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40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没事,没事,”李毅打着圆场,他可不想让这个小男孩因为自己的身份被长官惩罚,李毅依旧笑眯眯的问道,“你为什么要我带着你去呢?”

    “因为……因为,我的父母!”许文的眼泪哗的流了出来,“他们都被盗匪团杀了!”男孩的哭的满脸通红,不时的拿着满是灰尘的袖子擦着眼泪,“我要为他们报仇!”

    凌心疼的拉过男孩,从怀里掏出手帕替许文擦着眼泪,顺便恶狠狠的瞪了李毅一眼,很清楚的告诉胖子——你要是不答应,我就告诉谷姐姐去,让她好好的“教育教育”你!

    李毅耸了耸肩,接着说道:“新兵许文……”

    “到!”许文挣开凌,虽然身体尚在发育中,每天又要接受如此繁重的操练,但是看似瘦弱的他仍然如同一根标枪一般站得笔直。

    “我们这次的剿匪行动,并不是闹着玩的!所以,没有足够的实力前,我建议你不要参加!”李毅义正言辞的说道。

    “大人!可是……”许文有些语无伦次,“我能……不是,我是说我虽然年纪小,但是……大人!难道刚刚入选的人都是有实力的?那么这个实力是靠什么来判断的?就靠那个人么?”许文急中生智,指了指正在挑人的庞虎,说出的话虽然无理但却不无道理。

    “这个……”李毅有些答不上来。

    “如果大人对于实力的标准是靠那个人的认可的话,那么,”许文的双眼透露出倔强的光芒,“我要挑战他!”

    许文此言一出,场面顿时安静了下来,随即开始了混乱。

    “你看这个新兵蛋.子,真以为自己是哪根葱啊!”

    “就是,有本事你跟我挑一把,想跟‘拼命虎郎’比试,还是先过了我这关再说吧!”

    “哈哈,你这个‘虎郎’的手下败将,也就欺负欺负小朋友了!”

    “这算什么欺负,我只是在帮他的十夫长好好教育教育这个新兵蛋.子,大家说,是不是啊?!”

    又是一阵起哄。

    庞虎不屑的看了看许文弱小的身子,摇了摇头,他之所以不挑战新兵,大部分的原因是因为这些新兵的素质太差,常年在外劫掠,舞刀弄枪惯了的他对于这种弱小的对手还是很看不上眼的,要知道,当时的新城警备队可是花了好大的功夫还是没有制服他,只得请来禁卫军的人方才把他拿下,纵使如此,他当时还是把好几个禁卫军的将士给打趴下了。

    许文依旧倔强的看着李毅,对于身边的起哄丝毫不在意,在他的心里,老兵们的起哄与为父母报仇这件事情比起来,还是差了不少的距离。

    许文的十夫长看不下去了,上前对蒙过和李毅行了个礼,便一把扯过许文,想要把他拉走好好的教训一顿,许文挣扎着,拉扯着,期间还被十夫长狠狠的揍了几拳。

    李毅看见,许文眼中的倔强依旧。

    胖子有些不忍心了,就要制止,凌却先他一步发难了她上前从十夫长的手里抢回许文,护住这个孩子,几乎有些蛮不讲理的说道:“你这人,怎么这样,他还是个孩子!”

    十夫长看着这个美丽的少女,有些愣愣的说不出话来,要是换成别人,他早就二话不说一拳头捶了上去——我管我的兵管你什么事?但是这个少女是面前那位皇孙带来的,不是情人也应该是贴身护卫之类的,常言道“打狗也要看主人”,虽然这个比喻不是太恰当,但是自己一个小小的十夫长就这么顶撞皇孙身边的人,将军的脸上也不会好看,权衡利弊之下,他只有傻傻的站在那里,眼睛不时的看向蒙过。

    手底下的兵不停指挥就已经够他喝一壶的了,他可不想再因为其他的事情导致自己罪上加罪。

    蒙过却装作没有看到,身体转向庞虎挑选出来的人,看的心里又是一阵肉颤……

    凌气冲冲的将许文拉到李毅的身边,又气冲冲的对着目瞪口呆的李毅说道:“李毅哥哥!你倒是说句话呀!”

