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35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乘着这个机会,李毅也喝了一杯酒,不得不说,黑衣人讲的这个故事完完全全的吸引住了,此时的全身心都在这个故事里,喝了一口酒之后,还好像是感慨一般的说道:“这还真是家贼难防!”

    黑衣人再次忽略了李毅的话,沉默了一小会,然后才继续讲下去。

    虽然是面对着龙胜和孟康德两个人,但是孟康梁其实是一点畏惧都没有,真正让孟康梁担心的,是在内屋里面的自己的妻子,城主夫人从小体弱,所以对于这元功是一点都不懂,如果是一不小心出来的话,这样的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但是生活有时偏偏就是你怕什么他就来什么,里屋里面的城主夫人一开始只是听见外面有些争吵,但是后来竟然听到了打斗的声音,这让城主夫人很是担心,所以打算出去看上一看。

    城主夫人刚刚出来,就看见了不可思议的一幕,他实在是不明白为什么怎么会这样打起来。

    孟康梁看见自己的夫人出来了,心都凉了半截,相反,那梦康德则是一阵奸笑,然后就一个抽身,紧接着就是以元力化箭刺向了城主夫人。

    “夫人小心!”城主心中甚是焦急,一边呼喊着,一边营救过去。

    心一分,这招式上立即就是漏洞百出,身经百战的龙胜自然是不会放弃这样的机会,再次拼尽全力强攻,一连几刀都划过了孟康梁的身体,还有一拳,重重的击在了孟康梁的背上。

    这一拳,让孟康梁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在翻滚一般,不用查看也知道自己伤的不清,但是孟康梁只能忍着伤痛,因为他要去救自己的妻子,城主夫人的命,那是危在旦夕。

    但是,很可惜,孟康梁还是慢了一步,那元力化成的箭悄无声息的洞穿了城主夫人的身体,那位置,正好是心脏的地方,一招致命,城主夫人连一句多余的话都说不出来,就这样的香消玉殒了。

    “夫人!”孟康梁大喊一声,声音之中已经不仅仅是怒气,还有悲痛,这样的痛,远远要比自己身上所受的伤要痛的多,在城主夫人的身体倒下去之前,孟康梁扶住了这个一直陪伴着自己的人。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孟康梁的嘶喊声响彻在房间之内,一个大男人,一个活了这么久从来就没有哭过的大男人,在这一刻,泪流满面,他自责,他内疚,他后悔,他心中百转千回的感受,又有谁能够明白,往事一幕一幕,闪现在他的脑海里,但是这一切,终究只是回忆。

    时间终究是不能倒转,伊人终究是已经离去!

    孟仁原本是在好友家和自己的好友一起学习的,但是突然听见朋友的家的仆人说道外面的百姓都在说城主大人指使一个恶汉诛杀持有反对意见的百姓。

    刚听见这样的事情的孟仁实在是搞不清是怎么样的一个状况,于是急急匆匆的就往城主府赶去,但是这一路之上,却是没少听说路人在说这件事情。

    虽然是道听途说,但是这还是让孟仁意识到,这其中的事情恐怕非常的不妙,所以也就更加心急的朝着自己的家里赶去。

    但是他怎么也是不能想到,自己回到家以后,见到的这一幕,竟然是这样悲惨的一幕。

    出现在孟仁面前的是自己的父亲抱着自己的母亲,而母亲胸口处还流淌不止的鲜血,让孟仁感觉到一阵头晕。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是谁对自己母亲下的手!

    孟仁看见了站在屋子里面的另两个人,龙胜和自己的叔叔,这一切,似乎已经是不言而喻!

    “畜生!我要杀了你!”孟仁疯了一样的喊出这样的话。

    孟仁此时也是怒发冲冠,所以动起手来,完全是以一种不要命的打法,招招都是奔着龙胜的要害而去,但是这龙胜也不是简单人物,除了一开始慌乱一点,后面倒是也有守有攻,如果不是因为前面已经和孟康梁的对战消耗了太多的力气的话,孟仁想要和其战成平手,那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孟康德倒是一个十足的小人,丝毫一点习武之人的廉耻之心都没有,抓住一个机会立即就向着孟仁偷袭而去,角度是及其刁钻,用心是极其狠毒,如果孟仁闪不开的话,那就是必死无疑的下场。

