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36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但是,这坐落在东北角的宅子可就不在太平起来了,有一些好事的百姓们会过去看看,但是令他们失望的是,那宅子大门紧闭,根本就是一点情况都看不出来。【零↑九△小↓說△網

    不管怎么说,这韩府和这位韩公子已经是全浮空城的一大焦点了,而且看这势头似乎还是有增无减,李毅的第一步计划算是成功了一半。

    为什么说是成功了一般,这是因为现在只是寻常的百姓在议论这件事情,李毅的目标显然不在这些寻常百姓身上,而是其余的大小势力的注意,基于这个原因,现在只能说是李毅完成了一半的目标,剩下的一半想要完成,就需要他真正的制作出一把像样的幻石兵器。

    毕竟这个世道,说是一码事,制作出来是一码事,想要大家相信,就必须拿出真东西给大家看。

    却说那罗家家主再送过来材料的时候还捎带上一封信,信里的内容很是简单,那就是用不用罗家的制器师帮忙,或者说直接拿出一把罗家的幻石兵器,而且还透露罗家现在倒是有一把六星的幻石兵器。

    李毅看完这封信后倒是没有什么反应,当着罗管家的面将信销毁掉,然后问道:“罗管家,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就算是我做出一把不错的幻石兵器,但是只有罗家家主知道,别人都是从罗家听来的,那些势力会相信么?”之所以选择问罗管家,因为这的确是李毅心头上的一个难题,而且,那天在心头的感觉让李毅想去验证一下。

    “这个倒是没问题,估计现在那些势力也在想这事情的蹊跷,但是等公子你将制作幻石兵器交给罗家家主的时候,可以安排一个人挑战罗家家主,这样的话幻石兵器的品质就会被众人所致,然后让罗家家主再给这浮空城其余的大家族吹吹风,如此一来,这所有的消息就不是都是罗家传出来的了。”罗关键说的条理清晰,切中了问题的关键。

    李毅仔细思考了一下,也是感觉罗管家说的在理。

    但是,这也更加深了他的疑问:这罗管家到底是什么来头,怎么看都不像是个简单人物!

    安静下来的李毅必须开始构思到底应该怎么制作这一柄幻石兵器,仔细算起来,自打离开遗忘部落,李毅还真就再也没制器,想当初在那遗忘部落的时候,也曾经有一段疯狂的日子,没日没夜的就是一件事情,那就是制器,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的经历,让李毅对制器的理解更加深刻了。

    李毅对于制器方面的知识,可以说储存的并不少,唯一缺少的就是如何将这些固化了东西转变成自己掌握的,在遗忘部落的时候李毅才深刻的感悟到,自己的师父的确是在向着制器师的方向培养自己,因为交给自己的很多东西,那时候或许不是很明白,但是随着制器能力的不断提升,就不断的有了更深的体悟。

    自己现在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水平,李毅也说不清楚,不过李毅也知道自己目前最大的缺点,那就是制作刀类的幻石兵器特别拿手,其他的还要差上一些。

    所以思来想去,李毅也明白,想要做出拿得出手的幻石兵器,那么这一次还就只能继续制作幻石刀。

    想到这里李毅也就有了一个初步的打算,但是他并没有着急动手,想到自己好久没有修炼眼力技法了,现在也是明白,通视状态的眼力技法已经停留好久了,自己的元力突飞猛进,眼力技法似乎也应该有所进步才是。

    所以,今天李毅起了一个大早,席地而坐,开始准备尝试一下突破,以前李毅并没有打算这样做,因为他并没有很用心的去刻意修炼眼力技法,这一次也是为了能够制作出像样的幻石兵器。

    “凡习此法者,境界有三,其一,于不能视中而视之,谓之通视,眼力通开,观物,由表及里,可得纹络之路;其二,于全视中而得微视,谓之意视,观物,细至毫毛,通晓纹络之理;其三,于无视中而得神通,谓之大乘,观物,眼由心生,破雾除迷,熟通纹络之变。”

