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31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你不是要试验么,接下来这只异兽就归你试验用了……”

    “什么?”李毅一脸的难以置信。

    李毅的一句什么的回应,充分表现出来他对若冰这一句话的震惊,发自内心的震惊,如果这话不是从若冰嘴里说出来的话,他一定会认为这是一个玩笑。

    当然是玩笑了,对面的可是异兽呀,可是仅仅凭着怪异的声音就差点让自己缴械投降的异兽,让自己那它做实验,一般情况下来讲,应该只会有两种可能。

    第一种是人家在还没有试验之前就把自己给干掉,这样的一个结果,简直就是自己找抽。

    第二种就是自己在试验中被人家给干掉,这和第一种结果,没有丝毫的区别。

    但是不论是那一种可能,这都不是李毅想要得到的结果,试验诚可贵,但是生命价更高呀,李毅虽然不惧怕死,甚至有些时候可以说视死如归,但是并不代表任何时候都是这样的,现在他更明白,生命没了,自己还试验个屁呀。

    再者,李毅听见这东西叫做何罗的时候,脑海里倒是浮出了一点关于何罗的资料,这资料,也是李毅在不久前从遗忘部落老族长给的资料上看见过这个东西的简单介绍,非常简单的介绍。

    “始住处,南行月余,有赤涸,可见异兽,一首九身六足,其音如犬吠,声可杀人,逢雨夜,速奇快,昼伏夜出,每行不过十里!”

    这是李毅看见过最简单的介绍,翻译过来就是在部落一开始居住的地方,向南走一个月左右,就会看见一条红色的快要干涸的河流,河流中有异兽,一个脑袋九个身子六条腿,叫声好像狗叫一般,但是这声音可以杀人,每逢下雨的夜晚速度特别快,白天休息晚上行动,行走一次,不会超过十里。

    李毅之所以认为这个简单,是因为上面根本没有说这何罗的弱点,或者说应该怎么样对付何罗才最有效。

    “若冰姑娘,你没有开玩笑吧?你确定让我单独拿何罗做试验?这可是何罗,这可是异兽,你……”李毅一脸无奈的看着若冰,与此同时,哈看了看不远处的何罗,希望着自己用的毒能够有效果!

    “她当然没有开玩笑了,我说李师,你不会就这点胆子吧?这么点胆子还来做试验,真是笑死人了。”回答李毅的不是若冰,而是韩子明,不知道什么时候回过神来的韩子明插嘴说道。

    “去,一边呆着去,别让我鄙视你,居然也中招了,最说不通的,居然比我挣脱的还晚,好意思说话么,要是我,肯定一边老老实实的呆着。”李毅嘴上一点情面都不留,反正他也习惯了和韩子明斗嘴,虽然这样的习惯仅仅是今天晚上才形成的。

    “呃,这个……”韩子明一时语塞,不知道说什么好,他自己也是万万想不到自己竟然真的会犯下这样的错误。

    “李毅,你连这点胆子都没有,既然让你拿它做试验,肯定是有了充足把握的,韩子明,你解释给他听,同时协助一下他,别让这家伙突然溜走了,还有,你刚才的表现,真的很差劲,回去我会和族长说,考虑一下你是否适合执行现在的任务。”若冰说完这些话之后,便有重新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

    韩子明听见若冰的话是真心着急了,所以一边连忙重新只一个小型的帐篷,一边嘴上解释着说:“若冰姑娘你别着急,你看,刚才我不是忙着回答李长老的问题么,你也知道的,他可是名誉长老呀,他问问题,我肯定要解答一下么,你就别和族长说了,今晚你休息,我值夜。”

    若冰一点声音都没出,不知道是默许,还是同意了韩子明的建议?

    李毅听了若冰的话,虽然没有全部明白,但是也大概能够猜到了一些事情,但是仍旧在等着韩子明的解释,有些事情可以冲动,但是有些事情不能冲动,李毅对于自己的原则,一直是很清楚。

    “李师,若冰姑娘说让你做试验,肯定不会害你么,你这个人怎么婆婆妈妈呢,我来告诉你,这何罗的两条胡须被斩断以后基本上就没有什么攻击力,甚至还不如刚才那只影虎,但是呢,这何罗特别抗打,只有打在它的要害之上,它才会被彻底的杀死,这不正好适合你试验么!”韩子明说得清楚,同时也望向了若冰,看看若冰有什么反应!

