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38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这是一场计划的阴谋!”李毅缓缓的说出来。

    “没错,一场将浮空城所有的人都算计了进来的阴谋!”罗管家也是补充道。

    “我们都成了瓮中之鳖?”

    “随时都有可能被蒸煮了!”

    两个人在猜到了枉生盟的计划之后,反而互相调侃起来,反而像是一点也不担心了一样,但是调侃之后还是要面对问题,所以李毅转而问道:“有没有什么办法?”

    “这个真没有!”

    “这个可以有!”

    就在李毅和罗管家险中作乐的时候,枉生盟的战部里面却是没有这份闲情逸致,罗管家猜的没错,枉生盟来的是两支战部,但是现在两个战部的人却都是老老实实的站在自己的帐篷里像是等着什么人。

    忽如一阵风一样,帐篷里面突然多了一个人,这份功力的境界就不是寻常人能够达到的!

    “见过盟主!”两个人异口同声的说道,原来这两个人等待的人居然是枉生盟的盟主。

    “你们比预定时间迟了一个时辰!”枉生盟盟主并没有立刻让两个人起来,反而一上来就是一番问责的意思

    “盟主恕罪!”两个人听见了盟主恨无绝的话以后一下子就出了一身的冷汗,对于盟主的威严,两个人可是了解的很,恨无绝这三个字,在枉生盟能就代表着一切,没有人能够逃过对这三个字的恐惧。

    “一人一句话,解释你们迟到的理由,如果说不清楚的话,枉生盟的规矩你们不会不知道吧。”恨无绝的声音冷冷的传了过来。

    “我是因为在躲避主城势力探查的时候耽误了一小会,后面因为严格按照计划执行,所以这耽误的时间一直没有补回来,我也想过通过急行军的办法来解决,但是因为考虑到这里要立即面对战斗的可能性,所以不想让下面的人太累!”一人率先解释道,这一番话说的很实在,因为他也明白盟主的性情,说实话的即便是错了也可以理解,要是说谎话的话那基本上就是无可原谅。

    “我是因为在森林里面饶了一点路!”第二个人的回答更是简单。

    “本次行动取得成功的话,你们两个人各自扣除两成的功劳作为对你们的惩罚!”恨无绝淡淡的说道。

    “谢盟主!”

    “盟主,下一步我们怎么做?”两个人中的其中一个这样问道。

    “按照冷铜给你们的计划是什么?”恨无绝问道。

    “冷副盟主先开始有制定过计划,但是因为后来知道盟主要过来,所以让我们一切都按照盟主的指示形式!”

    “我也是偶然路过这个地方,既然这样的话,那一个时辰之后攻城,对于这所有主城势力的人都不要留情,还有,这件事情不要寄希望我的出手,如果由我出手得到徐博之和他的幻器制作方法,那么你们两个就都不要活着回去了!”

    “遵命!”

    “你们商量吧,两个时辰以后到我的帐篷内汇报情况!”恨无绝说完之后便离开了这里,来时无声,去时也是安安静静。

    “是!”两个人仍然异口同声的回答。

    浮空城内,韩府的震惊真能算作是最小的震惊了,各大势力的震惊才是更严重的,因为大家都不得不承认自己即将面对的这件事情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更为重要的是这个事情随时都可能让自己覆灭。

    所以,浮空城一下就安静了下来,原本围在智城周围的势力也纷纷撤回来自己的人,现在最重要的是保命,如果命都保不住的话,那么所有的事情都是枉然的,更不要说想要的到徐博之什么的。

    每个势力都有自己的想法,但是在这一刻,大家的想法却又像是忽然一致了一样,那就是立刻联合起来对抗枉生盟,如果不联合的话,单凭是哪一家的实力都是不可能战胜枉生盟,即便是联合起来,这胜负也是极难说的事情。

    被逼无奈之下,刚才还敌对的各大势力开始了新的一次联合!

