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38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于是李毅起了调戏良家妇女的念头。

    “美女……”他操着半生不熟的秦语用被“深蓝色的诱惑”整大的舌头对那女子说,“你寂寞吗?嘿嘿,要,要我陪吗?”光说不够,还动起了手来……

    很可惜,那女子也不是什么好惹的,自己本来心情就不是很好,来这儿买醉,不料却遇见了这个醉鬼胖子,二话不说,起来便打——她可是堂堂的契约师!

    李毅也料不到自己的计划失败,也没料到她说翻脸就翻脸,赶紧转身想逃——可是,对方是契约师啊,用的是法术!怎么逃?不多久,胖子就被火暴脾气的女人烧成了烤猪。

    可怜的胖子已经喝醉了,哪来精神用念术?只能任劳任怨地被对方虐待,边上的长袍众们都在嘻嘻哈哈地看着这场美女惩罚恶棍的好戏。

    在众人的欢笑声中逃跑时,李毅这个事后诸葛亮又埋怨自己道:“怎么又没带戒指!”

    但是这一顿打可没白挨——至少让他明白一个道理,在自己学艺未精之前,别去惹是生非。

    这样,就更加坚定了李毅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决心。

    第二天,所有的教师都发现李毅仿佛转性了般地努力用功地读书、学习、问问题……完全是个乖乖小学生的样子,哪里还有以前花花公子哥的样子?在欣慰之余,老师们加快了对李毅天才速成的步伐。

    可怜的李毅刚刚打起的学习激情因老师们的疯狂教育下一下子被打了回去,但却未因此而消减,对法术的热爱使他的念术突飞猛进,令学校的老教授们大吃一惊。

    “他能够生造出一个言听计从的穴居人!”一个头发花白却精神矍铄的念术老教授这么评价道,“这已经超出了我能力的一大截了!”

    显然,这位老先生略带夸张的评价无疑在无形之中提高了李毅在学校老师和学生们心中的地位,一时间,胖子由普通学员一下子晋级为他的念术老师的助手。这令他很风光,但麻烦的是,他受到了很多贵族女孩的追捧——成天逼他造个穴居人来玩。

    但是,用念术造物并不是说造就造,需要时间和资料。穴居人是居住在中央山脉半山腰的山洞中的智慧生物,他们骁勇善战,难于屈服,秦皇自始至终都未曾征服过他们,他们长什么样,身高之类的东西,皇宫中的图书馆里一概没有描述,所以,上次李毅制造的生命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要他再造?哼哼,可能吗?

    可那些白痴的小屁孩们哪里知道,只知道成天逼着李毅造人。

    这令李毅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就一个法术学习者来看,李毅勉强算是及格的;但就一个文化学习者来看,他就逊色多了,例如文学啊,算术之类的基本学科,李毅算是一团糟——不是太难,只是他不想学。

    “对于一个阶级统治者来说,这些东西基本上不重要——只要能打就行了!”胖子这么想道。

    好了,我们不管他是否好学,毕竟,这与我们无关。

    初次见面的兴奋期后,李毅的这位伟大的爷爷就再也没有和李毅见面过,虽然李毅是他唯一的孙子。

    这个老不死的国王对国家的管理是很严厉的,李毅就亲眼见过他亲手将一个犯了法的贵族用火烧死。在这儿,似乎触犯法律就是罪无可恕的。

    “我应该没事!”胖子想了想,决定道,“我是他孙子啊!”

    看来,传统中国人民的劣根性在胖子身上保留了下来。

    胖子很清楚,念术再强大,但终究是累人的活。于是他便四处寻找,试图寻找出一种不累人的法术——胖子李毅很会偷工减料。

    但是他还是又理由的——美丽的精灵们在西方蠢蠢欲动。

    说实在的,看着身边的精灵女子,李毅心里总不是滋味,毕竟她们也想自由——这一点,他们并没有错。

    有几次,李毅差点没忍住,差点就解开了他们手上的禁制,但是,他们警戒的眼神令李毅心寒——终究没完成。

    于是,李毅就放弃了自己那不成熟的想法。

    继而又投入那漫天书海中。

    其实,大陆上比李毅聪明的人多了去了,古往今来,谁不想学会不累人的法术呢?然而,典籍中只是记载了另外一种法术——“舞术”,据说是一个秦皇的精灵舞娘发明的,甚是强大,当时初学古神语的秦皇差点被她用“舞术”杀死!但由于种种原因,大将军祈天挡住了秦皇与那舞娘向对方发出的致命一击,受了重伤。舞娘挟持祈天将军逃到了现在的落霞崖上,最后力竭而死。出于精灵族的和平观念,那个舞娘在死前治好了将军的伤,将自创的法术书交给了他,才死去。但由于后来的各种原因,那本书却消失得无影无踪,无人知道它的去向。

