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37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随着最后一点太阳的光芒被黑暗吞噬,浮空城终于进入了夜晚,原本浮空城的夜晚除了几个地点会热闹一些以外,大多地方都是安静的,但是因为人倍增的原因,现在的浮空城热闹的地方倒是多了起来,那许多不灭的灯火就是最好的证明。

    但是,灯火毕竟是灯火,它们的出现,还是意味着真正的黑衣已经是到来了。

    “行动!”贺凤玲没有半点拖沓,对于这种早就已经计划好了的事情,她根本就不需要思考,算上她一共是就个人,在声音落下的那一刻,人已经是再向着罗府的方向进发。

    罗家家主坐在自己的书房里,虽然手上拿着一本书看上去是在读着书,但是他那飘忽不定的眼神已然是出卖了他,他现在的注意力并不在书上,他的心神不宁甚至已经是体现在了他的眉目之间。

    “报告家主,东侧有不明势力进攻我府宅!”这时候,外面的声音传了进来,似乎验证了他心神不宁的原因。

    但是,这一波未平,一波却是已经又起。

    “报告族长,西侧有不明势力进攻我府宅……”

    “报告族长,南侧正门有不明势力进攻我府宅……”

    “报告族长,北侧后门有不明势力进攻府宅……”

    下人传来的接二连三的报告的声音,更像是一把把锋利的刀,割在了这年龄已经是不小的罗家家主的心上,但是,他却只能是叹一口气,该来的总是要来,纸是保不住火的,罗家的今天,他早就有所预见,但是,罗家家主的尊严,他个人骨子里面不服输的勇气,以及和城主府那不可推卸的责任,让他不能选择逃避。

    所以,罗家家主还在这里,所以,浮空城的罗家还在这里。

    但是,这一夜,这一切或许就都会改变了,浮空城的罗家终究会湮没在历史的尘埃中,罗家家主自己也很明白,凭着罗家的实力,就算不把精英派出城主府,几乎也是不可能同时对付四个势力。

    但是,即便是死,也要站着死,这就是罗家家主最后的答案。

    罗家家主猛地站起身来,然后沉着语气对外面的人说道:“传我的命令,有愿意和罗家共存亡者,立即按照原定计划行事,与我一起抗击外敌!”

    “是!”外面的回复是异口同声。

    然而在此时,罗家的前后门,乃至东西两侧的墙都已经是被攻破了,这些势力很显然不是一家的,所以在看见有着别人和自己打着同样的算盘的时候,自然是不想落了后,所以这行动上,也是更加的迅速,动起手来,也是丝毫的不留情,罗家之内,一时之间,血肉横飞,惨不忍睹。

    罗家家主看见这样场面的时候,心是真的感觉在流血,因为他一个人的决定,让这么多人流血,在这个时候,但是,这也不能改变他的决定,一声招呼,罗家家主带着罗家仅剩的不多的有着战力的人加入了战局。

    而使用李毅那把幻石刀的人,此时凭借着手上的利器,倒是威风八面,隐约之中,倒是成了罗家除了罗家家主最厉害的人。

    进攻罗家的势力虽然没有商量,但是在行动上却似乎都是很一致,当看见罗家家主出现的时候,不约而同的杀向了罗家家主的方向,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也直接导致他们不得不直接的交手。

    刀剑无情,一旦有交手,就必然会有伤亡,所以,这原本是围攻罗家的战斗,转眼之间,就演变成了五方势力的混帐,绝对的混战。

    罗家的位置,在浮空城的东南方,此时这一片的天空,已然是被那幻石兵器的光芒所照亮!

