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37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他的心突然冷了下来,铃铛安静下来了,只有两个可能,一是动符印的人放了回去,二是另一端的铃铛被人家损坏了,但是不论怎么想,他都感觉第一种的可能性是极其小的。

    所以,冷汗在这一刹那布满了他的额头,也再顾不上守在这里,起身快步往据点赶去。

    他在往回赶的道路上,甚至没有和自己的手下打招呼,以为在他看来,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自己留在据点内的符印,在这个时候,他无比希望自己的手下能够多坚持一会,坚持到自己赶回去的时候,这样的话,就一切都好说了。

    小李离开李毅以后,朝着远方看了看,心里面则是又想起了罗管家的话,原本他和小刘两个人对于罗管家只是单纯的听从其安排的训练府里新人的事情,对于罗管家这个人谈不上好影响也谈不上不好,但是看见其辛辛苦苦的帮助先生,他的心里还是很开心的。

    但是自从罗管家在昨天的晚上来找自己说了那一番话以后,他的心真的是不平静了,心里面也开始由衷的钦佩起这个管家来。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小李才决定和李毅说自己要去办事情,而这件事情,一定也有不小的危险,因为根据罗管家的说法,自己这次遇到的可不是简单人物。

    但是,既然答应了人家就一定要去完成,先生是这样做的,自己也是要这样做。

    李毅和小刘急匆匆的赶回到韩府,这一路上倒是谨慎的很,所以基本上没有引起什么人注意,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大多数人的想法都是在浮空城东南角的罗家。

    刚进入到韩府,李毅就看见了等候在大厅里面的罗管家,罗管家看见李毅回来,并没有急着说什么,而是先对小刘说道:“刘侍卫,你和我来,我们先把东西放好,公子,我一会就回来!”

    不一会,罗管家回到大厅里,安静的看着李毅。

    “他胜算的把握大不大?”李毅似乎是很没有头绪的问了这样一句。

    “六成的把握吧,这是按照正常的估算,如果占据偷袭、利用对方急切的心里,估计能有八成!”罗管家却是明白李毅在说什么,说完之后,又继续说道:“李侍卫什么都告诉您了?”

    “没有,他说他有些事情要办,呵呵,这个理由,这是太拙劣了,怎么能够骗得了我,他在这个城市,能有什么事情让他去办!”李毅淡淡的说着。

    原来李毅一开始的犹豫并不是没有理由的,而是因为他已经预料到了小李要做什么,因为有些担心,所以才会想一下让不让小李去,但是也是因为了解小李所以才答应了。

    李毅明白,如果自己不同意,小李会听自己的,但是小李一定会给自己背上思想包袱,既然这样的话,还不如让他去搏一把了。

    罗管家有些意外的看着李毅,因为这事情无论怎么说他都是做的有些不光彩,更为重要的是,他做事情多多少少还是有私心的,而且这事情也是有危险的,所以心里上很是不安,看着李毅,也是等着李毅的下文。

    但是让他意外的是,李毅并没有往下说,而是闭上了眼睛,像是在思考着什么,又像是等待着自己主动去解释这件事情,罗管家看着李毅的年龄,心理面不仅是感慨了一下:这面前的年轻人,还真是不简单呀,谁能想得到这样年纪轻轻,不仅仅是一名武者,还是一名制器师,而起这胆识、谋略见解等也是超人一等。

    “公子你没有什么想要问我的么?”罗管家还是自己主动询问到。

    李毅闭着眼睛,还真是在思考,因为他不想被眼前看见的影响到自己的思维判断,虽然知道小李的事情肯定是和自己面前的罗管家脱不了干系,但是又不愿意去将罗管家想象成一个居心叵测的人,而且在内心他也在衡量另一件事情,那就是如果自己事前知道这件事,那么自己会不会阻止,如果不会,那么自己有必要去追责罗管家么。

    听见罗管家的话,李毅擦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看了罗管家一眼,似乎是想要看透罗管家到底在想着什么,但是令他失望的是,罗管家那双饱经沧桑的眼睛里,他看不出任何东西了,所以也只能淡淡的说道:“罗管家没有什么话对我说么?”

