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34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但是更无奈的是,自己想要狠狠的打一场都不行,和他一样委屈的,是每一名偷袭小队的成员,眼见着自己身边的人越来越少,但却是没有一点的办法。

    憋屈,实在是憋屈,这是这一行人最内心的想法。

    “韩子明?”就在韩子明准备再次偷袭的时候,突然有人叫他的名字,这样一下子可是让他有些意外,因为这声音他太熟悉了,不是别人,正是号称第一高手的若冰。

    “若冰?是你?你怎么来了?”韩子明很是不解!

    “我怎么就不能来了?”

    “不是,你的伤不是……”韩子明欲言又止。

    “这就不用你担心了,李毅命令你,这一次全力进攻,宁死不可退!”若冰说出了自己的来意。

    “什么?怎么?”韩子明万万没有想到这个事情。

    “全力进攻,宁死不可退,魅影豹首领就交给我了,我和你们一起!”若冰很是简洁的说着。

    “是!”韩子明坚毅的回答,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李毅突然改了主意,但是宁死不退的战斗风格,他喜欢,整顿了一下士气,韩子明大声呼喊道:“杀!”

    袭击小队抱着必死的决心全部压上。

    魅影豹首领忽然感觉那边的有些不对,这一次的战斗事件似乎比任何一次都长,所以他带着自己手下三分之一的魅影豹前去支援,看见到了战斗的地方,他立刻发现了不对的地方,这一次,对手似乎特别顽强,而且一直缠着自己的生物,是一个高手。

    又是一会的时光过去,安静的原始森林突然出现满天的喊杀声,魅影豹终于发现了情况的异常,但是却已经晚了。

    李毅带着特别战部所有人杀到!

    遗忘部落内,所有的民众又都被召集到了村子里的广场上,这一大片的广场,或许是因为太久没人打扫的缘故,看上去多了不少杂草杂物,多了几分荒凉。

    中间最简单的石台之上,站着的也不再是从前的人,原本是权利象征的那个位置之上,如今,却是摆着一张床,而床上,躺着的是奄奄一息的老族长。

    病来如山倒,老族长自己恐怕也想不到,仅仅是短短的时间内,自己的身体竟然遭到了这种状态,而这也直接导致自己对局势掌握的失控。

    有人忧愁就有人欢喜,而现在,最过于欢喜的就莫过于陈子品。

    但是已经历练多年的陈子品当然知道应当在什么时候表现什么样的状态,所以即便是心里面欢喜的不得了,但是在表面上,那一脸悲痛沉重的样子,却像是自己最亲的亲人去世了一般。

    之所以会把老族长抬出来,是因为他想眼一出戏,这出戏没,要是没有老族长可是不行,而且老族长现在已经处于半昏迷般清醒的状态,所以就算是想给陈子品找麻烦也是不可能,更为重要的是,就算是清醒着,老族长也是几乎说不出来话。

    看着石台下面聚集着的人越来越多,陈子品心中是一阵激荡,在这之前,他可是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会有一天能够接任族长的位置,这样的情况,让他现在还有一点恍惚的感觉。

    稍微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心情,陈子品给了张墨水一个颜色,张墨水看见之后,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就面向着台下所有人,用着低沉声音开始了演讲。

    “今天,把大家召集到这里,是不得不向大家宣布一个十分令人难过的消息,我们遗忘部落最敬爱的族长大人,因为过度操劳族中大小事情,所以在前天被累倒了,李医师已经诊断过了,族长随时都有可能离我们而去。”

    说道这里,张墨水顿了一下,用衣袖在自己的脸上抹了一下,似乎像是在擦去泪水的样子,下面的人听见这样的消息,不少人已经是惊呆了,大家怎么也没有想到,前几天还好好的族长怎么说倒下就倒下了,而一向尊重爱戴着族长的人,此时也留下了伤心的泪水。