    又是一阵耀眼的光芒。

    贺凤玲想不到和自己打在一起的人居然也不是等闲之辈,硬拼了一记,自己既然差点受了伤,别人或许以为自己能有今天或许是靠了自己的美貌,但是只有自己知道,自己的每一份成就,都是靠自己一步一步拼下来的。

    王志,心里面也有不少的吃惊,面前的这个人,一看就知道是个女人,但是论及本事,恐怕不比自己差,要不是上面的人下了死命令,自己倒是不愿意和女人打架,因为在他的心里么,女人是用来疼的,而不是用来打的。

    王志是罗唐宗的人,论其为人,本事不俗,但是十分的好色,不是一点点的好色,所以才会在这战斗的时候还想着乱七八糟的想法。

    这两个人之所以打起来,原因也还是那个,就是为了得到罗家家主,但是罗家家主现在也没有闲着,他和那个使用着李毅制作的幻石兵器的侍卫,两个人对上了另两个势力的首领,其实很多人忽略了一样事情,那就是罗家能够在浮空城有现在的地位,并不仅仅是靠着人多势众,而是因为他们的家主,至少在浮空城来讲的话,还是有着一流的实力的,现在他就手持七星幻石兵器,不但没有落下风,反而隐隐占优的局面。

    至于那位使用李毅幻石兵器的年轻侍卫,现在已经是发挥了他的全部,如果不是凭借着自己手上的利器,估计他现在早就已经落败了,但是现在,却还是能和对方周旋。

    但是,足足有八名高手在这个地方交手,这里的建筑物可就遭了殃,不仅仅是罗家的院落,就连罗家周围的建筑物也被这空气中的波动的凌乱的能量给摧毁了不少,不少贫民百姓在这样的冲击之下,血肉横飞,甚至连逃离的机会都没有。

    在距离罗家不是很远的城主府内,浮空城城主有些难过的看着罗家的那一片天空,此时此刻,他自然是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对于这样的事情,他真的是无能无力,他钦佩罗家家主,那个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但是他现在真的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发生。

    另一个地方,还有其他的人关注着发生在罗府里面的战斗。

    “大人,你说谁能够取得最后的胜利呢?”一个人向着他身边的人问道。

    “没有人,其实这只是所有人的一个突破口,这只不过是所有势力在向着城主府和徐博之示威,徐博之的事情拖得太久了,很多势力都快失去耐心了,更为重要的是,现在还有那个所谓的神秘制器师为这件事情添了几分筹码,大家就更坐不住了!”

    “既然没有人取得胜利那我们为什么还要在这里守着,他们打他们的呗,对了,要不我们现在乘机去把那个神秘制器师掳来,到时候看他还傲气不傲气!”

    “我们必须守着,这么精彩的场面怎么能够错过,你说如果在他们五败俱伤的时候,我们要是杀出去的话,这算不算是渔翁得利呢,更或者,能够人不知鬼不觉的将这些人全被做掉,以后我们的阻力也就会少了很多了!”

    “大人真是高见!”

    …………

    “公子,我们要不要去救那罗家家主?”小李问李毅到。

    没错,经过了化妆的李毅此时也就在距离罗家说远不远说近不近的地方看着那边的情况,这一次出来,他只带上了小李和小刘,这也是罗管家的建议。

    听到小李问自己的问题,李毅也知道原因,小李这个人心性淳朴,因为罗家家主一直暗地里帮助着李毅,所以小李的心里对罗家的好感还是很不错的,所以才会去问李毅要不要救罗家家主。

    “我们救不了!”李毅说完这句话,也是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口气。

    没错,这是李毅最真实的想法,他不是不想救,而是救不了,而且他也明白,既然罗家家主选择坚守在浮空城,那么必然就是已经预料到今天的事情,既然大家都知道事情会是这样的发生,那么就要承受这事情发生的后果。

    “那我们就不要在这里看了,心里总是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小李继续建议道。

    “等一下吧,小刘已经去监视梵月谷的驻点了,我想这么大的动静,梵月谷是不会无动于衷的,所以他们一定会派人,那时候一定是梵月谷据点人手最少的时候,我们既然救不了罗家家主,那就完成对他的承诺吧,将他的小儿子给救出来吧,这也算是对他的一点告慰吧!”

    “那我们我什么等在这里?”

    “因为这里乱,而且从直线距离来讲,这里距离梵月谷的据点最近了,从这个地方过去的话,不会有任何势力的暗哨会注意到我们,你要有一个概念,梵月谷也不是小势力,我们的行动必须小心谨慎,尽可能的悄无声息!”