    但是孟仁正在疯狂的进攻龙胜,又哪有精力顾得上这边,所以他的性命,此时又是千钧一发。

    当的一声,孟康德的剑被另一只幻剑恰到好处的截下,这出剑之人,正是灵蕴城城主孟康梁,孟康梁已经是失去了结发妻子,虽然心中已经是万念俱灰,但是看见自己的儿子有危险,自然是不能在沉浸在悲痛当中。

    孟康梁原本元功要高出孟康德许多,但是因为已经受了伤的缘故,再加上是匆忙出招,所以虽然接下来这一剑,但是却是又收了不小的伤,可谓是伤上加伤,一口鲜血再也忍不住,直接就喷了出来。

    “哼哼,就知道你会出手,怎么样,这暗力的感觉你可说服!哈哈哈!”孟康德一副小人的嘴脸,笑的是更加的得意,同时还说到:“大哥,再奉劝你一句,快点将那城主印交出来,我保证放你一条生命!”

    孟康德没有回答任何话,直接用行动回答了自己的堂弟,虽然是已经身受重伤,但是提住一口气,倒也是虎虎生威,也是招招拼命的打法!

    孟康梁和自己的儿子孟仁联手对阵孟康德和龙胜,无奈的是孟康梁已经是身受重伤,一开始还能凭借着一股意志而不落下风,但是也不过是百余招,这父子俩已经是越来越捉襟见肘,处处露出了危险!

    “仁儿,不要恋战,我们走!”孟康梁眼见这自己和儿子已经不是对方的对手,所以不得不出此下策!

    “想走,有那么容易么?”孟康德看见父子俩越来越有败退的迹象,自然不会轻易让两个人逃走。

    “无耻逆贼,你不是要城主印么?看你能不能接到!”孟康梁似乎已经想到了逃走的办法,于是便这样的说道,说话的同时,只见他从自己的怀里拿出一个盒子,没有一点点犹豫,直接抛向半空中的远处。

    孟康德心里十分重视这城主印,因为这城主印,不仅仅是象征着城主的身份,历任城主都亲口相传一个事情,那就是这城主印还是一件次神器,仅仅是在于传说中的那件神器之下。

    “先不要管他们俩,保护城主印要紧,城主印一定要到手!”孟康德看见自己觊觎已久的城主印自然是心花怒放,在他的眼睛里,现在什么都没有半空中的那个城主印重要,城主印的事情,他也是略知一二,原本他还以为几天要废上一些周折才能得逞,万万没想到,此时此刻,那城主印竟然是离自己有这般的近。

    另一方面,梦康德抛出城主印的同时,手上不断的捏了几个指花,嘴里还振振有词念叨着什么,寻常人自然是不明白他这是在做什么,但是如果仔细观察的话,可以看得出来,已经身受重伤的孟康梁做这些动作似乎是很吃力,但是他依旧要坚持做下去,这其中必然是有一些蹊跷。

    但是,已经被城主印蒙蔽了双眼的孟康德对于这些完全是视而不见,起身一跃就要去取城主印。

    场面上,龙胜只能够是以一敌二,孟康梁再次提起精神,连连使出绝技,再加上有自己儿子的协助,龙胜此时也是难以招架,一个闪失,便是硬生生的吃了孟康梁一章。

    这一章,直接让龙胜退后五步有余,最后停下了的时候,嘴角已经是泛着鲜红血色,孟康梁身受重伤还有如此实力,倘若是没有受伤的话,估计这一掌就能够要了龙胜的命。

    重伤了龙胜,孟康梁并没有乘胜追击,而是一把拽住自己的儿子,说了一声:“走,我们快点走!”说完这句话之后,带着孟仁就是大步离开,龙胜气息不稳,无法追出去,而孟康德一心想要先拿住那城主印,自然是先不会管这面的事情,这就是孟康梁营造出来的机会。

    其实孟康梁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想自己要是不用这样的办法,恐怕自己和儿子都要交代在这里,怪只能怪自己实在是太疏忽大意,不小心受了伤,以至于连次神器城主印都无法再使用,否则也不会落得这样的地步。