    前一刻还是要生死相搏的对手,但是现在却要坐在一个桌子上谈一下接下来怎么样合作,这就是人类,往往没有永久的伙伴,也没有永久的敌人,有的就是利益,当利益足够大的时候,就可以让他们放弃一切。

    虽然这听起来像是一个玩笑,但是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这不是玩笑,不论古往今来,只要是有人的地方,就会有这样的情况存在。

    韩府内,李毅看着桌子上的请帖有些哭笑不得,因为李毅没想到这些势力在抱成团的时候居然连自己也没有落下,但是这能说明什么?这些人又到底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李毅自己都有些不清楚,但是有一个很实际的问题就摆在了李毅面前,那就是去还是不去。

    陪着李毅一起思考这个问题的,还有罗管家,现在的李毅是越加的感觉罗管家在自己的身边是真的可以解决自己的很多事情。

    “公子,我感觉这个时候根本就没有选择的可能性,不管是怎么说,你都只能去,就算你看不惯这些人的嘴脸,但是你必须要承认一件事情,那就是现在你必须表明一种态度,这种态度就是你现在还是和浮空城站在一条线上,否则的话这就很有可能让他们认为你是枉生盟的人,在这个时候被认为是浮空城的人的话,那就本上就等于自己断了自己的退路。”罗管家很是坦诚的说道,这个时候一点顾忌都没有!

    “这个我倒是也明白,但是我更想知道他们会让我做什么?而且我们在这里面应该成为一种什么样的态度。”李毅补充道。

    “我猜测的就是会让你做幻石兵器,其实他们更多的是让你表现出一种姿态,同时也是将所有的人都拴在一起,以免自己被内部的人给出卖了!”罗管家说出自己的猜测。

    “我感觉倒是可以乘着这个机会看看一下大家的态度,如果有可能的话倒是可以乘机将我师父救出来,这也未必不是一个好机会。”

    李毅的说法让罗管家有些意外,但是很快就点了点头对李毅这个大胆的提议表示赞成,可以说李毅和罗管家这两个人就是一种互补的存在,罗管家的战略性眼光更高,对事情的分析处理也更具有长远性和前瞻性,而李毅的中心则是在天马行空的出其不意之上,与此同时,李毅在大局观上的见解也是比较独特。

    “那就这么定了,我现在就去,我不在府里,所有事情你都负责,不管到什么时候,我们自身的准备都不能放松下来,谁也不知道这些人会不会表面一套背后一套。”李毅补充道。

    “我明白,公子,让吴兴龙和李侍卫和你去吧,李侍卫恢复得差不多了,吴兴龙的本事也是不小,有他们两个人在你身边,基本上对方也不会轻易有多余的想法,更重要的是,你们三个人,就算是闹翻了,估计也能够逃得出来,有一点你说得对,那就是我们不知道这些人会不会是别有心思。”

    商定了对策以后也就没有继续在韩府逗留,而是用着最快的速度带着小李和吴兴龙来到了智城的据点,这一次各势力联盟的地点所选定的大本营也是在这里,这也让李毅再一次感慨事情的无常,说变就变。

    进入到据点以内,李毅看见了形形色色的人,因为李毅还是带着面具,所以虽然没有人见过李毅的真面目,但是众多势力的人对于这个带着面具的神秘制器师还是有所耳闻的,所以基本上没有人阻拦,直接就来到了议事厅。

    议事厅内,此时没有想象中的吵吵嚷嚷,大多数人都是皱着眉头,这个时候要是还吵吵嚷嚷的话,那基本上就是自己浪费自己的生命,因为枉生盟的战部现在就在城外,说一句非常实在的话,那就是对方随时都有可能攻进来,如果谁还在这个时候扯皮的话,那无疑于是自掘坟墓,这样的人肯定会被大家轰出去。

    “既然大家没有意见的话,那么浮空城的临时城主就有我们七城个推举出一位来担任,这七位就是我们直接的领导,将会直接带领我们直接对抗枉生盟的战部,在这里我还要继续奉劝大家一句,枉生盟这一次是来势汹汹,希望大家不要因小失大,这个时候,没有什么事情是比对付枉生盟更重要的,我智城也会身先士卒,一会枉生盟若是来进攻的话,我会第一个带着人出去抗敌。”