    元力在眼部按着固定的路线运行着,初升的阳光照耀在李毅的面庞上,看上去倒是很有安详的意味,而李毅的脑海中则不断的回想着师父的这句话,这倒不是李毅一心二用,是因为李毅明白,这句话是眼力技法的核心,想要突破的话还离不开这段话。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在李毅不断的努力之下,他终于感觉到自己的眼部似乎有了那一丝丝说不清到道不明的变化,这样的发现让他很是惊喜,但是仔细想一想,这也应该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因为他还记得他的师父对他说过,勤于修炼的人,元力只要到了八层就可以修炼到通视的境界,而到了通视的境界,就足以成为制器宗师了。

    眼部传来的感觉越加的明显,不同于第一次那样的剧烈的反应,这一次倒是十分的柔和,李毅虽然是闭着眼睛,但是在他的面前并不是漆黑一片,相反,他似乎看见的是一道白色的河水在不断的流淌,那河水之上,还不断的溅出这样或者那样的水花,又像是不时的会进入到他的眼睛里一般。【零↑九△小↓說△網

    但是,无论他怎么努力,他所能看到,就只是那一条白色的河,李毅能够看清这河水里面各种的涡流,但是却没办法看清那溅起的浪花是从何处而来,又到底是什么样子。

    差一点,似乎总是差一点的样子,每当李毅感觉自己要成功的时候,那小浪花便会消失在自己的眼前,更确切的说是在自己的眼前突然急速的进入到自己的眼睛里。

    李毅也不知道这样的情况到底持续了多久,但是他没有放弃努力,仍旧想要努力看清每个浪花的结构,因为李毅隐约感觉到,这就是自己突破的关键!

    倏尔,李毅的眼前突然多了一道金色的光芒,如果说那白色的像是浪花一般,那这金色的光芒就像是一支支细小的针状的东西,更为奇特的是,每一道金色的光芒都能够非常正好的刺过那白色的浪花。

    这样的景象,突然让李毅有所感悟,于全视中而得微视,谓之意视,观物,细至毫毛,通晓纹络之理,看见的这白色的河一样的光芒不就是全视么,而那自己未看清的白色的浪花,不就是因为自己未能微视么,那这金色的光芒,莫非是在提醒自己应该怎么做。

    想到这里,李毅就开始仔细观察起来那些金色针状一样的光芒起来,这一观察,就有是好长的时间,渐渐地,李毅终于发现了,那就是那金色针状样的刺入白色浪花的位置。

    没错,就是这个位置,每次金色针状光芒刺入白色浪花的位置都有惊人的相似,应该就是这个样子,李毅的目光像是那金色针状的光芒一般,径直的飞向那还在飞舞着的浪花。

    眼前的世界又发生了变化,这浪花的构成竟然完完全全的展现在李毅的面前,李毅惊讶的是,每一朵浪花的构成竟然都有着很大的不同地方。

    李毅的心静了下来,一切水到渠成一般,在没有一点点阻隔,然后,李毅眼前的世界又黯淡了下来,先是黑暗,继而变成了红色。

    这样的红色李毅是在熟悉不过了,那是阳光透过眼皮在眼睛上形成的色彩。

    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这才发现时间已经差不多到了正午,这一次,李毅没有再想第一次那般摸不到头脑,看向远处,那风景清晰一如在眼前一般,即便是院落外那书上的叶子的纹络,李毅也是能看的清清楚楚。

    更为重要的是,因为之中,李毅似乎还明白为什么这纹络要这样的构成一般。

    于全视中而得微视,观物,细至毫毛,通晓纹络之理,李毅又默默的重复了一遍,然后才说道:“原来是这个道理,原来是这个样子,呵呵,这就是意视呀!”