    “李毅哥哥”这四个字一出口,十夫长就为自己刚刚的英明决断松了一口气——幸好没有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人家可是皇孙的“妹妹”啊!虽然这个“妹妹”二字可能带有一定的水分,但是他们之间的关系之亲密已经是毋庸置疑的了。

    李毅有些愣愣的,带着傻笑看着凌,一副猪哥样:“我竟然看到了母性的光辉……”

    凌羞得满脸通红,但是心中对许文的怜惜愈是浓烈——人家才多大,双亲被强盗所杀,现在人家不顾一切的想要报仇,这是多么勇敢的事情呐!她推了推李毅,语气越发急促:“你看他为了自己的父母什么都不顾了,你就同意他吧!”

    李毅缓过神来,看到许文倔强的不为所动的眼光,点了点头:“这样吧,要是他能在庞虎手下挺过三招,我就让他加入,不然,还是给我在军队好好的练个两年再出现在我面前跟我谈报仇的事!”

    “你……!”凌气恼的说不出话来,但她并不是胡搅蛮缠的女孩,虽然心理上还有小孩子气,但是多年在外挣扎求生的经历让她明白,想要在真刀真枪的战斗中生存下来,就得又一定的本钱,实力不足的话,只会成为对手成功路上的奠基石!刚才对小男孩的恋爱,是出于他跟自己有着差不多经历的基础上的,一种失去双亲之人之间的同类感,在大事情上,凌还是能够分辨清楚的,不然也不可能以精灵的身份在新秦的国土上保持着自由身一直到现在。

    凌略一思索,便不再多言。

    “谢大人!”许文行过礼后便径自走到庞虎面前,期间他的眼神却显得更加的孤注一掷。

    他对庞虎行了一礼,抬头看着庞虎的眼睛:“庞虎先生,请赐招!”

    庞虎从头到尾看着这个小男孩,眼神也渐渐的从不屑转为敬佩。虽然对方的年龄不大,但是光凭这份孝顺之心,便已经得到了庞虎心中的认可——毕竟,江湖中人最讲究的就是有情有义,更何况是孝顺之人。

    甚至,做过强盗的庞虎在心中渐渐的产生了一丝愧疚,为自己曾经的职业感到羞耻。

    庞虎点点头,冲许文回了个军礼:“小兄弟,小心了。我这三招会出全力,但并不是为了刁难你,而是为了让你在战场上能够有更多存活下来的机会,如果你连我的三招也接不下,那么让你跟我们去剿匪只会是枉送你的性命……”

    “多谢大人的提醒,”许文目光坚定的看着庞虎,“我会认真接你三招的!不光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实力,也为了能够为父母报仇!”

    “好小子,今天就算你过不了他这关,明天我一样要你!”李毅在后面拍手助威,对于这种真血性的人,他还是很佩服的,哪怕对方只是个未成年的孩子。

    “我来了!”庞虎出言提醒,当最后一个字蹦出嘴唇的时候,他一个跃步便来到了早已做好防御准备的许文面前,一个扫腿便将许文撂倒在地,“只守上身不守下身,乃是近战大忌!”

    许文只感觉到一阵头晕目眩,便整个人躺倒在地,眼看庞虎收起脚,就要把他给提起来,急的在地上一阵翻滚,翻出了庞虎的攻击范围,随即赶紧爬了起来。

    庞虎的提醒无疑使给了他一展指路的明灯,他在瞬间就摆出了上下防御的姿态,并紧张的注视着庞虎的一举一动。

    许文感到自己的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以前双亲还在的时候,他就经常在跟邻村的小孩打架的时候有过这样的经历,只要打架的时候一紧张,他就会心跳加速,双眼模糊,呼吸急促,整个人的动作仿佛跟不上节奏一般。

    现在就出现了这种情况,这可不是好兆头,每当他出现这种情况的时候,打架的结果总是以他的失败而告终,那时候的他,根本就不能有力的指挥自己的身体,每次自己的身体总是慢半拍,从而屡屡被人打中。

    “不行啊!不行啊!父母的仇还没有报!我不能输!就算是死,我也要狠狠的杀死几个该死的强盗!要是输了,恐怕就一辈子只能待在禁卫军了!一辈子也不可能去杀哪怕一个强盗了!”许文如是想到,“不行,集中注意力,想象父母!想象那些万恶的强盗!你可以的!许文,你可以的!”

