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35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头轻轻的一侧,孟仁看清了偷袭自己的那人,没错,正是他的朋友,孟仁感觉到自己的心再一次受到了不可逆转的打击,他前面还在想朋友是诱饵,还在想着不能连累自己的朋友,但是在下一刻,自己的朋友却在背后偷袭了自己,倘若不是自己的反应快上那么一点点的话,那今日自己肯定是有命来,没命去。

    孟仁的心,在这一次彻底的凉了下来,此处已是无望,又何必再多做停留,孟仁不等他人的反应,自己自然是要先一步逃遁而去。

    却说孟仁没有看见的是,他的朋友此时隐含在眼睛里的泪花,以及那微微颤动不止的手掌。

    “我去追杀他,你们要信守你们的诺言!”孟仁的朋友留下这样的一句话,阻止了那些要去追杀孟仁的其他人,而自己却是朝着孟仁逃走的方向追去。

    孟仁这一次倒是没有费多大的周折就逃出了朋友家,但是他心中也是更加的茫然了,这一刻他的感受就是天下虽大,却没有他容身之处,自己实力平平,父母的血海深仇还未得报,而现在却已经是四处皆敌,放眼之内,没有自己可以在相信的人。

    相信的人,想到这个时候孟仁的脑海里出来一个人容貌,那个和自己一起长大,青梅竹马的女孩。但是,孟仁的心很快又纠结起来,前面刚刚被自己的朋友出卖,那么现在,自己还能够相信她么。

    不知道是潜意识的驱使,还是心里面仍旧抱着一点点的希望,孟仁鬼使神差的走向了自己那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女孩家里的路上。

    但是却也说巧不巧,就在他在那门口犹豫的时候,正好碰到了她的随身侍女,这侍女似乎一直就在门前周围转悠着,一开始还没有认出孟仁来,但是见这人在自家大门前踟蹰不定的样子,就上前去询问。

    这一下,这侍女才认出来,这人原来就是自己一直在等着的人。

    没等孟仁说话,侍女抢先说道:“这位公子,这里可是大户人家,我们小姐早就已经是名花有主,你就不要在多费心思了,在者,小姐让我带一句话给你,那就是今时不同往日,你还是赶快离去,不要在痴心妄想了,快走快走!”

    孟仁还以为这侍女没认出来自己,连忙说道:“是我?”

    侍女立刻变了脸色,大声呵斥道:“我知道是你,赶快走,我们小姐说不想见到你,这个听不懂么?难道你希望我叫人哄你离开这里?”

    孟仁的脸色极其的难堪,又是一个残酷的事实再次打击了他,所谓的友情,所谓的爱情,在自己最落魄的时候,这些全部都抛弃了自己,全部都背叛了自己。

    那是世界崩塌的感觉,孟仁艰难的转身离开那大门,这一次转身,是他彻底告别以前自己的一次转身,他的心里在不断的呐喊着,这个虚伪的世界,让什么仁义善良都去见鬼吧,自己以前真的是错的太离谱了。

    这一次,孟仁是真正的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他唯一活下去的信念,就是复仇,让那些曾经对不起自己的人都死在自己的手上!

    讲到这里,黑衣人再次停下来自己的江湖,又开始自顾自的喝起酒来,没有要继续讲下去的意思。

    李毅则是在把弄着自己的酒杯,虽然一开始很是疑惑为什么这人要将故事给自己听,但是听到现在,李毅心里还是隐隐约约的明白,这故事,虽然不知道可信度有多少,但是毋庸置疑的是它是一个很悲惨的故事,这其中关于善与恶,关于正与邪的思考却是实实在在的。

    想那故事中的人物,有善心者,最终的下场反而是死的死,家破人亡的下场,如此看来,行善又何必?很明显,这个故事在李毅内心深处掀起来的波澜也是相当的巨大,所以李毅一时间也忘记了其他的事情,只是自顾自的转着酒杯,想着自己的事情。

    想着想着李毅却也现了另一件很是重要的事情,那句是这等隐秘的事情,面前的这人又是怎么知道的?这些事情,如果不是当事人的话恐怕是很难够了解的这样清楚!

