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31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容小北的正前方,有两个人跪在那里,全身还在发着抖,看得出来很是惧怕的样子。

    “这么说,到现在为止,你们一点关于遗忘部落的线索或者是遗迹都么有找到?”容小北那独特的嗓音响了起来,说完这句话,还从身边一位妖娆女子的手里接过来一杯酒,一口而进。

    “是,我们每天都在不停歇的寻找,但是时间真的是相隔太久了,而且我们的线索几乎少得可怜,所以现在的进展并不是很大,不过我们还是有收获的,已经圈定了三个重要的地方,正安排人进行挖掘和搜索。”跪着的两个人中其中的一个人回答道。

    “好,至少还有收获,我也不为难你们,尽可能给我找到点线索,全部的人都集中到这三个地方吧,三天的时间,如果三天还没有什么收获,该处决的就地处决,然后撤退。”容小北的说的很是随意,丝毫没有为自己的一句话会决定很多人的生死而慎重。

    “是!”那人没想到容小北今天这般好说话,所以窃喜的回答着。

    “不用谢,因为你也被包括在内,没有结果,你就要带着他们一起去死,明白么?哈哈……”容小北的笑声有些肆无忌惮,谈笑间就决定一个人的生死,不得不说其心之狠辣。

    听到这话,跪着的人脸色立即变得惨白,但是他没有一点拒绝或者是求饶的心情,跟了容小北的时间也不断,他更明白,自己对于这样的命令只能接受,稍微有一点不满意的表现,那结果是比死都要难受的。

    “是,属下一定竭尽全力。”这人几乎是咬着牙说出这句话。

    “不错,去忙你的吧,别让我失望。”容小北似乎对这人的表现很是满意。

    看着那人离去,容小北又把目光聚集到剩下的这个人的身上,略微思考了一下说道:“说说你的情况吧?干净利落的说,我不希望听见一句与事实不符的话!”

    “是,最近在谷子陵附近出现的人越来越多,初步估计有不小十伙势力,不过他们似乎都是很谨慎,并不敢太过于深入探究这里的情况,不过我也不知道这样的情况什么时候会出现变化!”这人言辞诚恳,倒不像是做假。

    容小北将自己身边的两个女子搂在自己的怀里,两只手分别伸进两个女子的衣服里直接放在胸上,嘴角露出了一点点危险,眼睛转了转,没有多长时间,就下定了主意,张口说道:“全面出击,进行游斗,三天后最好引导谷子陵的最深处,剩下的你就不用管了。”

    “是!”这人也明白自己要做什么,所以领了命令就退了出去。

    那人刚刚离开,之间两名妖娆女子一声惊呼,原来是这一眨眼的功夫,两个人身上的衣服确实已经变成了缕缕碎片,便随着这些衣服碎片的,还有容小北那肆无忌惮的笑声。

    三天以后,原本应该有帐篷的地方已经一个帐篷都没有。

    容小北手里拿着一把幻石兵器同时身后的两个人还抬着一个石碑,现在他们所在的地方,是谷子陵谷所在的地方边沿,而谷底,这有人在厮杀。

    那人果然没有违背他的命令,引来了不少人到这里。

    容小北手轻轻一挥,然后跟随在他身边的人立马四散开,散开之后,就是数不清的巨石向着谷底撒去。

    没有一丝丝惋惜,容小北的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容,谷底正在消失的生命,似乎成为他最佳的笑料。

    容小北的心情不错,还源于他身后的石碑和手里的幻石兵器,他手里的幻石兵器,他用不了,所以他有十足的把握这是那只远古部落遗留下来的幻石兵器,而后面的那块石碑,则是远古部落对自己事情的一些记述。

    更让容小北看中的,是和手中的这般幻石兵器一起出土的一本书,书名:《变》

    …………

    不知道是在那座山的一个山沟里或者是山岗上,一座有些破败的小茅屋,屋子内,只有一老一中年两个人,老者慈眉善目,似乎是天生一副好人样,中年男子本无出奇之处,只不过脸庞处有一刀疤,凭生添了几分凶恶之气。

