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36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每一位制器师在传说中都是有着古怪的脾气,这也难怪,因为原本是在思考着制器的方案的,所以自然轻易不愿意和别人交流。

    李毅推开门,没有想到站在门前的居然是罗管家,虽然相处的时间不是很长,但是李毅还是很清楚的知道一点,那就是如果自己不主动叫这位管家的话,那么他似乎也从来不会找自己。

    所以李毅原本因为被打扰而阴沉下来的脸现在也变得自然起来,之所以会这样,因为既然对方主动来找自己了,那肯定是有事情,更重要的是,这个管家给他的印象那可不是一般人。

    “公子,冒昧打扰了!”罗管家主动问好。

    “客气了,罗管家,要不以后就叫我小李……”李毅这个字才说出来一般,然后才想起来自己现在并不是这个名字了,所以停顿了一下,然后才说:“叫我小韩吧!”

    “公子客气了,冒昧打扰公子是因为罗家那边悄悄的派人送过一本书来,是关于制器的,罗家家主亲自叮嘱一定要交给你!”罗管家说话的同时,也将自己手里拿着的东西递给了李毅。

    李毅接过来书,打开包裹在书上的东西,看见书的封面上清楚的写着几个字:制器符阵。

    看见这几个字,李毅就大概明白了罗家家主的意思,罗家家主看来是担心自己的实力不足,但是又不能直接问出来,用这样的委婉的方法表达的同时也算是投其所好,因为凡是制器师,对于这样的书籍还是很喜好的。

    “罗管家,你说我这次制器要拿出一个什么样的水平呢?”李毅以前的打算是全力制作出一把自己所能达到最好水平,但是看见罗家家主送来这本书的时候,李毅又有一点吃不准了,或许是因为认为对罗管家的评价很高,又或许是因为在李毅的周围只有这罗管家的年龄算是老人,所以李毅才有意无意的问道。

    罗管家看了李毅一眼,然后才缓缓的说道:“公子,我认为你这次制作的幻石兵器既要拿的出手,但是又不能倾尽全力!”

    “哦?为什么要这样?不是说我应该锋芒毕露才好么!”李毅听见罗管家的回答还是有一点点不理解。

    “锋芒毕露是不假,但是如果你这次亲尽全力,那么下一次其他人请你制作幻石兵器的话,你就没有办法在突破了,这样的话,你的深浅就被人家看出来了,一是不利于你的神秘性,二是看出你的深浅以后,会让一些势力衡量起来,或许你就很难在达到预计中的效果。”罗管家娓娓道来。

    听了罗管家这一席话,李毅才恍然大悟,心中不禁想到“对呀,要是按照自己以前的想法,那么自己制器的所有本事基本上也就是显现无疑了,那样的话,有一个成语叫做黔驴技穷,那是或许说的就是自己了。”

    “罗管家说的对,要不是问你,恐怕我就要犯下一个错误了!”李毅很是谦虚的说道。

    “公子客气了,只不过现在你要考虑的事情太多了,所以才导致你有些事情考虑的不全面,说实话,你这样的年龄,能有现在这份沉稳的气质,也是我很少见到的!”罗管家回复道。

    “以后的事情,还请罗管家多多帮忙了!”李毅很是诚恳的说道。

    罗管家很有深意的看了李毅一眼,虽然脸上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心里却是有一点不一样的想法,至于这些想法到底是好是坏,只有当事人才明白了。

    “公子,那我就不打扰了!”罗管家告辞,转身离开。

    李毅回到制器室内,开始重新思考起来应该如何制作这把幻石兵器来,一开始自己的想法的确是简单了,现在确实是要更好的思考一下。

    “既不能落了俗套,又不能太过于突出!”这还真是一个优点难度的问题,李毅看着手里的书,心里面似乎是在自言自语。

    …………

    一天后。

    制器台上已经摆满了各式各样的材料,这个罗家的实力果然是名不虚传,有很多材料很是很珍贵的,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看见珍贵的材料李毅就想起来在遗忘部落的时候,在那个时候,那些珍贵的材料真可以说是唾手可得,可惜的是,自己带出来的并不多,因为从遗忘部落到这里的路程也决定了自己不可能带太多的东西。

