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35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孟仁重重的点了点头!

    “冲!”

    …………

    孟康梁下命令让自己的儿子冲出去,得到命令的孟仁自然是头也不回的要向着前方奔驰而去,他也明白,早一刻逃出这阵仗,就意味着早一刻安全。

    孟康梁此时也没有闲着,已经是万念俱灰的他选择了燃烧自己的元力,没错,是燃烧,然后将自己的元力逼出体外,这样一来就在其身体表面形成一层均匀的元力膜,这一层膜在一定程度上倒是可以削弱他人的进攻。

    但是,这元力护甲的效果并不是很好,而且又是燃烧了元力形成的,但是孟康梁依旧是一点犹豫都没用,或许在他的心里,这是唯一能够逃离的方法。

    各种各样的幻石兵器,从四面八方落了下来,落在了孟康梁形成的元力护甲之上,或是被那护甲弹开而去,或是悄无声息的冲破那护甲的阻隔,然后落在了孟康梁的身上。

    “仁儿,你要记住今天的仇恨,我的仇你可以不报,但是你母亲的仇,你一定要报!”

    “仁儿,以后不管遇见多么大的困难,都不要放弃活下去的希望,因为只有活下去才能够报仇,只有活下去才有可能将今日的耻辱洗刷。”

    “仁儿,不管怎么样,我和你目前为有你这样的儿子而感到自豪高兴,唯一遗憾的就是不能够继续让你快乐的成长下去了。”

    “仁儿,你……”

    孟康梁的声音,像是在喃喃自语,一直在祝福着孟仁什么,似乎一直没有停下,又似乎早早的就停了下来,但是孟仁已经是没有了半分感觉,在他的周围,满满的是喊杀声,他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用力的跑,用力的跑出去!

    灵蕴城城主府的建造别具一格,城主府的大门外,并不是真正的街道,而是一个类似于练武场的大院子,那院子的正前方的一道门,才是和接到相连,这院子其实并不大,大概也就三十步左右的样子,但就是这三十步,却是孟仁感觉到最遥远的距离,这一段距离,是他最难熬的一段距离。

    孟仁不知道自己用了多长时间,是很久,还是只有一小会,他完全已经忘记了时间的概念,那唯一向前冲出去的命令,成为了他此时的意志,是他坚持下去的唯一借口。

    终于,他的步子踏入了街道,那些追杀他们父子俩的人不敢贸然继续追杀,这也是因为孟康德早先就吩咐过,不能一直追杀到街道上,因为那样的话会让他苦心积攒的良好形象遭到破坏,所以,父子俩踏上这街道,也算是暂时松了一口气。

    但是孟仁仍旧是不敢停下来,他很是明白自己现在的状况,恐怕一旦停下来,就不会再有半分力气继续向前冲去,所以孟仁继续奔跑着,大步流星的朝着城门的方向逃去。

    灵蕴城的大门已经消失了踪影,孟仁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奔跑了多久,在此之前,他的脑海里都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跑,不断的跑,所以他根本就不管自己的脚下有没有路,通向何方,所以当他被一块不小的石头绊倒的时候他才停了下来。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才发现在自己背上的父亲,父亲的背上不知道被人砍了多少刀,也不知道流出了多少血,自己的衣服都已经是被鲜血浸透,而父亲,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逝去了。

    孟仁对着父亲的身体跪着,这一刻他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父亲在那样危机的时刻要求自己背着他,这是因为父亲已经知道形势的严峻,这是因为父亲想用自己的生命来换取他的生命。

    泪水,悄无声息的留了下来,男儿有泪,挥洒如雨,这撕心裂肺的伤痛是一些人永远无法体会到的。

    “仁儿,你要记住今天的仇恨,我的仇你可以不报,但是你母亲的仇,你一定要报!”

