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34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西子斌和自己同一战线上的两位兄弟,虽然三个人之间没有什么交流,但是却已经大概明白了彼此的想法,西子斌仔细的查验了一下两边所谓的密信,族长印鉴上一点也分辨不出来孰真孰假。

    这可应该怎么办?西子斌越加的苦恼,别人或许不在乎什么,但是对于他而言,长老的身份决定着他对这样的事情一定要慎重。

    西子斌似乎随意的向着沈一阳的方向望了一眼。

    若冰、韩子明、沈一阳、顾子超以及那个见首不见尾的必杀令执行者,整个遗忘部落未来最重要的人似乎都在这边了,特别战部也可以说是族长的心血,将这些人放在特别战部里,足以说明族长对这些人的看重,而且,李毅也在这里,族长曾经不止一次暗示过李毅是遗忘部落重要的人物。

    这样看来的话,老族长似乎没有理由把族长之位传给陈子品,那么……

    这些年来,族长一直是就是族里智慧的代言人,那么族长的决定就一定不会错的,更何况这么重要的事情,老族长又怎么会不慎重考虑呢。

    考虑到这些,西子斌心里面已经是做出了决定,沈一阳是继任者,这应该是不会错的,那么,陈子品这样做,这可是大罪,但是,换一句话说,为什么张墨水也会和陈子品一起呢?

    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遗忘部落分裂?西子斌虽然下了决定,但是内心之中却依旧是十分的忧虑。

    做出了决定的西子斌没有再过多的思考,他也明白时间拖得越久就对遗忘部落越不利,于是,立即走到李毅的一侧,同时说道:“我相信这个决定,沈一阳是族长的亲孙子,族长没有理由将这个位置传给别人,原本我以为会传给若冰,或许族长是另有考虑,所以才做出了这样的决定,沈一阳继承,然后成年前由若冰辅助!”

    西子斌一表态,似乎场面上沈一阳已经占了绝对的优势,而陈子品,则陷入了一个尴尬的地步。

    另一边,小家伙沈一阳擦干了自己的眼泪,然后一脸大人模样的说道:“陈叔叔试图谋篡族长之位,按照族规,应当剥夺长老之职,如何处置,由若冰姑姑代为决定!”小家伙似乎熏染了不少,所以说起话来有板有样。

    “若冰姑姑?”李毅再次听到这个词的时候心里一动,这么看来,若冰的身份,也不是那么简单呀。

    “小家伙,事情还没弄清楚就开始发族长的命令了,哼……”陈子品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是没有什么退路,于是也就狠了心要闯一闯,大不了就是鱼死网破,而且,她忍心看大家遗忘部落落得那样的下场么。

    “沈一阳年龄太小,不适合族长之位,我请求代替族长之职,如果大家不同意,那我只好带着我的人……”陈子品露出了自己真正的面目,他的野心,在这个时候彻底的暴露。

    “你敢!!”韩子明首先看不过去了,大声呵斥道。

    陈子品狠狠的瞪了韩子明一眼,然后用着很轻蔑的与其说:“你算是什么东西,还敢这么和我说话,我敢,你看我敢不敢!”

    陈子品的话音刚落,围在石台边上最里面的人突然亮出了兵器,将这石台围的严严实实,每个人都是清一色的正式的幻石兵器,这些兵器也是张墨水连夜打造的,当然,这其中也有顾子超的功劳。

    形势急转之下,陈子品决定用武力解决问题,而且他有十足的信心,虽然若冰厉害,但是……,到底谁更厉害,没比过又怎么知道呢。

    李毅眼睁睁的看着看着局势变成了现在的局面,早就知道没办法置身事外,但是怎么也没想到会变成兵戎相见的地步,看见对方这架势,显然是早有准备,反过来看自己这一边,都是拖着疲惫的身体,而且特别战部又没人在这里。

    不过转念一想,就算在这里又怎么样?自己能让遗忘部落的人自相残杀么?那样的话岂不是以前所有的努力都白费。

    而且,沈一阳会那样做么,这个小孩子李毅也有了不少了解,小孩子年龄虽然不大,但是肯定不会让自己人互相残杀,自己这边的每一个人,都不会动身,那么似乎就只能放弃这个族长之位。

    这个时候,自己也是没有什么办法了,老族长,你千算万算,提防着我这么久,恐怕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的人会背叛你吧,虽然场面上很是糟糕,但是李毅心里却依旧平静如水!