    若冰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就好像什么没有听见一般。

    李毅听了韩子明的话,立刻开始两眼放光,还有这样的好事,还有适合做沙包的异兽,这简直就是上天给自己的最好的机会么,不对,是若冰给自己的最好的机会。

    不过当两眼放光的李毅看向那河洛的时候,还是感觉自己的胃里传来一阵阵的不舒服,这河洛,长得也太过分了点吧,连做试验品李毅都感觉有点太难以接受了。

    丑不是你的错,但是出来吓人就是你的错了,既然你出来吓人,那么就让我来惩罚你一下吧,李毅心里这样的默念。

    既然下定了决定,李毅就不再迟疑,只见他右手轻轻抬起,一把幻石兵器就又出现在他的手里,这是李毅此次带来四件幻器里的第三件,以前还从来没有使用过。

    韩子明看见李毅又有新武器出场,眼睛不经意的瞟了一瞟,心里则是稍微的有了那么一点羡慕,暗暗叹口气的嘀咕道:“这当制器师就是好呀,连兵器都是想换就换,还是顾子超看得明白,要不等这次灾难过去,我也考虑一下学习制器?!”

    李毅现在手里拿着幻石兵器,其实就是一把微缩版的弩箭,选择这般弩箭,是因为李毅对于自己在逃离制器部的时候那威力巨大的幻弩箭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但是他不知道那大型幻弩箭的制作方法,就算知道,估计也是没有时间,所以就只能根据自己知道的东西做了一把微缩的。

    不过虽然说是微缩的,但是形状上却是有太大的差异,这个小型的弩箭,竟然还有一个把手,而且它发射的,是货真价实的幻石箭,幻弩箭只是一个工具,真正起着作用的是幻箭矢。

    幻箭矢李毅一共做了十只,但是却是功能各异的十只,这十只箭矢上呗镌刻着不同的符阵,所以也就有不同的功效,箭矢的剑尖,为了增强穿透力与锋锐的能力,李毅特意用上了骨雕的角上的一些材质,而且还在极其小的地方上镌刻上一个符合阵。

    恐怕会有人不明白李毅是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制作出这么多的幻器的,其实这是因为这些幻器都是最简单处理的雕刻,而且为了节省时间和强化某一方面的特性,李毅甚至没有完整的镌刻符阵。

    能够让他有这么多想法并且能够实施出来的,不得不说,老族长给他的那本制器师前辈的手记给了她很多的思路。

    轻轻的放上第一支幻箭矢,抬起手臂,连瞄准都没有去做,立即就是一箭,箭矢带着呼啸声朝着何罗飞去。

    被若冰斩去胡须的何罗果然像是韩子明说的那般,几乎没有什么反抗力,现在这个时候,几乎好像是喝醉了一般在原地打转,同时发出呜呜的声音,看上去受的伤害并不是很大,由此也看得出来,李毅的飞刀上的毒对这家伙的效果并不好。

    第一箭,重重的扎进了何罗的身体里,似乎是不费吹灰之力,就入一把锋利的剑刺入一团棉花当中一般。

    韩子明看了看李毅,他倒是没想到李毅这看上去轻飘飘的一箭居然还真能够穿透何罗的皮,但是他也很不明白,对付何罗这种异兽,这种小破箭想要杀死他的话,那还不得一万只,李毅是不是刚才被吓傻了。

    李毅并没有马上射出第二箭,而是在仔细的观察着何罗的表现,前面说过的,他的每一箭上面附加的符阵都不相同,当然要看看都有什么效果。

    观看了一会的李毅似乎很是不满意的摇了摇头,然后又上了一只箭矢,仍然是没有瞄准,抬手就射。

    可怜的堂堂远古异兽何罗,竟然就这样成了李毅手里的试验品,更形象的说法是,成为了李毅的玩具。

    李毅本着认真负责的态度,一点点的进行着自己的实验,他也不去问着何罗的致命弱点在哪里,就这样一点点的试验着,第三箭,第四箭,第五箭,第六箭……

    韩子明突然感觉自己有点看不下去了,这个何罗,也有点太可怜了吧,还不如一下子就死了呢!

