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35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哦?你是这样认为的?那按你的说法,还有什么是正义的事情呢?”黑衣人似乎对李毅越加的感兴趣!

    “这个,我也不知道,或许每个人的心里面都有一杆秤,对于正义的衡量标准在每个人的心中都不同吧!”李毅早就想过这个问题,所以回答起来一点也不费劲。

    “那如果说我是那人的朋友,现在我要杀了他!”黑衣人突然指向那一小队人的首领,然后继续说:“你认为我这是善还是恶呢?”黑衣人这话说的一点准备性都没有,依旧是那么冷冷的感觉,似乎是十分的随意,严肃的语气,说出的却像是开玩笑的话,这一刻,李毅恍惚中想起了那个帮助自己的人。

    但是李毅也清楚的明白,自己眼前的这位,肯定不是那个人!

    这一行人看见这黑衣人突然这样说自己的老大,当然是气得不轻,一个莽撞的汉子也忘记了刚才自己上司的命令,唤出自己的幻兵器,直接朝着黑衣人的头颅砍了过来,嘴里还大声嚷嚷着:“你个装神弄鬼的,老子劈死你!”

    “住手!”

    谁也没想到喊出住手的却是这一行人的首领,那人喊完之后,再次灌了一大碗酒,然后扔下不少的酒钱,大声的说道:“别惹是生非了,我们走!”

    说完这些话,便带着他的人离开了酒家。

    “****的,这人真是嚣张,等以后肯定没有好下场!”看见人走之后,开始有人议论!

    “仗势欺人,老子今天没带人来,否则非得好好教训一下这帮人不可!”有人附和的说着。

    李毅摇了摇头,人走并不仅仅是茶凉,有时候还会招致一顿非议,人心这个东西,还真是最难捉摸的东西,而人,这种两面三刀的似乎也是不少!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黑衣人继续追问,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刚才发生的事情!

    李毅这时候心里也是有了奇怪的感觉,眼前这个人波澜不惊,但是却是一番要和自己论道的意思这是为何,说起来自己和他也不过是偶遇,李毅甚至是在想,对方会不会是故意找上自己?如果自己一开始没有说那句话的话,那么这个人还会聊这么多么?

    “我为什么要回答呢?”李毅心里有了一点点不爽的感觉。

    “因为你一定会回答!”黑衣人连抬头看都没看李毅一眼,说着话的同时,又是自顾自的喝了一杯酒,动作是不紧不慢,很是胸有成竹的样子。

    “无缘无故杀人,是为恶?为友报仇,是为道义,但是若是那朋友便非正之人,你的报仇就非道义,绕来绕去,其实你我都应该明白,很多东西不能用正邪善恶来衡量!”李毅也说不出自己到底是什么感受,虽然嘴上说为什么要回答,但是内心里面却是已经在回答了,或者李毅自己也想要有一个答案,其次的话,李毅也倒是想看看这人打的是什么心思。

    “那你说枉生盟是善是恶呢?”黑衣人似乎对问着问题十分的有兴趣,颇有一种打破沙锅问到底的姿态。

    “枉生盟自然是邪恶的,虽然其有自己的理由,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它让这个大陆混乱起来的,普通百姓需要的只是安定的生活,但是现在看看,这大陆之上,哪个地方还能够安定的生活?”李毅坚决的回答道,对于这一点,李毅似乎有着一种莫名的坚持!

    “我倒是不认同你的说法,你前面还说只不过是所处位置不同而已,那现在怎么这么坚定的说枉生盟就是邪恶的,你自己岂不是自相矛盾!”黑衣人听了李毅的话,也看不出是同意还是不同意,只是用李毅的话来反击李毅的话。

    “不说这些了,你我萍水相逢,实属偶遇,刚才出言,也是不忍你和他们起冲突,又何必操那天下的心呢,何不喝上两杯,然后各自而去!”李毅越加的感觉自己前面的人不简单,所以不想再多说,主动转移了话题。

    黑衣人听了李毅的话,似乎有了一点点的沉默,举起在半空中的手里的酒杯,就那样的静止在了半空中,没有喝下去的趋势,也没有放下的意思。

    李毅不知道自己这句话到底哪些地方说的有些不妥,但是回想一遍,怎么也不至于激怒眼前这个人,自己一开始的出言相助,不管怎么说,这都应该算是在帮助对方,就算是不领情,也不至于翻脸吧。

    一小会的时间,那黑衣人似乎突然醒了过来一般,将自己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看那样子似乎很是想借酒消愁的意思,也就是在这样的一瞬间,李毅感觉到面前的这个黑衣人似乎有着化不开的愁绪。

    而自己打心底生出那种冷的感觉,也似乎就是来源于对方这从来都没有化去的愁绪!