    所以思量了一会李毅便试探着问道:“你对这故事了解的这样详细,肯定也是这故事的亲历者了?”

    李毅这话问的很巧妙,没有问对方是这故事中的哪一位,而是问对方是不是这故事的亲历者,这样的话,一是表达出对对方身份的猜测,二是可以表示自己对这个故事并不是完全的相信。

    “我不是,你也可以不相信这个故事,我从来就没告诉你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很显然黑衣人听出了李毅意思,但是从这话里的意思更是的明显,否认了自己是经历过这事情,更是直接的告诉李毅你不用相信这个故事。

    “你……这不仅仅是一个故事吧,否则你怎么会这么无聊的讲这些东西给我听?”李毅似乎不死心,继续追问。

    “不为什么,如果一定要说原因的话,我可以这样告诉你,那就是你先前出言邀我过来坐,这算是对你的一个感谢吧。”黑衣人语气很淡。

    这算是什么道理,李毅听了以后真想狠狠的笑一下,这并不是明摆着敷衍么。

    “好了,不说这些了,那后来怎么样了?那孟仁的仇有没有报了?”李毅想到这个故事还没有结束,在知道了对方并不好沟通的情况下选择了去问这故事的结局,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他对这个故事结局更感兴趣。

    “后来……?”黑衣人顿了一下,似乎在想什么一般,然后才又说:“没了,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没有什么后来了!并不是每个故事都有结局!”黑衣人满不在乎的说着。

    没了?

    没有结局!

    这话听的让李毅是感觉简直是恶心到了极点,这算什么,就好像是你做梦梦见自己元功突然登峰造极了,然后等你想要试试自己的功力的时候,你又醒了。

    故事讲到这里说完了,这不是明显在吊人胃口么。

    但是李毅偏偏又什么办法都没有,自己总不能逼着人家说吧。

    “不可能就这么完了吧?那孟仁最后的结局到底是什么样了?”李毅似乎还有些不死心,仍想着问出点什么了。

    “完没完都是我一句话,我想讲的时候,完了我也可以编下去,我不想讲的时候,没完也是完了,你前面不是一直在说标准么,这就是我的标准!”

    “你……”李毅有点哑口无言。

    “现在,你认为什么是善?什么又是恶呢?”黑衣人似乎是随意的问道。

    善?恶?

    什么是善?

    什么又是恶?

    李毅没想到到了最后的时候,这黑衣人竟是问自己这样的一个问题,更为意外的是,他讲了这样的一个故事,到最后却只是为了问自己现在认为什么是善,什么是恶。

    自己能怎么认为,一开始自己就认为善就是善,恶就是恶,两者之间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但是到了这个时候,自己的心里面对于善恶的认识倒是越来越模糊,唯一可以确定便是善未必是善,恶未必是恶,除此之外,也只能根据自己了解到情况的主观判断。

    但是凡是主观判断,就必然有错误的时候,一旦错了,那么善就是恶,恶反而是善。

    如此看来,善恶也不过是一念之间,善恶也不过是相辅相成,没有善,这时间又那里来的恶,没有恶,又何以看出善的高,恶多了,不为恶便是善,善多了,不为善便是恶。

    想到这些的李毅似乎抓到了一点什么,但是还是有一种不清不楚,不明不白的感觉,这感觉的原因就还是因为现在的善恶的观念已经是完全否定了他从小就接受的那种善就是善,恶就是恶的观念,而且也进一步越了他一开始认为的衡量标准的层次。

    简单一点说,就是以前李毅也迷惑,迷惑的是不知道怎样确切的说出那衡量善恶的标准,大师这标准虽然不好说,但是这善恶却是固定的,就算是这标准,也只是模糊,但是也有一个大概的谱。

    但是现在呢,善恶变的模糊了,标准似乎也不存在了,所以这样的一个结果就是李毅更加的模糊,特别是这一句,什么是善?什么是恶?竟然让李毅有了一种无法回答的无力感。

    “我也不知道!”沉思了好一会的李毅最终还是回答了这样的一个答案。

    黑衣人似乎一点也意外,又是一杯酒下肚,然后又淡淡的说着,“那你现在还认为你刚才好意帮助我是为善么?”