    “我知道了,放心吧公子,我们都好久没运动了,和府里面那些家伙动手,一点挑战性都没有!”

    …………

    罗家的战斗还在继续着,战场也在不断的扩大着,而此时仍旧站着的人已经不多了,罗家的家将们,基本上已经是死伤殆尽,而那偷袭罗家的四方势力,也有不同程度的损伤,如果从场面上来看的话,罗家似乎只剩下罗家家主和那个用着李毅幻石兵器的年轻人了。

    贺凤玲此时仍旧在与王志纠缠着,越是战斗,她就越对王志的本领感到钦佩,但是因为是敌对的角度,所以这样的钦佩反应在战场上就是她越加的谨慎。

    贺凤玲的幻石兵器十分的特殊,她的幻石兵器到不像是一把兵器,而是像是一件防守的幻器,这样的防守表现在在她的周围一层淡淡的光晕之上,每当王志进攻的时候,这淡淡的光幕就会聚集在其攻击的路线之上,然后拦下对方的攻击。

    乍一看上去,这样幻器纯粹是在扮演着一种被动挨打肉沙包,但是只有贺凤玲自己明白,她是在等待着,等待着能给敌人致命一击的机会,自己的幻器,就是要在不断的防守的时候让对手大意,一旦对手大意了,那么对手的死期也就到了。

    但是王志也不是白给的,一直都是小心翼翼的,一招击出,往往还会留下三分力,这也是为什么贺凤玲迟迟找不到几乎。

    但是在另一边,情况确实已经发生了变化,罗家家主凭借着自己的本事,硬生生的破开了和自己对战那人的防御,然后他的兵器,重重的搁下了对方的头颅,似乎是想要为自己的家人报仇一般,那头颅又被他狠狠的抛向了半空,而他的嘴里,也发出了疯狂一样的喊声。

    鲜血,在半空中飞舞,点点滴滴,罗家家主的心里的仇恨,却不是这一颗头颅,这一抹鲜血能够抹去的。

    呜呜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这个时候传来了这个声音,当然有人明白是怎么回事,这是由大军出动的号角,虽然大家都对这罗家有想法,但是大多是想局部性的派几个人来试探一下,还没有人想到用这样的方法来强行得到罗家家主,所以刚一听见这样声音的时候,隐藏在暗处的人大多愣了一下。

    是的,没有错,他们听见的声音一点都不假,因为他们的行事思维,是按照他们的固有思维,但是有一股势力,肯定是不会按照他们的思维来行事,这一股势力,就是枉生盟。

    而在这个时候吹响号角的,就是这枉生盟。

    枉生盟的人也不多,大概三百人左右的样子,原本这样的人数要是面对其余所有的势力,那肯定是以卵击石,但是他们的统领似乎看透了其余所谓的正派势力的想法,所以毕其功于一役,既然你们都派几个人来试探,那我就将所有人都派来,然后来一个一网打尽。

    王志听见这声音的时候,身形明显的一顿,因为他今天晚上来这里多半是自作主张,原本是想着用最小的伤亡取得最大的收获,但是没想到会碰见这么多人,这要是被人大军围在这里的话,那可就得不偿失了,所以,他第一时间向着自己的手下比划了一个撤退的手势。

    与他对战的贺凤玲也是同样的想法,所以两个人很有默契的收手,但是又几乎同时朝着罗家家主的方向攻去,两个人还是不想放弃对罗家家主的争取。

    但是罗家家主自然不会是束手就擒,所以眨眼都不到的功夫,三个人便又开始混战在一起,而这战场,也在不断的迁移着。

    枉生盟的人行动十分的迅速,所以号角刚刚落下一小会的功夫,这三百人的队伍已经是包围了这里,他们的统领只是下了一个很简单的命令,除了罗家家主意外,一个人不留!

    三百人的队伍,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是在这个时候,这三百人的队伍就是以一种战部的姿态出现的,一支队伍一旦以着战部的出现,那就意味着不能再以单兵作战的能力来衡量他们,而是一个综合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