    唯一还带在身边的,就是那若冰送给自己,自己还没有用完的从蛊雕身上得到的材料,其中最多的,还是那蛊雕血,李毅思前想后,最后还是决定要用上一点,虽然这东西用一份就少一份,而且对于自己还有这特殊的意义。

    调制好第一份溶液以后,李毅拿起针笔,这一套针笔同样是罗家送过来的,不同于自己以前用过的针笔,这针笔的品质简直就是好上了太多,握在手里,隐约中还在和自己的灵魂相联系一般,更为重要的是,针笔笔尖的材料,李毅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是看上去就知道不是凡品。

    殊不知罗家家主也是把看家的东西都拿出来了,这套针笔也是为了招揽一个制器宗师而准备的,虽然那制器宗师远远比不上李毅的师父徐博之。

    感受一下全新的针笔,李毅在努力调整着自己的状态,这一刻,他安静像是和手中的针笔融为一体,但是就在下一刻,李毅的手腕突然转动,妙笔生花,游龙戏凤,天地之间,似乎只剩下李毅这一个人,只剩下他手中的这一支笔。

    幻石刀上不断的被针笔所勾勒着,意味李毅眼力技法境界的提升,现在李毅所作落下的每一笔,每一个连接,每一个深浅的掌握,无不最大可能的保证幻石原有脉络的完整性,因为可以看清楚脉络里面完整的流动的方向,李毅可以在原有的脉络上轻轻带过一笔,这笔的深浅,深一分则会与脉络重合,浅一份则是又不能发挥符阵的最大效果,所以是十分的恰到好处。

    意视境界的李毅,还可以看得清楚镌刻溶液在幻石里面发生的变化,从而也通过这样的变化来验证自己所镌刻阵法是否能够真正的和幻石融为一体,总而言之,意视状态下的李毅,对制器的领悟和制器技法的应用也是上升了一颗层次,不再像是以前那般墨守成规了。

    时间费毫不差的流过,全心投入到制器里面的李毅无暇在顾忌其他,一个阵法刚刚完成,下一个阵法所需要的溶液已经在调制之中,或许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李毅才会感觉到自己真的是一名制器师吧,否则怎么会对制器这样很多人看上去很那的东西,但是自己却能够得心应手呢。

    其实,这还是和李毅的牢固基础有关,在李毅的小时候,那制器宗师就不漏声色的将制器所需要的基础性的东西交给了他,现在李毅所需要做的,就是在不断的制器当中去领悟这些东西,然后将这些东西变为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一晃就来到了第七天,李毅一气呵成一般的落下最后一笔,制器台上的幻石刀也应这笔的落下而散发出自己的光芒,这光芒倒不是很强烈,但是柔和中却又冷冽的杀气。

    “来人!”因为有些虚弱,所以李毅第一时间叫人进来。

    小刘、小李以及那位罗管家三个人一起走进房间,罗管家落在最后,但是却向跟着自己的人吩咐了一下什么。

    “先生、公子!”三个人同时说道。

    罗管家这时也将目光投向了制器台上的那柄幻器,这一看,心中倒是一惊,李毅的制器水平,已经是远远的超过了他的想象。

    “公子的制器水平真是让人惊叹!”罗管家由衷的赞叹着。

    “罗管家过奖了,这柄幻石刀,只能说是不落俗套吧,但是,也不得不说,仍旧有那么一点点遗憾!”

    “遗憾?”罗管家有些不解,只见这时候,接到罗管家命令的那个下人端着吃的进来了,看来还是这罗管家想到周到。

    “没错,是有一点遗憾……”李毅心里面感谢这罗管家的细心,因为他确实是有点饿了,行动上就是拿起吃的就开始吃,但是嘴里面也没有闲着!