    许文不断的给自己打气,怒火在胸口节节攀升,渐渐的,他感觉到自己看到的世界瞬间变得慢了下来,庞虎冲过来挥出的拳头就像是在表演一样慢吞吞的向着自己凑过来,许文自信自己绝对能够躲过这一拳。

    “砰!”虽然有自信,虽然胸中的怒火依旧在燃烧,但是许文仍旧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永远的慢半拍好像就是一个诅咒一般,把他牢牢的捆住——他还是被一拳狠狠的揍在脸上,整个人向后倒飞了出去,在地上连翻了好几个滚!

    “牙齿掉了几颗……我……吐血了?好重的拳头!为什么……为什么我躲不开!我可以的!我能做到的!”许文头晕目眩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踉跄的稳住身体,可依旧还是晃晃悠悠的,平衡感一直掌握不住,“不可能!为什么?是怒火还不够么?”

    脑子里一片混乱的许文依旧愤怒异常,胸中的怒火明白的指明了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既然防御不成功,那就上前进攻吧!

    他混乱的脑子根本想不到现在进攻无异于上前送死!

    但是他还是做了,他把身心完全的放开,意识再也控制不住肆意的怒火,紧接着,怒火接管了他的身体。

    他的速度瞬间快的让人难以观察,在众人的惊呼声中,他冲到了庞虎的跟前,速度极快的一记直拳直取小腹——许文仅剩下的思维中有他的十夫长教他的人体几处弱点,下意识的攻向了能够让人因为疼痛而瞬间失去战斗能力的小腹。

    可庞虎也不是庸才,他小腹微收,左手向下一拍,挡开了许文的进攻,刚想用右手推开男孩,却没想许文竟然一挺身,用头向他胸口撞来!庞虎赶紧右掌抓住许文的头,用力想要推开他,但是许文却像个猴子一样“嗖”的窜到了庞虎的身后,双腿发力,猛地一蹦,跳上了庞虎的背,双手从背后环上了庞虎的脖子,死命的勒了起来。

    庞虎被勒得不能呼吸,憋得满脸通红,想要将许文的手拽开却发现自己的力气随着氧气供应的越来越少而变得更加无力,便放弃了挣开男孩的想法,一个后倒,想要用自己身体以及倒下时的重力加速度将许文震开手。

    庞虎“扑”的一声后背着地,背后的男孩却不见了踪影。

    庞虎感觉到了后背的疼痛,知道这个难缠的男孩已经在这之前逃了开来,赶紧起身防御。

    但就在他一个鲤鱼打挺将要起身的时候,迎面而来的一个小小的拳头却重重的轰在了他的脸上。

    庞虎的后背再次与大地亲密的接触了。

    庞虎被这一记重拳打得满脸是血,心中暗道厉害,怎么这小子被自己狠揍了两下就变了个人似的,这么能打!

    想归想,庞虎的身体还是动了起来,在必要的情况下选择了必要的战斗动作——跟许文方才使用的方式一样,往边上滚了两滚,躲过了许文接下来的攻击。

    但是现在许文的速度非同一般,在庞虎翻滚的同时就追上了他,追逐中又是两拳砸在了庞虎的身上,但是已经没有了先前的力道。

    庞虎硬挨了这几下,寻了个机会爬了起来,面对许文愈发软弱的攻击很是不解,但是他应对对手向来是不留一丝余力的,被动的挨打了这么久的庞虎再次爆发,在许文拳脚的间隙内寻了个空子,右手立掌重重的插在了许文的肋间。

    不可抑制的疼痛瞬间传递到了许文全身上下,他痛苦的弯下腰,双手本能的护住了肋部,庞虎抓住时机,抬膝踢在了许文的下颚。

    许文终于在头部再一次的震荡中清醒了过来,模糊的视野最后只看见天空在他的眼前旋转,旋转。

    他知道,自己失败了!

    眼泪不可抑制的流了下来,接着,他昏了过去。

    耳边没有平常传令的号声,也没有战友们的呼喝声,眼前一片黑暗,唯一能感受到的只有身下软软的床。

    许文睁开了眼睛,醒了过来。

    男孩疑惑的观察着房间里的一切,那精美的装饰,价值不菲的摆设,无一不在证明自己不是在营里的帐篷内。他摇了摇头,还是没有清醒过来,迷迷糊糊的以为自己在做着什么贵族梦,想必也该到梦醒的时候了吧。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