    达到意视境界的另一个好处,就是李毅发现在运用眼力技法的时候自身的元力的波动更小了,连自己都有一点察觉不到的感觉,想当初在遗忘部落的时候那沈一阳的年龄,自己在用通视观察的时候还能够被其察觉,但是李毅现在有信心,如果用意视的话,那么他肯定不再可能发现了。

    来不及欣喜,李毅马上就要投入到另一件事情当中,这件事情就是要制作幻石兵器,因为对刀是最拿手的,所以李毅这次还是决定制作幻石刀。

    离开房间的李汉第一次来到了制器室,说起来,这还是第一个完全属于李毅自己的制器室,当李毅看见这制器师的配套设备的时候,李毅的心里真正的震惊了一下。

    “这有钱人就是好呀,这不会制器的人都有这么好的制器用具,真是暴殄天物!”李毅心里嘀咕着,其实李毅不知道的是,罗家家主为了满足李毅的要求,是将自己家收藏所有的制器用具的珍品都给拿出来了,这里面的好多东西,连罗家自己的制器师都没有资格去用。

    不过现在不是欣赏这些东西的时候,从摆放幻石的地方拿起一块幻石,李毅便开始观察,这也是李毅在晋升到意视以后第一次用来观察幻石。

    幻石内部的情况展现的更加的清楚,让李毅高兴的是,那流动的白色的幻石的能量的脉络,不仅仅是清晰的范畴了,而是能够让李毅清楚的知道这每条脉络中流动着能量的方向和多少,这就意味着李毅能够更加完美的掌握应该如何处理这些脉络。

    没有再犹豫,拿起制器台上的刻刀,李毅很是迫不及待的开始了制器的第一步:雕刻。

    原本雕刻是李毅的弱项,但是因为领悟了师父交给自己的那套刀法,所以李毅对于雕刻,已经是越加的熟悉,更为重要的是,在遗忘部落的时候也有足够的材料让他来练习雕刻。

    手中的刻刀时而飞扬,时而婉转,李毅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自己手上的刻刀,隐约中就是自己手里的一把刀,而那刀下的幻石,似乎已经成为了自己的对手。

    唯一差异的是,那对手倒是不会动的,任凭李毅的刀锋挥舞。

    这一次,李毅的雕刻务必的用心,再加上有了意视的帮助,李毅对于雕刻时的掌握也更加的小心,为了能够达到预想中幻石的品质,李毅每一步都很用心,唯恐自己出现什么差错,而且李毅也想通过这样的一个机会,来看看自己到底能到什么样的地步。

    这一刻,就是一天的时光,但是,李毅的脑海里已经没有了时间的概念。

    第二天的傍晚,一把精致而又不失锋利,锋利而又不失威武,威武而又带着坚毅的幻石刀就出现在了李毅的面前,这是李毅最用心的一个作品了,以至于仅仅是雕刻,也让李毅感觉有了一点疲劳的感觉。

    现在已经是七天的第三天了,时间有些紧迫,但是为了能够让后面更难的镌刻一气呵成,李毅还是决定要好好的休息一下。

    浮空城,城主府内,两位年过半百的人在一个不大的房间里坐着,两个人此时都没有说话,都在淡淡的喝着茶。

    “徐老,这已经是你见过的第四个人了,怎么还没有决定,要知道,时间拖得越久,你可就是越危险呀!”这人放下手中的茶杯,话里的担心的意味很是明显。

    “唉,真是抱歉了,在你这样的年龄还要拖你下水!”这叫做徐老的人语气中有着很大的歉意。

    “徐老,你怎么能这么说,我以前就说过的,只要是你徐老的事情,那就是我的事情!”这人说的话很是真诚。

    “现在,已经不是我能掌控的了,但是我必须还要继续下去,我的想法,你是知道的,而且,我还在等一个人的出现!”

    这叫做徐老的人说完这话,眼神望向了远方,而另一个人,则是淡淡的喝了一口茶,也不在言语。

    韩府内,制器室内。

    李毅在休息,但是你也可以认为他没有休息,这是因为他虽然什么事情都没有做,但是李毅的脑海却在思考着如何设计这次制器的符阵。

    符阵是幻器中的灵魂,没有符阵,前面所作的一切都只是白费的,原本李毅是不需要思考这些,但是这一次是为了想一制出名,那自然要认真的思考一番。

    当、当、当……

    敲门声有些意外的想了起来,李毅显然是忘记了这里并不是制器部,因为在制器部的话,一般制器师制器的时候是不会有人打扰的,所以听见人敲门的话李毅心情很是不爽。(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