    “但是,就是在这个时刻,族长仍然心系着遗忘部落的安慰!”张墨水的声音突然一震,“族长大人吩咐我们在这里聚集,就是为了宣布一个重要的决定,那就是谁是遗忘部落族长的继任者,这件事情,关系着谁将会领导大家继续抗争异兽,所以族长宁死也要来到现场宣布,所以,我们将族长的病床抬到了这里。”张墨水说到这里,用手指了指不远处的病床。

    “但是,族长大人的身体太微弱了,所以就只能派一个人去听族长大人的吩咐,这件事情,事关重大,所以我毛遂自荐,因为我是个外人,不会对你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徇私,大家看可以么?”张墨水询问道。

    下面的人一片乱糟糟,自然是有人赞同有人反对,反对的是因为张墨水是外人,不应该参与到部落里继承者的事情。

    “大家静一静,不要吵了,族长身体本来就不好,我,陈子品是遗忘部落的第一长老,所以我同意张师说的,大家就不要在争论了!”陈子品这时候的威信还是很足的,所以此话一出,倒是没人在出言反对。

    张墨水看了看周围一眼,慢慢的走到了族长的病床前,然后将耳朵像模像样的附在了族长的嘴边,皱起了眉头,过了一小会,才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

    这戏倒是做足了全套,老族长明明是什么话都已经说不出来,张墨水演的倒是很逼真。

    张墨水轻轻的站起身,就要走回到自己原来的位置。

    这时候,一阵吵闹声传来,远远的望去,竟然看见是特别战部的人回来了,虽然一行人当中有些狼狈,但是毋庸置疑,特别战部回来了,在一个恰当的时机回来了。

    很多时候的很多故事,都是在巧合之下发生的。

    陈子品和张墨水互相看了一眼,两个人都是很担心:这特别战部,怎么偏偏赶在这个时候回来。

    走在特别战部最前面的不是别人,正是李毅,李毅看着这么多人聚集在一起,而且远远的看见了老族长躺在床上,心中倒是明白了一大半,虽然和老族长一直是互相提防的状态,但是看到这一幕,李毅的心里还是很难受。

    紧跟在李毅后面的不是若冰也不是韩子明,而是那个小家伙,小家伙这时候才看清躺在床上的老族长,一下子就哭了出来,哭喊着爷爷向族长的床跑去。

    这样的称呼让李毅很是意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小孩字竟然是族长的孙子。

    遗忘部落留在部落里的族民看见特别战部回来了,心情都是很激动,一面是悲痛,一面是喜悦,这冰火两重天的心情当真是十分难受。

    李毅并没有做停留,径直的走到石台之上,他也很是担心族长到底怎么样,而且,他现在的身份,上这石台恐怕不会有任何一个人会不同意。

    和李毅一起上来的,还有韩子明和若冰,若冰站在那床边,一时间竟然像是呆在了那里,没有人理解若冰和老族长之间的感情,但是李毅明白,若冰很是伤心。

    顾子超看见李毅,连忙问候道:“先生好,您终于回来了,族长他……”话已经说不下去,偌大的台子上,竟然是安静了下来,只有那小孩子一个人哭声。

    场面上安静,但是,站在台上的这些人当中,却有人怎么也安静不下来,用心急如焚来形容也不足为过。

    “李长老,您回来的正好,族长大人他现在的身体情况差得很,但是就在你回来前一刻,他老人家已经将族长继承人的人选告诉给张师了,哦,对了,张师现在是留守战部的统领,所以,还是先让我们听一下族长的命令吧,这可是遗忘部落的大事情。”陈子品振振有词的说着,他不想再拖下去,因为害怕会有什么变数出现。

    李毅看了看陈子品和张墨水还有魏子龙三个人,因为是才回来,也不清楚是什么状况,看见没有人反对,他自然不会多说什么,人往后退了几步,站在了族长的床旁。

    陈子品心里的石头似乎落了下来,看了看张墨水,示意其继续。

    张墨水也不迟疑,立即走到石台的正中央,然后清了清嗓子,大声的说道:“老族长刚刚又忽米过去了,不过在他昏迷过去之前,还是告诉我了族长的继承人,下一任族长就是……陈子品长老!”张墨水重重的说出了陈子品的名字。