    沈一阳看了看丧心病狂的陈子品,看了看对着自己的刀剑,心中也说不出是怎么样的滋味,但是,就像是李毅说的那般,他年龄虽小,但却很懂事,他自然不会忍心族里内乱。

    “如果我……将位置让给你,你会翻过这一切,好好的代领全族的人抗击异兽么?”沈一阳稚嫩的声音问道。

    “这个不用你操心!”陈子品回答道,理直气壮一般。

    “那好……”

    “等一下……”李医师在这个时候又站了出来,阻止了沈一阳望向的话,然后看着不远处的陈子品的方向说道:“族长大人曾经让我问一下,谁敢杀了这叛徒?”

    陈子品回头看了看,都是自己人,然后轻蔑的笑了笑。

    然而就是这一刻,突然一把刀出现,快如闪电一般的出现,擦过了陈子品的脖颈,陈子品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居然会用这样一种方式画上了人生的句号。

    这一个具有绝对逆转性的巨变,惊呆了所有人,谁也没有想到会是真个样子,陈子品的元功也是不可小觑,就连若冰恐怕都没有把握能够一击必杀,但是,事实就是这般,陈子品就是这样简简单单轻轻松松的被人一击必杀了。

    足足愣了一会,大家才去留意这个出手的人,出人意料的出手,出人意料的结局,很难想象,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在一种出人意料之下才完成。

    出手杀了陈子品的人此时已经借着机会走到了沈一阳的前面,然后单膝跪下,看着沈一阳的眼睛认真的说道:“属下魏子龙,听从老族长安排,一直在暗中观察陈子品方面所作所为,刚才有所冒犯,请族长见谅!”

    没错,出手杀人的是陈子品认为的自己人,是早已经被张墨水认为被自己收买了的魏子龙,不得不说,老族长的这手伏棋下的真是太早了,早到了超出众人的想象。

    李毅的心里,再一次对老族长刮目相看,看来老族长能够在遗忘部落族长的位置上做了这么些年,并不是一点原因都没有,不愧是遗忘部落指挥的代表,这一切却都没有逃出其作出的安排,不得不令人佩服。

    但是,李毅的心里也多了一种想法,那就是顾子超,顾子超是真是假呢,张墨水那样精明的人,不也是被魏子龙欺骗归去了,如果这一切都是族长安排的话,那么顾子超……,想到这里,李毅望了顾子超一眼。

    顾子超显然没有注意这些事情,仍然在震惊之中,李毅摇了摇头,似乎是要将自己不切实际的想法抛开一般。

    魏子龙的横空杀出,可以说是直接瓦解了陈子品一方的势力,连自己的老大都死了,还能挣扎什么,虽然张墨水也算是一号人物,但是,还没有到了能号召遗忘部落的人和自己的族长作对的地步。

    所以,一场内乱,就以发起者的身亡划上了句号。

    张墨水振振有词的说自己是被胁迫的,反正这种事情是死无对证的,而且,遗忘部落这个时候确认,张墨水认为自己不会被轻易放弃,更为重要的是,张墨水还抬出了曾经老族长的话来压所有人,总而言之就是一句话,你们不能动我一根汗毛!

    小家伙沈一阳看见事情突如其来的转变,也是一脸的不相信,但是事实却是很清楚的摆在他面前,由不得他不相信,虽然刚才一直很坚强的样子,但是这个时候却露出了孩子的一面,轻声的问道:“若冰姑姑、先生,接下来我该怎么办?”

