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38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这不是师父您能掌控的!”李毅安慰着徐博之。

    “对了,师父,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呀?为什么要让自己陷入这样的地步?”李毅很是不明白这一点,因为李毅绝对相信,自己的师父绝对不会没有原因的就这样的,所以他迫切希望知道这其中的原委。

    徐博之听见李毅的问题以后,先是怔了一下,然后才说:“因为我要报仇!”

    “报仇?”李毅还是不理解,所以语气中的疑问也就是更多。

    “没错,没有这样的办法,我是不能报仇的,其实我也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人最好要忘记仇恨,但是我真是做不到,因为你是无法体会自己的全家除了自己以外全部都被人害了的心情,我以为我自己可以忘记仇恨,但是,我忘不记,年岁越来越大了,看见报仇的希望也原来越小了,所以我才要全力一搏!”徐博之说着这话的时候,语气中的仇恨仍是一丝一毫都不减。

    李毅从来不知道这些事情,但是在知道的时候,李毅也更加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仇恨真的可以蒙蔽人的双眼,就连自己的师父,在面对仇恨的时候,也是会疯狂的不顾一切,上一次让师父不顾一切的,恐怕是自己吧,因为那个时候师父以制器师的身份去和一名真正的武者钱广对战。

    “师父,您的仇家是谁?难道只有这个办法么?”李毅还是有些疑惑。

    “枉生盟,对付枉生盟,除了这样的办法,你认为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么?”徐博之反问道。

    李毅有些意外,意外的是没有想到自己的师父的仇家居然是这大陆上最大的势力枉生盟,枉生盟是最大的势力,虽然没有人承认这些,但是这就是事实,枉生盟以一家之力就可以对抗七城联盟,这就是证据,不管是否承认,这些事情都是真是的存在。

    “李毅,或许你会认为为师的做法是错误的,但是我却不这样认为,枉生盟原本就不应该存在,还不是那些所谓的正义联盟的不作为才会让枉生盟越加的壮大,想当初的时候,我的全家都死在了枉生盟的手里,我那唯一的儿子,要是活着话,年纪还要长你一些,但是这些都没了。”

    “我也想过别的办法,甚至在你师父的手上,现在还有一点小小的实力,但是这样的实力还是太弱小了,小的没有办法去让我和枉生盟抗衡,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只能够利用七城联盟了,我知道他们为了自己的安逸,不想和枉生盟起太大的冲突,但是,我现在用自己做导火索,用自己手里的技术做诱饵,我会一步步的引诱着他们去消灭枉生盟!”徐博之情绪有些激动,所以声音也是有些大。

    恍惚中李毅似乎感觉到自己的师父很是陌生,但是很快就开始鄙视自己的想法,想当初为了自己的安慰师父不顾一切的就自己,现在自己怎么能够对师父生出陌生的感觉呢!

    “师父,但是这样的话也未必能够报仇呀,七城联盟会不会因为这样的事情就完完全全和枉生盟撕破脸,这个很难说,我在明德城呆过一段时间,对于这些主城的行事风格还是有些了解!”

    “肯定会的,即便是不会,这件事情也会让他们之间的战争更快的到来。”徐博之仍旧是坚持自己的看法。

    “师父,但是你真的很危险!”

    “我无所谓,李毅,今天见到你,师父也是有一些话要说,师父自己也知道,现在自己就像是火中取栗,一不小心就是引火烧身,但是这是我选择的路,我不希望这些影响到你,凭借你现在的本事,某一口饭吃不成问题,所以师父不会强迫你记住师父的愿望,你还是可以继续你的路,师父看见你很好的活在世上就已经很开心了!”