    罗管家怔了一下,然后才说:“事情的确是我劝说李侍卫去做的,但是我没有一点点欺骗他,前因后果也都给他讲清楚了,我也承认,这件事情我是有一点私心,但是如果站在韩府的角度上来讲,这也绝对是有利无害的,而且,这也符合公子您的计划!”罗管家说到这里,停了一下,然后嘴动了动,似乎是还想说,但是却还是听了下来。

    “我只问你,有没有考虑过小李的安危?”李毅问出了自己更关心的事情。

    “我已经仔细的调查过了,李侍卫就算是不能取胜,但是逃走必然是没有问题,而且就在您刚回来的时候,我已经将吴兴龙派了出去,让他守在李侍卫若是撤退的必经之路,所以,我有把握李侍卫不会有生命的危险。”罗管家回答了李毅的问题。

    “那就好,我很担心小李的安危,如果他要是在这里丢了性命,我自己都没办法给自己交代!”说到这里,李毅看了罗管家一眼,眼中的罗管家依然是笔挺的站在那里,虽然算不上是神采奕奕,但是却也不失作风,李毅的脑子里面又是转了转,然后才开口说道:“好了,我累了,今天的事情就这样吧,小李要是回来的话一定要通知我。”

    罗管家听完李毅说这些话,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李毅居然就这样轻描淡写的将这件事情翻了过去,居然一点要追究自己责任的意思都没有,所以罗管家才会很意外,以至于站在那里,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看见罗管家没有反应,李毅才又继续问道:“罗管家你还有什么事情么?”

    “公子,你不追究我的责任了?”罗管家为人也是正直的很,所以对于心中的不理解,索性也就毫不顾忌的问了出来。

    “刚才是想过要追究,不过如果我站在你的位置上,或许我也会这样做,既然是这样,就说明你的所作所为是人之常情,再者,对于罗家家主,我算是誓言了,为他报仇这件事情我是做不了了,但是如果能够帮他的小儿子报仇,我也是乐意完成,这也算是我对罗家家主一点点小小的告慰吧!”李毅声音有些低沉,像是在对着罗管家说,也像是在对自己说,罗家家主的下场,已经是他预料的到的事情。

    李毅的这些话没有一点的做作,这是真诚的说出了自己心里面的想法,但是在罗管家的心里面却就是不一样的效果了,他突然对李毅很是感激,对于罗家给予他的恩情,他从来就没有放下过,所以才会有了今天晚上小李的事情,但是他没想到明知道罗家已经必定灭亡的李毅还是这样对待罗家,重情重义也不过如此!

    “谢过公子!”罗管家说出此句话的时候,也深深的向着李毅鞠了一躬,这一躬,既是他的真实表现,也是在为罗家的人而鞠。

    “公子,还有一件事情,罗家家主已经将他唯一的孙在悄悄的送到了我们府上,你看这件事情我们怎么处理?”不知不觉间,罗管家的语气变了,人的态度和心境似乎也发生了某种变化。

    “你负责吧,好好照顾着,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我们这里也未必能一直安全下去,但是只要我还有点能力,就一定会保护他周全,其余的事情你安排吧,你现在可是韩府的管家,不要什么事情都请示我!”

    “是,公子先休息吧!”罗管家听出了李毅语气里面的疲惫,所以主动提出告退。

    浮空城,城主府内。

    不远处的声音渐渐的听了下来,夜幕也是更加的低沉了,在现在这样的一个时候,没有人知道外面的罗家的附近,到底有多少人死去,而这其中又有多少无辜的人死去。

    “兄弟,一路走好!”浮空城城主在一个供桌的前面这样说道,然后将一杯酒洒在了地面之上,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坐着一位老者,安静的看着这一幕。

    “城主,抱歉了!”过了好一会,那老人的声音才幽幽的传来过来,声音里面是愧疚,同时也是疲惫。

    “徐宗师就不要这样说了,这件事情怪不得您的。”

    “明天,这浮空城恐怕就会开始不太平了,人一旦撕下面具,恐怕就会变的很肆无忌惮!”徐博之继续缓缓的说着。

    “早来晚来,迟早要来,所以何必担心呢,只是不知道徐老您准备好没有!”