    …………

    第二日,此时已经是接近正午。

    李毅、若冰、韩子明此时又在休息着。

    雨过天晴,昨晚上下了一晚上的大雨似乎已经将这一片天所有的雨水一次性全部下了下来,这个时候,火辣的太阳高挂在一丝云彩都不见的天空上,即便是森林里面树木茂盛,但是,潮湿的地面,炎热的太阳,造就了极其闷热的感觉。

    闷热,总是会让人心烦意燥。

    “李师,你简直是太变态了,你还是人么?你怎么能这么残忍,这简直就是令人发指!”韩子明回想起昨晚的一幕幕,嘴里仍旧忍不住嘟囔着。

    “老韩,你不要装好人么,昨晚有一次那何罗要逃走,还不是你死死的缠着人家不让走,现在到撇的清楚,你才是让人鄙视呢,好人,不能是装出来的!”李毅继续反驳着。

    若冰在一次选择对两个人的话直接无视,自从这两个人熟悉以后,这样针锋相对的争吵在这一路上都在持续着,有时候她还真想将这两个人的嘴给封上,但是自己每一次开口,两个人就立刻老实下来,但是过了一会,就又恢复原状,久而久之,若冰也就懒得再理这两个人。

    “我还不是为了配合你那个疯狂的且变态的试验,实在是太变态了,我在这原始森林里混了这么多年,还头一次听说何罗是被活活给折磨自杀而死而不是被击杀别人害死的!”韩子明继续坚持自己的观点。

    之所以会让韩子明这样认为,实在是因为李毅昨夜的试验真的是可以说无所不用其极了,从小李飞刀到换弩箭,异兽何罗在李毅的第十箭的时候,竟然自己选择自己击打自己的要害,从而导致了自身的死亡。

    更为重要的是,李毅的每一剑都会让何罗发出惨叫,痛彻心扉般的惨叫,韩子明实在是不明白那小小的箭矢上到底有什么东西,但是,看过这次试验以后,韩子明每次看见李毅拿出换弩箭,都会小心提防着,生怕自己会不小心碰上。

    死不可怕,碰上那样的箭矢才可怕!

    谷子陵是一个奇怪而神秘的地方,如果说梅山镇有什么地方值得梅山镇所有人骄傲并且迷惑的话,那么这个地方一定是谷子陵。

    谷子陵,中间为谷,四周为陵,像是一只正放着的碗,占了梅山镇接近四分之一的土地,但是就是这样的一个地方,却是没有人居住,更令人惊奇的是,所有梅山镇的原始居民,都会将这一带当做是禁地一般的存在。

    但是今天,这禁地迎来一群不速之客,真正的不速之客,用凶神恶煞来形容也不为过,这些人并不是单独的自己的到来,还压来一批像是奴隶或者说是俘虏一样的人。

    于是,谷子陵的安静没有了,每天凶神恶煞的人负责地面上的搜索,而奴隶或者俘虏样的人,就负责挖地,毫无目的的乱挖。

    原本也是有梅山镇的前来抗议,但是每一次来抗议的人都没有了消息,而后面来的人,总是会在俘虏的人群里见到前面的人,久而久之,梅山镇的人知道这里来了一伙自己惹不起的人。

    但是,他们再找什么?

    每个梅山镇的人都不明白,所有又有人开始猜测,难道江湖上传说的大型幻石矿在谷子陵。

    谣言一旦出来,就会以让人难以想象的速度四散开来,所以消息越传越是离谱,但是偏偏还真就有人信这些,不过有了前不久的教训,没有人会再敢轻易的惹出事端,个人也好,小势力也好,大势力也罢,在情况没有真正的明朗之前,大家都只是在暗中进行着活动。

    谷子陵深处的一片比较大的营地里,正中的一个帐篷内,坐着一个年轻俊秀的男子,男子的身边,还有两个婀娜多姿的女子正在环绕在他的身上。

    这男子不是别人,正是枉生盟的容小北,那个喜怒无常又及其凶残的年轻人,那个和朱明华大战一场之后全身而退,那个一手策划打败朱健战部的人。(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