    徐博之这样一说,却是让李毅心里突然的一怔,因为他一直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自己现在应该怎么做,是和师父一起复仇?还是按照师父的话去做?李毅的内心,再一次矛盾起来。

    师徒两个人都安静的没有说话,有时候就是这样,相顾无言,往往有一肚子的话,但是真要说的时候却又是不知道需要从什么地方说起。

    “看看我,这些日子以来也压抑的太久了,所以一见面就说这些,还是说说你吧,我后来打听到你被追进了原始森林,你后来是怎么出来的?我在我们住的地方等了你好久,后来迟迟没有你的消息,不过我始终相信,你肯定还活着,因为你身上有一样东西,他不灭,你就不会有什么生命的危险。”徐博之话说的有点乱,但是看得出,这是因为出自内心深处的关心。

    李毅此时的心思也不在这个地方,他的脑袋里还在想着刚才的问题,所以并没有仔细听清楚自己师父的话,但是按照对师父的理解,他也是知道自己师父问了自己什么,所以立刻回答说:“谢谢师父的关心了,还是一句老话,一言难尽,自从和您在明德城的第一次分别,我这经历,简直是自己做梦也想不到的,一言难尽呀。”

    “既然一言难尽,那我们就以后在聊吧,今天先说重要的事情,现在浮空城到处都是危机,这些危机远远比你看见的要严重,所以为师命令你,一定要尽快离开这是非之地,我会尽自己的全力再拖上一段时间,所以你一定要乘着这个时间差离开这里,你呀你,真是太糊涂了,为什么把自己弄的这么有名,否则的话你完全可以学悄无声息的离开,现在倒好,想走都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不过我会让浮空城城主府暗暗的帮助你,或者是我回头把所有势力的人都着急过来,然后你……”徐博之似乎有说起来就没完的样子。

    “师父,我不会走的,除非你和我一起离开这里。”李毅突然打断了徐博之的话,并且态度很是坚决,很是明确的说出了自己的态度,而那坚定的眼神,也说明了他坚定不移的决心。

    李毅的倔强,身为他师父的徐博之又怎么会不知道,所以看了看李毅却也没有在劝说,这也是一时急不来的事情。

    “对了,李毅,这本书给你,这本书上面有远距离通信幻器的制作方法和使用方法,回头你制作一个,按照书上面的进行制作,就能够和我联系上了,原本有很多话想很你说,但是浮空城城主说得对,我们第一次见面,不能耽搁太长的时间,否则的话会被人怀疑,所以你还是先走吧!”徐博之不得已的说道。

    “可是,师父,我还没有怎么和你聊,能不能再聊一会,好友很多事情没有说呢!”李毅有些不情愿。

    “不能,现在就离开,我这是为了你好,回去早点把这个东西制作出来,我要和你说的事情也不少,但不是现在,而是通过幻器来实现了,李毅,不管什么时候一定要记住,只有活着,才有做其他事情的资本,不要钻牛角尖,不管到什么时候,你都是我徐博之的弟子,要记住我对你说过的话!”徐博之的语速有些加快,似乎很是紧迫的样子。

    “我明白了,师父!”李毅有些依依不舍,但是看见师父的焦急,自然也是知道师父似乎还有别的事情,经历了这么多的李毅已经不再是不懂事的小孩子,所以虽然有很多不舍,但是还是选择了离开。

    “师父,您一定要保重,不管怎么样,我一定会尽自己的全力来保证您平安无事,请你一定不要意气用事,报仇的事情,您也不要太心急,还有徒弟我呢!”

    李毅在离开的时候,似乎想清楚了什么,留下这样的话后头也不回的离开,师徒之间的第一次重逢就这样结束。

    李毅离开时候的一句话,似乎又让徐博之的眼神里多出了一丝光彩,但是很快,就像是又想到了什么,这一丝管材也很快的就消失了,然后就是一声叹息。

    叹息是许多的无奈,这样的无奈往往又是无处可说。

    …………

    李毅有些闷闷不乐的回到了韩府,他怎么也不知道为什么以前那个很是豁达的师父成了现在的模样,或许真的是时间太久了,真的是仇恨太深了,所以才会让师父有了这样的变化。

    即便是这样又能怎么样,他依旧是自己的师父,所以李毅才会在走的时候留下那么一句话,这句话是说给他师父听的,但是同时也是说给自己听的。

    回到自己的府上,李毅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这些所有的事情他也不想在和别人说,他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将自己关起来,仔细梳理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然后才应该想一想下一步怎么走,李毅现在内心深处的茫然,要比以前的任何一个时刻都严重,他突然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又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情。