    孟康德的一只手刚刚触碰到城主印的盒子,心里面更是高兴的不得了,轻轻的一用力,那木制的小盒子便是被其轻而易举的破坏掉,里面的城主印落在了他的手上。

    “咦?”孟康德感觉似乎有些不对劲,这一感觉刚一出来,他便将自己手里面的城主印用力的抛了出去,只可惜这城主印刚离开他手不远的地方,就散发出无比的光亮,似乎要超过那天上的太阳一般。

    然后就是一声巨响,这响声像是凭空炸雷,十分突然,出其不意。

    接着这声巨响的,是孟康德的一声吃痛的叫声,光亮过后,在看孟康德,那只用来接着城主印的手连同手臂,此时已经是血肉模糊,看上去倒是十分的吓人,而孟康德的脸色也是极其的苍白,一连吐了三口血才停了下来,很快就瘫坐在地上,看这情形,这上委实也是不轻。

    没错,城主印发出了这致命的一击,而这一切,也是在孟康梁的计划之下,孟康梁凭着内伤加重的代价挥舞的指法和念叨着的咒语,目的就是为了激发着城主印里面的符阵。

    城主印是次神器不假,但是这次神器有怎么样的神通,却是很少有人知道,至少这城主的弟弟孟康德是不知道,所以才受了这样重的伤。

    不过,也可以看得出来,这世上自此之后,不在有十二城主印,只会有十一城主印,这一枚城主印,算是彻底的烟消云散了。

    …………

    孟康梁逃出了房间,但是仍旧不敢停留,想在城主府内的房间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但是依旧没有人来,想必这城主府内,还仍旧忠心自己的人已经是不多了,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如果还停留在这府内,那无疑是自讨苦吃。

    所以父子二人冲出大门,头也不回的朝着门外逃去。

    哪知道大门外已经是埋伏了好多人,这些人事那样的熟悉,虽然穿着的是城内巡逻队的衣服,但是每个人都是一样的蒙着面,除了衣服的更换,其余倒是和以前偷袭城主府的人没有两样,只不过这一次是在白天出现,是光明正大的出现。

    这些人看见父子两个人出来,似乎是有一个领头的人大声喊道:“城主孟康梁,指使手下滥杀无辜百姓,城内英豪,人人得而诛之,今日孟康德大人大义灭亲,命令我等为百姓报仇,此二人,杀无赦。”

    话音刚落,人群蜂拥而上,接二连三亮起的光芒是各样的武器,这一时刻,这些武器的主人挥舞着他们冲着这父子二人杀了过来,一点情面都不留。

    这人数上,说少不少,说不多不多,看上去也有不下百人,这一百人,若是在平时,父子二人联手,冲出去肯定不是问题,但现在的关键是孟康梁自己的伤势是越来越重,前面是硬生生的吃了龙胜的几次重击,然后又和自己的弟弟硬拼了一下,在接下来又是不顾一切的发动城主印的阵法,这积累下来,已经是达到了他身体的极限。

    而孟仁,原本应该是还有一些余力,但是前面发力太狠,现在有一点青黄不接的意味,所以让这父子二人面对这百十来号人的话,二人也是凶多吉少。

    时间不等人,也不过是十步左右的距离,这人说杀到立刻就杀到。

    “仁儿,我走不动了,你可以背着我走么?”孟仁万万没有想到在这个危机的时候自己的父亲会这样问自己。

    孟仁看了父亲一眼,只见自己父亲的脸白如纸,自知父亲受的伤确实是不轻,这个时候父亲提出这样的要求,那肯定是真的走不动了,虽然现在情况紧急,但是自己也不能扔下父亲。

    “没事,父亲,我来背着你杀出去,就算是死,我们父子俩也要死在一起!”孟仁咬着牙下了狠心,宁肯拼死在这冲出去的路上,也不要被人羞辱着成为别人的阶下囚。

    说话的同时,孟仁背起自己的父亲。

    孟康梁的眼角有一点湿润,怎么也是无法想象,自己竟然会有这么一天,在这样危机的时候,自己竟然不能为自己的儿子提供一份保护。

    “仁儿,你放心,你一定会冲出去的,你就放心的冲吧,前后左右的人,都有我挡着,我说跑,你要立刻就走!”孟康梁在孟仁的耳边轻声的说着。(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