    老者不是别人,正是李毅的师父徐博之,而中年人,就是一直暗中帮助李毅的穆宇轩。

    “这样等下去有用么?你不是说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么?”穆宇轩有些不解的问着徐博之。

    “不是等他,现在我只能知道他还没死,至于在哪里我也不清楚,之所以在这里,是因为现在的局势,我们什么都做不了,所以就在这里呆着了,这里也不错,你看,田园风光,多优美的景色呀。”徐博之淡淡的解释着。

    “优美倒是不错,不过我这个人似乎天生不会过这样的生活,一旦闲下来,就全身都是不自在,要不您给我安排点任务,只要不让我在这里等,什么事情都好。”穆宇轩很是无奈的说着。

    “不行,我不是说了么,现在的形式,是什么事情都不适合做,我们只适合等下去,只要你和我在这地方,我们的人就不会有一点的异动,这样才是对大家最好的保障。”徐博之似乎一点也不理会穆宇轩的无奈和请求。

    “那我们要等到什么时候?别怪我没提醒你,您老人家年龄可是不小了!”穆宇轩有些赌气的说道。

    “多久,看情况,我们现在,等的是时变!”徐博之的眼睛望向了远方。

    “总是这么神秘,对了,我想知道你问什么会选中他?你明白我说的是谁的!”穆宇轩一脸期待的等着答案。

    “有些事情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不过我只能说,这一切都是冥冥中的安排吧,他一定会是一个变数,虽然我不知道这个变数能不能安全的活下来并且成长起来!”

    “变数?他?”

    “对!”

    “可他只是一个制器师!”

    “径流老人也是制器师!”

    …………

    明德城。

    没有了诸多纷争的明德城似乎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如果说有什么变化的话,那就是制器部附近的民宅已经被征用了,五大战部以及明牙部的日常训练更加的严厉了,普通的老百姓依旧是过着简单的生活。

    世界是他们的,是我们的,但始终还是他们的。这是书堂里面教书的师傅说的一句话,只不过不知道有多少人能够理解的上去。

    城主府内,往常一般的例会有开始了,只不过是见不到了朱健的身影,上次的一败,对于朱健的打击,不仅仅是精神上的,还有身体上的,重伤的他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恢复的迹象,除此之外,这也是对所有明德城战部的打击,所以才会有了前面说的加练。

    因为李毅和张墨水先后逃走的原因,再加上钱广的极力劝阻,朱城主取消了对大型幻石矿这件事情的参与,当然,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明德城不远处的森林的边上,有些不太平。

    但是不久之后,那地方似乎又安静了下来,朱坤更想多派人向深处侦察,但是,传说中的危险让他不敢轻举妄动。

    一切都是变数,没有看清明朗的结果之前,身为明德城城主的他,更是不想走错任何一步。

    静观以待时变,这是朱坤做出的最简单同时也是最后的决定。

    一切都在变,一切都在等待……

    每一天太阳初升,都应该是希望的开始,但是对于一些人来说,这也意味着希望的逝去。

    一些人当中,一定会包括遗忘部落的族民们,过去的时间里,对于他们来说,是阵阵折磨和希望并存的时光,这样的时光,反而是更加的折磨人,每天都怀有着希望,但是每一天,又只是能看着希望原来越远。

    好在,他们并没有放弃,心中燃烧着的火焰,在让他们继续坚持着,毅然决然的坚持着,这是一种精神,刻在血液里的精神,是遗忘部落多年以来沉淀下来的精神。

    而这些天来,除了在精神上的不屈不挠的坚持,让他们仍旧抱有希望的原因,还是因为制器师张墨水的表现,张墨水在这样的时候并没有使用任何的手段,全心全意的制器,每一天都要工作在十个时辰左右,而且人也更加的和蔼,不过即便是如此,这幻石兵器的产量还是让大家越发的感觉不容乐观。

    不过张墨水的收获还是很大,因为他这些天以来的表现,让越来越多的村民们相信他,并且有了一种近乎崇拜的依赖感,似乎有着张墨水在,对于未知的磨难,战胜也会有希望的。

    相比于张墨水,李毅在村民里面的好感有所下降,这是因为他们忽然间发现族里的名誉长老好像是人间蒸发一般,那天晚上之后,竟然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甚至连一件幻石兵器也没有制作出来,所以他们有些失望,但是,同时也是带着一丝丝的期待,因为,神秘之后,或许会有惊喜!