    整整的一个晚上,李毅都在梳理着自己的心里,甚至他师父给他的那本书他也没有去看,心里上的事情不解决的话,那还能做什么事情。

    清晨,李毅拖着有些疲惫的身体在豪宅里面的花园里带着,却在这个时候看见了早就在这里的罗管家。

    “公子早!”罗管家坐在那里闭着眼睛,头也不太的问候道。

    “罗管家早!”李毅有气无力的回问道,很显然心里还是处于困惑的状态。

    罗管家没有了下文,反而让李毅很是奇怪,怎么问候一声就完事了,李毅原本还会问自己到底发什么了什么事情,但是事实上却是人家连理睬都不在理睬自己。

    “罗管家,你就没什么要问我的?”反而是李毅主动询问道。

    “不用问公子也知道公子的状态,所以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呢?”罗管家淡淡的声音传来。

    “那我应该怎么办呢?”李毅也不去想对方到底是真知道还是假知道,却是有些期待问自己的疑问来。

    “这个问题我也没办法,关键还是在公子你自己,问问自己的心,其实有时候做什么不能一味的和自己为难,我们在这个世上也并不是做什么事情都要有目的,有些事情是我们不得不去做,有些事情是我们现在做又没有更好的事情去做,如果一定要给自己找个理由,那就告诉自己,我就想这样,或者你可以再想一想,你一开始的愿望,或许你能够找到答案。”

    “我一开始的愿望!”李毅似乎自言自语的又陷入了沉思。

    经罗管家这么一说,李毅才想起来,自己一开始就是要自己活的自由,让自己身边的人都很快乐的生活,如果这样看的话,这就应该是自己的目标,这样的话,自己想做的事情不就是有了方向么,自己不会是救世主,但是自己可以拯救自己!

    想明白这些的李毅心里面突然变的顺畅了许多,连忙说道:“谢谢罗管家!”却在这个时候发现罗管家已经离开了。

    这时候李毅也才发现自己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急忙忙的去了制器师,因为他要抓紧时间制作师父交给自己的那件幻石兵器,在他的心里,他还是有很多的疑问,虽然现在师父已经听不进去更多的劝告,但是李毅还是要知道师父的下一步计划,现在,李毅感觉到自己的第一要务就是一定不能让师父有个好歹。

    而就在不远处,罗管家看着李毅的步伐,嘴角处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不知道是在为自己高兴还是在为李毅高兴。

    徐博之发明的可以远距离通信的幻器制作起来并不困难,其实这件幻器重要的部分在与材料和阵法的组合,李毅在完全吃透了以后也是深深的感叹,师父的思维真不是自己能够想象的,这样奇妙的阵法组合也能够被师父想出来,而这其中还有徐博之自己原创的五种阵法,在李毅看来这五种阵法固然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和其他阵法的组合,总而言之,这件幻器能够设计出来就已经是一个奇迹,更何况能够被制作出来。

    看完了所有的介绍,李毅开始信心满满的尝试制作,因为只有制作成功了,才有可能再次联系到师父。

    就在李毅一心制作幻器的时候,浮空城的城主府却是不太平了,先是智城来人亮明了身份,直接点名道姓的命令浮空城城主以及徐博之和自己一起去智城,并且放言到,如果不听从的话,那么智城的人做出任何事情都将不再解释。

    有了智城的开头,别的势力自然也不会落后,所以这城主府倒是真正的到了岌岌可危的时候,即便是这样,徐博之依旧没有着急答应任何一家,因为他在等着李毅联系他,在他的心里,必须要给李毅留下足够的离开浮空城的时间,否则自己就一定要拖下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