    “你的意思是你想帮助我?你不怕因此引火上身么?你不会不知道这世道乱的很吧!”黑衣人的声音依旧是很沧桑,但是似乎多了那么一点点柔和的意思!

    “这个倒是没多想,主要是我一开始来的时候也是听这些人说不想过多的惹是生非,所以我想若不是直接和他们起冲突的话,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李毅实话实话,至少一开始他真的没有想那么多!

    “年少无知?呵呵!”黑衣人的语气有一点轻蔑的意思,然后又接着说:“小子,你知道不知道很久以前灵蕴城的事情,这件事情有多久了,我也忘记了!”黑衣人语气中有一点回忆的意思。

    “灵蕴城事件?”李毅的脑海快速的思考着,但是想了一会似乎也一点头绪都没有,灵蕴城他倒是知道是十二大主城之一,但是什么灵蕴城事件,他是真心的不知道。

    就在他刚想要说不知道的时候,忽然想起自己第一天踏入明德城在那个酒楼里面有一个老者在讲述的时候似乎提过,那时候那个老者似乎似提未提的说了那么一句,但是到底是什么事情李毅还真是不知道。

    “这个……听到有人说过,但是具体是怎么一回事还真是不清楚!”李毅很是认真的回答着。

    黑衣人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然后又给李毅倒了一杯酒,然后说:“不知道你如何称呼呢?”

    “姓李,单名一个毅字!”李毅回答的很是干脆!

    “这这炎炎烈日下,不知道李毅你是否有兴趣和我一起共饮几杯,同时也听上一个小故事呢?”黑衣人的话似乎有着一种让人不能拒绝的魔力,似乎不是再商量,而是在命令一番。

    即便是有这样的感觉,但是李毅似乎对这个人嘴里的故事很是感兴趣,李毅大概也能猜到这个故事肯定是和灵蕴城事件有关,所以李毅也就不计较对方的语气,将对方给自己倒的酒一饮而尽,然后回答道:“愿闻其详!”

    黑衣人看见李毅的动作,也是将自己面前的酒一饮而尽,然后又将自己的杯子和李毅的杯子倒满。

    “灵蕴城,天下十二主城之一,灵蕴城的城外有一条很长的河,这河的名字就叫做灵蕴河,相传喝了这条河水的人都会十分的聪明有灵气,所以,灵蕴城也是因此而得名!”

    “在那个时候,灵蕴城可以说是天下十二城里面治理比较好的一个主城,这也都是因为灵蕴城的城主为人正直清廉,虽然在那个时候,这个大陆已经有了一些看上去很不正常的现象,但是这城主依旧敢于同这些不正常的现象做都正,因为他相信,这个大陆就应该是正义、仁善的,他无比相信这个大陆,会有径流老人的庇佑!”

    在黑衣人讲述的同时,李毅的脑海里似乎也浮现出了那时候的灵蕴城,那时候大陆上一切太平的景象!

    “灵蕴城城主姓孟名康梁,育有一儿一女,所以家里一共是四个人,因为是灵蕴城的城主,所以他对自己子女的教育也是十分的严厉,从小开始就向自己的儿女灌输着做人为善的道理,给自己的儿子起名字也灌输着这样的理念,所以他儿子的名字叫做孟仁,仁义的仁!”黑衣人不温不火的讲述着,也不管李毅是不是在仔细的听着。

    “这孟仁也的确是不负其父亲的培养,从小就努力做好每一件事情,对待城里的每一位百姓,都是恭敬有礼,为人处事,也必是以仁义为先,这样的表现得到了灵蕴城百姓的赞许,所以,几乎每个人都在说这孟仁一定会是城主的最佳继任者,而且一定会成为一名优秀的城主!”