    “仁儿,以后不管遇见多么大的困难,都不要放弃活下去的希望,因为只有活下去才能够报仇,只有活下去才有可能将今日的耻辱洗刷。”

    “仁儿,不管怎么样,我和你目前为有你这样的儿子而感到自豪高兴,唯一遗憾的就是不能够继续让你快乐的成长下去了。”

    “仁儿,你……”

    这声音似乎又在孟仁的脑海里响起来,不断的盘旋着,在孟仁的面前,也是不断的浮现着父亲那坚毅的面容,母亲那慈祥的笑容,自己一家其乐融融的场面。

    然而,这一切,现在是都不复存在了,留给孟仁的,只有化不开的仇恨和父亲那已经冷下来的身体。

    “为什么!”孟仁仰头大声呼喊着,似乎要将这一切的不解都发泄出来,似乎是想将这一切都看做是一场梦,在梦醒来的时候,又一切依旧。

    这是梦么,这不是梦么,孟仁的精神恍惚,最终还是到了下去。

    …………

    讲到这里的时候,李毅的双手是紧紧的握着拳头,似乎自己就像是在看着这样场面一般,不得不说,这黑衣人讲述故事的本领委实不错,李毅听着他的声音,就先是自己真正的看见了这些一般。

    但也正是因为这样,才让李毅的心中全是愤怒,他对龙胜的无耻感到愤怒,他对孟康梁的卑鄙感到愤怒。

    而与此同时,他又是惋惜哀叹,为了孟康梁感到不值,为了孟仁感到遗憾。

    这一怒一叹,也说明了李毅真正的内心,他的心,永远是对善恶有着鲜明的界限,也对这一切有着自己的标准,虽然有些时候他也不明白自己的想法到底是怎么样,但是,他的行动永远会给出正确的回答。

    黑衣人这次停下来的时间很长,也不说话,就是自顾自的喝着酒,李毅松开自己的拳头,这才发现手心里面已经全是汗水,拿起自己面前的酒杯,也是一仰而尽,然后才说:“可恨,真是太可恨了,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这种人简直就是千刀万剐也不为过,真是替那灵蕴城城主一家感到惋惜,遇到这畜生一样的人。”

    黑衣人依旧是闷闷的喝着酒,似乎对李毅的话一点感想也没有。

    看见这黑衣人迟迟不再讲下去,李毅心里有些着急,于是有点催促带着询问的语气说道:“那孟仁后来的情况如何?”

    黑衣人又是一杯酒,然后重重的感叹了一声,这一声感叹落在李毅的耳朵里,却是直接响起在李毅的心上,这其中包含的万千情绪,让李毅的心也是顿时感觉非常的难受。

    不知道是怎么样的经历,会有这样的一声感叹,难道说……,李毅心里默默的猜测着。

    但是未等李毅深想,黑衣人的声音再次响起来。

    当孟仁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又是太阳刚升起来不久的时候,一睁开眼,父亲的身体依旧是在那里,这样的情况直接打碎了他所有的幻想,这不是梦,那些发生的事情,都是真实的存在,都是不可改变的事实。

    孟仁的眼泪再一次留了下来,这一刻,他是真的好后悔,如果当初不是自己的一时善念的话,那现在自己又怎么会落到这个局面,如果不是自己极力要留下那个龙胜,自己的又怎么会家破人亡。

    全是因为自己,自己的家没了,自己的父母没了,什么都没有了,不是说好心有好报么,那自己的好心换来的是什么,这一刻,他的心好恨,是对自己的恨,是对这个世界的恨,但是,他又是那样的渺小,因为他感觉自己无力改变任何事,自己以前的所作所为完全是错了,而且错的太离谱了。

    自责的孟仁再一次忍受不了这残酷的现实,又一次的昏迷了过去。

    但是,除非是死,否则就算是昏迷,也只能是暂时的逃离,醒过来之后,这一切事情还是要面对,不过再次醒过来的孟仁的心情显然要好了一些,一开始他也想到过要自杀随着父母而去,但是当想到父亲临死一直叮嘱自己的话,孟仁终于是放下了这死去的念头。

    “我要报仇,我一定要报仇!”但是,这个变故,改变了他所有的世界观,他满脑子都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一定要报仇,不计代价的报仇。

    下定了决心的孟仁找了个地方将自己父亲的尸体埋了下去,在他内心深处,始终是无法原谅自己,因为有着报仇的念头,他第一想到的就是回去找自己的好友,自己朋友的父亲一直是自己父亲的爱将,所以孟仁相信他一定能够帮助自己。