    但是,李毅并不想学“舞术”,只因为学习此术的后果太可怕——当施法者死亡时,他的身体将化为大自然的一部分——一个人死就死了,死了还不能全尸,这对于李毅来说,实在是太恐怖了。

    终于,胖子放弃了思考和搜索,准备去寻欢作乐一番。

    对于李毅想出去玩的想法,他还是有很多种解释的。

    新城是一个很注重夜生活的城市,这与李毅曾经在家里看的电视剧有所不同。新秦对国民服装的要求也不一定要求头冠身袍步履了,胖子还经常看到大街上有人穿着紧身皮衣在街心广场上跳舞——当然,不是跳街舞。

    这儿的“烟花之地”足足占了新城近三分之一的土地,青楼酒店这些销金窟多到令人目不暇接。它们被分为南北两块,南边那块以一条街著称,人称“烟花小巷”,里面以人类妓女为招牌,素以热情揽客;而北边则以精灵妓女为招牌,人称“不夜城”,这个“红灯区”由高高的围墙所包围,里面的精灵们都不情愿地为老板们出卖着自己的才艺和肉体。

    这些地方不仅仅男人可以去,连女人也可以进去寻欢作乐。

    这都归功于新秦的婚姻制度。新秦婚姻制度奇怪到令人称奇,男方和女方都不必与对方相伴终生,男的可以有很多妻子,女的也可以有很多丈夫,而夫妻相伴去“烟花小巷”和“不夜城”的情景,已不是什么新闻。两人可以约好什么时候在哪儿会合后,就在各自的男伴和女伴的陪同下进了各自预定好了的房间。

    这仅仅相当于夫妻两个进了同一个游乐场而已。

    这也令身为传统中国男人的李毅很不爽。

    以后,胖子恶狠狠地想,我要有好多女人,但是一个也不许背叛我!

    胖子仍然习惯去“烟花小巷”,即使“不夜城”里的精灵更漂亮。原因?据胖子说,是他不敢去那儿——他怕见到精灵们悲伤的眼神,虽然他们在客人面前总是强颜欢笑。

    这令胖子很不开心。

    其实,李毅只是想去“烟花小巷”喝杯小酒,顺便找上次扁他的那个女人报仇。

    再次来到上次丢脸的地方,胖子的脸红了红,厚着老脸进了“诱惑之光”。

    正所谓冤家路窄,亦或是那个女契约师经常去“诱惑之光”买醉,胖子再次在酒店里遇到了那个很强悍的女人。

    不过她似乎转性了,不再以紧身装示人,改以一身极淑女的女式长袍,让人眼前一亮。

    但是,她喝酒的方式仍令人胆战心惊。

    别人都是一小口一小口地抿着酒杯里的佳酿,很是享受。而那个放浪情怀的女士则不同——她是用灌的,用的不是酒杯,是那倒酒的酒瓶子。

    由此可见,她的脾气也不会好到哪儿去。

    上次是学艺不精,在她手下惨败,这次不同了,李毅学艺有成——当然,这是那些老教师们的说法,李毅听了他们的话,认为自己不是一般的厉害,所以什么也不怕。

    于是,胖子挑战地往女契约师面前一坐,拍了一下桌子:“小妞,多少钱啊?”

    女契约师似乎忘了这个上次被她痛扁一顿了的胖子,她疑惑地看着李毅说道:“你找我有事吗?”