    “但是,这个世上,似乎从来就不缺一种东西,那就是贪心,尤其是对权力的贪心,城主这样的位置,不知道让多少人心中牵挂着,在灵蕴城自然是也不例外,只不过,那时候的孟康梁和孟仁怎么都不会多想这些,在这两个人看来谁做城主还不是一样,关键是要能为百姓带来安定的生活,不违背径流老人为大陆定下的规矩!”

    “在那个时候,孟仁的年龄似乎比你还要小上一些,涉世未深的他怎么都想不到,这世上的很多事情,要黑暗的让人难以想象,但是不管怎样,那时候的灵蕴城,是在一种安定而和谐的情况下过着每一天!”

    说到这里,黑衣人又喝了一杯酒,然后又停顿了一下,不知道是在组织语言,还是在感慨着什么!

    “却说有这么一天,孟仁在修炼完之后去灵蕴河河岸旁游玩,那灵蕴河两岸的景色是十分的幽静,因为一小就在灵蕴城长大,孟仁对灵蕴河有着一种特殊的感情,总是喜欢在这地方诵读诗书,或者说是设想大陆一片大治的景象,每一个孩子的心里都有那样的一个梦吧!”

    “然而也就是在这一天,就在孟仁仔细的看着书的时候,突然听到不远处似乎有声响,而且那声音,一听起来就知道是打斗的声音,灵蕴城常年太平,别说是打斗了,平时就是连吵架的事情都不多,所以这让孟仁很是吃惊,作为城主的儿子,他自然是不会放任不管,所以就朝着那声音的方向寻找而去!”

    “这一寻找,孟仁很快就发现了不对的地方,在距离他不远处的地方,一个衣襟已经被鲜血浸透了的壮汉正在朝着他的方向跑过来,而就在这壮汉的身后,几个长袍蒙面人事紧追不舍,从眼前看到的情况孟仁已经是很明白,这在前面逃着的汉子,似乎是很难在坚持下去了。”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后面追着的蒙面人的一个人突然提速,三下五除二,就赶到了那壮汉的身后,手中的幻剑是直取那壮汉的后心!”

    李毅的拳头也微微的攥了起来,似乎也在想象着那激烈的时刻!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一只幻箭突然出现在了那蒙面人剑尖前进的路上,砰地一声,那蒙面人的剑尖受到阻碍,微微改变了方向,而逃跑着的汉子似乎也明白身后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一个闪躲,恰好躲开了身后刺过来的幻剑!这出手的不是别人,正是那灵蕴城城主的公子孟仁。”

    “一向以仁义行善为目的的孟仁看见这样的情况,自然是不会坐视不理,更何况这样的事情是发生在灵蕴城的管辖范围之内,这就更让他坚定了管上一管的决心!”

    “我想问你,若你是孟仁,你可会管这等闲事?”黑衣人讲到这里,又抛给了李毅一个问题。

    李毅有些沉默,很显然是在很认真的思考着这个问题,李毅确实是在问自己,这样的事情,如果是现在的自己遇到,自己会管么?如果是那时候的自己遇见,自己会管么?

    “如果我是孟仁,我也会管!”思考了一会的李毅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其实在他心里,却没有一个答案,因为他不知道自己会怎么做,但是既然对方问得假如自己是孟仁的话,那这答案倒是有的!

    “呵呵!”黑衣人没有说什么,似乎是笑了那么一下,然后就又喝了一杯酒,继续讲下去这个故事。

    “追杀那汉子的人看见有人出手搭救那汉子,先是一惊,而后当他们发现竟然是一个年龄不大的少年的时候,似乎又没有了更多的担心,那刚才出剑的人看了看已经是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壮汉,对着不远处的孟仁说道:‘小子,我们再次办事,劝你别多管闲事,快点给我滚开,别说老子连你一起办了!’”

    “看见这些蒙面人嚣张的样子,孟仁的怒气也是不大一处来,他怎么也想不明白灵蕴城的治下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虽然此时他自己只有一个人,但是年轻气盛,丝毫不退让的回答道:‘我是这灵蕴城城主孟康梁的儿子,今天遇见这不平之事,自然是不能熟视无睹,且大陆之人,皆应仁义,我又怎么能坐看你等狂徒行这不轨之事!’,孟仁的话句句出自真心,说的很是硬气!”(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