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35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那些蒙面人听见这孟仁是城主的儿子,似乎有了一点害怕,但是看见他们追杀的人就在这面前,又不忍心放弃,所以有些不知怎么办的愣了一会,但是后来看见这孟仁只有一个人,便也就不在害怕了!那领头人一声令下,几个人竟然是朝着孟仁围了过来!”

    “孟仁怎么也没想到这些凶恶之徒已经是猖狂到了这个地步,在这光天化日之下竟然直接要向自己动手,但是孟仁并不怕这些人,因为家庭的缘故,孟仁的员工要超出于同龄人,而且他还拜了以为精于步法的师父,所以虽然面对几个人,但是他的心里并没有害怕!”

    “只见孟仁身形一动,速度上就是超过那些蒙面人一些,而他手中的箭,也就一起随着动了起来,或许是心存善念的缘故,孟仁的箭并没有射向那些人的要害之处!”

    酒铺之外,天气越加的炎热,这酒铺之中显然已经是附近唯一清凉的地方,给予这样的原因,不断的有路人继续来到这里喝酒,但是,黑衣人似乎没有停止自己的讲述,似乎一点也不忌讳到其他人听到这样的事情一般。

    “孟任的本事要远远超出了蒙面人的预计,所以虽然蒙面人的人数上占有优势,但是却没有一点便宜,相反不断的有人受伤,看见这样的情况,蒙面人知道自己的这次追杀算是不能成功了,所以便下令撤退了,如果那时候不是孟仁手下留情的话,以他的本事,取这些蒙面人的姓名,也绝对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孟仁看见蒙面人逃走,也没有去追,这些事情有些不明不白,所以他也不想过多的去参与,以免发生什么自己不能够对付的事情,看见安全下来的孟仁仔细的检查了一下那已经昏迷过去的壮汉,发现这壮汉的伤势着实不轻,本着救人救到底的态度,孟仁将这壮汉带回到自己的府上。”

    “孟仁的父母看见自己的儿子背回来一个满身是血的人,心里面很是惊讶,但是听孟仁说清楚原委之后,一点也没有责怪孟仁,相反还夸奖了一番,城主孟康梁更是为儿子的所作所为感到开心!”

    说道这里,黑衣人停了下来又问李毅道:“你说这孟仁的所作所为是对是错?又是否值得他父亲这样的褒奖?”

    李毅也不是很清楚为什么黑衣人总是要问自己这些奇怪的问题,但是为了能够继续听这个他现在已经赶兴趣的故事,李毅还是在很认真的思考以后回答说:“这孟仁心怀仁义,做事情又是大善之事,这等行为自然是正确的,其父亲的褒奖也自然是无可厚非,恨我不能早生几十年,否则一定要拜会一下这等人物!”李毅这话说的倒是真心话,因为在李毅的内心深处,一直也想着自己成为一个侠义之人。

    何为侠义,在李毅的理解就是除恶扬善,就是能够用自己的力量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黑衣人似乎很是藐视的再次用鼻子哼了一声,然后才继续讲下去,“这壮汉的体质是相当的好,受了很重的伤,也不过是休息了三天之后就清醒过来,当得知自己是被这灵蕴城城主的公子所救的时候那是连连感谢,那时候这人的身体还是很虚弱,但是就立刻提出要离开,用他的话他害怕会因为自己在这里给城主府带来灾祸,那时候因为其身体还没有好,所以被城主孟康梁给拒绝了。”

    “不过这一次谈话,也让城主一家知道这人的来历,却说这壮汉姓龙名胜,追杀他的人他也不知道是什么势力,但是这些人肯定是为了自己身上的一本家传秘籍《龙氏刀谱》,那时候,孟仁还没有意识这刀谱到底意味着什么!”

    “龙胜的伤势一天比一天好,大概也就是一个月的时间,伤势就已经全好了,伤好后的龙胜做的第一件事情,就表示为了报答城主一家的救命之恩,所以希望能够成为孟家的一名侍卫,这事情孟康梁原本是不同意的,但是孟仁却也是极力让龙胜留下来,究其原因,是因为龙胜对孟仁说自己愿意将刀法交给孟仁。”

    “城主孟康梁看见自己的儿子的坚持,虽然还有一些顾虑,但是最终还是同意了,这就在这不久之后,孟仁也第一次看见了这《龙氏刀谱》的厉害,在一个夜晚,有二十多人黑衣蒙面来偷袭城主府,只见龙胜一人一刀独败对方十余人,而且死在他手上的,就有六个人,这还是孟康梁看见这龙胜下手太狠所以出言制止,若不是有了孟康梁的阻止,估计死在他刀下的人就不仅仅是六个人了!”