    “我等也会!”下面的人呢纷纷附和着。

    这个时候,说话的人注意到了李毅,满屋子的人只有李毅一个人带着面具,那可真是想不被认出来都难,但是李毅的面具又不能不带,不带的话估计以后会有更大的麻烦。

    “韩公子,我们估计这一次的战斗会是一场持久战,所以如果在幻石兵器上有所短缺,还望韩公子能够帮忙,现在枉生盟是我们共同的敌人,这其中的利害关系,我想我也不用在多说了吧!”那人冷冷的说道。

    “我知道,在下也感谢大家一致给的面子,对于在我韩府周围一直是安安静静,没有过激的举动,我再次谢过了,这一次我带来四十件幻石兵器,这些幻石兵器是我很久以前一些不成熟的作品,但是在这个时候也贡献出来,希望我浮空城能够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而度过此次磨难!”李毅侃侃而谈,但是与其中还是有着一种无所畏惧的意味。

    “韩公子深明大义,在此谢过了,我等也再一次保证,韩府方圆十里以内,绝对不会出现我们任何一家势力的人闹事,如果出现任何一家,那就是与我们七城联盟作对!”这人的回答也是十分的漂亮。

    然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一个人急急忙忙的跑进来,然后也是顾不得任何的礼节,直接对着现场的所有人说:“大事不好了,枉生盟的战部蠢蠢欲动,似乎随时都有进攻的可能!”

    “什么?这是真的?”那人连忙追问道。

    “千真万确,已经在准备攻城的幻器!”来报之人回答的更是迅速!

    “情况紧急,多余的话我也就不说了,希望大家能够履行自己的承诺,现在浮空城就是我们的屏障,如果我不能守住这个屏障,等着我们的人来支援我们的话,那么浮空城就会成为我们的坟墓,我希望大家能够将所有的力气都用出来,在这里,我不仅仅是为了智城,也代替所有的浮空城的老百姓谢过大家了!”这人的话即鼓舞了士气,同时也是说的十分的漂亮。

    但是李毅的心里却是很不以为然,现在想到浮空城的老百姓了,那么当初你们在浮空城杀戮的时候怎么没有一个人想想这些事情,道貌岸然也不过如此吧。

    当然李毅是不会讲这些话说出来,也只能是在心里面及其蔑视的冷冷的一笑。

    刚才传来的消息让所有人都很意外,但是现在显然不是意外的时候,最重要的是组织自己的人开始抵抗,都则人家就真的攻进来了,看来现在也不可能进行更好的安排,所以智城据点的人只是简单的吩咐了一下各个势力把守的地点,然后就让大家各自回去准备了。

    枉生盟战部的准备动作是十分的迅速,因为恨无绝的一句话,两个战部的统领更是一点都不含糊,连一个时辰的时间都没用上,准备就已经基本上完成了,浮空陈看上去不大,但是要攻下来还是要分一番心血的。

    一声号角响起来,伴随着余晖,整个浮空突然有了一种苍凉的感觉。

    此时屹立着的一座城市,此时还在活着的城市,在下一刻还能够这般屹立与这天地之间么?

    枉生盟的战部来的也是十分的匆忙,所以没有携带什么大型的攻城的幻器,所以一上来就是最直接的办法,战部的人按照演练的阵法一步一步的朝着浮空城进发。

    没有华丽的攻城幻器,没有雄壮的大场面,就是这样一个最原始最简单的人海战术,却也是让站在城墙之上的守着浮空城的各大势力的人感到心寒。

    因为他们要面对的,是真正的战部,这和自己这种小规模的人员根本是不一样的,战部战部,顾名思义,就是为了战斗而生的部队,这些人的本事,单拿出来或者不那么出色,但是他们是一个集体,在一起时候的力量,往往也只有战部能抗衡。

    这样的说法一点也不为过,个人实力的高超或许能够让他在战部中来去自如,但是他很难说阻挡住战部的前进的步伐,这是一种必然。

    浮空城的城墙并不高,所以对于战部的人来说,几乎这样的高度就是两三个人墙就可以上去的,所以,这城墙完全不能成为枉生盟战部的绊脚石,虽然会有一些困难,但是并不是难以攻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