    不能出现,这也不能怪李毅,因为他根本就不在部落里,好在族长为了安抚大家的情绪,对外宣称的是名誉长老李毅是因为闭关制器才不出来,而且一旦闭关成功,那么遗忘部落必将能够战胜这次灾难。

    这也让更多的族民增是满怀期待,寄希望于李毅的闭关之上,特别是对李毅有所好感的人,更是发奋般的苦练,等着李毅出关时的惊喜。

    但是,此时此刻,李毅的房间里,只有着顾子超的身影。

    顾子超仍旧在苦苦修炼着自己的眼力技法,丝毫不敢有停歇的地方,而他的勤奋,直接带动了那些年龄不大的孩子们,这些孩子们没有意思的调皮捣蛋,对于顾子超分配下来的学习内容,都是认认真真的学习。

    顾子超的元力在自己的眼部一点一点的运转着,突然间感觉到眼前似乎有了感觉,眼睛的部位似乎突然产生了一股吸力,在主动的引导着自己的元力前进,对于这样的结果,顾子超没有一点的惊慌,相反更多的是惊喜与期待。

    李毅早就已经将要突破到达第一层境界‘通视’时的表现告诉了顾子超,所以他自然是明白,自己即将要达到第一层的境界,现在他的心情,真的是异常的兴奋,如果不是因为突破的过程还没有完成,他一定要大叫几声来发泄一下自己的兴奋,努力,终于有了回报了。

    可以说,顾子超的成功并不是偶然的,而真正的是靠着孜孜不倦的勤奋努力而来,如果计算起来,顾子超在眼力技法上累积起来修炼的时间,远远要超过了李毅,所以,这其中的辛苦,只有他自己明白。

    但是,有了现在的收获,顾子超更是相信,这一切的努力,都是值得的。

    不长的时间,顾子超感觉到眼睛传来的吸力骤然停歇,眼前陷入一片黑暗,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黑暗,这和李毅形容的一模一样,这样的黑色是他从来没有见过,最纯粹的黑色。

    顾子超按照李毅的吩咐,轻轻的闭上了双眼,适应着黑色,虽然他现在眼睛什么也看不到,但是,他并不害怕,因为他坚信李毅。

    …………

    顾子超信心满满的走出房间,刚刚结束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按照李毅说的试验过了自己的眼力技法,这样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简直让他沉醉,但是他仍旧没有停歇,他要将这样的消息告诉外面的孩子们,让大家都坚持下去,而且,他还要将李毅为自己亲自制作的眼镜交给这群孩子里面最认真的孩子。

    在院子里修炼的孩子们看见了顾子超出来,都停了下来,一般情况下来讲,顾子超每次出来都会是有话要讲、

    “我的眼力技法修炼已经达到了第一层,像我这样大的年龄,都能修炼成功,所以,你们,更会成功,不论什么时候,都不要放弃,要明白,不管是在现在,还是在以后,你们都是遗忘部落的希望!”顾子超开门见山,并不想啰嗦,因为他认为多说一句话,就是多浪费一点时间。

    “是!”下面的孩子听见了顾子超的话很是开心,跟随顾子超时间虽然不常,但是说话简洁的秉性倒是学到不少。

    “好,我手上的这件东西叫做眼镜,是先生专门为了我修炼眼力技法而制作出来的,现在我暂时用不到了,就先将这个东西借给你们当中最努力的人,想要有这件先生亲手制作的幻器,你们就必须努力,必须证明给我看,明白么?”顾子超的声音充满了鼓舞。

    “明白!”下面的孩子心情开始激动,每个人都希望这件幻器能落到自己的手里。

    “小石头,你现在的表现很出色,这件幻器就先交给你使用了,务必小心保管,我会随时监督你,一旦发现你落后,我就会收回来交给别人。”顾子超几乎没有思考就已经坐下了决定,这个小石头,是这群孩子里最出色的一个。(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