    “对于龙胜的表现,孟康梁的心里出现了隐隐担心,但是孟仁却是异常高兴,当看见龙胜的刀法竟然是这般厉害的时候,他更是庆幸自己一开始的决定的正确,虽然他心里也感觉孟仁的过于血腥,但是那时候对于元功的追求,似乎让他忘记了考虑更多的事情!”

    “年少的人,总会对于元功有着特殊的追求,试问这大陆上的习武之人,谁又不曾想过独步天下呢?”李毅这次恰到好处的点评了一下,而黑衣人似乎也是有意让李毅参与到这个故事里面一般,讲一会就会停下来喝一杯酒,然后听听李毅说些什么!

    “龙胜这人为人豪爽,而且表现的重守承诺,所以在城主府内,不论是做什么事情,都是兢兢业业,不管是需要他做的事情,还是不需要他做的事情,他都会身先士卒,而对于答应孟仁的事情,他也没用食言,很是用心的指导着孟仁的元功修炼,在实战的攻防技巧之上,给予孟仁很大的帮助,同时也开始一点点的交给李毅《龙氏刀谱》,孟仁沉浸在自己元功的进步中,对于这龙胜也是越加的钦佩,久而久之,常以龙大哥称呼他!”

    “龙胜在城主府内主要负责安全方面的防卫,他也没有辜负自己的职责,那伙神秘蒙面人似乎一点也不死心,三番两次的偷袭城主府,而在这过程当中,几乎都不用其他人出手,仅仅是龙胜带领着他自己的小队一共是六个人,就将来袭之人全部搞定,而且龙胜一贯不改的就是其杀戮的本性,有好几次,对方明明是已经撤退,但是他仍就带着人追杀出去将那些人斩杀殆尽!”

    “灵蕴城内的百姓,渐渐的感觉到城内似乎有了一些变化,特别是城主府的地方,原本这灵蕴城是最安静祥和的地方,但是在最近的一段时间内,城主府内不断的传出来打打杀杀的场面,有好几次好误杀了不少无辜的百姓,这让百姓们很是不满,而大家也似乎发现,这些打打杀杀都是由一个有些凶的汉子参与的。”

    “对于大家的不满,城主孟康梁也是有所耳闻,但是对于这些他也是无可奈何,这孟康梁本就是重情重义之人,所以看见这龙胜拼死拼活也是为了保卫城主府,所以也不忍心将其撵走,所以他就只能对城中的百姓一再的解释,同时也不断的劝解龙胜要杀气少一点,能放人一条性命,就不要轻易剥夺。”

    “这龙胜的所作所为,确实不配呆在城主府,孟城主就应该将其送走,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感觉这龙胜似乎别有所图,按你讲述他的本事,又怎么能被几个黑衣人追杀成差点丢了性命的状态。”李毅对这龙胜有着一种不好的直觉,所以看见黑衣人喝酒的间隙,说出自己的想法。

    黑衣人对于李毅的话似乎没有回答的心情,依旧开始自顾自的讲着:“这龙胜嘴上答应的是好好的,只是一到了战斗之中,仍旧是不顾一切的杀戮,久而久之,孟康梁对于龙胜的疑虑也开始不断的加重了!城主孟康梁也是十分的奇怪,这龙胜的元功是如此之高,又怎么会轻易被人追杀至受了那么严重的内伤?根据孟仁的描述,那追杀的人且不能打过他,而他又绝对不是龙胜的对手,所以这其中到底还有什么理由?!更让孟康梁疑惑的是,那些来偷袭城主府的神秘人,似乎神力并不厉害,但是仍旧是每隔一段时间就来偷袭着城主府,这是为什么?怎么看都像是在送死一般,但是怎么会有人平白无故的送死,除此之外,自己和各大小势力都是一向交好,这又是一股什么势力偏偏要和自己一城之主作对?”