    “哈哈,有什么要准备的,反正也就是这个样子了,也就没有必要去再多想了,只是不知道我那不争气的徒弟到底去哪里了,怎么现在还不来找我,不过今天晚上一过,我倒是希望他别来找我了!”徐博之的语气里有些无奈。

    “贵徒一定能够安然无恙!”浮空城城主安慰着说道。

    说完这一句,两个人又是同时没有什么话说了,看着各自面前的情景,也有着各自的心思。

    …………

    一夜过,多少生离死别。

    人生无常,再无过于生死的不经意!

    一夜的时间,浮空城依然是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以东南角罗家为中心的方圆内,基本山就再也没有一栋完整的建筑物,伴随着残垣断壁的是不少尸体,这些尸体的背后则是昨天晚上那一场由小及大的纷争。

    罗家没了,由此而遭殃的却并不仅仅是罗家,还有他的邻居!

    这一次意料之中同时也是意料之外的冲突,除了罗家的损失之外,损失第二大的就要属枉生盟了,枉生盟的人包括其统领在内三百多号人的队伍也是完全被消灭掉了。

    除此之外,第一批偷袭罗家的四家势力是的损失也不小,基本上偷袭的人就没有一个人活了下来,在后面营救的过程中,因为担心自己的人,所以冲的最猛,自然而然也就是伤亡最大。

    但是,这些事情都没有让大家意外,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讲的话,这些都是在可以想象的范围之内的,但是另一件事情却是引起了大家更多的关注,因为谁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这件事情就是梵月谷的据点被人给端了,更加离奇的是,梵月谷的统领居然也是离奇的死在了自己据点大门前,那死去的姿势也是相当的怪异,是朝着东南的方向下着跪。

    各大势力之间虽然不是经常来往,但是并不妨碍对彼此情况的了解,能够杀了梵月谷统领的,摆在明面上的人数都数的过来,但是这些人不是留守在自己的据点内,就是去围剿枉生盟了。

    这件事情的蹊跷性,让每个势力的人都是很是疑惑,但是大家基本上却都是有这样一个结论,那就肯定不是无名之辈做的,甚至有些人在推测是不是梵月谷得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然后被哪个势力给截杀了,但是选择在围剿枉生盟的人的时候动手,这未免就有些不道义了。

    但是,不管怎么猜测,没有人怀疑东北角处的那个神秘的制器师,不管怎么猜测,梵月谷在浮空城的势力一下子就是失去了好多,这让还有实力的势力还是很高兴,毕竟是和自己竞争的人少了,与此同时,也是告诉自己的人一定要加强打探消息,然后做好自己的防卫。

    一大清早,城主府外就围着不少请愿的百姓,但是对于这些百姓,浮空城城主并没有接见,只是派出自己的副手告诉这些人,城主府一定会捉拿凶手,还给大家一个安定的生活环境。

    但是这生活还能安静么,处于战场周围的受到波及的百姓们都急匆匆的搬离这是非之地,所以,这浮空城的东南角好大的一块地方,倒真是符合了它名字的后两个字:空城。

    韩府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依旧像是在过着和这个浮空城格格不入的生活,更为奇特的是,以韩府为中心的一大片区域里,似乎成了这浮空城最平静最好的地方,不少有能耐的浮空城居民看见这样的情况都是想往这边来,毕竟是没有人愿意在战火之中。

    韩府之内,小刘有一些没有精神的看着自己前面的正在训练着武者们,但是心思却是早已经就不在了这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