    李毅也楞了楞,转而很坚定的说:“我说,我想包你一晚,多少钱!”李毅说了这些,脸红地跟猴屁股似的——他很害羞。

    暴力女契约师明白过来了,她一手将桌子推翻,叫骂道:“死胖子,不想活了!”说完一手亮着火红的光芒,一手闪着金色的光芒,准备狠狠地教训眼前这个不知好歹的胖子。边上的人则理智地开始撤退。

    原来,她是个光火双修的契约师,李毅暗自想道。他胖乎乎的脸上满是和气的笑容,安稳的坐在椅子上,仿佛女契约师想扁的人不是他。

    片刻之后,一个碗大的火球与一支由纯光形成的箭矢分别向李毅的上身和下身袭来,胖子笑得更欢了。就在两个伤害性法术即将碰到他的身体时,胖子笑得眯成了缝的眼中精光一闪,火球和光箭这两个极具攻击性的法术在竟在空中扭曲了起来,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女契约师吓了一跳,酒也醒了些,多年的战斗经验让她明白,要么今天遇上了高手,要么面前这个胖子是一个念术师——除了高手,也只有念术师能够将法术不动声色地化解。看这个胖子年纪不大,应该是个念术师。

    女契约师赶紧念下数道咒文,一时间,酒店里一片狼籍,酒瓶与酒杯齐飞,美酒与法术共色,霎时间,店里的保护法术自动启动,两人眼前一花,发现自己已被传送到了新城的郊外。

    “哼哼,可以放开了打了!”女契约师面露凶光,一下子将自己的法术威力提到了最大。

    “他妈的!谁怕谁!”李毅从脖子上摘下戒指,套在了自己左手中指上,“上次被你打得那么惨,这次我一定要翻盘!”

    女契约师一楞:“上次?我扁过你么?噢!是你!哼,谁叫你惹老娘的!活该!”

    看来她记起上次之事,既而轻笑起来,一时间春光明媚:“你小子几天不见,长肉了么!不再像上次那么不经打了!来来来,让我看看你到底长了几斤几两!”最后一个字方从口中吐出,凌厉的伤害性法术既而接踵而至。火焰凝成的火蛇如同有生命般,在空气中轻快的游动,而在它的身后,数万支金箭蓄势待发,当火蛇缠上李毅的同时,万枚光箭便呼啸而至,将李毅和火蛇一同射穿。此次施法,几乎用尽了女契约师所有的精力,她只能勉强支持着法术,额头上已经渗出滴滴汗水。

    然而,事情并没有按照正在辛苦施法的女契约师预先设置好的那样顺利进行。

    火蛇的确将李毅捆得严严实实,只是那些光箭无法将李毅射穿。

    一个蓝黑色的光罩将李毅上下捂得密不透风,光箭在只在上面留下了一道道金色的光点,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在胖子的轻笑声中,光罩笼罩的范围越来越大,火蛇的包围被轻松的破解了,既而被李毅震成数段,在空中燃烧殆尽。

    女契约师一身冷汗,心中惶恐不已,竟产生了逃跑的念头。

    事与愿违,她身边的空气竟似凝固了般,将她牢牢地困在里面,她吓得哭了出来。既而尖叫起来:“啊……”

    但是,这儿是新城的郊区,除了四处游走的寻找食物的野兽,没有任何东西能够救她。

    而野兽们,都被法术的威力吓跑了。

    李毅没有想到她会哭会尖叫,自己也被吓得手足无措,便取消了女契约师身边的禁制。

    一下子觉得轻松很多,女契约师立马倒在了地上,昏了过去——体力消耗太大,特别是用了这么大规模的法术攻击。

    “怎么了?”李毅好奇地靠近女契约师,发现她已经晕了过去,“这么不经打!算了,又是一个麻烦!哎,带回去吧,别回头给那些野兽吃咯。”

    胖子拦腰抱起这个曾经很是强悍的女人,向新城走去。

    次日,清晨,阳光从精美的白水晶窗户中射进来,照得床上人一脸金黄。

    她伸了个懒腰,从床上爬起来,却发现自己衣不遮体,脸色一变,想起了昨晚之事。

    昨晚,她被一个胖念术师打败,还不争气地晕了过去,然后……

    然后?自己好象没被他怎么样啊!

    她不敢多想,从床边找到衣服后,便想逃出这个地方。

    正当她穿戴整齐,准备走出房门时,一个精灵侍女端着脸盆进了门。

    “你……”女契约师楞住了。

    侍女恭敬地行了个礼:“我家公子说了,如果小姐醒了的话,请她务必等公子回来再走。”

    “你家公子……呃,是个胖子么?”女契约师将毛巾拧干,问道。

    “恩,是个很好的小胖子。”侍女说,“至少,比别的秦人对我们要好。”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