    该怎么办?李毅心中一阵苦笑,这个时候,自己应该是不能说话才对,他怎么还问自己,老族长会不会在自己身边安排什么人算计着自己呢?越是这般想,李毅的心里就越是谨慎。

    “我没什么意见,都听族长吩咐!”李毅藏起了自己心里所有的想法,很是公文式的回答。

    若冰听着李毅的回答,因为一直和李毅共事,似乎也明白了李毅的谨慎的原因,于是传声道:“你不要多想,第一,顾子超不是那样的人,第二,族长让未来的族长认你做先生,你还不明白族长的意思么?不要以为族长他不知道先生的意思……”

    李毅看了看若冰,心里却是明白了很多,老族长是在给自己吃了一颗定心丸呢!

    一场族内的闹剧,竟然是以这样一种峰回路转的结果作为告终,这里面最重要的人物,肯定离不开两个人,其中一个是李医师,另外一个就是魏子龙。

    魏子龙的确是老族长早早就埋下的一个暗手,这个暗手,针对的不仅仅是张墨水,还有李毅,只不过那个李毅是魏子超,这两兄弟其实从小就是在族长的培养之下长大的,因为特殊的原因,很少有人知道这些事情。

    两兄弟当中,魏子龙可以说是实力超强的演技派,中途甚至有一段时间连老族长都怀疑是不是真的被张墨水给策反了,但是也恰恰是这样的表演,才成功的欺骗了所有人,包括张墨水和陈子品,也包括李毅、若冰。

    其实,老族长对于这个还是有防备的,如果魏子龙不出手,以还是会有人出手的,老族长在遗忘部落经营了这么多年,其藏在暗处的实力,是陈子品难以想象到的,如果老族长想要阻止这些的话,可以说都是完全能够做到的,但是他之所以让这些事情发生,就是想让陈子品跳出来,这样的话才能够光明正大的除去这个人,想把位置传给自己的孙子,自然是要除去能够对自己孙子威胁最大的人。

    政治上的立场和斗争,永远是这样人捉摸不清也看不透,老族长的安排步步为营,后来猜测到一些的李毅对于这个老族长的深谋远虑,也是只能竖起大拇指陈赞。

    另外一个暗手,就是李医师,老族长就是在那天好像是自语的时候,将自己的信件交给了李医师,其余的,则是更早的时候,当老族长意识到自己快要不行了,就已经和李医师沟通过,所以,这一切都在老族长的预料之中。

    陈子品死了,张墨水一阵狡辩,虽然大的形势已经定了下来,但是剩下的这些人怎么办?这个问题还需要解决,而且还必须慎重的解决。

    李毅原本是不想停留在这里了,因为不论怎么处置,他都不应该说什么话,虽然已经想明白了小族长是老族长给自己的一个护身符,但是什么时候都不能过了,如果自己什么事情都想关的话,那么,最后未必就是好下场。

    其实李毅早就觉察到了老族长身体的异常,但是他没有想到会这么早就会这么严重,原本他还打算在族长身体不好的时候将自己统领特别战部的权利放回去,这样的话老族长应该不会动自己,这是李毅最开始设想的自保方式,但是现在看来用不上了。

    “族长守护者何在?”李医师看见小族长对于如何处理剩下这些人举棋不定,几番求助李毅的目光却又都被李毅视而不见,而若冰在这个时候却突然离开了,一句话都没有留下就离开了,所以,该怎么办,一时间还真没有人能帮这个小族长决定,所以李医师想到了族长守护者。

    这个时候,或许这个一直守护在族长身边的人会有办法吧。

    声音落下不久,人群外有一个人全身裹的严严实实的径直的飞落到石台之上。

    “见过族长!”族长守护者首先跪拜小族长,声音明显是故意处理过的,所以听不出来年龄的大小。

    “您……请起来吧,不知道爷爷有没有留什么话给我?”小家伙显然更关心这个问题。

    “老族长有三句话留给你,希望你务必按此执行!”那人很清楚的回答道。

    “哦?那您快讲!”小家伙很是急切的说道。

    李毅听见这人说老族长还有事情交代,也打起精神,仔细的听了起来,其实不止是李毅,几乎所有听见了的人都很关心老族长到底还有什么事情吩咐下来。

    “第一句:领头已死,从者可饶,长老之位,以此抵罪。”这人清清楚楚的说出了第一句话。(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