草丛中跳了出来!

    “啊!”他惊恐的大叫着,发现自己的脑中的想法转的越来越快,自己的动作越来越慢,他害怕,害怕自己得了什么怪病,直到一双纤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他猛的甩开那双手,整个人前窜的同时转过了身,像只愤怒的野兽一般往来者扑了过去!他惊奇的发现自己的动作第一次跟上了思维的速度,可当他看见面前的人时,惊喜便瞬间消失了,剩下的只有愕然。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