    “这刀杀气反噬,杀敌一千,恐怕也会自有损伤!!”这一点是李毅在用蛊雕血的时候发现的,因为这一次取用的蛊雕血,来自于那蛊雕的脑袋。

    “原来如此,公子不必遗憾,兵者,皆为凶器,所以重在人的心性!况且没有遗憾,就没有人生!”罗管家似有感触的说道。

    李毅看了一样罗管家,心里面却是在想着这句话,不禁感觉到确实是这样的道理。

    其实或许李毅早就应该明白的事情,只不过是经过罗管家这么一说,才感觉这感觉的来源而已,李毅之所以有这样的想法,也是受蛊雕血的影响,那血怨气颇重,但是李毅却是一直带在身边。

    但是这一次进过这罗管家一句不经意的提点,让李毅跳出了这蛊雕血的困扰。

    李毅狠狠的吃了一口食物,然后有点口舌不清的说道:“罗管家真不是简单人物,经你这么一说,倒也真是这个样子,哈哈,没有遗憾,就没有人生,说得好,说得好!哈哈……”

    罗管家安静的看着李毅,这一刻的李毅恍惚之中似乎让他看见自己以前的影子,曾几何时,自己也年少过,也曾经为了这样或者是那样的东西而困惑过,也曾经执着过,但是到现在又能怎么样!

    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思绪有些太远了,罗管家连忙调整了一下,然后走到制器台前,仔细的端详起制器台上的幻石刀来,幻石刀此时安静的躺在制器台上,倒是一点异常之处都看不出来。

    但是仔细的观察了一下,罗管家的眉头上就出现了不解的神色。

    “罗管家,有什么不妥?”李毅看见罗管家的样子,以为自己出了什么纰漏,所以很是着急的问道,也顾不得自己的嘴里还吃着东西了。

    “公子,这幻石刀上似乎没有一点独特的标识……”这话说的有点犹豫,因为罗管家也不确定到底有没有,因为他毕竟不是制器师,制器上的东西,他也不是很明白。

    “恩,没有呀,为什么要有标识?”李毅听见原来是这个事情,所以也就放心了,语气上也不像是刚才那般着急。

    “公子莫非不知道这个事情?”罗管家有点不相信的问道。

    “什么事情?”李毅到真是一脸无辜且无知的表情。

    “一般有一点名望的制器师都会在自己的制作的幻石兵器上打上一个属于自己的标识,这样一来,一是可以让自己的制作的幻石兵器有可追溯性,二是也不让其他人仿冒,三是也可以凸显出自己作品的独特性。”罗管家很平静的讲述着,他很难相信李毅会连这些东西都不知道。

    “还有这个做法?这个我真不知道,我又不是什么名家,就不用打上自己的标识了!”李毅虽然对这个说法很是好奇,但是还是没有打上什么标识的想法。

    “公子,我认为你的这个说法有些不对,想一想这次我们的目的,如果不这样做的话,又怎么能显现出来你的别树一帜呢。”罗管家话很是艺术,既能表明自己的意思,又不至于伤了李毅的面子。

    李毅放下碗筷仔细的想了一下,也知道这罗管家说的句句在理,关键就是自己需要用一个怎么样的标识,就在李毅思考的一刹那,一个字出现在李毅的脑海中,李毅嘴角微微上翘,似乎是为自己的想法高兴,然后走到制器台前,迅速的调制了一种溶液,然后刷刷的几下子便就又放下针笔,看了看后很是满意的说道:“就是这个样子,应该可以了吧!”

    罗管家、小刘和小李三个人一起走上前去看这个东西,罗管家看上去点了点头,因为他看这个标识,是一个很难被模仿的图案,而小刘和小李,两个人则是深吸了一口气,因为这个图案,两个人也是认识的,就是那个音转的文字,说它是字可以,说它是图案也可以。

    小李和小刘两个人转过身看向李毅,李毅面带笑意的看着他们。

    …………

    罗家家主虽然心里面很是担心李毅制作出来幻石兵器的品阶,但是因为李毅已经明确的拒绝了自己的帮助,所以也只能够等下去,不过他没有更多的时间为这件事情担心,浮空城内看似平淡的下面,却是已经越来越波涛汹涌,仅仅是在昨天晚上,就有不下六伙人想夜探城主府。

    这些消息是他的大儿子传回来的,因为各种渊源,注定他罗家和城主一家是共同进退的,只不过是很少人知道而已,看见自己儿子的信,他也明白自己儿子的意思。(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