    “哦?原来是陈长老呀,也对也对,陈长老够资历,人也沉稳……应该应该……”

    “嗯?怎么是陈长老,族里一向没有让长老继任族长的习惯,族长大人不应该会这样做?这怎么……”

    “这……,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呀……等一下,看看特别战部的反应,总感觉游戏不对的呢……”

    听见这个结果的人,反应不一,但是没有选择过多的说话,陈子品一直在盯着李毅,看见李毅一点表示都没有,心里面安定了很多,想着只要自己一站住族长的位置,那么……

    陈子品的心渐渐的安稳下来,这族长的事情可以说已经是没有什么意外了。

    “等一下,你的这命令是伪造的!”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人质疑到,质疑的人居然也是站在石台之上,陈子品寻音而去,才看见说话的竟然是李医师,心中立马生满了怨恨,恶狠狠的瞪了李医师一眼。

    “哦?刚才大家都看见了族长对我的吩咐,你真是血口狂言!”张墨水立即反击到,同时就要出手控制李医师,但是韩子明这时候出现在了李医师的旁边,狠狠的看了张墨水一眼,张墨水立刻打消了念头。

    “你们是串通起来谋取族长的位子,族长大人早就昏迷过去了,根本就不能吩咐你什么,而且,我这里有族长大人给我的关于族长继任者的亲笔密文,是加盖了族长印鉴的!”李医师快速的说出了自己的凭证,说话的同时,还拿出了一个信封。

    陈子品的脸很是阴沉,狠狠的瞪着李医师,他怎么也没想到会出现这么一码事情,但是心中却没有放弃,心想着一会一定要污蔑这个是李医师伪造的,而张墨水则是巧妙的退了几步,隐约中和陈子品以及魏子龙形成三角之势。

    李医师快速的打开了手中的信封,然后大声的读出了迷信上的字:族长之位,传于吾孙,沈一阳,成年之前,若冰辅之。与此同时,还将信件展示给大家看,族长的印鉴清晰的印在上面。

    “李医师,我看这是你的阴谋吧,你是不是被李毅给收买了,族长怎么会将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一个小孩子,哼,我就知道你这个人不对,所以才安排张墨水演出刚才那么一幕,果然把你给试探出来了,我这里才有一份族长亲自赐给我的密信,让我继任的凭证就在这里”

    陈子品突然反击,从自己的怀里也拿出一个信封,然后打开,上面也有着一个血红色的族长印。

    两封密信,两个结果,在场的遗忘部落的族民一下子就糊涂了,这到底该信谁好,双方是各有支持者,而一些中立的人,则是真的有了一点糊涂的感觉!

    这个时候,另外的五位长老就显得极为重要了,可以说,这五位长老的立场,绝对会左右大家的意见,而这五个人当中,有两位就是陈子品的人,而剩下的三位,则是相对独立公正的存在,但是这三位一向是同气连枝,都已其中的那位西长老为主。

    谁真谁假?西子斌第一次感觉到了棘手!

    李毅的心情很是糟糕,十分的糟糕,同时也是十分的气愤。

    忙了一路,好不容易突击出来赶到遗忘部落,什么事情都还没有做,倒是先陷入了斗争当中,让他气愤的是,自己带领特别战部不顾生死的在前线打拼着,后面的人居然搞起小动作来了,而且还要牵连到自己。

    基于以上的原因,倒是李毅的脸色很不好看。

    “别介意,还有我呢!”

    就在李毅心情极度不爽,人也在爆发边缘的时候,若冰的声音响起在了李毅的耳中,李毅听见后,朝着若冰的方向望了望,只看见若冰一双清澈的眼睛和对他的点头示意。

    李毅压下心中的不满,开始旁观事态的发展,虽然明知道自己肯定是不能置身事外,但是李毅并没有想在这个时候就介入,希望能够把前因后果看得更清楚一些。

    这个时候,遗忘部落大多数人的注意力此时并没有在陈子品或者沈一阳身上,而是在以西子斌为首的那三位中立的长老身上!(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