    “这诸多的疑惑压在孟康梁的心头,但是他也没有机会直接问龙胜,一是他认为直接问对方实属不妥,二是这龙胜似乎一直很忙的样子,很少和孟康梁单独在一起,孟康梁也想过用‘取思术’,但是想想这龙胜的本事,自然是不会中了取思术这样简单的招数,而且这办法又着实不道义,所以孟康梁虽然一直有所怀疑,但是迟迟没有去解决自己的怀疑,这种种的疑问,也只能是埋藏在自己的心里!”

    “欲决而不决,这绝非是正确,在我看来,这孟城主心善正直是无话可说,但是做事情有时候真是有点太过于善良了,这般留下一个不知根知底的人在自己的府上,本应该问个明白却一再要考虑对方的感受,这样的做法,有些不妥呀!”或许是因为自己有过经历,李毅对孟康梁心善肯定的同时,也委婉的说出了不妥的地方!

    “你的意思是这孟康梁的心善是不正确的?”黑衣人对于李毅刚才的感慨似乎很有兴趣!

    “心善并没有不正确,只是这心善也要分人对事看场合,善恶之分,泾渭分明,但是善也有大善小善,恶也有大恶小恶,总不能因为自己的小善而成大恶,也不能因为小恶而拒绝大善!”李毅对于这善恶之辩,总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但是似乎又总是想用自己的语言来描述一下!

    “善就是善,恶就是恶,又怎么区分大小呢,左手边是十个人,右手边是一个人,难道你为了就十个人而让那一人去死就是大善?你又凭什么说那一人就该死呢?”黑衣人似乎对李毅的说法不赞同,也是第一次直接反对。

    酒铺之内,这两个人似乎要开始一场善恶的论道。

    “李毅低头想了想,然后继续说:“算了,我承认你说的是对的,这善恶或许就是人心里面自我衡量的一把尺子,本就不应该讨论这其中的标准吧!”

    李毅话锋一转,眼神也明亮起来,似乎是想明白了什么一般!

    黑衣人则是缓缓的又喝了一杯酒……

    “没有标准,又怎么区分是善恶好坏呢,同样是杀一个人,为什么有些人就是正义的,就是在替天行道,而有些人就会成了无恶不作之徒呢?”黑衣人仍旧在反驳着李毅的话。

    “这……但是古语有云,人心本善,又不会有人故意去为恶吧?但是这标准,如何确定,我只能说是每个人都有自己衡量的一把尺子,所作所为,是错是对,在你我心中,应该都会有定论!”李毅也继续试图讲一些能够说服对方,同时也能够说服自己的话,只不过因为也不是很明了的原因,所以在语言的组织上显得有些乱。

    “算了算了,这些还是不要再说了,我对你的故事很是感兴趣,所以你还是继续讲下去,我感觉既然你想要讲,就不会讲到这一半的时候停下来吧?”

    黑衣人不置可否,又是一杯酒下肚,然后才又缓缓开口继续讲下去:

    这样的情况不仅仅是让孟康梁意识到了不正常,即便是不怎么参与灵蕴城事情的城主夫人也是意识到这些事情有些不对,所以在一天和孟康梁吃完晚饭之后,城主夫人主动对城主说道:“康梁,这城里的百姓似乎对你现在有些意见,这些意见反应越来越大了!”

    “这个我也有所耳闻,这也怪不得百姓们,的确是我们自身出了一点问题!”孟康梁一点也不逃避问题,很是直接的回答着夫人的话,两个人的感情一直很好,所以根本就不存在任何沟通上的问题。

    “那你打算怎么办?总不能一直这样下去吧,这样对你的名声很是不好的,再者,也不能让百姓们的意见积攒的越来越多呀!”城主夫人还是有些担心!

    “我也明白,但是这些事情似乎有一些棘手,这个龙胜,来历不明,现在想来,当初我留他在府里实在是太草率了,否则也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但是到了现在这个时候,我又不太好过分的去探究人家的隐私,不过怎么说,他还是尽心尽力的为这城主府忙碌着,而且我看儿子对他还是很敬佩,冒失的闹僵,这总是不好的。”孟康梁说出自己的担心。(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