    这句话,更是如雷声一般激荡在李毅的心里,原本的出言相邀还真的是为了帮助这陌生人,但是听了刚才这样的故事,那故事里的少年孟仁,不就是因为行善帮助别人,所以才导致了后来的结果。

    拿自己刚才帮助这陌生人,还能算作是做好事么?李毅也开始在自己的心里问自己。

    黑衣人也不言语,似乎在等着李毅的回答。

    又是一小会的时间,李毅还是未能找到一个说服自己的答案,然后才疑惑的抬起头,看向那黑衣人,一字一板的说道:“那你又认为什么是善?什么是恶?我刚才出言帮助你,是不是为善?!”

    李毅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他的内心真的是很乱,乱到让他心烦,这和他一贯冷静的心态是完全背道而驰的,既然已经是心乱如麻,那么为什么不听听别人的意见。

    “无恶便是善,无善便是恶,这世事原本就不能单单以善恶言论,只有那无聊之人才会要大6之人信守仁善。所以,我的眼力,没有善恶,一个人,如果该死的理由多余不该死的理由,那么他就应该死!”

    “无善无恶……无善无恶……”李毅在嘴里默默的重复了几遍,似乎在体味着什么。

    “既然无善无恶,那么你后面的一个问题,就不用我回答了!”黑衣人说出这一句话,然后又喝了一杯酒。

    李毅陷入了撕开,但是这一次并没有很长时间,似乎很快的就现了问题,眼神也开始变化的有神采,于是说道:“我倒是感觉,这善恶应该以因果论,有善因未必有善果,就说刚才我出言帮你,如果从现在看,你我喝酒聊天,讨论这善恶之道,对于我来说,倒是可以算作是一小善,但是如是你我一言不合大打出手,那今日我便是有善因无善果,所以,世间之事或许可以不用善恶论,但是这善恶,还是自在人心,言无善无恶,只能说是没有绝对的善恶,只能说是没有善就没有恶。而有这样言论的人,恐怕不是大善,就是大恶,亦或是先大善后大恶,亦或是先大恶后大善,不知阁下是否?”

    这李毅似乎突然开了窍一般,条条是道的讲着大道理,其实李毅自己也有点奇怪,就在自己越陷越深的时候似乎有人在提醒着自己的一般,然后自己的脑海里便出现很多自己从来没用过的想法,而且似乎是不吐不快的感觉,这也才有了刚才那口不停的一连串的说辞。

    黑衣人听李毅说道最后的时候,举起在半空中的酒杯忽然停了下来,然后似乎也是思索,再然后才是又将自己已经端起来的酒一口喝掉,接着很正式的看了李毅一眼,说道:“你认为我是那种,我便是那种!”

    李毅被这黑衣人一看,心里不由的一阵紧张,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凭空的生出这样的感觉,但是这也只是一小下的时间而已,李毅马上接话道:“那或许就都不是!好了,不管怎么说,这样的大道理都不是我这样的小民能够想到明白的,所以又何必操那份心,只是心里依旧是担心那孟仁的年轻人,不知道他大仇是否得报!倘若我是这孟仁,父母之仇,不共戴天!”

    李毅再次转移了话题,同时也委婉的表达了自己对刚才的故事念念不忘的意思。

    看见黑衣人没有说话,李毅又补充说:“想来想去,我倒是也明白,这故事肯定不会终结于此,即便是那孟仁不能复仇,最后抑郁而终,也算是有个说法,但是没有这等说法,恐怕是另有奇遇了。”李毅一边说着这话,一边偷偷的瞄了黑衣人一眼,看着人有无反应。

    但是让李毅失望的是那黑衣人似乎没有听见一般,依旧是自顾自的喝着酒,转眼间,已经是几大瓶子的酒没有了,但是那人却一点醉意都没有。

    “这个人,不简单!”李毅心里默默的想着,然后又说道:“不知道阁下尊姓大名?他日再见,也有得称呼。”

    “萍水相逢,何必告知姓名,何姓何名,只不过是一个代号而已!”这一次黑衣人倒是说话了。(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