    就是因为有了这样的想法,所以他在身体好没有完全恢复过来,就随便的在一户农家偷了一件衣服,乔装打扮了一下,便又偷偷的返回了灵蕴城。

    灵蕴城内,已经是物是人非,城门处正在严格的盘查,而且就在那城门边的告示上,正悬挂着悬赏缉拿他父子二人的告示,告示上面将孟仁和他父亲描绘成无恶不作居心叵测的无耻之徒,这让孟仁差点冲动的将这告示撕掉。

    但是,他还是忍了下来,这样的经历,似乎也是让他一夜之间便长大了。

    灵蕴城里面,百姓们行色匆匆,因为他们一开始虽然不满意自己原城主孟康梁的做法,但是有点思想的人仔细想想这事情,自然知道是漏洞百出,但是新上任的城主倒是雷厉风行,早就有命令下来,若是有人在谈论孟康梁的事情,按照其同党论处。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灵蕴城内对这件事情没人敢议论,而这也让不知情的孟仁再一次感觉到心寒,想自己父亲呕心沥血的为灵蕴城百姓做事,到头来,竟然都没人怀念一下他。

    孟仁偷偷的来到自己的好友家,带着一心的希望。

    …………

    孟仁小心翼翼的来到好友家,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事情发生,所以他及其的小心,完全是偷偷摸摸自己溜到里面去的,朋友家院落也不小,但是这一次来,孟仁却没有看见有人在院子里巡视,心中自然是有一些疑惑,但是报仇心切的他并没有多想。

    轻车熟路的来到朋友的房间,还未等孟仁敲门,那房门就已经是自己打开,孟仁心里一惊,再一看,却是自己的好友此时正站在门前,孟仁心中有惊转喜,顿时感到希望就在眼前。

    “你怎么还有脸来,欠我钱不还也就算了,还有意思来这里!”朋友只不过是打开了一个门缝,但是看见孟仁,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呵斥,似乎一点情面都不留的意思。

    这一顿莫名其妙的话让孟仁有些愣住了,仔细想一想,自己似乎好像是真的欠自己的好友一些钱财,但是好友这样做似乎有些过分,孟仁心里有些不舒坦,但是想到有求于人,这一口闷气也就忍了下来,然后只能是忍着伤痛说道:“等我日后有机会,一定会偿还的,现在我有急事继续的你帮助,这里说话不方便,我们进你房间里面说吧。”

    孟仁的朋友面露难色,似乎犹豫了一下,但最终还是退后了一步,示意孟仁进来,但是这一次,孟仁却是发现了有些异常的地方,那就是朋友虽然示意自己进入到房间里去,但是却仍旧是只留了一个门缝,而且那神色,似乎是很艰难很纠结一般,像是希望孟仁进去,又不希望让孟仁进去一般。

    “杀无赦!”就在孟仁犹豫的这么可以忽略的一刹那的时间内,突然这样的喊声在院落里响了起来,伴随着这喊声的,就是十余人挥舞着幻石兵器杀了过来。

    这是圈套,在这一刻,这是孟仁的第一个想法,这圈套是利用自己的朋友做诱饵,这是孟仁的第二个想法,我不能死在这里,更不能连累朋友。这是孟仁的第三个想法!

    瞬息万变之下,孟仁此时倒是不失沉着,转身就直面这十余人的敌手,狭路相逢勇者胜,既然是对上了,就算是要离开,至少也要先解决这些人再说。

    孟仁还未发力,忽然感觉到自己身后有人来袭,掌未至,但是掌风已到,自己的后背现在可是门户大开,这让孟仁顿感棘手,也不顾自己的招式是否合理,急忙的变换步伐向前而去。

    但是,偷袭孟仁的人似乎速度也不慢,虽然孟仁已经第一时间的做出了反应,但是那一掌还是落在了孟仁的背上,这一下,孟仁却正好也是借力,直接砍翻了自己正前方的四个人,然后再次逃开。

    不过即便是走,孟仁也没有忘记回头看一眼到底是谁偷袭了自己,虽然心中已经是有了那猜测,但是若是不确认的一下的话,他倒是不愿意相信自己的猜测。(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